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館 > 無盡武裝 > 第四十八章 圍殺

第四十八章 圍殺

readx();    當督瑞爾進入十二成力量的巔峰狀態時,其實已經沒有更多的技能了。

    此時此刻的他,也實在不需要再使用技能。

    二百四十點的力量強度,使他隨手打出的一拳都已堪比一個雙c級技能的威力。

    盡管此時的他防御全消,生命自降,由此而來的攻擊卻是強猛到無人可堪匹敵的地步,洪浪金剛等人不得不全力躲閃,盡可能的拖延時間到援兵到來。遇到無法躲避的危險,就只能靠t1000硬挺,挺不過去就是喝藥……

    四個人狼狽逃竄,洪浪氣得大罵:“老子就算是對上戴維瓊斯也沒這么慘過,怎么這家伙這么厲害?”

    這到是,同難度的boss實力一般大致相若,僅僅表現不同。戴維瓊斯是可選任務boss,實力變態還說得過去,安達麗爾和督瑞爾都是主線任務boss,實力竟比可選任務boss還強,實在是說不過去了些。

    “競合模式!”周宜羽大叫:“沈奕早說過,人多怪也狠!”

    眾人恍然大悟,果然模式調節難度,他們竟把這岔給忘了。

    或許在血腥都市的安排中,本次任務世界,本就應當是眾人合力,協手闖關才對,至于自相殘殺,那是他們自行削弱實力,與都市無關。

    “那庫拉斯特海港呢?那里是公寓區,應該不會加難度了吧?”

    “應該不會再加了,可就算不加難度也不會好過啊。”金剛大聲回答,險之又險的從睹瑞爾的一腳飛踹中躲開。

    四個人如同螞蟻般到處逃,好在這房間足夠大,還算有一定的閃避空間。只是再這樣閃下去,只怕都要被督瑞爾一擊一個的轟死。

    洪浪一時閃的慢了些,被督瑞爾一拳打中,整個胸骨都凹陷下去,躺在地上一時間在動彈不得。

    督瑞爾大腳抬起,對著洪浪就要踩下。

    眼看洪浪就要被督瑞爾生生踩死,羅昊突然沖過來抱著洪浪就是一個翻滾,不過他自己卻被督瑞爾給踢了一腳,一大口鮮血全噴在洪浪頸子里,好在他防御夠高,受傷遠沒洪浪那么重。

    他手忙腳亂的拿藥給洪浪,隨后一呆,絕望大叫起來:“沒藥了!”

    這一戰,竟把他帶的所有藥物全部耗光。

    此時督瑞爾已再度沖著羅昊打去,他對這家伙已是恨之入骨,誓要把他打成肉泥。

    “胖子小心!”金剛看著督瑞爾沖來,歇斯底里的大喊。

    羅昊猛一回身,雙目直視督瑞爾,就在對方重拳擊中自己的那刻,恐懼沖擊波發動!

    督瑞爾精神一震,一絲恐懼情緒竟然浮上心頭,隨著這情緒迅速放大,竟瞬間彌漫他的全身。他直勾勾的看著羅昊,全身冒汗,就象是遇到了什么超級恐怖的東西,臉色都嚇得一片煞白,驚得連退數步。

    看著督瑞爾這刻驚恐的樣子,羅昊這才擦了把大汗,喃喃道:“還好老子還留了最后一手,要不然……”

    突然間感到有些奇怪:怎么這次的恐懼沖擊波威力如此之大?要知道督瑞爾可不是路奇奧,對這類精神沖擊應當是有一定免疫能力的才對。

    就在此時,督瑞爾猛然仰天大吼起來:“迪亞波羅!”

