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館 > 無盡武裝 > 第四十六章 以戰逼和 4

第四十六章 以戰逼和 4

readx();    隨著督瑞爾的吶喊,一股強烈氣息從他身體中迸發,力之狂濤已經形成了一片暴卷渦流,彌漫在整片空間。

    督瑞爾的肌肉進一步暴漲,此時他已經真正成了一個魔鬼筋肉漢,那些甲殼仿如貼片般貼在他的身上,幾乎要令人忽視。

    而那原本鋒利的雙刀卻逐漸消逝,代之而起的竟是一對碩大鐵拳。

    隨著督瑞爾八成力量的暴發,他一把抓住其中一只護衛蟻,重拳兇狠的砸在護衛蟻的腦袋上:“流星連擊拳!”

    鐵拳兇猛的砸在那護衛蟻的腦袋上,就象是用大鐵錘在狂砸人頭,只聽一片轟轟轟轟之聲,那護衛蟻竟被砸得腦漿崩裂。

    饒是如此那護衛蟻還是不死,雙腭齒同剪督瑞爾,就在他胸前撕開一道血淋淋的大口子,同時尾部飛刺也刺入督瑞爾體內。

    不過這也是它最后的攻擊,隨著督瑞爾的暴拳狂毆,這只護衛蟻的腦袋已被他整個砸爛,他用力一撕,將這只護衛蟻徹底撕成粉碎,隨后反手一拳,竟將另一只護衛蟻砸到地下,在那堅實地面上砸出一個大凹坑。

    眼看兩只護衛蟻戰死,剩下的護衛蟻能夠留存的時間已然不多,胖子歇斯底里的大喊:“老大,我快撐不住了!”

    “所有底牌都用光了?”

    “還有點!”

    “那就用光再告訴我。記住,戰斗時要看住你的對手,不要畏懼他!”

    羅昊欲哭無淚,再看督瑞爾,只見他雙眼一片血紅,全身上下竟有一股血氣沸騰而出。

    羅昊看得一呆,只聽督瑞爾低聲呢喃了一句:“噬血加速!”

    那一團血色圍繞著督瑞爾狂轉不停,督瑞爾的身體陡然化成一道紅色光影飛襲羅昊。

    羅昊嚇得大叫:“守護要塞!”

    督瑞爾一擊撞在羅昊身上,打得他逆飛沖天,羅昊只覺得自己倒霉無比,只要被這家伙打中,就沒不飛的時候。

    這一拳直下他七十余生命,他在空中還不忘給自己喝下一瓶藥水,一邊飛翔一邊大叫:“夠了吧?不玩了行不行啊?”

    督瑞爾理都不理,反手抓住一只護衛蟻,再度對其狂毆。他此時普通攻擊傷害就達一百六十點,那護衛蟻三千點生命,竟是經不起他幾下折騰,一連十余拳砸下去,打得那護衛蟻狂噴鮮血。他這噬血加速不僅提升自身移動速度,同時也提升攻擊速度,打起拳來就象是打樁機,轟轟轟轟的猛砸,終于徹底將那只護衛蟻砸死。

    剩余一只護衛蟻與護衛蟻隊長已完全無法阻擋督瑞爾的腳步,被督瑞爾雙手一抓,同時向著兩邊砸去。

    兩只護衛蟻最后放出飛刺噴襲督瑞爾,就在撞上墻面的同時消失不見,卻原來三分鐘的時間已經過去。

    督瑞爾微微一楞,隨后再看向羅昊,此時他的眼神就象是在欣賞一個身無片縷的裸女。

    “你……還有什么招數?”督瑞爾其聲隆隆道。

    羅昊兩手一攤:“沒了,真沒了。”

    “那你就去死吧!”督瑞爾化成一道紅色閃電沖來。

    眼看著那血色幻影沖至,羅昊突然不再躲閃。他此時的眼神非常專注,看著督瑞爾的目光竟是眨都不眨。

    腦海里只有一句話:“看著你的對手,不要畏懼他!”

    “不動如山!”他陡然大吼起來。

    守護套裝自帶技能不動如山發動:站立不動時增加防御力百分之四十,持續時間一分鐘,移動后效果消失。

    手中斷金刀一橫,羅昊勇敢地劈向對手。

    戰斗在一瞬間進入到最**。

    刀光與拳影交錯,兩個人身上同時血肉飄零。

    羅昊近乎瘋狂的揮刀:“你他媽還有什么招數?啊?你到是用出來啊!老子不怕你!不怕你!”

