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館 > 無盡武裝 > 第五十四章 進攻

第五十四章 進攻

readx();    第二天清晨,所有冒險者在旅店的一所院子里開會。此時任務時間已到,可以正式開始任務,但是沒有人著急。這里不是二難度區域的魯高因,爭奪任務的現象不復存在,大家不用再如以往般心急火燎地緊追狂趕了。

    會議由安貝拉主持,負責宣布昨天制訂的行動與收益方案以及相關細節。

    果然分配方案出臺后引發不少爭議。

    與沈奕溫柔設想的相同,爭議并非針對整個方案,而是針對方案中細節的不足。

    比如有人就提出:指揮官獲得百分之三點五的收益實在太高,必須加以限制。

    對此溫柔鄒毅等人立刻指出,當指揮官指揮戰斗時,自身戰斗時間必然會相對縮短,直接效益受損,因此必須有所彌補。于是有人反駁,那如果指揮失誤導致失利怎么辦?

    有人便指出,一旦發生這種情況可以取消指揮官資格,并剝奪應有收益。但是指揮官的指揮行為是否存在失誤,應當由所有人共同表決。

    爭論展開的很熱鬧,每個人都在努力為自己爭取利益。但正因為各人的利益不同,因此他們只糾纏于細節,最終還是在溫柔制訂的這個大框架下打轉,從而也就無法擺脫被利用和控制的命運——就好比作為打工者,無論你怎么要求提高工資增加福利,你的貢獻最終都是要大于你的收益。

    在爭論了一個多小時,經過多次刪改之后,聯盟行動具體方案終于塵埃落定。在挑選總指揮時,出乎沈奕的預料,他竟然以37票的高票當選,唯一沒有投他票的,是那個因為質疑羅升獲得督瑞爾百分之四獎勵而被洪浪打了一拳的家伙。

    或許在零散冒險者看來,沈奕也的確是最好的選擇。

    副指揮安貝拉和宗棠同樣順利當選,作為兩個團隊的隊長,他們也確有此資格。

    解決了這一切,就是所有人簽訂正式協議,建立聯盟的時刻。

    就在這時,意外卻出現了。

    “我拒絕加入聯盟!”一個聲音在人群中響起。

    循著聲音看去,溫柔的眼神突然收縮:“老孟?”

    怎么會是他?

    沈奕也驚訝地看老孟:“你說什么?”

    “我說我拒絕加入聯盟。從現在起,我的任務我自己做。我不會和你們搶同一個任務,不過我希望在我戰斗的時候,你們也不要插手。”老孟神態自若地回答。

    沈奕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再問一次:“你確定你的選擇?”

    “是!”老孟斬釘截鐵地回答。

    沈奕深深看了他一眼,好一會終于點頭:“好!你可以自由進行你的任務,我保證我們不會插手。”

    “那我就先走一步了。”老孟轉身離開。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有人私下議論紛紛:“是不是這家伙和斷刃隊鬧什么別扭了?他們原來不是一起的嗎?”

    洪浪更是直接叫了起來:“這家伙吃錯藥了吧?還是腦子發昏?”

    溫柔悠悠嘆息:“不,他的神智很清醒,或許對他來說這才是最好的選擇。”

    沈奕心中微動,卻終于什么都沒問,只是大聲宣布:“如果沒有人再要退出,那就簽協議吧!”

    ———————————————

    事情全部解決,大家終于開始行動。

    出了庫拉斯特海港,首先進入的就是蜘蛛叢林。從這里開始,一路向前就都是魔鬼的領地。由于是動蕩年代,就連當地居民都不知道所謂的蜘蛛洞穴,剝皮叢林等地方到底在哪里,反到是庫拉斯特城市還能說出個大概,只知是在西方,卻不知具體位置。

    由于零散冒險者大多沒有騎乘,本次任務的基調又是以求穩為主,因此大家都沒有再使用車輛馬匹,全部采用步行方式。在行進過程中,隊伍并沒有按照近戰在前的方式排布,而是將所有十六名近戰冒險者按圓形部署在最外圍,中間安置八名輔助和中程冒險者,最里圈為遠程戰斗人員,形成一個三嵌套式的同心圓。

