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館 > 無盡武裝 > 第十八章 控制 下

第十八章 控制 下

readx();    “你把那東西帶進來干什么?”身后是周宜羽狂怒的叫聲。

    沈奕回頭一看,他正在手忙腳亂地對著掌上電腦記錄的空母駕駛資料研究如何駕駛這空母。

    “有用。”沈奕隨口回答,隨手一拳打在那終結者頭上。

    “能有什么用?能幫我駕駛這破玩意嗎?”周宜羽大叫。

    “我不明白你為什么非要把所有的東西都研究透才能駕駛。你甚至不需要學會怎么起飛,只要知道怎么控制降落就行了。操作手冊第一部分第三條就是關于降落的詳細說明。”沈奕快速說道。身邊的終結者正要反擊,沈奕已經一把扭折它的兩臂,然后右手掐住這機器人的咽喉,左手一拳打在它臉上。

    周宜羽一呆,撓了撓頭:“對啊!我怎么沒想到?”

    然后他看看沈奕:“不過還有個問題。這里的系統是由天網控制的,如果解決不了這個問題,就算我把它降下去,天網也會控制著它再飛起來。”

    沈奕捏著那終結者的脖子,一拳接一拳的擊打那終結者的頭部,而且只打頭部,順口問:“為什么不讓小凡控制那系統?”

    “我問過了,小凡說他做不到,這里的終端和天網總部相連接,直接受天網總部控制。單獨部分的天網系統他還可以對付,但是對付已經是智腦的主機就難了。要知道所有的黑客其實都是針對程序漏洞施展的進攻手段,以智腦的超級運算速度和它的判斷力,它可以隨時修復自己的漏洞,更改指令,用黑客手段解決不了這個問題。”

    “軟件方面解決不了就從硬件層面解決。”沈奕把火神炮拋還給周宜羽:“拆掉它的主控制連接系統,只有沒有天網主機的支持,小凡應該可以解決獨立程序,然后你再進行人手操作。”

    周宜羽一呆:“媽的,你早想好了是不是?”

    “是。”沈奕微笑回答,回身一拳砸在那終結者的臉上。

    這一拳終于消耗掉那終結者最后的裝甲值。

    然后他把習小凡叫了過來,指指那臺終結者,將掌上電腦塞給了他。

    ————————————

    盡管在終結者世界里,天網作為程序而號稱無所不在,但事實上,大型主機上的程序與小型獨立系統上的程序卻有著很大差別。天網主機程序與終結者上的自帶程序的關系其實就好象人與精/子的區別。主機是人,各種終結者上的自帶程序只能算是種子。

    種子可以發芽,可以壯大,但在壯大之前,依然只是種子。哪怕種子撒遍天下,也只是難以被徹底和全面摧毀,并隨時可再次壯大,但那不代表不可以摧毀。

    因此天網程序依然是可摧毀,可消滅,甚至可控制的。

    否則在終結者第二第三部的世界里,約翰康納就不可能派出阿諾扮演的終結者800返回過去的時間拯救自己母親和自己。而在第二部中,最后的終結者要求自我終結,就是因為種子不可留存,否則會再度壯大。

    在沈奕的提醒下,周宜羽切斷母艦與天網主機的聯系,然后對著還在那臺終結旁忙個不停的習小凡大叫道:“好了,現在就看你的了,他在那忙什么呢?”

    “給他一分鐘,馬上就好。”沈奕道。

    一分鐘后,習小凡把掌上電腦還給沈奕,然后回到主控制臺前開始了接管母艦控制程序的工作。相比侵入資料室,眼前的任務顯然更加麻煩與龐大。屏幕上一排排字幕飛速跳動著,各種指令不斷下達,而母艦的自我防御程序則在不斷抵抗。

    “還有十五分鐘!”周宜羽大叫道:“他最好能快點解決問題!”

    沈奕面色平靜:“相信他!”

    就在這時,血腥紋章突然傳來急促的提示音:

    “闖入空中母艦核心重地,警戒狀態修改,母艦終結者由主動搜尋與格殺警戒提升為區域進攻。”

    下一刻,只聽母艦的合金大門上突然傳來連續不斷的轟擊之聲。

    控制系統提示:合金大門裝甲值正在跌落,目前破損度百分之一,裝甲值剩余百分之九十九,以目前攻擊強度預計,合金大門可支撐時間十分鐘。

    門外的終結者開始對合金大門進行了強拆。

    周宜羽一呆:“怎么會這樣?”