    眾人恍然大悟。

    在暗黑背景里,三大魔神可是被四大地獄魔王驅逐出地獄的,因此三魔神與四大魔王從來都是死敵。論到實力,四大地獄魔王聯手都干不過一個魔神,當初也是窮盡地獄兵團以無盡兵海之勢才將其擊敗。待到三魔神被封印后,四魔王進入人間,同時也傳來了三魔神解封的消息。

    作為恐懼魔神的迪亞波羅,其天賦就擁有恐懼威壓能力,并能夠從敵人的恐懼中吸收力量,壯大自己。

    羅昊的這一記恐懼沖擊波,顯然讓督瑞爾想起了迪亞波羅,因此才會如此驚慌,沒準還把羅昊誤以為是迪亞波羅的化身也說不定。

    只是隨著恐懼沖擊波時間的推移,效果的減退,這種“誤會”必然會迅速消解。

    就在此時,房間里突然沖進來大批的冒險者,卻是援兵到了。

    這幫人進來的時候正好看到督瑞爾節節退后的樣子,再加上督瑞爾此刻滿身鮮血,一目已盲,頓時豪勇大盛。

    幾名近戰冒險者對著督瑞爾就沖了過去。

    “滾開!”督瑞爾厲聲狂呼,回身出拳將一名冒險者打飛,那冒險者中了這一拳整個人都被砸得不成人形,督瑞爾已沖到那人身邊,抓住那人的身體向地面貫去,同時全身火焰光環一閃。

    金剛等人知道厲害,同時大叫:“閃開!”

    “地獄烈焰!”督瑞爾已暴嘯出聲。

    熾烈的火焰光環登時橫卷眾人,所有的冒險者竟然無一遺漏,全部被這一下地獄烈焰打中。

    “老大,以攻對攻!他生命力不多了!”羅昊歇斯底里的喊。

    “明白!所有人集中火力攻擊!”沈奕沉聲叫道,同時雙臂展開,神圣醫療術發動。

    二十多名冒險者同時沖向督瑞爾,將自己自己的技能紛紛砸向督瑞爾,這已受重創的地獄魔王在群體圍攻中瘋狂咆哮,左突右打,只是這一次,即使他力量再強,也終究無法對抗這么多人,敗勢已定。

    羅昊扶著洪浪,金剛和周宜羽則相互攙扶著來到沈奕身邊,看著這一幕場景,同時松了口氣。

    “老大,這次我可真是九死一生啊。”羅昊可憐巴巴地看著沈奕。

    沈奕微微一笑:“恭喜你,你又成長了。”

    —————————————

    戰斗在兩分鐘后結束,傳送門隨之打開。

    在督瑞爾死亡的那刻,艾薇使用了時光逆流異能。

    由于先前復活金剛消耗不少能量,因此她這刻只能將督瑞爾恢復到一秒前狀態,也就是說她必須對時間的拿捏得極為精準,在督瑞爾正好死亡的那刻就使用才能做到。

    這給艾薇帶來了不少挑戰,和沈奕一起,兩人完全放棄戰斗,死盯著督瑞爾的生命不放,才算把握到那一絲機會成功復活。

    兩次最后擊殺都是由洪浪完成,洪浪一人獨得了三千六百積分。

    作為代價,冒險者中死亡一人,也就是最先被督瑞爾擊中的那個倒霉鬼——先是被督瑞爾重拳擊中,然后又被當成沙包摜到地上,再經地獄烈焰燒灼,一連三重擊,直接被督瑞爾給秒殺。至于其他冒險者,在前車之鑒的作用下,再不敢輕忽大意。再加上沈奕神圣醫療術的作用,總算沒再出事。

    只是一想到這家伙如此強猛,沒想到這房間里竟還有個死胖子一人對著他抗了十多分鐘,紛紛大感驚奇,均覺的他必是斷刃隊主力中堅人物。

    胖子茫然不知別人將他視為“頂級強者”,依然笑呵呵面對大家,他生性無爭,誰和他開玩笑,拍著他腦袋說話都不會生氣,既是“強者”又不擺架子,很容易便招來一大群人的好感。

    除了死亡一人的代價外,最大的付出大概就羅昊的那面重盾了。

    沈奕到是安慰他說:“回去后再給你配個更好的。”

    沒想到胖子卻回答:“不用了,老大,我想我以后還是不用盾了。用了那東西,有時候就不能看清敵人,反應往往就不夠及時和準確。”

    沈奕大為詫異:“這是誰教你的?”

