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館 > 無盡武裝 > 第二十六章 領悟

第二十六章 領悟

readx();    螞蟻丘陵的小山坡上,沈奕與張建軍打的虎虎生風。

    此時沈奕已經不再是單純的被動挨打,而是有意識的對張建軍的攻擊加以阻擋,反擊。不是他不想練習卸力能力,而是他發現要掌握精確卸力,就必須對對手的力量與出手方式加以足夠的了解。

    張建軍的力量是36點,與沈奕相差不大,但是格斗專精已經專家級,戰斗風格與謝榮軍有些相似。他是偵察兵出身,格斗技巧方面其實相當老到,但不知為什么,沈奕反而覺得他還不如紅虎。

    在打了兩個多小時后,沈奕已經漸漸掌握了張建軍的出手特點。

    當張建軍再度一拳打中沈奕時,沈奕微微一退,胸膛微凹,張建軍只覺得這一拳竟然力量消減了大半,同時沈奕的身體滴溜溜一轉,不再是原先的后側翻滾,而是平地橫轉,反欺身沖近張建軍,單臂一撩,反沖張建軍的下巴。

    張建軍嚇了一跳,急忙后退,同時出臂格擋,沒想到沈奕的手臂竟然詭異的彎曲了一下,正打在張建軍的手臂上。

    這靈動特效張建軍已經見識過,到也不再驚奇,但是節奏把握的如此竟準,卻令他吃驚。他急忙卸臂反沖,試圖沖開沈奕,沈奕卻只輕巧的在他身上拍打了幾下,同時還說了一句:“用技能。”

    張建軍大吼一聲,對著沈奕就是一記沖拳,就在打中沈奕胸前,技能將發未發之至,沈奕反手一托,已托住張建軍手腕,正卡住他技能將發未發之刻!

    技能中斷!

    張建軍啊的叫了一聲連退幾步。

    好在他用的是最低級的攻擊技能,技能反噬傷害不大。

    沈奕迅速欺身上前,動作無比敏捷的在張建軍胸前按了一下,張建軍本能的屈臂回撞,撞到沈奕胸口的同時,只覺得這一下力量竟再度失控,沈奕的身體已經飄飛開去,十成的力氣竟只發揮了不到三成作用在沈奕身上。同時他發現自己身上一股暖流洋溢,卻原來沈奕打在自己身上的是卑鄙之醫療術。

    這讓他不由呆了一呆。

    再看沈奕,沈奕已然停手,對著他微笑而立。

    的確值得欣慰,自從上在x戰警世界之后,沈奕再沒有做到過打斷他人技能的事——幾率實在太低了。

    而這次他終于做到了。

    與上次不同,那不再是臨場發揮,而是有意識的控制。

    “你是怎么做到的?”張建軍問。

    沈奕竟然先打斷他的技能,然后再飛身卸力,雖然只卸了七成,卻已經非常了不起了。

    如果他能熟練運用,那近戰冒險者對上他簡直是沒有活路!

    “掌握了你的出手習慣而已。”沈奕回答:“每個人都有自己習慣的出手風格,只要掌握了對手的節奏,就能把握住對方的出手和運力。我先前和你打的時候,被你揍了上百拳,就是想了解你的運力方式。等我掌握到了,就知道該怎么對付了。當然,象這種情況還是不能做到百分百的運用,失敗幾率很大,而且也只有象現在這樣喂招的情況下才有效果。對手要是陌生對手,或者你變換一下出手套路,我就沒轍了。”

    “已經很了不起了。”張建軍唏噓:“近戰格斗技巧,是每一個近戰冒險者都必須掌握的能力,光靠技能可不夠。雖然你現在還不能完全掌握技能中斷和卸力,不過我看你只要朝著這個方向走,早晚能成為一名出色的近戰冒險者。”

    “也許吧,不過我更想當槍手。”沈奕淡淡回答。

    “槍手?為什么?”張建軍吃驚的張大嘴巴,完全無法理解。他想不通以沈奕的格斗天賦,為什么要選擇槍手路線。

    沈奕一笑:“因為槍手是目前我所知的唯一一個適合全方位發展的職業。我曾經在范海辛場景里接觸過槍手,我知道槍手職業有一個特點就是擁有副手技能力,同樣可以擁有近戰技能,只不過限制會大些罷了。所以槍手注定了是個全方位發展的職業,這正好和我的天賦相搭配。我這個人很貪心的,看著哪個都喜歡,哪個都想學,所以專長路線不適合我,平均發展才適合。”

    “樣樣都有,可能會樣樣都不精啊。”張建軍語重心長的勸慰他。

    沈奕失笑回答:“怎么你們每個人都是這種論調呢?”

    “不是嗎?”張建軍有些驚奇:“這是最基本的道理吧?”

    沈奕搖了搖頭:“不,確切的說,這是地球上最基本的道理,但不是血腥都市!”

    想了想,沈奕說:“舉個例子,假如你是一個學生,你物理每次都考一百,還參加國際大賽什么的,非常出色,但其他科目都是零分,那么這樣的物理天才可能在社會上會有非凡成就。可是在學校里,你的綜合評分卻是極爛的,對不對?這樣的專才之所以能獲得成就,完全是建立在社會大分工的基礎上進行的。只需要有一樣能力出色可以站在世界的巔峰,就可以成為世人的驕傲。可問題是……我們現在所處的,是那樣一個社會嗎?”