    這個同心圓的最大直徑為五十米,中圈直徑三十米,各冒險者之間的弧線距離大約在十米左右,從而形成了一個面積相對較大,陣型相對松散的圓陣。

    之所以要以這樣的陣形排布而不是傳統的箭頭陣,主要是因為這是大家第一次進入這片兇地,對地形地況以及所要遭遇的困難了解不足。

    而他們所將遭遇的兇險未必只來自前方,更可能是四面八方。圓陣是最好的防御體系,能夠有效抵御這種大規模的突然侵襲。

    至于十米松散對普通人來說可能會嫌距離太遠,但對抬抬腿就能縱出十幾米的冒險者們來說,這樣的戰斗間隙已經屬于緊縮型了。

    至于三位指揮官的位置則相對活絡一些,并不局限于哪個區域,可以自由走動,盡管大多數時候他們都待在隊伍的最中間。

    走出去沒多遠,沈奕就來到溫柔身邊,他用法阿語低聲說:“跟我談談老孟吧。他到底是怎么回事?”

    聽到沈奕問她,溫柔輕嘆了口氣,把有關不死生物制造圖紙的事說了一下。末了她說:“他有了這東西,只要給他足夠的時間,很容易就可以建造起一支不死軍隊……庫拉斯特海港從昨天晚上開始已經傳出了有人失蹤的消息。”

    沈奕眉頭一皺:“為什么不早點告訴我?”

    溫柔沉默了,好一會她才道:“我有些怕。我怕你知道這東西后動心,想辦法從老孟那里要過來。我知道你是什么人,如果是你想要的東西,你千方百計也會把它搞到手。我情愿毀了它,也不情愿看到你變成一臺血腥殘暴的機器……我可以接受我們為生存而戰斗,殺人,甚至殺死一些無辜,但不能接受為生存而變態,瘋狂,將屠戮與暴虐變成每日的功課與樂趣。”

    沈奕笑了:“對我這么沒信心?”

    “要說信心嘛,還是有的。但是我知道好女人從不考驗自己的男人。”

    沈奕點點頭,他拍拍溫柔的肩膀:“你做得沒錯。”

    回到中心位,沈奕望著遠處溫柔的背影若有所思,然后他走到弗羅斯特的身旁:“跟我說說你們在死亡神殿的遭遇,弗羅斯特。”

    “您想知道哪些?”

    “所有!”

    “好的長官。”

    “小聲點,弗羅斯特,別讓溫柔聽到,她的耳朵可是非常靈的……”

    沿著茂密的叢林一路深入,越往里走,叢林的環境就越復雜。

    地上到處是爛樹葉草根腐爛后形成的污泥,松軟無比,往往一腳踩上,能把半條腿都陷進去。周圍到處是參天大樹,濃密的樹冠遮蔽天空,使本就陰霾的天色越發陰暗,仿佛是在黑夜中前行。

    除了泥潭與昏暗的視野,最讓人頭疼的就是那些盤根錯節的樹藤草蔓,它們總是盤根錯節的交織在一起,形成網一般的龐大存在,往往使人寸步難行。

    對于冒險者們來說,這些當然都算不上什么真正的難題,但是如果走了很長時間始終面對的都是這些困擾的話,也會使他們感到不耐煩——血腥都市的冒險者已經習慣了戰斗與拼命,卻漸漸對勞動與跋涉不適應起來。

    “我說,我們就沒有更先進些的辦法在這叢林里行走嗎?大家完全可以散開來自由行動,這樣就沒必要做這些無聊的事了。”一名冒險者發出無奈的抱怨,他手里的戰刀纏滿了藤曼,正有一下沒一下的劈砍著擋在前路的荊棘叢。這把c級戰刀沒有飲到怪物們的鮮血,卻被用來做柴刀使了。

    “無聊?你認為這很無聊?”沈奕聽到這話走了過來。

    “當然。”那冒險者聳了聳肩:“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但這的確很沒有意義。只要我愿意我完全可以從這樹上跑過去。”

    他說著一個縱躍跳出,輕松抓住一棵大樹的樹干,然后再跳到另一棵樹上,行動如猿猴般敏捷,隨后又跳了回來,落到沈奕身邊:“看見了嗎?我們都是超人,沒必要象普通士兵作戰那樣開路。對我們來說任何道路都是坦途。”

    “這么說這些東西對你沒有任何影響……”

    “當然……”