    在他想法里,一個五百點的任務要弄到必須控制母艦降落才能完成,已經是難得相當離譜的事了,不但需要專業的駕駛人員,還要有個天才級的黑客幫忙才能完成任務。

    沒想到就算是這樣,血腥都市似乎還嫌任務難度不夠大,竟然開啟了進攻命令。

    如今大門正在被攻擊,一旦被外面的終結者破壞大門闖入核心控制室,一場大戰下來,不論誰勝誰負,最后的結果都必然是控制室受到毀滅性打擊,迫降空中母艦的計劃失敗。

    然而面對這樣的惡劣形勢,沈奕眼中卻平靜得沒有絲毫異樣,只是淡淡地說:“進攻是正常的,不進攻才是奇怪的。這里畢竟是核心區域,終結者絕不可能坐視空母受控。”

    周宜羽呆呆地看著沈奕,突然間他好象明白了什么,一把抓住沈奕的脖子大叫道:“混蛋!你騙了我是不是?這里絕不是完成任務的唯一出路!五百點血腥點的任務難度沒道理這么高的!”

    “是。”沈奕點點頭:“母艦里有逃生艙,只要能夠在一小時內找到逃生艙,大家很輕松就可以完成這個任務。”

    “那你為什么還要這么做?我他媽被你害死了!”周宜羽沒想到沈奕竟然敢這么瘋狂,放著現成的捷徑不去走,竟然挑選了最困難的任務完成方式。

    他恨不得立刻殺了沈奕。

    看著周宜羽眼中的怒火燃燒,沈奕輕輕笑了下,他突然道:“你不是一個機甲流的愛好者嗎?難道為了自己的夢想,連冒險都不敢了嗎?”

    “那也看值不值得!我可不想就這么損失五百點血腥點。一得一失,這就是一千點!”

    “ok,ok,我陪你損失怎么樣?”

    “你拿什么來賠?”

    沈奕打了個響指,隨手一指不遠處的那臺終結者。

    周宜羽一呆:“那是什么意思?”

    沈奕大步走過去,將手放在那臺被拆毀的終結者上。

    “修復百分之一。”

    隨著幾點能量的輸入,那終結者站了起來,自動站到了沈奕身后,卻不對他發起攻擊,反而象是他的手下一般。

    周宜羽登時呆住。

    “你是怎么做到的?”他怪叫起來。

    “終結者2018沒看過嗎?約翰康納就是用一臺掌上電腦控制了一架摩托終結者的。既然他能做到,我有理由相信我們的小天才也能做到。”沈奕慢條斯理的回答。

    先前沈奕要習小凡為他做的事,就是修改這臺終結者的控制程序。相比整艘空中母艦龐大的防御體系,一臺終結者t6的控制程序修改就簡單輕松得多了。

    別看t6終結者面對沈奕等人時并沒有什么實力,這完全是因為戰斗中相對壓制產生的效果。這就好比一只狼肯定不是一只虎的對手,一個一個的上,有多少也都被輕松擺平,但這絕對不能掩飾狼自身的兇殘。如果虎能收狼做小弟,絕對是自身實力大漲的一件事。

    此外作為獨立個體的終結者,并不能真正發揮自己的作用——它們的ai太低,根本不懂得戰術的運用。

    但是人類不同,同樣的t6在冒險者手中和在天網運作下發揮的能力也因此大不相同。

    這就好比將一把槍交給神槍手使用和交給普通人使用的區別。

    t6終結者到了冒險者手中后,在冒險者的指揮下就可以形成更好的配合。既可以作為肉盾使用,又擁有獨立的輔助攻擊系統,在戰術上也趨近于更加靈活多變。

    因此從實用價值上考慮,d級的機器人遠比一個d級的技能要來得強力,只是要擁有這種機器人必須要有對應的能源結晶,而且大部分冒險者也因為自身強化的原因不愿意在一開始把難得的血腥點花在這方面。

    不過沈奕送給周宜羽的這臺終結者,由于是強行改變控制程序在任務世界所得,因此不屬于血腥都市獎勵的正式裝備,只能在本任務世界中使用。

    不管怎么說,能夠得到一臺t6終結者總比得不到好,因此周宜羽也只能接受這盜版的終結者。

    看看那臺已經歸自己的終結者,周宜羽咬牙認了這筆帳:“算你狠,玩了老子一把,現在告訴我你到底為什么這樣做?”

    “你會得到答案的,但是在那之前你最好先把母艦降落下去,你不會希望在終結者破門之前我們還在天空飄蕩吧。”

    習小凡此時已經攻破了母艦第一道防御體系,得到了母艦的部分指揮控制權。

    周宜羽一咬牙回到控制臺前,努力操縱著空中母艦做降落前準備,同時問道:“對了,如果那白癡沒能把終結者控制過來,你打算用什么賠償我?”

    “哦,那你就沒得賠償了。”沈奕無所謂的聳了聳肩。

    周宜羽呆立半響,從牙齒縫里吐出幾個字:“你媽了個逼的。”

    砰!

    又是一聲重擊傳來。

    系統提示:大門破損度百分之三,裝甲值剩余百分之九十,預計可支撐時間九分鐘。
3d组三走势图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