    胖子用下巴指指督瑞爾:“他……”

    眾人一起楞住。

    以敵為師算不上稀奇,以怪為師,那可就真是稀奇了。

    周宜羽更是喃喃道:“以后有人問起,你的格斗技術是教的,回答:地獄魔王督瑞爾……這答案簡直太棒了。”

    胖子險些抓狂。

    “算了,不說這個了,還是做點開心的事吧。”金剛笑嘻嘻的把兩個箱子送到沈奕手里。

    打開第一個箱子,里面放著一瓶督瑞爾的血液,三塊符紋石,一把武器,此外竟然還有兩張格斗專精提升卷軸。

    這東西看得眾人皆是一楞,沒想到殺死督瑞爾竟然會給出這東西來。

    至于那把武器則是雙c級特殊武器力量之刃:攻擊力58-68,使用該武器需要力量60點,專家級格斗專精。

    這是一把迄今為止攻擊傷害最高的雙c級武器,威力甚至更勝過老孟的魚腸劍且沒有限制,當然也沒有附帶特效和技能。

    這到也正符合了督瑞爾的特性:當力量提升到極致時,不需要技能也已足夠強大。只是這把武器的要求實在是太高了些,需要60點力量值才能使用,普通區怕還真沒幾個人能用得了。

    “看宗棠要不要再做決定吧。”沈奕把武器收進紋章。

    第二個箱子里也放著一瓶血液,三塊符紋石,沒有了武器和卷軸,卻多出了一件鎧甲。

    雙c級特殊鎧甲尖刺鎧甲:防御力24點,自帶特效傷害反彈,對普通攻擊反彈百分之八的傷害,反彈傷害無視防御。

    這件鎧甲的防御力一般,和一件c級鎧甲差不多,但是附帶的攻擊反彈效果卻還不錯。

    看過所有的收獲,沈奕把箱子一收,對著那群冒險者揚聲說道:“這里有價值七萬五千點左右的獎勵,根據約定,你們中戰斗表現最好的一個,將得到百分之四的獎勵,也就是三千點左右。金剛!”

    眾人同時精神一振

    金剛會意,把自己的那件漆皮鎧甲拿了出來。

    沈奕喊出一個人的名字:“羅升!”

    正是那有兩種輔助能力的冒險者,金剛將那件漆皮鎧甲扔過去,那人喜滋滋收下。

    這一下有人不愿意了,大聲叫道:“那家伙算什么東西?竟然也配稱表現最好?”

    沈奕一揮手,洪浪沖過去一拳將那人打飛。

    這一幕看得眾人一呆,沈奕這才慢條斯理道:

    “首先我說過,最先和我簽訂協議的同樣計入戰斗表現,因此剛才的分配并沒有什么不公,恰恰相反,我在遵守我的承諾。”

    “其次,我要提醒你們一件事,你們有權力不喜歡我的評估,但是無權反對。如果你們不接受我的評估方式,可以離開,我不會阻攔,但是……”

    他看看眾人:“他也將同時失去和這里所有人并肩作戰的資格。我是說,當我們踏上庫拉斯特海港的土地的時候,我不會喜歡看到任何一個與我沒有合作關系的人站在我的身邊,跟在我們的屁股后面撿好處。”

    “那么現在,想要離開的可以說話了。”

    沈奕環視眾人一圈,一時間竟無人說要離開。

    人是一種群體動物,許多時候個人行為都取決于大眾行為。先前沈奕用額外的好處引人率先加入與他的合作協議,以此才換來了眾人的跟隨,現在卻不可能有人再用好處吸引他人離開。

    而這里的任何一個人一旦落了單,在庫拉斯特海港就只有送死的份——或者死于沈奕之手,或者死于怪物之口。

    一如老孟對沈奕沒有選擇權一樣,如今這十一人,在被綁上沈奕的戰車后也沒了選擇權。

    此時他們才意識到,他們雖然得到了自由離去的權力,但這權力卻僅僅是看上去很美。

    沈奕就是這樣一步一步利用手中力量,將勢力滾雪球般滾大,先是裹卷老孟艾薇,隨后裹卷龍牙隊,如今再裹卷眼下的十一名冒險者。

    這在政治上叫“黨派聯盟”,在商業上叫“吸引投資”,在上,通常則稱其為“借雞生蛋”。

    在這種情況下,誰要再想單干,都無疑是將自己脫離于群體之外的愚蠢行為。

    至于那叫羅升的冒險者是不是這場“戰術演練”中表現最好的,誰在乎呢?沈奕要的只是權威的建立,督瑞爾死了,胖子也沒了生命危險,對方又少一人,自己這方在人數上已經和對方絕對持平。

    形勢既已完全逆轉,那便正是他樹立威信的好時候——他所說的話就是命令!

