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館 > 北宋大丈夫 > 第1051章 誰欺負老夫的表妹

第1051章 誰欺負老夫的表妹

王雱沒有能跟著去,被老夫人拘在了家里,眼睜睜的看著沈安陪著吳氏準備出去。
  
  他拼命給沈安使眼色,大抵是想讓他多說左珍的好話。
  
  “該說的他都說了。”
  
  老夫人看著大孫子,有些頭痛的道:“為了你的親事,家里不得安寧,如今我也累了,就看這一趟吧。”
  
  王雱博覽群書,所學甚多,大抵能讓正常人產生我是個傻瓜的那種聰慧。
  
  他于佛道都有些研究,此刻默默祈禱著。
  
  “……南無阿彌陀佛……福生無量天尊……”
  
  老夫人聽了半晌,有些疑惑的問道:“你這是求誰呢?”
  
  王雱隨口道:“孫兒是求佛祖和道尊。”
  
  老夫人氣得差點仰倒,罵道:“佛祖和道尊是對頭,你一起求了,他們誰會理你?”
  
  王雱一臉正色的道:“孫兒兩個都求,說不定會更管用。”
  
  這個孫子算是沒法救了,“那你怎么知道是誰在保佑你?”
  
  老小孩老小孩,老夫人童心一起,就逗弄了一下大孫子。
  
  王雱正色道:“好消息來的時候,孫兒若是念佛,那便是佛祖保佑。若是念的道尊,那便是道尊保佑。”
  
  童心滿溢的老夫人被大孫子的話氣得不行,急忙雙手合十:“孩子不懂事,佛祖勿怪,佛祖勿怪。孩子不懂事,道尊……呸!”
  
  老夫人發現自己雙手合十不對,就拍了大孫子一巴掌,然后稽首,“孩子不懂事,道尊莫怪,道尊莫怪。”
  
  王雱摸了一下后腦勺,又虔誠的祈禱了起來。
  
  于是佛祖和道尊不斷被提及……
  
  ……
  
  沈安帶著牛車到了那條小巷子,吳氏看了看,問道:“可是這里嗎?”
  
  “是。”
  
  沈安指著右前方的那個小店鋪,低聲道:“您看,那就是左珍。”
  
  吳氏掀開簾子,仔細看著那個女人。
  
  此刻生意不錯,左珍一人忙里忙外,很是辛苦。
  
  “左娘子,這鵪鶉怎地小了?”
  
  有人在刁難。
  
  左珍抬頭擦了一下額頭上的汗水,說道:“哪小?”
  
  男子舉起鵪鶉,“看看,這腿小,這翅膀小,這身板小……處處都小。”
  
  “那便還回來,我退你錢,從今日起,你不必再來了,來了我也不會賣給你!”
  
  這些鵪鶉是她精心挑選的,每一只大小差距不大,這幾年從未有人說過鵪鶉小的事兒,可見左珍的用心。
  
  男子本是想調戲一番,可沒想到左珍卻很果斷,他調笑道:“何必呢,某明日……哎哎哎!”
  
  左珍一把搶過油紙包,然后低頭拿了銅錢放在前方,“自己拿走,我記住你了,此后不會再賣給你。”
  
  她又忙碌了起來,男子站在邊上,有點羞刀難入鞘的滋味。他見左珍臉蛋微紅,竟然頗有些姿色,就吞了一下口水,走近說道:“錢不錢的只是小事,某家中頗有些錢財,你若是愿意……回頭家里就騰個房間出來,你也無需去向大婦磕頭,自得其樂,豈不更好……”
  
  小妾歸正妻管,這話說的很輕浮,大抵就是找個長期女妓的味道。
  
  男子說完很是得意,左右看看,覺得這些蠢貨只知道吃,而不知道美人難求的道理,都是蠢貨啊蠢貨!
  
  等某把這個女人帶回家中,日夜享受,想吃炸鵪鶉了還能讓她下廚做羹湯,豈不美哉?
  
