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館 > 無盡武裝 > 第二十六章 四象圍殺

第二十六章 四象圍殺

readx();    看著沈奕向自己沖來,班東明心中不知為何突然產生一種怪異感。

    兩個月前,他看沈奕的時候,還不過是一種前輩看后輩的態度,想的只是初生牛犢不怕虎,要的只是借刀殺人,削弱刺血。

    沒想到兩個月后,自己所借的這把刀,反過來將刀尖對準了自己,而且來勢洶洶,這讓他怎能不唏噓感慨。

    對手的進步,實在是太快了!

    不過沈奕要是以為這么輕易就能打敗自己,那他也太天真了些。

    這刻自戰斗開始就一直沒移動過自己位置的班東明終于動了。

    他突然向左側踏出一步,右手食指做了一個由后向前的沖鋒手勢,劍指沈奕。

    沈奕心中一驚,只見遠處黑暗中突然沖出大片黑影向自己襲來。

    縛魔藤!

    火光映照下,沈奕清楚看到那赫然是班東明早先種下的遍及全谷的縛魔藤。這種東西原本是他用來封谷的,沒想到也被他帶到了谷內,大片的魔藤刷的飛來,竟在班東明和沈奕之間結成一片藤墻。

    這些縛魔藤可以說是最讓人討厭的植物,它們的攻擊力其實有限,關鍵是那可怕的束縛力。每一根縛魔藤都相當于一個桎梏類技能,數以百計的縛魔藤集結一起,輪流糾纏,足以讓人永遠都無法擺脫它們的控制。

    象班東明這樣的遠程冒險者站著不動也能作戰,沈奕可就不行了。

    令他不明白的是,縛魔藤本身是沒有靈xìng的植物,照理說班東明只能利用而無法cào控才對,他是怎么做到讓這些縛魔藤象長了腳般的沖過來堵住自己,結成藤墻的呢?這種如臂使指的指揮,怕是連園丁都無法做到,更別說班東明了。

    這刻這些魔藤不僅擋住了沈奕的去路,同時那長著密密麻麻的倒刺的魔藤根莖也如千手千腳般向著沈奕抓去。

    沈奕急退,右臂突然屈肘后撞,正中后面追上的老七,老七也沒想到他變招會如此凌厲快速,被一肘擊飛,同時諾若的一匕也刺在了沈奕背后,沈奕反腿踢去,這一腳的角度無比怪異,是平直著從他胯下踢出,正是羽化龍蛇功的靈動效果,一腳踢中諾若,同時人已借力飛起。

    他是想飛越那片藤墻,進攻班東明本人,沒想到班東明對著藤墻一指,叱喝:“長!”

    那一片縛魔藤陡然向著空中竄去,直追沈奕。

    這是什么能力?沈奕心中也是一驚,他從沒聽說過縛魔藤還可以暴長。身后雙翼突然展開,沈奕在空中做了個盤旋,如大鳥般急速躲避著縛魔藤的追捕,同時腦海中不住思索著要用什么方法才能讓縛魔藤變得如此靈動。

    班東明右手一伸:“給我下來!”

    一只青sè大手印猛然從空中抓向沈奕,正是他先前使用過的纏絲手。

    與此同時,一只黑sè大手也在空中出現,竟然遙遙對上了班東明的青sè大手。兩只手在空中砰然對撞,粉碎成無數光點消失。

    “潘多拉!”被破壞了抓住沈奕機會的班東明怒吼起來,不遠處潘多拉悶哼著跌退幾步,顯然是在出手救沈奕時,被劉海粟給偷襲了一把。

    就在此時,空中翩飛的沈奕突然拔槍,對著縛魔藤連開三槍。

    火彈!

    冰彈!

    穿甲彈!

    隨著三發子彈飛入藤墻中,縛魔藤內突然傳出一聲尖利的嚎嘶。

    這聲音如此尖利,以至于戰斗中的所有人都忍不住想捂住耳朵。

    一只黃sè的xiǎo東西突然從藤墻中沖出,直撲沈奕。

    “寶寶不要!”班東明sè變大叫。

    沈奕已經一把抓住那撲來的黃sèxiǎo東西,那赫然是一只圓身尖腦袋的老鼠模樣的生物,被沈奕一抓在手,這xiǎo東西竟然還尖叫著揮爪攻擊沈奕。

    沈奕冷哼一聲:“果然是異鼠。”

    說著他狠狠一捏,將這xiǎo東西的腦袋整個捏碎。

    “不!”班東明撕心裂肺的大喊起來。

    這異鼠是他費了好大力氣才得來的,為的就是今天這一戰。

    異鼠是一種非常特殊的召喚獸。它并不具有太強的攻擊能力,卻有一種奇特天賦,就是能夠改變周邊物質的屬xìng。

    它能讓泥土如水般流動,也可以讓植物如金鐵般堅硬,聽起來或許沒什么,但如果配以其他能力,卻可以形成極強的戰斗力。

    班東明之所以可以輕松cào控縛魔藤,就是因為異鼠。有它在,可以讓任何生命體擁有非生命體的特xìng,從而大幅度發揮他念動的威力。

    可惜這種異鼠雖然沒多少攻擊力,脾氣卻相當暴躁,擁有強烈的攻擊yù望。剛才沈奕一連三槍打傷它,徹底把它激怒,因此立刻飛出來對沈奕展開攻擊,卻被沈奕瞬間殺死。

    或許是由于轉為非生命體的緣故,沒有了異鼠進行異化的縛魔藤,竟然同時凋零,那片橫亙兩人之間的天塹立刻消失。

    沒有了這討厭的藤墻,沈奕立刻向班東明沖去。

    班東明雙手互擊,然后猛的對外一揚,高喝:“烈風陣!”