    至于羅升,他一人獨得三千點獎勵,勢必引來某些人的眼紅和嫉妒。他若想在這世界繼續走下去,唯一的辦法就是進一步靠攏自己,如此一來,自己又多了個可以信任的人,并在對方人中安插了一根釘子,以避免再有人心懷不軌,自己卻一無所知。

    此刻確認那十一名冒險者無人想離開,沈奕回頭對艾薇道:“雖然說這次是二十多人的行動,不過我還是可以按照原來的協議,給你按12人以下計算。”

    按照協議,十二人以下的戰斗,第一次擊殺產生的獎勵,按人數分配,額外擊殺產生的獎勵,則由艾薇領取四分之一。

    這刻聽到沈奕這么說,艾薇點點頭:“第一次擊殺和我沒什么關系,我可以放棄,第二個箱子的四分之一歸我就行了。至于以后,就按你和他們的協議進行好了,相信你不會少算我的貢獻的。”

    沈奕一笑,彼此都知進退,那是最好不過的事。

    第二個箱子價值三萬一千點左右(血液按一萬點每瓶計算),沈奕拿出一張格斗專精提升卷軸交給艾薇,算是彼此兩清。

    就在事情都結束的時候,胖子突然說了句話:“老大,我天賦開了。”

    “你說什么?”沈奕一驚:“你進入天賦蘇醒期了?”

    “不。”出乎他的預料,胖子回答:“我已經完成天賦了。我在十分鐘前進入的天賦蘇醒期,沒想到剛過十分鐘,都市就判定我完成了天賦蘇醒,正式擁有天賦了。”

    只用了十分鐘就完成天賦開啟?

    眾人感到一陣暈眩。

    胖子已將天賦開啟給大家看:

    “e5429天賦蘇醒期結束,確認e5429在戰斗中擁有良好的危險感知能力,判定覺醒天賦:預警。”

    “預警天賦對危險有著敏銳的感應能力,對一切感應危險與敵意的能力有著特殊加成效果。你在戰斗時能預先感覺到危險,并及時做出應對。但當你自身意志不夠堅定時,你很可能無法承受各種能力帶來的負面效果。”

    這一下沈奕恍然大悟:

    “原來不是危險感知這種異能會強化危險,而是你本身就擁有對危險的感應能力……”

    與所有的能力不同,天賦是唯一的冒險者自有能力,它就象是人的性格與特長,只是不夠明顯。而開啟天賦其實就是都市對冒險者特長的認可,并將其強化的做法。

    一直以來胖子對危險都有著十分敏銳的直覺,人們都以為他是靠著危險感知這種異能,哪怕這種能力已經被x教授改造,但依然還能發揮作用。

    沒想到真實的原因是胖子本身就有這種天賦,僅僅是因為尚未被正式開發出來,所以無人知曉。但即使是尚未開發的天賦,已經使胖子擁有了驚人的危險感知能力,他就好象普通人的先天異能者,哪怕未經系統強化,就已經極為突出和明顯。

    如此明顯的天賦之所以遲遲未被開發,很大的原因就在于他過早擁有了危險感知,反而導致他深受其累,再加上他自身意志薄弱,幾乎未有過浴血奮戰的時刻,也就從未有過對戰斗的思考,這使他連進入蘇醒期的機會都沒有。

    今天是他第一次真正獨立面對一個強大的敵人,對都市而言,或許早已是迫不及待的要把這個家伙的天賦給開啟了吧?

    這刻望著嘿嘿笑的胖子,洪浪嘟囔:“日哦,怎么就讓這小子給搶先了一步呢?”

    他的天賦也已蘇醒,卻是到現在都尚未完成開啟階段。
3d组三走势图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