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館 > 無盡武裝 > 第四十一章 陷阱

第四十一章 陷阱

readx();    灰燼之都西南角上的一處廢墟里。

    一具冒險者骷髏正小心翼翼地趴在濃密草叢中向外張望,眼窩里兩點幽火如眼珠般滴溜溜轉動著,從中甚至可以看出一絲狡黠的意味。

    當看到遠處那兩個人影向著自己這邊走來時,骷髏向后退縮了幾步。

    它的動作很輕,很慢,不發出一點聲音,躡手躡腳仿佛一只后退的貓。如果不是親眼看到,你簡直無法相信這樣靈敏機巧的動作會在一具骷髏的身上體現,盡管沒有皮膚血肉,卻絲毫不妨礙它用單純的肢體動作展現出自己的陰險。

    走在前方的兩個人讓它感到畏懼,它能感到對方身上涌動著的磅礴力量,足以對它產生威脅。

    但是本能驅使它出擊——殺死這片土地上一切非同類生命。

    這是它的使命,從它存在于這片土地上開始,就存在的使命。

    守衛家園!

    它義無返顧地沖了出去。

    “又來一個!”

    洪浪眼中閃爍出灼熱的興奮之光。

    隨著那骷髏的竄出,地獄王者之劍與屠戮戰斧驟然升騰起一片璀璨光霧,將目標整個籠罩,那骷髏仿佛沖進了光與影編織的巨網中,再無處可逃。

    啪嗒!

    骷髏的口中發出骨骼碰撞后的輕響,仿佛人們在遭遇危險時發出的警示性呼叫。

    骷髏的左手放出一團熾熱光芒,迎上那巨大的大劍。

    光影消散!

    地獄王者之劍竟然被那骷髏直接抓在手心中。

    洪浪不由楞了一楞:這家伙的骨頭好硬!

    不過下一刻,他手中大劍陡然放出一團強烈光芒:“十方絕滅!”

    恢宏氣流從劍身爆發,頓時將那骷髏震向空中。

    旁邊金剛已經沖了過來,搶在那骷髏的落點前一拳打在那骷髏背后,將它反震向洪浪。

    那骷髏在空中再度“厲叫”一聲,突然從自己身體中抽出一根肋骨,飛射洪浪,同時向另一側退避。

    洪浪卻根本不閃,頂著這一記骨刺攻擊,竟然在它退避的同時,如電追至。

    “沖鋒!”

    這一記沖鋒恰到好處,在對手轉向前發動,搶先一步沖來,那骷髏就好象是自己迎上去的一般,剛要退開二人包夾圈,就被洪浪一記兇猛沖撞震向金剛。

    隨后一記兇猛斜劈,幾乎要將它砍散架。

    那骷髏身體后仰了一下,突然抬腿,猛的在洪浪身上踢了一腳,然后借力飛起,向另一側竄去。

    然而前方卻突然出現三個人影,赫然正是弗羅斯特,甘伯爾和卡夫卡。

    弗羅斯特雙手一托,風暴乍起,直接將那骷髏卷向空中。

    甘伯爾和卡夫卡則同時打出冰霜之球與治療彈。

    一顆光球一顆水球同時砸在那骷髏身上,點點冰霜在那骷髏身體上凝結,神圣光芒更是在白色枯骨上燒出一團焦黑灰燼。

    只是那骷髏依然不死,反而在空中急轉著射出三根骨刺,分襲三人。

    它生前曾是冒險者,死后雖然所有裝備失去,大部分能力無法使用,但是戰場上千錘百煉得到的強大戰斗力使他在死后也發展出屬于自己的獨特戰術。

    在骨刺射往三人的同時,它在空中急速翻騰著沖向三名召喚士兵,一個肩撞,將甘伯爾撞的飛身而起,隨后兩支骨臂突然如機械般交錯組合,伸長成兩支奇長骨臂,一記橫掃將弗羅斯特和卡夫卡掃開,同時右臂后戳,如長槍般刺中沖來的洪浪身上。

    “斧鉞連擊!”

    戰斧兇猛劈砍在骨臂上,將骨臂砍斷,那骷髏已經頭也不回的向前竄去。

    “回旋斧!”

    急掠而來的斧刃劈在它的脊椎上,幾乎將它徹底劈散架。

    不過它還是搖晃著自己殘破的軀體向前疾奔,它的速度是如此之快,轉眼間將兩人拋在后方。

    然而就在那時,前方一道強光陡然升起。

    碧綠幽火中映射出一條曼妙欣長的身影。

    隨后是一道霹靂般的閃光在頭頂炸亮。

    嘩啦啦!