    他和督瑞爾這一場戰斗,至少也超過了七八分鐘,各種招數輪番上演,但是督瑞爾始終未能奈何得了他。隨著督瑞爾力量的一步步提升,胖子的勇氣竟也隨之提升,打起來竟越發瘋狂,發揮起來更是勇猛無比。

    這令督瑞爾也感到無比震駭——這個家伙怎么越打越厲害了?

    尤其令他想不通的是,這個明明沒什么本事的家伙,竟然總是能恰當好處的躲避自己的致命攻擊。每當自己要使出殺手時,他的重盾就會恰到好處的擋在前路。

    先前這種反應還只存在于逃跑中,現在這種反應則直接體現在戰斗里,帶給督瑞爾的麻煩與壓力也因此成倍增加。

    這令他大惑不解。

    其實羅昊原本就有著與眾不同的危險預知天賦,盡管x教授已經將其改良,但是這種對危險的直覺依然存在。在以前他從未有機會真正感覺到這種能力的意義,只是受其煎熬。但在自身勇氣逐漸成長后,他反而感覺到了它真正的作用——它能夠提醒你面對敵人強大的攻擊時,哪里才是最需要防守的地方。

    “嗷!”督瑞爾再度大叫起來,他的耐心隨著憤怒的提升與時間的推移正在瘋狂減退,右拳一震,猛的擊向羅昊:“雷霆暴擊!”

    地獄魔王督瑞爾特殊技能雷霆暴擊:全力攻擊目標,在造成1.5傷害的同時,產生4秒眩暈,對防御類武器擁有強大破壞效果。

    羅昊心中危意大起,本能的將重盾橫向一移,這一擊正打在那面重盾上。只聽一陣巨響,那面重盾竟嘩啦啦裂成碎片。

    這一記重拳他是擋下來了,這面雙d級的重盾卻也終因承受不住督瑞爾的進攻而徹底完蛋。

    “去死!”督瑞爾得意狂囂。

    “未必!”羅昊卻冷冷回了他一句。

    督瑞爾一呆,只見羅昊手腕上一道光芒陡然射向自己。

    幻滅手鐲自帶技能精神沖擊波!

    這一記精神沖擊波打中督瑞爾,這位地獄魔王只覺得眼前一暈。同時羅昊已經揮刀向著督瑞爾的腦袋劈去。督瑞爾本能的閃了一下頭,沒想到羅昊改劈為刺,一刀刺入督瑞爾右眼窩。

    若是換作往常,這種攻擊根本傷不了督瑞爾,奈何他現在已經使出八成力量,自身防御大大降低,眼睛本又是他最脆弱之處,竟被羅昊一刀將眼珠給挖了出來。

    “啊!我的眼睛!”督瑞爾痛苦狂囂,腹部六足同時飛起,正打在羅昊身上。羅昊飛起的同時,反手一刀砍出,這一刀他用足了全力,竟直接把督瑞爾的一足給跺了下來,傷口狂噴鮮血,督瑞爾痛的連退數步,隨后卻逆沖而上,竟在空中追上羅昊:“流星連擊拳!”

    一輪瘋狂暴打,震得羅昊狂噴鮮血,被他硬生生給砸落地下。

    再一看,自己的生命竟被他一擊砸落三分之一。

    “媽的,這下真的是撐不住了。”羅昊低喃了一句。

    令人驚奇的是,此時此刻,他反到不向沈奕呼救了。

    眼看著督瑞爾近似瘋狂的向他攻來,他知道,以自己目前的實力,再能撐過一分鐘都是奇跡。

    但是偏偏他就不想求救了。

    ———————————

    隨著沈奕這一聲喝叫,斷刃隊這邊紛紛停手后退。

    零散冒險者自然不會愿意聽沈奕的命令,問題是并不是每個人都希望死戰到底。有人看到沈奕這邊實力強悍,知道打下去的話哪怕贏也要付出慘重代價,心中已生退意,因此對方一退,自己也退。

    也有那兇悍成性者,還想繼續戰斗,但是一看身邊有人退了,自己總不能以一挑眾,只能也跟著退。說白了,零散者終究還是吃虧于沒有統一的核心指揮,行動互不統屬,就只能受人所制。

    眼見所有人都住手,沈奕這才笑道:“這才對嘛,有什么意見,大家可以坐下來談,為什么非要打打殺殺呢?都是中國人,以和為貴的道理還是懂的。”

    有人立刻叫囂道:“有什么好說的?你們三個團隊聯合起來打壓我們,現在看勢頭不妙就說以和為貴,天底下哪有這種道理。”

    沈奕眉頭一挑:“你確定現在是我們勢頭不妙?”

