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館 > 無盡武裝 > 第六十三章 庫拉斯特

第六十三章 庫拉斯特

readx();    在暗黑2的背景中,庫拉斯特曾是東方叢林中的巨大雜亂的城市,東方凱吉斯坦王國的第二大都市。自從地獄大軍入侵人類世界后,地獄軍團先后攻占了崔凡克和庫拉斯特等城市,凱吉斯坦王國被迫困守于庫拉斯特海港一角,茍延殘喘。

    而冒險者們面對的一系列任務,其實就是一個人類反攻地獄,收復失地的過程,在這個過程中他們必須不斷進攻,擴張,殺死和驅逐地獄妖魔,直到他們遇到足夠強大的敵人,再也走不下去為止。

    四個小時后,冒險者們走出剝皮叢林,來到庫拉斯特城,橫亙在他們眼前的,是一片宏偉龐大的建筑廢墟。

    與游戲中完全不同,庫拉斯特城就是一個完整的人類城市,盡管在戰亂中經歷了重大破壞,但是這片土地依然還保留著大量的城市遺跡。

    這里曾經是繁華的人類商貿中心,建筑格外高大,市集繁華鼎盛。人們以巨石為料,發明了草木灰等類似混凝土作用的膠合物質,建造出高達數十米的大型古堡式建筑群,類似古羅馬大競技場的建筑就有七八個之多,各種神廟更是林立于都市中央,建筑風格各異,充分顯現出了人類無窮的智慧。

    所有的房屋都是用石料筑成,堅固耐用,同時也將整個城市劃成一個個大棋盤,到頗有些現代城市的建筑格局。

    由于戰亂的緣故,這里到處是殘垣斷壁,地上長滿了雜草。這使它看上去有些象終結者世界中的洛杉磯,同樣的凋零,破敗,少了現代文明的氣息,多了如瑪雅文明般的神秘。

    走進這里,就象是走進了某個被塵封千年的古老城市。

    那墻上紅的發黑的血跡,地上處處可見的白骨,似乎在向人們訴說這里曾經發生的慘烈戰斗。

    就連一眾冒險者也看得唏噓不已——他們仿佛看到了一個燦爛的人類文明,正在遭遇地獄的入侵,人類勇士奮勇作戰,然后一個接一個倒在血泊中。

    城市失陷,人類流亡,大地荒蕪,天空陰暗……

    如今庫拉斯特已經完全為地獄妖物們所占領,盡管外面看不到一只地獄妖魔,但是可以想象,大量的地獄士兵正躲在城市中某個陰暗的角落,等待著冒險者們的進入,然后從四面八方包圍過來,將他們一舉全滅。

    “有什么看法嗎?”安貝拉問沈奕。

    站在這廢墟的外圍山坡上,沈奕觀察庫拉斯特已經好一會,直到安貝拉忍不住問他。

    沈奕嘆了口氣:“是巷戰……都市要我們打巷戰。”

    聽到巷戰這個詞,所有人的臉色都微微一沉。

    巷戰,戰爭中最為復雜的一種表現形式。

    它通常只存在于防守方失去外圍防御,轉而利用城市內街道縱橫,地形復雜的特點進行的一種多地點,小規模的短兵相接式戰斗。

    與大規模集團式作戰相比,巷戰的最大特點就是它是由無數個戰術層面的勝利組合而成,戰略能力在巷戰中的作用被無限縮小,被高大建筑局限的狹隘視野,對地形的不甚了解,以及因地形而被分割的兵力,導致指揮官幾乎無法指揮超出自己五十米距離以外的任何士兵。

    即便身為超人,冒險者們也無法讓自己的視力穿過重重阻礙,對發生自各個地方的戰斗進行指揮,更別提合作戰斗了。

    然而相比強悍勇猛的地獄妖魔,人類卻是最依賴合作的生物。失去了合作,就等于被砍掉了一支臂膀。

    沈奕沒有想到這一次他們面對的形勢會是巷戰,那一刻,他的腦海中突然響起了藍顏說過的話:“都市需要的是戰士,不是商人。”

    也許他這話沒有說完,也許還應該加一個補充:都市需要的是戰士,不是指揮官……

    有冒險者說:“我們可以不用分開。在以前,戰爭是為了攻城掠地,雙方作戰的主要目的就是搶占實地。但是我們的任務不同,我們來到這里不是為了收復失地,而是為了殺死敵人。我們完全可以繼續并肩戰斗,一條街道一條街道的清掃過去。”