    張建軍一呆,沈奕已經繼續道:“這是一個對抗性強烈的世界,綜合能力總值才應該是最重要的吧?只專一樣……哼哼,刺血隊不就是只專一樣,結果才被我輕易滅了的嗎?只專一樣,就意味著有弱點,有很多弱點,意味著可以被人輕易的針對性下手!所以說,把和平時代分工社會的思想理念用在戰爭時代血腥社會里,那就大錯特錯了!再者說,世界上也未必就少了全才者吧?老兄,不要再被傳統的理念影響自己,曾經的社會認知,有許多不適合我們現在所處的世界了。我們現在的世界,是一個創造奇跡的世界!是一個需要新的指導思想的世界!”

    這段話說得張建軍蘭媚兒等人皆是瞠目結舌,張建軍更是哎呀一聲拍了拍自己的腦袋,大叫起來:“我明白了!我明白了!”

    沈奕卻呵呵笑了起來:“你終于意識到自己的問題了?”

    “原來你已經發現了?”張建軍這才明白沈奕是故意指點他。

    原來沈奕在先前和張建軍交手的時候,就一直奇怪一件事,張建軍偵察兵出身的人,近戰照理應該很強才是,可為什么在近戰格斗的表現上其實卻比紅虎還不理想。

    兩個小時的切磋下來,沈奕終于發現,問題原來恰恰就出在張建軍曾經接受過的搏擊訓練上。

    作為一名偵察兵,張建軍曾經接受過嚴格的搏擊訓練,他的搏擊技巧,原本是應當比其他職業進入都市的人要強許多。但正因此,這反而束縛了張建軍的發展。

    最大的原因就是:基礎不同了。

    血腥都市里的冒險者的身體素質早已非比常人,他們可以做出更多的常人做不到的事,包括速度,靈敏,肢體的靈活度以及出拳的力量。

    曾經的士兵搏擊訓練,是建立在普通人體質基礎上進行的,一切搏擊技巧,都不可能擺脫常人基礎。就好象偵察兵們在練習搏擊時,永遠不會去考慮對手如何騰空下踢的同時,還來個轉體三百六十度旋風腿……

    這些東西永遠不會在正常社會里出現,但在血腥都市的世界里,哪怕不是近戰冒險者,能夠做到這些的也比比皆是。

    正因如此,那些老式偵察兵格斗技巧,最終會隨著冒險者等級的提升而被淘汰,代之而起的只能是根據各人身體特色重新發展出來的全新格斗能力。

    張建軍就是犯了這個拘泥于過去訓練導致的錯誤,以至于出手間總有許多無意義的習慣動作。而那些曾經凌厲的殺招放到現在,相當部分已經不起作用了。

    沈奕就是看清了他這一點才用婉轉的方式提醒他,張建軍到也不笨,立刻領悟。

    “多謝你了,兄弟。”張建軍無比豪爽的大笑:“你讓我明白了自己的問題在哪,以后我知道該怎么做了。”

    “軍隊里有許多搏擊技巧還是很實用的,自己嘗試著改良一下,去掉那些沒用的,留下有用的吧。”沈奕淡淡回答:“我相信你以后會成為一個出色的近戰冒險者的。對了,軍隊里的槍術訓練依然有它的意義,也沒必要放棄。在血腥都市,全才比專才更好生存。近戰冒險者沒有遠戰能力,有時候也會很悲哀的,很高興看到你還沒有放棄槍。”

    張建軍看著沈奕,眼神中流露出感激的色彩,他想了想說:“你這番指點,比血腥點什么的有意義多了。血腥點也好,獎勵也罷,提升的不過是我們的力量。如何發揮這些力量,最終還是要靠我們自己……你是一個能把十成力量發揮到一百成的人,我開始相信,你不管選擇哪種職業,哪個方向,你都能把它們發揮到最強。你或許不會成為你所選擇的職業中最強大的,但你一定會是整個血腥都市中最強大的。”

    這馬屁聽起來有些惡心,卻是張建軍發自肺腑的想法。那不僅是對沈奕實力的認可,更是對沈奕眼光的贊嘆與佩服。

    惟有蘭媚兒在一旁不滿的嘟囔:“兩個大男人在一起惺惺相惜,真不知道搞什么。”她對沈奕了解不深,先前又被沈奕捉弄式的拒絕過一次,心里難免就有雜七雜八的念頭,猛然間一個想法在腦海升起,整個人不由一顫:他不會是那個吧?

    看沈奕的眼神便越發復雜起來。

    就在這時,一聲說話突然傳來。

    “大開眼界,真是大開眼界啊,怪不得能干掉刺血隊這樣的強隊。就憑這番說道,就夠我m7跑這一趟的了。”

    回首身后,不知何時,一名年輕人竟突然出現在那里。

    他背負雙手,臉上洋溢著陽光般的笑容,竟帶著一種說不出的親切感。

    看到那年輕人的出現,園丁興奮的大叫起來:“隊長!”

    沈奕的眼微微瞇起:“m7?”

    年輕人微笑點頭:“我是園丁的大哥,大家都叫我領主,很高興認識你,沈奕隊長。”
3d组三走势图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