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館 > 無盡武裝 > 第十八章 這只是個開始

第十八章 這只是個開始

readx();    夏末的夜晚,依然是一如既往的炎熱。

    洪浪趴在草叢里,頭頂是嗡嗡的蠅蟲飛舞。

    這讓他有些惱火,本來就焦灼的心情越發難耐起來。

    “我說,這都八個小時過去了,那些德國兵怎么還沒過來?”洪浪小聲問身邊的金剛:“不是說敵人最快四個小時就能趕到嗎?”

    “接到消息,集結部隊,制訂作戰計劃,都需要時間。敵人是過來搶回大橋的,不是過來送死的。”金剛半瞇著眼回答,他看看不遠處的沈奕,這家伙正悶頭大睡。

    “真虧他還睡得著。”洪浪感慨說,然后突然道:“你猜我們要是現在把槍指在他腦袋上,然后用德語大喊幾聲,他會不會嚇得屁滾尿流?”

    “你可以試試。”金剛慫恿他。

    洪浪嘿嘿一笑,卻不行動。

    一直在用望遠鏡觀察遠方的溫柔大概是脖子酸了,放下望遠鏡揉了揉自己的脖子,然后笑說:“你們還真有閑心,沒事就替我放哨,該我休息了。”

    “讓我來吧。”說這話的竟然是沈奕,他突然坐了起來接過望遠鏡。

    洪浪有些傻眼:“你小子沒睡著?”

    “戀床,換個地方總睡不塌實。”沈奕回答,然后他舉起望遠鏡看向遠處,頭也不回的說:“而且我特喜歡在別人自以為是的時候突然給他一耳光……你剛才真該試試你的建議的,那樣我就有理由痛扁你一頓了。”

    幾個還醒著的冒險者同時捂著嘴笑。

    洪浪有些惱羞成怒:“近戰你打不過我。”

    “所以我才說要你試試。”沈奕悠閑回答:“別怪我沒提醒你,我高中開始就學習空手道,大學里是空手道協會副會長,空手道三段,天津流派,最擅長反制和借力用力。”

    洪浪有些傻眼:“你還會這個?”

    沈奕很認真的回答:“一開始是為了泡妞,可以名正言順地接觸mm們的身體,蹂躪或者說撫摸她們各個部位,后來嘛……”

    沈奕沒再說下去。

    溫柔躺在草叢里,雙手捧頭:“為了殺人?”

    “是。”猶豫了一下,沈奕承認。

    “那么說你計劃了好久?”溫柔又問。

    “七年。”沈奕淡淡回答。

    這個數字令所有人都心驚了一把。

    為了一場血腥屠殺,策劃準備了七年,眼前的男人,不能不令他們有種顫栗感。

    溫柔的耳朵忽然動了動,可愛如受驚的小兔。

    她迅速坐起來:“我聽到了虎式坦克的發動機聲!”

    強化過聽覺的溫柔,在這寂靜的夜里,耳朵比眼睛更有效。

    德國人終于來了。

    ————————————————

    轟鳴的馬達聲打破了寂靜的夜,德國人的坦克正在開來。

    溫柔用遠紅外望遠鏡觀察著,同時報數:“一共十三輛坦克,三門牽引火炮,大約四百個德國兵,來勢不小。”

    沈奕迅速通過步話機通知弗羅斯特,第2空降營士兵開始做好戰斗準備。

    隆隆的履帶聲越來越近,眼看著到了被破壞的路段。一些德國兵從坦克后面涌出,試圖搬移路障,大約六十名德國兵分左右布防,防備英國傘兵的突襲。

    畢竟是經過訓練的正規士兵,不急不躁,行動有序。

    弗洛斯特看著遠處一個朦朧的人影,象是德國人的一個軍官,緩緩舉槍瞄準。

    啪,槍響。

    那軍官應聲倒下。

    槍聲就是命令,阿納姆的上空槍聲大作。早就做好伏擊準備的第2空降營士兵紛紛向德國人傾瀉仇恨的子彈,在夜幕中拉出條條火光,就象是節日的煙火盛放。

    大批的德國兵從車上跳下,大叫大喊著沖出公路,不停地向著黑暗中放槍。彼此都在黑夜中交火,視線大大受阻,子彈的命中率低的驚人。

    一名德**官沖了上來,雙手比劃著狂叫。

    “那家伙在說什么?”洪浪問沈奕,這里大部分的冒險者不懂德語,血腥都市是非常小氣的存在,冒險者們要懂其他各國語言,得先消耗血腥點。每二百點血腥點一門語言,沈奕到是進入都市前就懂英語和德語。

