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館 > 無盡武裝 > 第六十章 戰爭 中

第六十章 戰爭 中

readx();    站在高高樹頂,溫柔用望遠鏡仔細觀察著遠方。

    微風吹過,帶起她一襲雪色風華,面若冰霜。

    洪浪有些不耐煩,對著樹上叫:“我說你累不累啊?頭他們回來會在頻道里通知我們,沒必要這么守著。”

    “我高興。”溫柔淡淡回答。

    當別人以為她是在心掛沈奕安危時,無人知道她此刻身體中翻江倒海般起著波瀾。

    安達麗爾的血液沒有消退!

    它正化成一條毒蛇在溫柔身體中肆虐,溫柔只覺得全身說不出的難受,借著樹頂枝葉的晃動,她掩飾了這種痛苦,但是無力感卻漸漸彌漫全身。

    她從樹頂跳下,落在一棵枝干上,斜躺上面,看起來就象是在樹頂納涼,身體里狂暴的反應幾乎要讓她昏過去。

    快過去……快過去……溫柔低聲對自己說。

    好一會,風暴停止,痛苦漸漸減退,身體又恢復了平靜。

    她長松了一口氣。

    耳邊響起沈奕的聲音:“我們來了。”

    溫柔一笑:“等你們很久了。”

    遠方曠野上,塵煙云起,依稀可見一輛黑色汽車正奔馳而來,后面跟著大批的有翼噩夢,仿佛蝗蟲群一般密密麻麻的飛來,依稀還能聽到零落的槍聲。

    “看起來他們遛鳥遛得還挺歡暢。”洪浪嘿嘿笑了起來。

    安貝拉的聲音適時響起:“距離一千米,全體戰備!”

    隨著黑色閃電來到山坡腳下,沿著山路而上,后方的有翼噩夢已經越來越清晰。它們追著黑色閃電飛上山坡,發出大聲的厲叫。

    “開火!”宗棠高呼。

    槍聲如爆竹般瘋狂響起,三百多支槍構成的強大火力網在瞬間將整個斜坡籠罩,

    盡管召喚士兵的槍普遍動能低下,子彈擊中目標只能造成微弱傷害,但是三百多支槍同時開火,聲勢卻是絕對浩大。他們成功地吸引了有翼噩夢的注意力。大批飛行怪同時向著空中沖去,再不理黑色閃電。

    眼看有翼噩夢越飛越近,弗羅斯特高聲呼叫:“捕網準備!放!”

    隨著他一聲令下,二十多張用樹藤,莖蔓和荊棘編織成的巨網在自制彈射器的拋擲下同時彈向空中,呼啦啦將大量的有翼噩夢罩在網中。

    這些網由于是就地取材制成,無論強度,韌性,手工還是傷害都是最差的。如果用血腥都市的評價標準來看,它們連不入級的裝備都算不上,隨便來個力量二十點以上的人都能輕易將其撕碎。

    然而對冒險者們來說,他們并不需要這些網怎樣牢固,只要它們能暫時性對這些怪物形成束縛即可。

    隨著巨網拋出,37名冒險者中所有擁有群體攻擊技能的冒險者一起沖出,對著大批的有翼噩夢打出各種技能,紅藍黃綠各色光芒紛紛呈現,天空中就象是燃放起大量焰火,聲色具備,色彩鮮艷,夾雜著大量鮮血從空中滑落,更是下起了一片繽紛血雨。

    大量的有翼噩夢在突如其來的猛烈攻擊下被打散,瞬間傷亡慘重,少數有翼噩夢掙脫巨網向冒險者們飛去,但是數量零落,已經形不成集群攻勢。沒有了集群攻擊的有翼噩夢在冒險者們面前就是待宰的羔羊,一眾冒險者紛紛出手,形成第一防御線將這些怪物截住。

    后方則是三百多名召喚士兵繼續對著天空中的有翼噩夢瘋狂開火。他們的攻擊傷害雖然不強,但哪怕每個人只能造成一點傷害,一輪射擊也是三百多點傷害,何況有翼噩夢的防御力還未到只能讓對方造成基礎傷害的地步,被冒險者們這么居高臨下狂攻猛打,頃刻間傷亡慘重。

    洪浪單刀一揮,力量之刃輕松劃過一只有翼噩夢的長頸,將它劈成兩斷,大喊了一聲:“爽!感覺就象真的在玩游戲,還他媽是網游。你們一群人躲在這里,然后找個人去拉怪,再然后呼啦啦群攻,掃掉一片,再勾引一片,直到刷新!哈哈!”

