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館 > 無盡武裝 > 第四章 排斥

第四章 排斥

readx();    大約走了一個小時,沈奕終于看到了特蘭西瓦尼亞小鎮。

    血腥紋章提示主線任務一完成,獎勵血腥點二百點。

    特蘭西瓦尼亞說是小鎮,其實就是一個小村莊。盡管已經是19世紀,但是來到這里,你會發現自己就象身處于歐洲的中世紀。木屋是這里的主要建筑,房頂大多是用干草堆鋪成,絕大多數房屋都是復合形小樓,樸實的農家風貌,幾乎看不到任何與工業化這個名詞有關的產物。

    不遠處一些鎮民看到安娜回來,紛紛停下手頭的工作。

    “安娜姐姐!”一個小姑娘在大叫。

    “嘿,莉莉,你今天可真漂亮。”安娜擺擺手回應。

    “哦,是我們的安娜公主回來了,真慶幸你還活著,這次又殺了幾只人狼?”一位大叔從木屋子里走出來,揮舞著鋤頭對安娜叫道。

    “一只都沒有,那些家伙現在越來越狡猾了,比你還狡猾,托德大叔。”

    “安娜,你是個女孩子,以后還是少出去做這種事比較好。”那是在打水的大嬸在說話。

    “謝謝您的關心,裘麗大嬸,您今天的氣色不錯。”

    作為維拉瑞斯家族的后裔,安娜在小鎮上頗有名望,算是鎮上的首領人物。一路走來,不少當地的村民都向安娜打招呼。

    一個年輕力壯,長相英俊的小伙子擋住了安娜的去路:“安娜,我說過你不要再去做那些危險的事。如果你一定要做,至少也得叫上我。”

    “沒那個必要,加斯肯。”安娜看看眼前的青年,她注意到對方的頭上有一片傷痕,皺了皺眉頭:“你又打架了。”

    小伙子把手一攤:“有兩個醉鬼不肯付錢,那不是打架,只是給他們一點教訓而已……我說,你身邊的人是誰?他很面生。”

    小伙子指著沈奕問安娜。

    “和你沒關系。”出乎沈奕的意料,安娜并不愿意介紹沈奕的身份。

    小伙子加斯肯看著沈奕的眼神充滿警惕:“外鄉人,你到這里來干什么?”

    沈奕微微一笑:“她說過和你沒關系了。”

    加斯肯臉色一變,正要走上前去抓住沈奕,安娜一把抓住加斯肯的手腕,厲聲道:“加斯肯,我警告你不要這樣對待我的朋友!”

    “你的朋友?”加斯肯怒哼著看了一眼沈奕,再回頭看向安娜:“我看你認識他的時間還不超過兩個小時!”

    “那是我的事!我警告你最好別過問我做什么,回去做你的酒館伙計去!”安娜大叫。

    或許是看到安娜的態度很強硬,加斯肯狠狠瞪了沈奕一眼,這才悻悻地離開。

    安娜有些不好意思地對沈奕道:“你別介意,加斯肯不是什么壞人,他只是脾氣梗直了些。”

    “你漏了一句:同時還對你有那么一點點愛慕。我從他的眼神中看到了嫉妒。你知道只有在一個男人瘋狂的愛上一個女人的時候,才會對她身邊的任何男人,哪怕是萍水相逢的男人都充滿敵視。”