    他這話引起了一片附和聲。

    沈奕卻搖頭道:“街道太窄,不易展開圓陣,如果順著街道排布,將會形成一條長隊。一旦有一支高速部隊從中間切入,很容易就可以把隊伍撕成兩半。只要反復使用穿插戰術,輕易就能把我們割裂成互不相連的幾塊。另外,戰斗本身是有一種趨向性的。戰場總是很容易向著稀疏面擴展,向外延伸,這和我們的實力無關,只和作戰需要與心理有關。我們在戰斗時會盡可能的避開被夾擊的局面,從而就要不停地向開闊處移動。在這種情況下,被分割開的人將會彼此間距離越來越遠,直到完全斷掉聯系,各自為戰。這是城市特殊地形導致的,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即便是我們也必須遵從這一規律。”

    有人說:“我們可以把房屋推倒,制造一個完整戰場。”

    宗棠立刻道:“但你沒可能推掉一整座城市。這里的建筑全部用石料筑成,高大堅固,要摧毀需要不少力氣。就算我們能制造一片空地出來,后果也是我們無險可守,那些怪物卻可以通過大量的建筑隱蔽自己,然后突然沖到我們身邊發起攻擊。”

    巷戰就是巷戰,冒險者或許有能力強行扭轉巷戰格局,卻必然要為此付出代價。與其依靠蠻力解決問題,到不如讓自己適應巷戰。

    有能力做與是否值得做,畢竟是兩個概念。

    “那我們到底該怎么辦?”有人問。

    沈奕想了想說:“我們先一起進入,盡可能不要分開,但同時要做好被隔離的準備。每人從我的士兵身上拿一個通話器,哪怕分開了,最起碼可以保持聯絡。雖然都是淘汰產品,超出一定范圍就用不了,但是我想我們不至于會被分開這么遠的距離。”

    “那收益分配怎么辦?”

    “就按都市給出的貢獻比分配,大家自由競爭。懸賞積分可以不再分配,不過獎勵品還是要分配。”

    “我看可以。”眾人紛紛附和。

    沈奕這才道:“弗羅斯特,跟我們說說巷戰需要注意哪些東西?”

    弗羅斯特迅速回答:“制高點,長官。巷戰中再沒有比制高點更重要的。掌握制高點,就擁有了足夠的視野,使您可以擺脫視野障礙,及時做出最準確的反應。”

    “很好,還有呢?”

    “特殊功能性建筑,主要用于宣傳與控制當地居民。不過對您來說,這兩者都是不需要考慮的,而且這里唯一的居民就是怪物。除此之外就是地形與要道。盡管長官們擁有在建筑上自由攀緣的能力,但是街道的意義依然不可小看。街道是輸送兵力最重要的基礎,即使您自己不需要,如果能夠掌控,也還是盡量控制住比較好。即便是你們自己,相信也是在地上跑比在建筑頂上跳來跳去要來得快些。在形勢不利的時候,一條暢通無阻的撤退路線或許比任何裝備都更有意義。”

    “說得好,看來要先弄張地形圖出來了。”沈奕說著放出電子蜂,指揮它們向著庫拉斯特飛去。

    電子蜂飛得很快,但隨著它們進入庫拉斯特的勢力范圍,所有的信息傳輸卻突然中端。沈奕的掌上電腦竟然呈現出一片雪花,看不到絲毫內容。

    “宙斯,這是怎么回事?”

    宙斯回答:“電子信號受到干擾,據我分析,庫拉斯特附近很可能有一個巨大磁場對電子信號的傳輸形成阻礙。您無法再使用電子蜂這類設備。”

    “狗屎!”沈奕罵了起來。

    什么狗屁磁場,這分明就是血腥都市為了限制冒險者們的能力進行的一種干擾手段。

    既然要考驗冒險者的單兵作戰能力,自然就不能再給他們輕易聯合的機會。在這個特殊戰場上,每一名冒險者都只能憑自己的實力殺出一片天空。

    想到這,他沉聲道:“這場戰斗考驗的是單兵作戰能力,所有輔助型冒險者千萬要小心,你們最好立刻給自己找一個緊急合作伙伴。一旦出現問題,溫柔,艾薇的安危由你負責,一定要保護好她。宜羽和羅昊你們兩個配合,金剛,羅升,你們倆和常家兄弟在一起。”

