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館 > 無盡武裝 > 第七十二章 分而治之 2

第七十二章 分而治之 2

readx();    戰斗,無所不用其極!

    把巴伯薩拋出絕不是無意義的報復性/行為,而是蓄謀已久的行動。確切地說巴伯薩就是一塊發散著甜蜜芳香氣息的肉餌,而金剛等三人則是守在餌邊的三只獵犬。

    當謝榮軍對巴伯薩痛加蹂躪,將他砍成重傷的時候,溫柔三人也隨之動了起來。就象是獵犬撲向陷阱中的猛虎。

    溫柔率先撲擊謝榮軍,此時謝榮軍戰刀剛剛劈下,巴伯薩手臂尚未分離。長鞭如棍,抖落出漫天鞭影,直刺謝榮軍后背。謝榮軍也當真兇狠,竟是不閃不避的硬接了這一鞭,鞭刺如劍,捅出一個大血洞。謝榮軍卻怒喝一聲,竟反手抓住鞭身,向著自己身邊一拉,大喊:“給我過來!”

    溫柔的力量終究不可能比謝榮軍更強,只覺得一股大力從對方手臂上傳來,竟然不由自主的被拉了過去。不過這女人到也夠當機立斷,立刻放棄長鞭,身體在空中轉了一圈,竟然借著這一拉之力,武士刀橫空刺出,直指謝榮軍的胸膛。

    同一時間金剛洪浪也沒閑著。

    這兩人可以說已經是配合好久的老搭檔,金剛在前,洪浪在后,從兩側夾擊謝榮軍。謝榮軍這時正全力對付溫柔,根本無暇他顧。金剛電般沖至,雙拳已經打在謝榮軍肋下。

    技能桎梏發動,對目標造成4秒封印效果,6秒內無法移動。

    然而謝榮軍卻哈哈狂笑起來。他陡然長嘯一聲,身上的肌肉突然塊塊賁起,就象是充了氣般的充實起來,連衣物都為之開裂,可以看到衣服下那蘊藏著的巨大洶涌力量,周身上下更是騰躍出一股旋舞翻騰的氣流渦卷四方。

    這一輪輪飚揚的怒力從謝榮軍的身體中散出,帶著強烈的氣場,看得所有人心膽一寒。謝榮軍已經大叫起來:“原始獸化!”

    比蒙血統能力原始獸化:讓上古巨獸比蒙的血液力量貫注全身,使自己暫時擁有可以媲美比蒙巨獸的力量與肌體,增加生命力三百,增加攻防各十點,增加特效抗性百分之十,增加近戰傷害百分之十,普通攻擊無視百分之十防御,可與裂靈鐵爪效果疊加。持續時間三分鐘。每任務世界使用次數1。

    血統變身技能幾乎在每個血統中都有存在,這是大部分血統力量的又一個共同點。不同的血統變身代表著不同形式的強大,而比蒙兇獸的強大體現就在于那近乎無敵的力量與震撼感。

    隨著謝榮軍這一記原始獸化,金剛聽到清晰的提示音:你的技能優先度不足,桎梏效果解除。

    與此同時洪浪正好沖過來,謝榮軍猛然高高跳起,飛腳踢向洪浪。洪浪右拳虎伸,強力沖擊發動,這一拳砸在了謝榮軍腳踝上,謝榮軍卻若無其事一般,反而是他飛出的一腳將洪浪踢飛,洪浪只覺得胸口一陣巨痛,大叫著跌退。

    溫柔的武士刀則砍中謝榮軍的肩胛,

    力斬發動!

    謝榮軍猛一抬頭,溫柔只覺得對方眼中竟暴射出無盡兇光,心神竟不由一陣恍惚。這一記力斬斬下后,整個人都為之顫了一下。

    謝榮軍現出一絲猙獰微笑,裂靈鐵爪電般急伸,打向溫柔胸口。眼看著這一記電爪就要在她身上扎出五個血洞,溫柔身上突然一片星光燦爛。

    星光項鏈自帶技能星光庇佑:使用后在佩帶者身上產生一層星辰護罩,對優先度30以下的所有傷害削弱百分之十五,優先度50以下削弱百分之十,優先度70以下削弱百分之五,持續時間五分鐘,冷卻時間30分鐘。

    裂靈鐵爪穿透那一層迷蒙星光,打在溫柔身上,受星光庇佑影響,削減了百分之十的傷害,饒是如此,依然打得溫柔痛哼出聲,然而下一刻她纖手一揚,一團翠綠之光已然打在謝榮軍身上,正是翠綠之傷。

    金剛于這時再度虎撲而上,技能重擊發動。

    紋章提示:你對目標造成了3秒眩暈效果。

    這一次,他終于沒再聽到那令人絕望的提示。

    比蒙兇獸的原始獸化可以提升對特殊攻擊效果的防御優先度,然而翠綠之傷卻又將這部分提升抹平,使得該技能終于奏效。

    3秒眩暈,能夠用來做什么?