    “這個問題不需要你來提醒我。”安娜沒好氣的回答,然后一個人向前走去。

    鎮上那最豪華的古城堡式建筑,就是安娜的家。

    帶著沈奕進了家,安娜為沈奕尋找傷藥。

    走進寬敞的大廳,沈奕張望著四周。

    這是一座充滿了中世紀風格的古堡,天花板上吊著古色古香的吊燈,墻壁上張貼著大幅的油畫,大都是些維拉瑞斯家族先祖的畫像。他們穿著騎士的鎧甲,手持長矛,威風凜凜。

    地板上鋪著繪滿精美花紋的地毯,在大廳的中央還有個雕刻著十三世紀紋飾的壁爐,木柴在壁爐中熊熊燃燒,劈啪作響,為這寒冬天氣帶來絲絲暖意。

    在大廳的角落,還有一些武器架,長矛,刺劍,手斧,彎刀,擺滿了架子。

    “這房子很大。”他說。

    “我的曾曾曾祖父留下的遺產,也是維拉瑞斯家族從輝煌走向衰落的唯一見證。”安娜拿著藥走了過來。

    她吩咐沈奕躺好在沙發上,然后細心地為他的胸脯上藥。

    她看起來常做這種事,手法嫻熟。

    “你一個人住?”沈奕問。

    “本來是和哥哥一起住,現在是一個人了。不過每個星期會有人過來打掃,你知道我沒有時間做這些。”

    “當然,你得忙著獵殺人狼。”沈奕笑道。

    “又或者被人狼追殺。”安娜也笑了起來。

    溫柔的手撫在沈奕的傷口上,帶來絲絲清涼的感覺。盡管這些都是普通藥物,不能直接恢復生命,不過對自我恢復的速度到是有些須提升。

    “不覺得厭倦嗎?”

    “有時候會有,但這就是命運。命運注定要我們終生和吸血鬼戰斗,我們沒得選擇,只能勇于面對。”

    “你是個勇敢的姑娘。”沈奕真誠道。

    “謝謝。”安娜把最后一點藥膏抹在沈奕胸口,然后輕拍了他一下:“好了,好好休養兩天,你很快就會恢復的。”

    沈奕看著鏡中的自己,除了臉色有些蒼白,其他看上去已經沒什么大礙。

    “看在你救過我的份上,你就住在這里吧,反正這里有足夠的房間。那邊是浴室,樓上是我的房間。你可以在樓下自己選一間做客房。餐廳在另一頭,不過沒什么吃的。你知道我沒時間做東西吃,你得自己到鎮上去買。哦,對了,那邊抽屜里有錢,你可以自己拿著用。”

    說著安娜就自己上了樓。

    她今天實在太累了,以至于很快就沉沉睡去。

    醒來時,天已經黑了。

    她有些迷糊著走下樓,卻聞到了一股熟悉的香味。

    這讓她有些好奇。

    走下樓,才看到餐廳里已經擺滿了美味的食品。

    “牛油果魷魚,烤鱈魚,香蔥小牛排,奶酪培根,金槍魚玉米沙粒,還有蘆筍沙拉,水果盆,我的天啊,這是從哪弄來的?小鎮上從來沒有賣過。”安娜完全是驚叫了起來,她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我做的。”沈奕端著葡萄酒走廚房里了過來:“湯已經熱過一次了,你再不下來,我就要上去敲門了。”

    來到餐桌的一頭坐下,安娜呆呆地看著沈奕。

    “嘗嘗吧,希望你能喜歡。”沈奕笑說。

    安娜用叉子叉了一小塊鱈魚放在口中細細品嘗,然后她拼命點頭稱贊:“味道簡直棒極了!”

    “喜歡就好。”沈奕向安娜遙遙舉杯。

    在來到這個世界前,沈奕經常出差國外。一個人在外,很多時候得學著自己照顧自己。

    對沈奕來說,即使把他丟在沙漠里,他也會先做出烤沙蝎,燴響尾蛇,清蒸駝峰這樣的美食,然后再考慮生存的問題。

    這讓安娜對這個男人又多了一些欽佩。

    人們常說,要抓住一個男人的心,就要先抓住他的胃。

    反過來理解,抓住女人的胃,也能抓住她的心。

    盡管沈奕并沒有打算和安娜去發生些什么超友誼的關系,但是這并不妨礙他在必要時拍拍房東的馬屁。

    尤其是他認識到安娜的存在,對他后面的任務可能會有重大影響。

    “我上一次吃這樣的美餐還是在我十二歲生日的時候。”安娜毫不客氣的送了一大勺金槍魚玉米沙粒進嘴里。

    “一個女人從出生開始就被注定要用一生的時間去和吸血鬼做斗爭,的確是太辛苦了些。”沈奕淡淡說。

    “我的祖先對上帝發下誓言,只要一天沒有消滅德庫拉,他和他的后人就永遠無法進入天堂。為了讓先人們脫離這苦難,我們從不曾停止奮戰,但是可惜……我想光憑我的力量我永遠也無法將我的先人送進天堂了。”安娜的聲音略帶著些低沉與哀傷。

