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館 >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 第一千一百九十七章 瞬息萬年

第一千一百九十七章 瞬息萬年

    歲月悠悠,輾轉又過去九萬余年。
  
      花枝空間內的一應景物環境好似被凝固住了一樣,沒有產生絲毫的變化。
  
      韓立依舊盤膝坐在他的靈域空間內,此時的他滿臉黑色胡須,雙目之中古井無波,顯得滄桑無比。
  
      靈域空間的禁錮遠比他之前想象的還要嚴重,早在兩萬年前,他的五種時間法則具象之物就已經全部完成了造物,他的靈域也徹底進入造物境。
  
      其中真言寶輪和東乙神木更是直接實化,達到了天人境層次。
  
      只是這種不平衡的狀態至今難破,他的靈域空間異常狀態,也就無法解除。
  
      “成敗在此一舉了,就看你的了。”韓立微微抬起頭顱,雙目一凝,口中低吟一聲。
  
      其話音剛落,單手一揚起,身前一道金光亮起,一展蓮花寶燈便飛射而出,直接越過了真言寶輪,來到了靈域空間最上端。
  
      此燈不是他物,而正是韓立歷盡千辛萬苦,才從歲月塔中得來的寶物歲月神燈。
  
      在那里,無數星辰一般的斷時流火散布其上,一明一暗地閃爍著點點光芒。
  
      隨著歲月神燈懸于高空,無數星火像是瞬間被點燃了一樣,無數星辰光芒開始飛速收縮,最終凝于一處,化作一團金色火焰飛舞而下,落在了神燈燈盞之中。
  
      “嘩”的一聲輕響。
  
      歲月神燈之上瞬間亮起耀眼金光,燈身上的無數符紋閃亮,一枚接著一枚飛射而出,掠于高空之上,隱沒在了靈域光幕之中。
  
      緊接著,就見整個神燈也隨之開始變得虛化起來,其通體驟然一亮,直接化做了無數螢火一樣光電,朝著高空而去,追隨著那些符紋落于光幕之中。
  
      韓立舉目望去,就見頭頂上方一輪圓月孤懸,萬千星光點綴,竟是美的令人目眩。
  
      他心中一動,體內大五行幻世訣功法全力運轉起來,心神分出千思萬緒與自己的靈域溝通一處,用心感受著靈域內的每一處變化。
  
      黃沙凝聚的峰巒起伏不定,在東乙神木林的覆蓋下,已經覆上一層青翠之色,看起來處處都是勃勃生機。
  
      那條光陰河流依舊只有虛幻光芒,故而流淌在山巒之間,總好似漂浮其上,顯得不是那么真切,卻也漸漸有了與山相依,與山相容的氣息。
  
      韓立心知,等到再找齊水屬性時間法則之物和土屬性時間法則之物,將它們也熔煉于靈域空間之內,便可使整個靈域空間內五行想通,達到相生共融的境界。
  
      那時候他的靈域空間,才是真正意義上的天人境。
  
      “來吧,就讓我看看你有多頑固吧。”韓立心中怒號一聲,雙手驟然一揮。
  
      只見其頭頂上方,那輪圓月頓時金光大作,灑下萬道光芒,身下大地亦隨之顫抖不已,東乙神木林中無數枝丫藤蔓瘋長,朝著地底延伸而去。
  
      只是金光所及范圍,也不過靈域范圍之內,再往外去就無法保持威能,自動消散為天地間的寸寸金縷游絲了。
  
      而兩生樹的根系也只能觸及到靈域的邊界范圍,稍稍出界進入真實大地之上,便好似靈力不濟,開始干枯萎縮起來。
  
      對于這兩種狀況,韓立早已經見怪不怪了,因為之前他就已經多番嘗試過。
  
      他是想著,若是能夠突破到靈域之外,破壞掉導致這方空間發生異變的光陰天璇大陣,那么便有可能會打破眼下的僵局。
  
      而若非是蘊含有強大時間法則之力的攻擊,根本無法穿透靈域空間封鎖,韓立的五種時間法則具象之物又都已經與靈域相融,故而他也只能借助靈域本身的力量。
  
      只是真言寶輪和東乙神木本就不以攻伐之力見長,所以韓立才又花了大量時間完成斷時火把的造物,繼而將威力絕倫的歲月神燈融入其中。
  
      “給我落……”韓立口中一聲爆喝。
  
      只見漫天火光一閃,無數星火脫離光幕,朝著下方墜落而來。
  
      在陣陣呼嘯聲中,斷時流火所化的星火不斷漲大,竟是化作了一枚枚巨大無比的火焰巨球,如同火雨流星一般墜落而至。
  
      “轟隆隆……”
  