    那冒險者話沒說完,沈奕突然一爪向他抓去。他嚇了一跳,本能地低首躲避,沈奕已經抬膝撞向對方,這一下那人再閃不過去,被沈奕一膝撞得倒退,他心中驚怒正要斥問,沈奕又是一腳飛來,蹬得他連連后退,他注意力為沈奕所吸引,沒注意腳下枝蔓橫生,竟然被絆了一下,頓失重心,就在他努力要站穩的同時,沈奕已一腳將他踢入荊棘叢中。那些荊棘到是對他造不成什么傷害,卻嚴重阻隔了他的視野。當他努力站起時,卻發現射月槍已頂在了他腦門上,嚇得他連忙高舉雙手。

    沈奕冷冷道:“看來還是有影響的。”

    他收槍離去,那冒險者一時怔立不知所已,不遠處幾名冒險者看著這一幕紛紛竊笑。

    回到隊伍的最中間,安貝拉看著他笑:“你總是用這種方式來解決問題?”

    “得看對什么人。”沈奕隨口回答。

    “就不怕他們對你心中怨恨?”

    “只要他們對你的畏懼大于怨恨,那就不是問題。”

    “很霸道的統治思想。”

    沈奕回答:“我并沒有在統治,我只是在利用……你不也是嗎?”

    安貝拉眉頭微揚:“沒錯,相互利用。”

    由于一路要劈荊斬棘地前進,隊伍的行進速度并不算快,三個小時也只走出三十里路。對于身為“超人”的冒險者們而言,這種速度簡直就是烏龜爬。不過沈奕堅持要清理出一條可以供大家來去自如的通道,那么在面臨無法抵抗的怪物時,他們至少有一條方便大家快速逃跑的通道。

    看看時間不早,宗棠提議讓大家先休息一會,吃點東西再繼續上路。沈奕接受了這個建議,安排了幾名冒險者在較遠處值勤放哨后,大家終于可以停下手里的工作了。實際上他們一個都不累,只是實在厭煩了無休止的勞作,因此一群人三五成群的坐在一起,一邊吃著自帶的美食,一邊隨意閑聊著沒營養的話題,話題大多集中在女人身上,于是一些色色的眼神便總是在溫柔,安貝拉等少數幾位女性冒險者身上掃來掃去。

    不過三位指揮官可沒這閑功夫,隊伍剛停,宗棠和安貝拉就過來找沈奕。宗棠說:“這事有些不對,走了那么長時間,怎么一只怪物都沒見到?”

    安貝拉也說:“在魯高因或羅格營地,只要我們一出安全區,要不了多遠就能看到大批的怪物在荒野游蕩。雖然說這里是叢林,視野受限,但要說一只怪物都沒碰上,的確有些說不過去。”

    沈奕看看四周,背負著手想了會才說道:“有件事你們注意到沒有?”

    “什么?”兩人同聲問。

    沈奕道:“沒有鳥叫聲。”

    “沒有鳥叫聲?”兩人都是一楞。

    “是,沒有鳥叫,沒有獸鳴,整個森林就象是死了一樣,靜的出奇。”沈奕緩聲說道:“動物與植物是共存的關系,沒有一座叢林會沒有任何生命。不管暗黑世界是一個什么樣的世界,一座叢林連普通動物都沒有是說不過去的。”

    安貝拉:“你的意思是……”

    沈奕仰首看天:“它們被嚇跑了,被那些來自地獄的妖物……它們就在這里,就在這附近。”

    這個回答讓兩人同時有種不寒而栗的感覺。宗棠問:“那為什么我們看不到它們?”

    想了想,沈奕回答:“兩個答案。一是這些怪物數量非常少,并且擅于隱蔽,可能還有點智商,知道不是我們的對手所以躲了起來。這個答案算是比較簡單的。”

    “那另一個答案呢?”

    “那就麻煩多了……”沈奕看看兩人,漫聲回答:

    “它們可能不再是象第一第二難度那樣是一群閑散游蕩的存在,而是一群有著組織性紀律性的,仿佛軍隊般的存在。我們要么碰不到它們,可一旦碰上了……就是直接撞上一整支的怪物軍隊!”

    隨著沈奕這話出口,一聲凄厲的長嘯突然嘶破寂靜長空。

    “進攻!”一名擔任外圍放哨工作的冒險者從外面跑過來,放聲大喊:“進攻!大舉進攻!!!”
3d组三走势图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