  他正在得意,卻發現周圍的客人都在往后退。
  
  牛車里的吳氏嘆息道:“女人不好過啊!她這般……每日都會有人來糾纏,她可怎么辦?”
  
  沈安說道:“您看著就是了。”
  
  吳氏點頭,一手掀開簾子,一邊看著。
  
  就只見左珍放下大筷子,右手在案子底下撈了一下,然后雙手一提,竟然提了一根棍子出來。
  
  呯!
  
  左珍奮力一棍打在男子的額頭上,他正在得意,頓時就被打傻了,只覺得眼前全是金星。
  
  “哦……”
  
  他捂著額頭,跌跌撞撞的往后退去。
  
  這人竟然敢調戲左珍?
  
  這些老客戶都知道左珍的后臺板扎,那位以德服人的沈縣公在罩著她呢,誰敢調戲她?
  
  哦,有一個,那個小子整日就來幫忙干活,不過大家都知道這小子是看上了左珍。
  
  呯!
  
  男子終于還是倒了,左珍繼續炸鵪鶉。
  
  “好一個烈性女子。”
  
  吳氏看到這里不禁悚然動容。
  
  這年頭的女子不容易,一個人出來討生活的更是艱難。
  
  遇到這等事咋辦?
  
  頂多笑一笑,為了生活忍辱負重罷了。
  
  可左珍卻烈性,一棍子就把調戲自己的男子打暈了。
  
  好一個女子啊!
  
  吳氏不禁生出了些欣賞之意來。
  
  “那人莫不是死了吧?”有人回頭看了一眼,那個男子正在晃晃悠悠的起身。
  
  “報官!報官!”
  
  他又蹲下干嘔著,然后嘶叫著:“某從未被人打過,還是棍子……要報官,把她弄進去,賠錢……”
  
  他的額頭腫起了一個大包,覺得自己鐵定是受害者,就叫喊著,沒多久就有巡檢司的人來了。
  
  “何事報官?”
  
  汴梁的治安如今越發的好了啊!
  
  男子從未見過巡檢司的人來得這般及時過,不禁贊了一句,周圍的人都在笑。
  
  “這個女人無辜打傷了某!”
  
  男子指著左珍,得意的道:“就是她!”
  
  巡檢司的軍士走過去問道:“為何動手?”
  
  左珍冷冷的道:“他調戲。”
  
  軍士回身,男子滿臉堆笑的道:“某要她賠錢。”
  
  軍士走過去,突然獰笑道:“要錢?”
  
  “是啊!”男子裝出痛苦的表情說道:“某定然是被打出了重傷,藥費都不知道要花銷多少……”
  
  軍士冷冷的道:“這是敲詐勒索,帶回去!”
  
  啥?
  
  男子傻眼了,指著自己額頭上的大包說道:“這是她打的,這是她打的……”
  
  軍士看了那些人一眼,問道:“誰看到了?”
  
  男子滿懷希望的道:“他們都看到了……”
  
  可客人們都閉口不言。
  
  操蛋啊!
  
  男子慌了。
  
  一旦被坐實敲詐勒索,他就會被帶到順天府的牢里去,據聞里面那些男子多年未曾見過女人,見到白凈些的男子都覺得是美女……
  
  某很白凈啊!
  
  他們說進去是好人,出來就大便失禁了……
  
  為啥會大便失禁?
  
  某不要進去!
  
  男子轉身就跑,軍士冷笑道:“有人逃跑!”
  
  這就是畏罪潛逃!
  
  罪加一等!
  
  前方的軍士拎起棍子,獰笑著揮動。
  
  呯!
  
  “嗷!”
  
  男子小腿被打斷,撲倒在地上慘叫著,隨即幾個軍士上去給他上綁。
  
  “下手太狠了些。”
  
  邊上有人說道:“這人某認識,他家里有官……”
  
  臥槽!
  
  幾個軍士麻爪了,動手的那個更是眼睛都紅了。
  
  “怎么辦?”
  