    “老實說這正是我感到不滿的地方。我情愿去地獄,也不情愿讓我的后人受這種磨難……假如我有后人的話。”

    安娜笑了:“你是消滅邪惡的存在,是不會下地獄的。”

    “我可不這么想。也許我真該做點什么來向你證明我的邪惡。”沈奕向安娜眨眨眼睛。

    安娜連連搖頭:“不,我不相信,你是個好人,好人是不會下地獄的。”

    “真遺憾,我還以為我已經在地獄里了呢。”沈奕輕聲嘟囔。

    誰能說,血腥都市就不是地獄呢?

    盡管還未正式去過,沈奕卻已經嗅到了那恐怖都市淡淡的血腥味道。

    想了想,他放下刀叉對安娜說:

    “能問你個問題嗎?”

    “說吧。”安娜正迫不及待地品嘗著美食,她進餐的動作很斯文,也很優雅。

    “為什么你不告訴這里的人我的身份?”

    安娜正要回答,外面突然傳來一陣嘈雜紛亂的聲音。

    沈奕迅速從紋章中拿出槍走到窗口,只見外面是一大群鎮民高舉著火把向這邊氣勢洶洶的走來。

    為首的一個,是戴著高高的禮帽,一身紳士裝扮,手里拿著文明杖的中年男子。

    其他的鎮民手上紛紛持著鐮刀,鋤頭,斧子……

    “哦,見鬼!”安娜叫了起來。

    沈奕回頭看看安娜:“他們看上去來者不善,能告訴我出什么事了嗎?”

    “你馬上就會知道。”安娜把刀叉一放,飛快的跑出餐廳,從大廳中拿出一把十字劍,然后奔到門口。

    她把大門打開,大批的鎮民已經把整個古堡都圍了起來。

    “諾森!”安娜舉劍大叫:“你帶著他們來干什么?”

    那個紳士般模樣的男子叫道:“鎮上的人剛才在河灘那邊發現了銀狼的尸體。安娜,你告訴我,是誰殺死了銀狼?”

    “是我!”安娜大聲回答。

    “得了吧安娜,如果你能做到的話你早就做了。”叫諾森的男子冷笑:“是那個你帶回來的外鄉人對嗎?他給鎮子帶來巨大的麻煩。我希望你能把他交出來!”

    “想都別想,諾森。只要維拉瑞斯家族還是這片土地的領導者,我就會誓死維護家族的尊嚴。你們可以拒絕和吸血鬼作戰,但是別想我把和吸血鬼作戰的勇士交出來!如果你們想抓他,就得先踩著我的尸體過去!”

    安娜無比堅定的說著這話,她看著那些鎮民,那些鎮民也看著她。

    對于這個常年和吸血鬼作戰的女孩,鎮民們還是很尊敬的。

    或許是察覺到了安娜的勇氣與決心,叫諾森的男人用低沉的嗓音說:“我希望你知道你在做什么。銀狼不是普通的人狼,它是德庫拉最重要的兩個手下之一。它的死會讓德庫拉伯爵憤怒。特蘭西瓦尼亞無法承受吸血鬼們的怒火。”

    “但只要維拉瑞斯家族還有一個人活著,它們就別想為所欲為。”安娜驕傲地回答。

    諾森看了看門后的沈奕一眼:“那個外鄉人,他最好不要離開鎮子。”

    說著,他轉身帶著一大群鎮民離去。

    眼望著那些鎮民離開,安娜長長吐了口氣。

    她有些無力地靠在門邊說:

    “現在你知道為什么我不告訴他們你的身份了……不是所有被壓迫的人民都渴望得到拯救的。”

    “一群迷途的羔羊。”沈奕笑瞇瞇回答:“值得慶幸的是,我的家鄉對于對付這類人有著充足的歷史經驗。”
3d组三走势图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