    他話沒說完,不遠處金剛突然叫了起來:“小心!”

    一只金色有翼噩夢頭領怪在空中俯沖著飛下,仿佛利箭般線洪浪射去。

    “去你/媽的!”洪浪大叫著跳起,左手力量之刃劃出一道凄厲刀光直斬而去,沒想到那頭領怪雙翼一振,凌空翻滾著躲過這一刀,雙爪已經狠狠打在洪浪身上,爪尖放出兩團閃亮星光,擊在洪浪胸口,竟將他一擊震飛。

    與此同時又是兩只金色頭領怪直掠而來,三只頭領怪呈品字形同時夾擊洪浪,在它們后方,至少四五十只有翼噩夢尾隨而來,對著洪浪發起瘋狂沖擊。

    其中一只有翼噩夢突然加速,竟然后發先至撞在了洪浪身上,轟的一聲爆開,生生炸掉了洪浪三十多點生命,嚇了洪浪一跳。

    要知道他此刻并未使用血腥狂熱,因此防御力正處在顛峰階段。

    他反手一斧劈飛一只攻擊他的頭領怪,大叫起來:“小心!這些家伙有沖撞自爆技能!”

    “自殺飛蟲?”宗棠也看到了剛才一幕,驚叫出聲,這可是先前資料搜集中沒有查到的部分。

    “沒錯!千萬別讓它們逼近你!”洪浪大叫。

    成批的有翼噩夢已經旋飛著向眾人逼去。

    “全部后退!”安貝拉急叫。

    所有冒險者同時向后撤去,其中一人突然抓住一名士兵往自己身邊一拉,一只有翼噩夢撞在那士兵身上,轟的炸開,與那士兵同歸于盡。

    “你他媽找死!”洪浪怒了。

    “洪浪!”溫柔已經沖了過來,按住洪浪向他搖搖頭,洪浪意會,心道這筆帳先給你記下。

    三只金色頭領怪再度掠來,它們竟似認準了洪浪攻擊,溫柔火神炮一轉,槍口噴射出大量子彈傾瀉在那頭領怪身上,巨大的沖擊力震得那只頭領怪甚至無法逼近,最終轟的一聲爆裂開來,反而炸得身邊幾只有翼噩夢全部重傷。

    同時金剛也沖了過來,對準其中一只金色頭領怪就是一拳,技能重擊發動。

    那頭領怪中了眩暈,立時失去飛行能力,未等它掉到地上,洪浪的力量之刃和屠戮已經瘋狂劈來。

    就在那頭領怪即將被砍死之際,金剛洪浪突然同時退卻,溫柔長鞭一卷,卷住那頭領怪往先前用他們的士兵做擋箭牌的冒險者拋去,同時火神炮迅速開火。

    那頭領怪轟然自爆,炸得那冒險者飛起,雖然未死卻是傷勢不輕。那冒險者怒視溫柔,溫柔已冷冷道:“這是警告,別再用我們的士兵做擋箭牌。不然我不保證他們的槍口不會對準你。”

    洪浪反手一刀,力量之刃自帶技能冰之爆裂發動,打在第三只頭領怪上,爆發出一片雪色寒光,瞬間將那頭領怪秒殺,竟是連自爆都沒用出,然后才悠悠道:“也包括老子的斧頭!”

    那冒險者心中一驚,很不情愿的點頭:“我知道錯了,抱歉,下次不會了。”

    ——————————

    山坡上血戰正酣,山坡下喝酒吃肉。

    躲在密林里,沈奕和周宜羽碰了下杯,將杯中紅酒一飲而盡。

    “真的不去幫忙?”周宜羽有些不甘心。

    沈奕瞅瞅他:“你是不放心他們呢,還是不舍得貢獻?”