    “那我呢?”洪浪問。

    “你就算了吧,殺人你是一把好手,保護人可不屬于你的專長。”沈奕笑道。洪浪是他們的主攻手,典型的進攻有余,防守不足,保護別人這種工作實在不適合他,到不如讓他自由作戰,徹底解放自身戰力。

    “明白了。”斷刃隊所有人點頭答應。

    那邊金剛拍著常家兩兄弟的肩膀:“這下我的安全可就交給你們兄弟了。”

    那常家兄弟的哥哥常醉笑道:“算是還債吧,誰叫我們殺了你一次呢。”

    這兩兄弟戰斗力極強,個人實力在零散冒險者中僅次于刀疤臉,由于金剛和他們現在關系不錯,因此讓他們負責照顧金剛可說沒什么問題。

    二人組合可說是最小單位,沈奕這樣安排,意味著已經把最差情況都考慮進去了,這也是他一向的習慣。

    他這邊安排的同時,其他人也在相互安排。風林隊與南海隊都有自己的輔助人員,與沈奕一樣,宗棠與安貝拉也全部安排最適合的人手進行重點保護,零散冒險者則自己相互商議合作。

    由于無法偵察敵情,沈奕安貝拉他們也沒法做出什么因敵制宜的計劃。在商量過進入后面對各種情況的應變方略后,大家一致認為,這次任務有必要沖進去好好冒一次險了。

    在所有商議結束,準備出發前,沈奕突然說:

    “在進入庫拉斯特之前,我有幾句話想對大家說。”

    他環掃眾人一眼,停頓了一會后緩聲道:

    “首先,我很高興能和大家一起站在這里并肩戰斗,不管以前大家有過多少不愉快,以后又可能會有多少不愉快,至少在現在,我們有共同的目標,并為此去努力,去拼搏。”

    “我們曾經游走不同的世界,面對各種不同的危險,在驚濤駭浪中戰斗,在槍林彈雨中搏殺……能夠走到現在的都是勇士。和我們以往經歷不同的是,我們現在正身處在一個難度系數更高的維度世界里。而庫拉斯特,這個價值兩千五百積分的任務,其實才是三難度世界的真正開端。”

    “也許有人不會在乎這多出來的五百積分的難度,但是我要提醒你們:人的力量有其極限。這就好比一個舉重運動員,當他爆發出全身的力量舉起二百公斤的杠鈴時,每多加一公斤的重量,都可能給他帶來致命的后果!”

    “庫拉斯特是不是我們的極限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五百點積分的難度增加,意味著這個任務在我們上次挑戰的任務難度上,又增加了百分之二十的難度。這就好比一個舉重運動員在完成了二百公斤的試舉后,又將進行二百五十公斤的試舉……一個飛一般的跳躍!”

    “即使我們完成了二百五十公斤的試舉,在我們后面還有三百公斤,三百六十公斤的試舉在等著我們。和運動員不同,他們失敗了,不過是失去了一次機會,我們失敗了,就會有人失去生命。”

    “在這場沖擊三難度任務的戰斗里,我們唯一可以依仗的,就是站在這里的有足足三十七名冒險者。”

    “人數,是我們敢于直面三難度的最大關鍵!團結,則是發揮這個關鍵的第一要素!所以不管我們來自于哪里,不管我們彼此間有著怎樣的過去,又將會有怎樣的未來,我們每個人都必須明白:互相扶持是我們能夠在這里走下去最重要的條件。所有的謀劃,對利益的追求,都比不上我們走的更遠來得重要!如果有誰在戰斗中選擇放棄了自己的同伴,甚至謀害同伴,那么他也就意味著放棄了自己的生命!”

    “前方就是庫拉斯特,這是一個棋盤般的戰場,每一個人都有可能被割裂分開。小團隊作戰的重要性凸顯,指揮官存在的意義下降,也就是說,戰斗一旦正式展開,我們將會很難再進行全面指揮。這就是為什么我要說上面這段話的原因,我希望大家能發揮各自的主觀能動性,能夠學一學士兵突擊中的那種不拋棄不放棄的精神……不要把其他的冒險者當成敵人或者競爭對手,忘記那該死的競合模式,至少在戰斗中,我們是團結的,合作的,生死一體的!”
3d组三走势图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