  “某只是想著動手,卻沒想到打斷了他的腿。”
  
  男子一邊慘叫一邊喊道:“你們等著,那個臭女人,某要讓你跪在身前,某要讓你……”
  
  左珍抬頭,面色微白。
  
  官員的親戚。
  
  這事兒麻煩了。
  
  她覺得自己麻煩了沈安太多事,所以不想去求他。
  
  可這事怎么辦?
  
  雖然腿是那軍士打斷的,可軍士也是在為她出氣,不該被罰。
  
  左珍目光中多了些堅定,就走了出去。
  
  “某要讓你……”
  
  男子還在叫囂,就見一個婦人走過來,冷冷的道:“你要怎么?”
  
  男子見個婦人年歲不小了,就罵道:“哪個糞坑里爬出來你這條蛆蟲……滾!滾!滾!”
  
  連續三聲滾他喊的蕩氣回腸,可婦人的身后卻多了個男子。
  
  “沈縣公!”
  
  “見過沈縣公。”
  
  眾人急忙拱手行禮,沈安笑瞇瞇的拱手還禮,卻不說話。
  
  左珍出來,低聲道:“多謝您了。”
  
  她不想麻煩沈安,可沈安偏偏來了,這時候她不是說什么‘我本不想麻煩您’這種酸話,而是直接道謝,很是直爽。
  
  “你不必謝某。”
  
  沈安的話讓左珍有些不理解,見他對那個婦人很是客氣,而婦人的年紀正好……大抵是沈安母親輩分的,就笑著福身。
  
  吳氏微微點頭,仔細看了一眼左珍。
  
  臉上有些泛油光,這個沒辦法,只要弄油炸的東西都這樣。
  
  身上的衣裳很整潔,關鍵是身材還不錯,髖部,也就是屁股看著很圓潤……
  
  是個好生產的女子。
  
  這年頭女人生孩子就是闖鬼門關,死亡率不算低,就算是闖過了,后續不小心會疾病纏身。
  
  后來郎中和產婆們發現髖部大的女人,也就是屁股大的女人比瘦小的女子好生孩子,屁股大就變成了不少人家找媳婦的標準之一。
  
  這個女人的屁股不錯。
  
  吳氏側身看著男子,冷冷的道:“你家的親戚是哪位?”
  
  竟然敢罵吳氏是哪個糞坑里爬出來的蛆蟲,哦呵呵!
  
  誰欺負老夫的表妹?!
  
  老夫弄死你!
  
  沈安仿佛看到了老王發飆的場景,不禁就笑了。
  
  男子聽到是沈安就心虛了,可見沈安竟然不說話,就說道:“某的腿被打斷了,某沒有得罪沈縣公,他不該出頭!”
  
  沈安打斷人的腿用功勞來償還,可這個男子的腿卻是巡檢司的軍士打斷的,男子揪著這個不放,還真是聰明。
  
  那軍士面色如土,可憐兮兮的看著沈安。
  
  吳氏淡淡的道:“你方才罵了我。”
  
  此刻沈安在邊上一些,男子沒看出他和吳氏的關系,就慘叫一聲后,罵道:“某罵你又怎地,難道你還能拿某去坐牢嗎?來啊!來啊!來啊!”
  
  “好。”
  
  吳氏點頭轉身,邊走邊說道:“我家官人乃是王安石。”
  
  呯!
  
  男子的腦袋一下倒下去,發出了清脆的聲音。
  
  臥槽!
  
  某竟然罵了王安石的妻子?
  
  可他的妻子沒事跑這地方來干啥?、
  
  呯!
  
  左珍手中的菜刀落地,她呆呆的看著往牛車去的吳氏,心中覺得不可思議。
  
  這是王雱的母親嗎?果然是氣勢不凡,可她來這里做什么?
  
  沈安就陪在吳氏的身邊,看著和子侄一樣。
  
  左珍一下就明白了。
  
  這是來相看我的嗎?
  
  偷香
3d组三走势图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