    正是他當初借給沈奕用過的雙c級特殊技能烈風陣。

    作為一個使用極其不便的區域xìng技能,班東明化腐朽為神奇,將它作為擁有強大反擊力量的防守技能使用。

    只是這技能雖然強大,卻也有著致命的薄弱處,那就是它無視敵我,使得追擊的老七和諾若也不敢進入烈風陣范圍中,只能眼睜睜地看著沈奕強沖而入。

    沈奕剛沖到班東明身邊,十二道風刃便呼嘯著朝自己卷來。

    這烈風陣已經被班東明練到6級,每道風刃的傷害力60點,而且是元素傷害,哪怕沈奕的防御再高,都不可能全部豁免。

    沈奕卻是不管不顧,shè月槍對準班東明:“穿甲彈!”

    他要看看到底是班東明的烈風陣先一步把自己殺死,還是自己的穿甲彈先奪了對手的命。

    答案幾乎是肯定的,然而就在第一發穿甲彈打進班東明胸膛的同時,班東明突然笑了:“你真以為我一點近戰能力都沒有嗎?”

    沈奕一呆,只見班東明同時右掌豎起,拇食二指彎曲,做了個好似禮佛般的姿勢,隨后右手便突然向著沈奕胸前印去。

    就在三發穿甲彈透體而過的同時,這一記佛手也實實在在印在了沈奕身上。沈奕只覺得全身一顫,竟然被這一記佛手定在原地無法動彈。

    與此同時,那一直與潘多拉jiāo戰的劉海粟突然回身,對著沈奕打出一張符紙。

    定身符:對目標造成36秒定身效果,使其無法移動。

    這種定身符制作不易,耗費極高,即便是jīng擅天師符法的劉海粟也輕易不舍動用,這刻終于用在了沈奕身上。

    另一邊諾若和老七也同時舉手,兩道鋒利光芒直刺沈奕背心。

    四人協力,登時讓沈奕陷入極度危險之中。

    看到這一幕,謝榮軍眼中也閃現出激動光芒,口中喃喃道:“四象圍殺……可惜……可惜……”

    就象斷刃隊那慣用的分隔戰術一樣,疾風隊也有著屬于自己的獨特戰法,四象圍殺,就是疾風隊最傳統也最犀利的戰術發明。

    四象圍殺的核心意義就在于:以班東明為yòu餌,引yòu目標對擁有最強大遠程攻擊力的班東明發起進攻。當目標為了殺死班東明而強闖烈風陣時,其實就已經將自己送上了死路。因為班東明有一種非常特殊的近戰技,暗魔手。

    暗魔手:攻擊目標后造成1秒固定效果,并削弱目標半數防御力,持續時間5秒,附帶百分之四十減速效果,持續時間10秒。

    面對試圖以近戰強攻自己的對手,班東明會先祭出烈風陣,然后用暗魔手定住對手。雖然只有一秒時間,但是對劉海粟來說卻已經夠了。

    利用這一秒空檔,定身符將目標對手徹底定住,同時另外三人則站在陣外對目標進行瘋狂攻擊。

    此時目標處于防御減半狀態,一方面要受到烈風陣的瘋狂攻擊,另一方面還要承受三名冒險者的遠程打擊,其承受的傷害可想而知。

    假如對手實力實在高,能夠硬挺過定身符的定身時間而不死,那么還有暗魔手的減速效果使對手無法立刻撤離烈風陣,此外班東明還有第二個控制技,就是那青sè手印。

    總之,四象圍殺一旦形成,哪怕是三難度生命過千的冒險者,也很難保證不被秒殺。

    謝榮軍之所以說可惜,是因為這一趟的四象圍殺出了問題,這問題就在老七和諾若身上。

    按照疾風隊原來的四象圍殺習慣,應該是班東明,方牧和謝維陽三人主攻最為合適,因為這三人是疾風隊中最強大的遠程攻擊者。可惜現在方牧死了,謝維陽的劍受到重創,他的遠程劍技已經輕易不敢使用,諾若和老七都不是遠程攻擊為主,因此沈奕定是被定住了,班東明一時間要想殺掉這個對手,卻是有些困難。

    不過諾若和老七也算是兩個狠角sè,就在班東明的暗魔手擊中沈奕同時,他們竟也跟著沖進烈風陣中——拼著自己受傷,也要殺了沈奕。

    這原本是一個極為剛決果斷的做法,充分體現出他們身為強隊隊員的戰斗素質,可就在他們沖進來的那刻,沈奕卻笑了。

    他低語:“你們以為我真不知道四象圍殺嗎?”