    “正在命令他的部隊搶占阿納姆教堂。”沈奕回答。

    一群德國兵在那軍官的指揮下貓著腰向大教堂沖去,鐘樓上一點火光亮起,一名德國士兵哀號著倒下。

    大批的德國人開始向鐘樓還擊,子彈傾斜向鐘樓,如暴雨狂澆。無法通過的坦克干脆就停在原地對準遠處開火,密集的炮彈打到英國傘兵頭都抬不起來,到處都是隆隆的爆炸聲。

    狙擊方的火力頓時消減許多,德國人趁勢掩上。

    洪浪把槍對準了那名德**官,沈奕按住他的槍,向他輕輕搖頭,示意他現在還不是時候。

    公路兩側已經戰成了一團,不時地有人被炮火中,發出凄厲的呼號聲。

    借助于黑夜和坦克的掩護,沒過多久,一批德國人就沖到了幾幢低矮的平房后面,他們躲在墻后不停地還擊。更多德國兵則尾隨上來,只有少量的士兵留在公路上,為坦克清理障礙做著努力。

    “時候差不多了,準備動手,盡量多搶些坦克。”沈奕冷冷說。

    “那可不太容易。”金剛嘟囔了一句。

    “我們干的事就沒有容易的。”有冒險者大聲回答。

    隨著這句話落下,十多名冒險者還有四十名第2空降營士兵同時沖出小樹林,在德軍的側翼對準敵人發起了兇狠的打擊。與此同時,正面戰線上,來自第2空降營的士兵也加大了反擊力度。冒險者中的兩名重火力手同時開火,掃射出兩條巨大的火龍。無數子彈撕破黑夜,擊穿墻壁,打在德國人的身上,將這些德國人打成了一個個漏血的篩子。

    突擊小隊的奇襲對德軍陣線造成了極大恐慌,十多輛坦克紛紛調轉炮口。

    沈奕一抬手,一發火箭彈正擊中反應速度最快的一輛坦克。那坦克轟然爆炸,七八名德國兵從坦克后叫喊著沖出。金剛沖上去就是一梭子,將他們全部放倒。

    “搶坦克!”沈奕大喊。

    十多個冒險者一起行動。那個有著閃躍靴的冒險者人影一閃,已經出現在一輛坦克上,在干掉坦克邊上的幾名士兵后,打開車蓋,向里面扔去一顆手雷。

    “別用手雷!你聽不懂搶和炸是什么意思嗎?”沈奕憤怒大叫。

    已經晚了,那坦克內部炸出一大團氣浪。

    那冒險者抱歉地聳了聳肩,向著另一輛坦克跳去。

    冒險者們紛紛沖上,一發炮彈在人群中爆炸,金剛高聲大叫:“快閃開!”

    轟的一聲,一名英國傘兵被炸到半空,只剩下半截身子。

    幾輛坦克上的機槍也同時開火,打的幾名冒險者身上直冒白光。

    沈奕迅速掉轉火箭筒,對準開炮的坦克就是一炮。虎式坦克的炮塔轟的飛起,落下時正砸中另一輛坦克車頂,里面的人是別想再爬出來了。

    那個使用大威力法術的冒險者兩手一張,天空中的雷電狂劈而下,同時打中兩輛坦克。

    兩架正在掃射的機槍立刻啞火。

    洪浪沖到一輛坦克的車蓋上,一拳打破車頂,先用槍對著里面掃了一梭子,然后才大叫:“出來!”

    “砰!砰!”兩聲槍響,洪浪身上泛起白光。

    憤怒的洪浪把槍一收,跳進車里,強力沖擊發動,正擊中那開槍的德國兵頭部,把他的腦袋如西瓜般打的粉碎。

    這一拳嚇得其他兩名坦克兵當場跪下投降。

    “真他媽賤,又害老子中了兩槍。”洪浪唾了一口,把兩個德國兵掃死。

    由于十三輛坦克排成一條長龍,被堵的前后無法移動,一旦被突擊隊逼近,就失去了大半威力,因此戰斗很快就變成一面倒的趨勢。

    突擊隊迅速掌握局面,在消滅大部分坦克后對德軍的后方展開猛烈攻擊。前后受敵的德國兵被迫潰散。

    一場完美的殲滅戰就此告終,前后只用了兩個小時的時間。

    此時,天已漸亮。

    有所遺憾的是,由于戰斗進行的太過激烈,十三輛坦克最終只有三輛保持完好,還有兩輛算勉強可用,其他的盡皆報廢。

    沈奕站在洪浪俘獲的那輛坦克車頂看里面,只見里面滿是血水,還摻雜著人的腦漿。

    他呸的朝地上吐了一口,對著洪浪破口大罵:“拜托你這個混蛋下次別砸人腦袋行嗎?看看這車里都成什么了?真他媽惡心,找個人來清理一下!”

    洪浪嘿嘿傻笑,戰爭場景讓近戰優勢者難有發揮的機會,他也是好不容易才抓住時機用一次強力沖擊,沒想到后果會是這樣。

    這場勝利讓第2空降營發出興奮的歡呼,弗羅斯特大步來到沈奕身邊:“干得漂亮,我的朋友。”

    “別高興得太早,弗羅斯特,這只是個開始。”沈奕回答。

    是的,這只是個開始。
3d组三走势图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