      一陣劇烈爆鳴之聲響起,韓立的靈域空間頓時混亂一片。
  
      幻辰沙凝成的山脈頓時山石崩裂,破碎不堪,化作一片金黃色的塵埃彌漫開來。
  
      靈域空間的邊界光幕只是一瞬,便被直接攻破,下方的地面也隨之被這股強大力量擊潰,大片土地翻涌而起,一直朝著竹樓方向沖擊而去。
  
      原本布置在那里的一處陣樞,頓時遭到破壞,整個光陰天璇大陣光芒一閃,隨即停止了運轉。
  
      緊接著,韓立就看到頭頂上方的圓月模樣的真言寶輪上,一個屬于鈞天日晷的符紋閃爍了一下,隨即熄滅了下去,其上釋放出來的時間法則之力,也隨之極速縮減了下來。
  
      靈域空間驟然一閃,范圍再次擴張開來,將整個花枝空間重新囊括了進去。
  
      韓立只覺得周身一松,那股籠罩四周的古怪禁制波動,終于消失不見了。
  
      他心中先是一喜,繼而又有些后悔。
  
      若不是他之前閉關一時貪心,催動了靈域空間的造物進程,從而一發不可收拾地被困在了靈域當中,他也不會錯過搭救金童的時機。
  
      “眼下只怕小白也已經被白澤召回了吧?”韓立嘆息一聲,說道。
  
      說罷,他一揮手收起了靈域,走向竹樓那邊,開始將布置光陰天璇大陣的物件重新收集起來。
  
      他來到竹林前,目光忽然一閃,彎腰拾起一塊布置在陣樞上的仙元石。
  
      “怎么會?”一番打量后,韓立不禁有些驚疑道。
  
      只見那塊仙元石上雖然靈光暗淡,卻并沒有變作灰白之色,可見其上竟然還有仙靈力殘存。
  
      韓立正疑惑間,就見竹樓大門忽然打開,小白突然從門內沖了出來。
  
      “主人,你這是怎么回事啊,待在花枝空間里不出去,還把門兒都關上了,我想進還進不來?”小白一看見韓立,就一股腦地抱怨道。
  
      可當他看到韓立滿臉滄桑的絡腮胡子,眉頭就不禁緊皺了起來。
  
      “你……你怎么還沒回蠻荒?”韓立疑惑道。
  
      “這才過去沒幾年,干嘛要回蠻荒呀?主人你沒事吧……到底發生了什么,怎么連花枝空間的門都鎖上了?”小白也察覺到了不對勁,說道。
  
      他的眼中多有警惕之色,還以為韓立閉關走火入魔,搞壞了神智。
  
      韓立聽了小白的話,眉頭緊皺,心中隱隱有了猜測,便將之前閉關的情況,大致與小白說了一通。
  
      “兩千年,再有兩千年,后面又來了九萬多年,這差不多該有十萬多年了,按你之前說的光陰天璇大陣的時差路數,對不上啊……”小白扳著手指頭,數道。
  
      “外面過去了多少年?”韓立眉頭一皺,問道。
  
      “前后不到五十年啊。”小白伸出了一個巴掌,答道。
  
      “五十年……”韓立一聽此言,頓時呆在了原地,久久不敢置信。
  
      小白見此情景,越發相信自己的判斷,覺得韓立一定是走火入魔燒壞了腦子了。
  
      只是這時,他突然注意到韓立身上的氣息變化,雙目陡然一亮,驚喜叫道:
  
      “主人,你到大羅境了?”
  
      “怪不得仙元石里還有仙靈力,這就說得通了……”韓立被他這突如其來的一嗓子一驚,回過神來,點了點頭,自顧自說道。
  
      “你在說什么啊?我被你越說越糊涂了。”小白疑惑道。
  
      “光陰天璇大陣的時差轉換不過百倍,所以在靈域發生異變之前的四千年里,外界過去了四十年。可在異變發生之后,不知為何,大陣的時差轉換效率大大提高,直接變作了萬倍。所以最后那十年里,我在陣中度過了近乎十萬年。”韓立目光一凝,解釋道。
  
      小白被韓立口中這些數字的轉換,搞得有些頭腦發昏,不過他也聽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韓立之前的十年里,竟是進行了十萬年的修行,心中自是驚駭不已。
  
      “這光陰天璇大陣竟然有如此威能?”小白驚叫道。
  
      “此次也是機緣巧合之下才成就的,而我自己也被困在其中,差點無法出來。”韓立驚喜之余,又有些后怕,緩緩說道。
  
      “福兮禍所依,只要結局是好的就好了。”小白笑著道。
  
      韓立聞言,點了點頭,沒有再說什么,心里卻在盤算著若是日后能夠將這種巧合復制,那對于修煉來說可就是天大的利好。
  
      “對了,精炎童子呢?”韓立問道。
  
      “還在外面警戒呢,我見花枝空間的禁制解除了,就先進來看看。”小白說道。
  
      “害你們擔心了。”韓立輕嘆了口氣,笑道。
  
      “嘿嘿,進階大羅境感覺怎么樣?”小白笑著問道。
  
      “先前的修行出了些岔子,我的靈域尚不穩固,既然時間還有,你就再幫我護法一段時間,讓我穩固一下修為。”韓立說道。
  
      “沒問題!那我出去告訴那小家伙一聲,他也很擔心你呢。”小白說道。
  
      “好。”韓立笑著點了點頭。
  
      小白離開之后,韓立心念一動,一層淡金色光幕隨即擴張開來,將整個花枝空間都籠罩在了當中。
  
      而隨著他手腕擰轉,打了一個響指,靈域之內頓時物換景移,月出星落,山河聚陷,樹影搖曳,整個靈域內時間法則氣息頓時變得濃郁至極。
  
      韓立在其間行走,幾乎無需時間,只要一個念頭,便可山河轉換,瞬間移動。
  
      他又稍作了些其他嘗試,對自己靈域也更熟悉了幾分,心中對接下來的九元觀之行,也多了幾分把握。
3d组三走势图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