    這個問題很難回答。

    對一場激烈的戰斗而言,一秒鐘的時間,可能會決定一場戰斗的勝負,也可能只是無足輕重的其中一個組成部分。

    對謝榮軍而言,三秒眩暈,充其量只是給對方多一些攻擊自己的出手機會,別說是殺死自己,就算是重傷自己都做不到。

    所以他并未在意。

    或者在他看來,只要三秒一過,自己恢復了行動能力后,僅憑自己一人之力就足夠收拾眼前的三人組合。對此,他有絕對的自信,也有足夠的實力來支撐這一點自信。

    然而就在金剛的重擊打在他身上的同時,一個突如其來的變化產生了。

    這個變化在起初看上去并不起眼。

    就是沈奕做了個動作。

    他揚了揚手。

    在金剛打出重擊之前。

    隨著他這一揚手,半空中突然出現了兩名召喚士兵。

    沒錯,沈奕召喚出了兩名精英召喚士兵,僅此而已。

    這兩名士兵一個叫達比尼特,一個叫艾文斯,都是升到4級的精英士兵。他們和其他的士兵最大的不同就是,他們是空降專長,因此沈奕把飛行背包給了他們。

    這兩名士兵剛一出現,就以低飛俯沖姿勢朝著謝榮軍飛去。在金剛打中謝榮軍的同時,兩名士兵各拋出一條鐵鏈,呼嘯著卷向謝榮軍的兩只胳膊。

    隨后兩名士兵向著天空飛去。

    鐵鏈在空中發出嘩啦啦的聲響,所有人被這巨大的動靜所震撼,一起舉頭望去。只見兩名飛行士兵沖破屋頂向著天空勁射,就象是放飛的火箭,在漆黑夜色中帶出兩團長長的火焰尾。而在鐵鏈的帶動下,謝榮軍整個人竟也為之向著天空飛去。

    “不!”帝羽發出了又驚又怒的吼叫。

    做夢也沒想到沈奕竟然會采用這種戰術來對付謝榮軍。

    三秒鐘可以做什么?

    當飛行背包以五百公里以上的高速向著天空飛行時,三秒鐘足夠將謝榮軍帶離距離地面500米的位置!

    考慮到這中間會有些許的時間誤差,負重減速以及加速需要,理論五百米或許做不到,帶離地面幾十米還是不成問題的。

    沈奕的計劃簡單,直接,狠辣。

    打不過你就驅逐你!

    一如他上次加勒比海戰斗中的分割作戰計劃一樣,其目的都是在于把謝榮軍這個強力作戰核心排除在外。

    這也難怪。

    在戰爭中,戰術可以有千百種,戰略意圖往往都只有寥寥數種。

    數以千百計的戰術變化,其目的通常就是為了那幾種戰略意圖而服務。無論戰術怎樣變,都是為了實施或完成自己的戰略意圖。

    對于沈奕而言,斷刃隊比刺血隊弱上太多。因此他在對付刺血隊時,戰略意圖始終只有一個,就是想盡辦法分割對手,制造以多打少的局部勝利。

    上一次加勒比海戰,沈奕運用了聲東擊西,李代桃僵,分割包圍,伏擊暗算等一系列手段。這一次,他采用請君入甕,驅虎吞狼,奇兵天降等一系列手法,都是為了實現這一分而治之的戰略意圖。

    不管手段如何變化,核心目的始終不變,就是要把刺血隊分割,然后一個一個象吃豆子一樣吃掉。

    和上次有所不同的是,這次的戰術更加復雜,變數更多,執行難度也更大,對戰術要求的執行能力也更高。

    事實上桎梏效果的失效,就大出沈奕等人的意料之外。若不是溫柔及時使用出翠綠之傷,而金剛又有第二個眩暈技能可用,這一決定成敗的關鍵因素就真得要大出問題了。好在計劃經歷了那一秒鐘的驚心波折后,計劃終于還是成功。謝榮軍眼看著自己竟然被兩名召喚士兵帶飛,心中憤怒到無以復加。

    這三秒鐘于他而言,簡直堪比三年!

    當他被拉到距離地面四十米高度時,第三秒眩暈時間終于結束,謝榮軍恢復了自由行動的能力。他兩臂一振,抓住鐵鏈就想把兩名士兵拉下來。

    然而他卻發現自己飛得更高了……他無處借力!

    比蒙兇獸是大地之王,離開了地面,縱然力量高達百點也無用武之地。

    眼看著自己身在空中,卻只能被兩名士兵拉著不斷高飛,一路遠離地面,謝榮軍越發焦躁著急起來。

    他驟然狂嘯起來,雙手一合一扯,一根纏在他手臂上的鐵鏈竟被他生生擰成兩斷。

    這種鐵鏈是船只航行時專門用來下錨的大鏈,竟然就這樣被謝榮軍僅憑雙臂力量輕易扭斷。

    隨著一根鐵鏈的斷裂,一名召喚士兵前飛的速度陡然加速,整個飛翔姿態呈現出一種左輕右重之勢。

    謝榮軍再度發力,又扭斷了另一根鐵鏈。

    雙鏈齊斷,他轟的向著地面墜去。

    此時他距離地面至少已經有二百米距離。這個高度摔下去,以他的體質當然是摔不死的,但受傷卻是難免。不過對謝榮軍來說,哪怕是受傷也認了,只要能回到戰場上,砍死沈奕那個混蛋就好。

    然而這一美好的夢想終究還是落空了。

    謝榮軍仿佛一顆炮彈般向著地面落去,在砸出一大團巨大水花后好半天才浮出水面,這時他才發現自己根本沒有落回原地——他落在了沉船之城的一角,距離那片大會議廳至少有上百米的距離,一路還得經過那迷宮般的路途……

    就象是向著天空射出的子彈,無論你以怎樣筆直的角度去射擊,你都不用指望它在打出槍膛后還能落回原地。

    失之毫厘,差之千里!

    短時間內,他是沒可能再回到戰場上了。

    而對于沒有了謝榮軍的刺血隊而言,災難在這刻才真正開始!

    想明白了這一點,謝榮軍面色大變:“完了!”
3d组三走势图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