    那人一楞,這才想起這一仗打下來,對方未死一人,自己這邊到死了兩人。要說勢頭不妙的,那該是自己這邊才對。

    沈奕把手一攤:“瞧,你們并沒有把握吃掉我們,恰恰相反,在這場戰斗里,我有百分百的把握取得勝利,我甚至可以保證我方不死一人。但老實說,我并不希望因此就和你們拼命,我不希望再有任何人死。”

    有人冷笑:“看不出你有那么好心。”

    沈奕立刻道:“這和良心無關,大家最好別忘記這是競合模式,無論我們之間怎么競爭,這次任務的最終走向其實都是合作。對我來說,現在站在這里的每一個人都是難能可貴的戰斗力,是珍貴的財產,死掉任何一個都讓我心疼。”

    有人立刻明白:“庫拉斯特海港?”

    “是。”沈奕點點頭:“大家都知道那里是三難度實力的冒險者才能面對的地方,這可能是我們普通區的冒險者唯一一次在二難度區域就能接觸到的三難度任務。如果我們能完成那里的任務,我相信這里絕大部分的冒險者都不用再擔心積分問題。還有一個重要好處,就是可以幫我們提前了解三難度任務的真實情況,在將來我們進入三難度區域后,將會對那里有一個非常直觀和正確的認識。”

    他這話到是真心實意,三難度不比二難度,任務難度遠超現在,哪怕是最普通的小怪物也不會好對付。斷刃隊和風林隊南海隊說好的不吸收其他冒險者,僅限于魯高因地區。真到了庫拉斯特海港,對那些零散冒險者拉攏都來不及呢。

    只是沈奕也沒想到事態變化竟會如此快,魯高因地區任務尚未完成,這幫家伙就已經闖了過來,逼得他不得不把其后的打算說出來,以穩住對方。

    又有人冷笑:“說得好聽,三難度任務是那么好闖的嗎?這可是跨區域難度的戰斗。”

    “所以我才要呼吁大家停止內戰,到目前為止,所有冒險者一共39人,這39人如果能夠合作,我相信至少可以挑戰標準難度的公寓區任務。在這種情況下,我們每死一人,都是實力上的重大損失!”

    “可你還是殺了我們兩個人。”

    沈奕厲聲反問:“不那樣你們會聽我說嗎?”

    對方頓時口塞。

    人總是不見棺材不掉淚的,所謂以戰逼和,就是要先展示強大的實力,然后才能談判——戰爭只在有著明顯強弱差別的情況下才會發生。

    這幫冒險者到皇家監獄來,原本就是因為被三團隊欺壓,心中不平,抱著泄憤心理而來,如今眼看有了機會,自然沒必要再拼——何況拼也拼不過。

    這刻眼看對方無語,沈奕這才語重心長道:“督瑞爾只有一個,這里卻有二十多人。先不說這場戰斗打下去,到最后誰能贏。就算你們贏了,并且殺死了督瑞爾,誰又能確保一定是自己得到懸賞積分?”

    這話說得在理,對方再度無言。

    不過也有人不服氣:“有機會總比沒機會好。”

    沈奕眉頭一挑:“那么說你們是堅決要搶督瑞爾了?好,我沒意見!”

    沈奕往旁邊一站,讓出一條通道,指著最深處道:“最盡頭的房間就是督瑞爾,誰想去殺他,盡管進去。”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時間誰都說不出話來。

    現在去殺督瑞爾?開什么玩笑?斷刃隊十人俱在,他們現在進去殺,萬一斷刃隊背后殺過來怎么辦?

    看看沒人說話,沈奕冷笑:“你們不去是吧?那就是自己放棄,我就不客氣了。”

    沈奕對著金剛一點頭,然后指指洪浪,金剛會意,和洪浪一起向督瑞爾的房間跑去——胖子這會兒是真快要撐不住了。

    眾人眼睜睜地金剛洪浪去殺督瑞爾,一時竟是無法可想,只能暗地里詛咒他們不是督瑞爾的對手,被督瑞爾殺個干凈,只是一想到洪浪先前展現出的恐怖戰斗力,又覺得這希望多半是渺茫的。

    也有人想趁機殺沈奕,但對方到底還有七人,自己先前多四人也沒能把他們怎樣,現在十二人對八人,也未必就穩占上風。更何況此刻不比先前,彼此間已經存在了談判的可能。
3d组三走势图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