    “不舍得貢獻,人沒什么好擔心的,連這么點家伙都對付不了的話,后面的仗也別打了。”

    周宜羽說著看看遠方,大批的靈魂殺手已經追了上來,而山坡上的有翼噩夢已經快要被殺光了,盡管它們的自殺攻擊的確很令人頭疼,但也僅僅只是頭疼而已,這些矮人正好成為下一批被屠殺的對象。

    由于怪物們是追逐著黑色閃電而來,在追逐的過程中已經形成了前后脫節的跡象,導致了原本應是充當**盾牌的灌木魔落在了最后方,大批的“飛行兵”“輕步兵”卻沖在了第一線。

    如今飛行兵將亡,再接著就輪到輕步兵,最后才會是重步兵。

    這些地獄妖物顯然對兵法所知有限,對于添油戰術,以逸待勞,引敵入甕并無概念,它們所引為依仗的是龐大的數量,勇悍的進攻,強韌的生命力,而非戰略戰術。

    “別不舍得那點貢獻。”沈奕懶洋洋回答:“眼光放長遠點,后面還有更多的好處等著我們呢。”

    “還有什么好處?”周宜羽不解。

    沈奕卻沒有回答,只是看向遠方。

    在距離矮人數百外的方向,數十只灌木魔正轟隆隆的追趕而來,作為“重步兵”,它們的速度實在是慢了些,比它們更慢的是那些不死生物,亦在蹣跚趕來。那只被沈奕擊傷過的灌木魔頭領正不時的發出大聲號叫,顯然是在催促手下快點。

    沈奕一笑,這才對周宜羽道:“你不是想要更多貢獻嗎?我到是有個主意。”

    “什么?”

    “殺巫醫印都。”沈奕一字一頓地回答。

    “開什么玩笑?”周宜羽嚇了一跳:“那家伙可是任務boss!”

    “那又怎么樣?”沈奕懶洋洋回答:“我敢保證它比一個頭領怪強不了多少。”

    “憑什么?”

    “就憑這兩千怪物兵團的實力已經比督瑞爾還強!三十七名冒險者合力,可以輕易殺死督瑞爾,但是哪怕面對一群有翼噩夢的沖擊,都必須全力以赴!在三難度,這些小兵才是真正值得我們頭疼的,boss不是。”

    周宜羽恍然大悟,關于這個問題大家早就分析過。由于地獄四大魔王在地獄中地位極高,理論上除三大魔神和墮落天使伊祖爾外已經找不出比四大魔王更強的存在,因此三難度以上,地獄兵團才是他們真正要面對的威脅。

    在這種情況下,三難度的得分方式其實是反了過來。一二難度,貢獻積分相當于送給你,懸賞積分才難拿。三難度,貢獻積分難得,懸賞積分反而輕松。

    “不過那幫家伙恐怕不會樂意我們這么干吧?”

    “只要把該給他們的好處給他們,他們就一定會樂意。”

    “給他們?那我們這么冒險還有什么意義?”

    “當然有意義,你忘了我們的計劃嗎?”

    周宜羽一呆,隨后恍然大悟:“原來你還是為這做準備……那艾薇呢,沒有艾薇我們怎么擴大收益?”

    沈奕一笑,指指山坡:“看那邊。”

    山坡上,一道人影正從側面飛快跑來,赫然正是艾薇。

    周宜羽一呆:“見鬼,怪不得你情愿放棄指揮官貢獻跑來陪我呢,你早就計劃好了對吧?你竟然事先不告訴我!”

    “這種事在進行前,總是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周宜羽啞然。

    此時艾薇已飛速趕來,輕盈一躍跳入車中,笑對沈奕道:“差點沒能跑出來。”

    “怎么?”

    “被安貝拉看見了。”

    “她沒問你什么?”

    “她想問來著,不過柔姐送給她兩只金色怪做禮物,把她纏住了。”

    “干得漂亮。”沈奕哈哈大笑,一拍周宜羽的肩膀:“還不開車。”

    黑色閃電沖出密林。

    一邊開車,周宜羽一邊還問沈奕:“要是打不過怎么辦?我突然想起這里好歹是三難度,就算巫醫再弱,也未必是我們三個就能應付的吧?”

    沈奕滿不在乎地回答:“打不過就逃嘛,有黑色閃電在,有空間門在,有團隊集結令在,我們不用擔心任何危險。”

    惟立足不敗者方可長勝,既然不怕失敗,那又何不去闖上一闖呢?
3d组三走势图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