    就在他說話的同時,沈奕身邊突然出現兩個人——達比尼特和艾文斯。

    他們剛一出現,便分左右抱住沈奕,飛行背包噴出熊熊火焰,帶著沈奕向天空飛去。

    這突入其來的變化看得所有人一呆,誰也沒想到沈奕竟然會用這種方法擺脫四象圍殺,就連謝榮軍都忍不住站了起來。

    媽的,這不正是當初沈奕用來對付自己的一招嗎?只不過沈奕不再是用它來對付敵人,而是轉用來對付自己。

    對于沈奕當初如何打敗謝榮軍,其過程班東明早已知曉。如果他用這手來對付班東明,班東明有了預防,絲毫不懼。但這刻用在沈奕自己身上,卻是誰都沒有辦法。

    突然間失去了攻擊目標,諾若和老七一時間倉皇失措,猛抬頭才發現那漫空的風刃已朝著自己飛來。

    班東明大叫:“快退!”

    諾若與老七同時后撤。

    就在這時,金剛突然回身,他仿佛早知身后發生的事一般,對著老七遙遙一擊。

    技能重擊發動!

    老七如遭雷殛,竟陷身烈風陣中無法動彈。

    十二道風刃對著老七席卷而來,瘋狂打在老七身上。

    諾若要是不退離,那么這十二道風刃至少會有一半轉到諾若身上,他一退開,便成了全部由老七自己承受。

    他可沒有沈奕那樣的防御力,其受傷害之重可想而知。

    “老七!”班東明大叫著沖了過來,打算把他帶離風陣。

    然而就在那刻,金剛突然大口一張:“嗷!”

    除斷刃隊以外的所有人,包括謝榮軍,只覺得心神一震,同時吐出一口鮮血。

    魔神咆哮!

    自變身后一直未使用的魔神咆哮這刻終于發動,同時一記烈火新星打在老七身上。

    與此同時,空中的沈奕也對著老七舉槍,雙月技能發動!

    望著那破空飛來的子彈,老七眼中露出絕望之sè:“不!”

    啪啪啪啪,一連數槍穿過老七的身體,徹底收割了他的生命,老七搖搖晃晃著倒下。

    達比尼特和艾文斯同時松手,向天空飛去,沈奕則頭上腳下的向著諾若跌去。諾若驚恐望天,只見沈奕左手凝聚成爪,已狠狠爪向他的天靈蓋。

    裂殘爪!

    五指齊chā入諾若頭頂。

    “諾若!”

    班東明撕心裂肺般的狂叫,好在他到底是冒險者,這一爪竟然也沒能將他爪死。

    沈奕已然落地,再度展開他一向最得意的戰斗風格,對著諾若進行瘋狂攻擊。

    班東明再不顧一切地沖過來,雙臂一振,這附近所有的石頭同時飛起,就連謝榮軍原先坐著的那塊也不例外,一起砸向沈奕。

    漫天的石塊瘋狂轟擊,如果沈奕真想殺死諾若,自己也擋不住這可怕的念控狀態下的群石轟砸。

    班東明相信沈奕絕不會用自己的命來換諾若的命。

    然而就在這刻,沈奕突然一把抓住諾若,將他朝著遠處狠狠擲去,這才回身躲避那些巨石。

    這一擲,直接將諾若擲向那祭壇方向的火焰惡魔。

    “不!混蛋!”諾若做夢也沒想到沈奕竟然會這么做,只見那火焰惡魔看著飛向自己的諾若,陡然大叫一聲,火焰長鞭刷的席卷而來,正卷中諾若的身體,一下將他卷了過來,左手對著諾若胸膛狠狠一抓,dòng開諾若的胸膛。

    再chōu出時,一顆心臟已在那火焰惡魔手心中砰砰跳動。

    “啊!”諾若發出絕望的叫聲,他生命力頑強,心臟被挖出都未死透,那火焰惡魔已一口將心臟吞了下去,再看看諾若,隨手把他的腦袋掰了下來。

    “混蛋!”看著這一幕,班東明眥睚yù裂的大叫起來:“謝榮軍!你就真這么希望他們把我們全部殺光嗎?”

    “當然不會。”謝榮軍冷然回答:“我更希望你們全死在我手里。”

    他對著班東明遙遙一指,同時說道:“班老鬼,我知道你為了防我,還留了底牌沒用。不過我可以很明白的告訴你,這將是我給你的唯一機會,因為我絕不會讓你把上校他們傳過來的。要不是我知道你和秋之間的jiāo易,我連這唯一的機會都不會給你。所以你要是不能把握這次機會,還要繼續藏著掖著的話,那你就是全隊滅亡也怪不著誰了。”

    隨著謝榮軍這一指,班東明立刻聽到血腥紋章的提示聲:“定位傳送器封印暫時xìng解除,僅可傳送一人。”

    班東明一按定位傳送器,身邊已出現一人,正是秋。
3d组三走势图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