筆趣館 >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 > 第二千二百二十四章 你也配

第二千二百二十四章 你也配

    安林懷著最為真摯的感情,將這首歌唱完。
  
      不需要多么高超的演唱技巧,甚至不需要融入自己的道境,這首歌的本身,就很契合這個世界。
  
      歌曲完畢之后。
  
      一切又恢復了原樣。
  
      有華麗奢華,仿佛永遠佇立在大陸的紅墨坊。
  
      有那比星辰還要溫暖又好看的燈火。
  
      有泣不成聲的觀眾,有不知何時已經紅了眼眶的古秋。
  
      安林對著觀眾鞠躬。
  
      觀眾們回以掌聲。
  
      “謝謝。”紅皇輕聲道。
  
      “也謝謝你們,讓我看到了太初古域最燦爛的藝術文明。”安林同樣輕聲開口。
  
      “你都知道了?”紅皇有些意外。
  
      安林指了指頭上的特殊花環,笑道:“這不是你主動告訴我的嗎?”
  
      “我也是見你特別,才碰碰運氣而已,懂的人自然會懂,不懂的話,大不了就當是一件好看的藝術品。”紅皇跟著笑。
  
      安林知道,紅皇已經知道他是來自太初大陸的人。
  
      頭上的花環,擁有亙古永恒的力量,專門用于保存一些信息的,一些有關文化藝術方面的信息。它就像是一個擁有巨量信息的u盤,承載了一個大陸殘存文明的u盤,極其珍貴。
  
      表演結束。
  
      現場再次傳來熱烈的掌聲。
  
      只不過沒人再歡呼了。
  
      大家都不愿意破壞某種特別的意蘊。
  
      安林也在掌聲中緩緩退場。
  
      這時,他的肩膀又被輕輕拍了一下。
  
      安林看到古秋正步履輕盈地跟在他的后面,溫潤素美的臉蛋上有幾分嫣紅之色。
  
      “那個……大寶,我想求你一件事。”
  
      女子有些忐忑地看向安林。
  
      “古秋但說無妨。”安林倒是一臉的隨意。
  
      “你剛剛唱的歌曲,很好。”
  
      “所以……我能用這首歌寫一個字嗎?”
  
      古秋一雙清澈秋水眼眸望著安林,有些期盼地詢問道。
  
      安林愣住了,用歌寫一個字?這是什么操作。
  
      “不行嗎?”古秋看到安林的表情有些失落。
  
      “當然可以了。”安林笑道。
  
      古秋聽到這回答,終于展眉一笑:“謝謝。”
  
      安林是真沒想到,紅墨坊對于藝術版權這一塊,還那么的有意識,一個連翻唱都不是,僅僅是以這首歌為基礎創造一個字,竟然都要主動詢問過歌唱者的意思。
  
      這件小事,讓安林更加喜歡這個紅墨坊了。
  
      “大寶哥,沒想到你真的做到了,做到了你所說的一切,從今往后,我就是你的鐵桿粉絲了!”瑩寶主動小跑迎上安林激動道。
  
      “我從來不吹牛,畢竟本來就很牛逼。”安林笑了笑。
  
      瑩寶瞪了一眼安林,輕嗔道:“大寶哥,不要說臟話,你現在是頭牌藝人了,得注意形象!”
  
      安林笑而不語,他可沒什么偶像包袱。
  
      在太初大陸他都被神化成什么樣子了,還不是照樣是隨心所欲地活著。
  
      反正就算是走在街上摳鼻屎,都會被贊美成動作優雅,不拘小節之類的優良品性。
  
      這時候,后臺的藝人們,都一擁而上,熱情地道賀著。
  
      與之前的攀附交談相比,現在的他們更多的是敬畏,生怕安林會對一些人秋后算賬的敬畏。
  
      現在安林的地位,想要弄哪個頭牌之外的藝人還不是隨手可捏?要知道這些人可是有不少都曾對安林冷眼相待,甚至是冷嘲熱諷的。
  
      而金飛鴻的小弟們,更是曾經辱罵過安林。這特么可是大事了,辱罵頭牌是什么下場?他們想想都覺得不寒而栗,此刻只能拼命地討好,或者躲在角落瑟瑟發抖。
  
      安林自然不會理會他們。
  
      一群小嘍而已,要是對著他們窮追猛打就太掉價了。
  
      “紅皇大人,金飛鴻帶著他們幾個在我來的時候,對我百般刁難,毆打辱罵,你可要替我做主啊!”安林指著眼前幾個人,面露愁苦和擔憂道。
  
      “哦?竟然還有這事?”紅皇愣了一下。
  
      金飛鴻當場就腿軟了,大呼道:“冤枉啊!紅皇大人,我只是威脅了劉大寶幾句,并沒有毆打他啊!”
  
      “你竟敢威脅紅磨坊的頭牌?”紅皇秀眉一揚。
  
      金飛鴻:“???”
  
      金飛鴻的幾個小弟嚇得屁滾尿流,紛紛下跪求饒。
  
      其余練習生和名牌也紛紛與金飛鴻撇清關系,并落井下石。
  
      就這樣,金飛鴻和一群小弟都被紅皇下令帶走了。
  
      劉大寶可是紅磨坊的頭牌,并且是前途無量的頭牌,一個名牌而已,就算是頂級名牌,但得罪了頭牌,也只有受罪的份,紅皇也當替安林出一口氣了。
  
      安林渾身舒暢。
  
      金飛鴻在他之前也不知欺負了多少藝人,要不是安林他才藝雙絕,也是要被那混蛋欺負。現在金飛鴻受罰,可以說是大快人心呀!
  
      就在這時,后臺突然又傳來了一陣喧鬧。
  
      一個威嚴十足的聲音傳來。
  
      “白皇駕到!!”
  
      緊接著,一個身材肥胖的龍族男子大搖大擺走了過來。
  
      身旁跟著一個剛剛喊“白皇駕到”的白皇的兒子。
  
      白皇是第六區的區長,他的到來讓眾藝人都有些緊張起來。
  
      龍族胖子就這樣傲然地走到了紅衣絕色女子的面前,這才露出一抹恭敬,微微行禮道:“紅皇。”
  
      紅皇回了一禮:“白皇,不知你來到這個地方,有何貴干?”
  
      白皇還未說話,他的兒子就已經指著蘇嬋興奮道:“我想要納她為妾,還請紅皇應允!”
  
      此言一出。
  
      眾人皆驚。
  
      蘇嬋那清冷的模樣,更是難以保持,情不自禁地后退了幾步。
  
      “這……”紅皇面露為難之色。
  
      “怎么,蘇嬋又不是頭牌,紅皇有什么好猶豫的?放心,她嫁入我們白家,也算鯉魚躍龍門了,我們絕對不會虧待她的。”白皇直接開口道。
  
      一旁的安林眨了眨眼睛,忍不住吐槽道:“人家本來就是龍,哪里還要躍龍門。”
  
      眾藝人心頭一驚,劉大寶竟然敢當面頂撞白皇?!
  
      白皇聽到這話,立即將目光轉向安林。
  
      他的兒子更是對著安林興奮大喊:“爸爸,我也要他給我們做菜!就算是頭牌我也想要,他做的菜太好吃了!”
  
      安林冷笑道:“小胖子,別老想著吃,瞧你那球樣,該減肥了。”
  
      “你竟然罵我胖子?!”胖龍聽到這話,突然面露憤怒之色,“你知道我是誰嗎?能為我們做菜,是你的榮幸!!”
  
      安林冷冷瞥了那肥龍一眼,搖頭道:“你不配。”
3d组三走势图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