    它終于散碎成漫天骨架灑落。

    那兩點幽火在眼中消失。

    ———————

    “呼!”洪浪長吐出一口氣:“媽的,這骷髏還真不太好對付。”

    剛才的戰斗雖然過程短暫,但洪浪金剛他們已經把昨天研究一天的新戰術和對戰斗新的領悟都拿了出來。

    別看只是一些小小的配合,它對各方的要求卻極為嚴格。既要有默契,又要有理解,更要有長期嫻熟的配合。

    先前洪浪和金剛夾擊骷髏,彼此以震蕩方式將目標對手送到戰友身邊,其實就是一種新配合形式,運用良好的補位來對付那些無視特效的目標,不斷的形成夾擊,理論上可以將對手生生玩死。

    只是這種配合才剛剛開始,許多方面還需要完善,彼此間也需要熟悉運用。正因為時間短暫,配合方面還有太多生疏,剛才金剛沒能及時進行第二次搶位,才使那骷髏有機會沖出二人包夾,強突召喚士兵的封鎖。

    可惜它突破了召喚士兵的封鎖,卻沒能突破溫柔的最后封鎖線。

    “干得漂亮!”金剛跑過來和溫柔對擊一掌。

    溫柔閉目感受了一會,似是還在回憶剛才那一擊間,鞭刀聯合運用的不足之處。好一會才說:“還會更漂亮的。”

    “可惜,還是什么都沒給出來。”洪浪踢了一腳地上的骨頭架子。

    就在這時,那被洪浪踢了一腳的骨頭突然動了一下。

    洪浪一呆,以為自己看花了眼,正要再看。

    只見那散落一地的骨架突然間同時向著外處涌去,刷的在遠方重新凝聚成一具新的骷髏。

    “見鬼,它沒死!”洪浪大叫起來。

    每一個冒險者變成的不死生物都有屬于自己的獨到之處,眼前的這個家伙竟然會詐死,很顯然在智力體現上遠比他們想象得要高得多!

    那骷髏凝聚成形的速度奇快,就在它凝聚完整的同時,眼窩中兩點幽火再度亮起,只是明顯比之前要黯淡了許多。

    它回頭看了一眼,見三人已經向自己沖了過來,突然對著他們做了一個鬼臉。

    這個動作讓所有人都是一呆,然后它扭頭向前飛奔。

    “媽的,被個死骷髏給耍了!”金剛也傻了。

    盡管沒有血肉,金剛還是很清楚的看出了那個鬼臉表情以及它背后代表的含義。

    那很明顯是在嘲笑他們。

    “追!老子一定要干死這混蛋!”洪浪氣得大罵。

    他就算再不愛動腦,也不會接受自己被死人耍這樣的事。

    三人瘋狂向著那骷髏追去,轉眼將弗羅斯特他們幾個拋在身后。

    一路狂飚,大家這才發現這骷髏的速度竟然比先前表現出來的還要快。

    這死骷髏竟然還會裝逼!

    不僅如此,它甚至還一邊跑一邊不時地回頭看,上下頜一起顫抖,發出卡嗒卡嗒的連串響聲,仿佛是在叫罵什么。

    溫柔也被這囂張的骷髏激怒了,她雙目越發明亮。

    “幫我!”她高叫著跳起。

    金剛猛的沖上,猛的抓住溫柔,仿佛投擲鉛球般將她向著前方擲去,同時洪浪后發先至,雙掌擊在溫柔背后,再度給她加了把力。

    兩人合力下,溫柔人已如離弦之箭急射骷髏,瞬間拉近距離,眼看還差那骷髏一線距離,她腳尖輕點地面,高速神經反應系統啟動,再度加速,終于沖到那骷髏背后。

    力量之刃幻出漫天刀光,直劈對手。

    那骷髏突然轉身,對著力量之刃一爪抓去,竟然硬生生擋住了這一刀。

    溫柔一呆:怎么可能?

    只見那骷髏突然翻身跳起,右手骨節陡然伸長,狠狠一拳打在了溫柔身上,震得她逆飛而起。

    然而她卻沒能真正飛起,因為這骷髏已經順勢直上,再度抓住溫柔的手臂,將她又拉了下來,反手一個背摔,摔向自己沖擊前路。

    隨后,一個沖擊加速,瞬間沖到溫柔身邊,一拳擊中溫柔小腹,一股磅礴巨力涌入溫柔體內,她再承受不住,噴出一大口鮮血。

    那骷髏手腳不停,已飛起一腳將她踢出數十米遠,隨后再追上,又是一記連環追擊。

    它就象踢足球樣,不停地把溫柔前拋,然后追擊,再前拋,再追擊,從而不給后方包夾自己的機會,很顯然對于這種以寡敵眾的戰術相當的有經驗,其死前必定是單人搏擊的好手。

    “媽的,是高級不死!”金剛已經叫了起來。

    這一連串的進攻犀利無比,即便是在二難度也很少看到有人能做到,絕對是生前掌握了至少一門高級功法的冒險者才能使用的。

    從先前幾次的戰斗中,金剛他們已經看出,冒險者死后,大多數技能與裝備都已無法保留,但是屬性,戰斗意識以及功法類能力,卻是大部分都能保留下來。

    這刻那骷髏出手動作兇狠,敏捷,高速連貫,一看就知道不是低難度的冒險者所能擁有的實力。

    這刻那骷髏已三度拋起溫柔,同時自己也跳起,右手骨爪凝結,竟然凝聚成一團藍色幽芒,很顯然是某種高級攻擊技能,這刻便如利刃般向著溫柔胸膛狠狠插去。

    這一擊如果命中,甚至能把她的心臟都挖出來。

    就在那時,溫柔眼中光芒更盛。

    “你真以為……這就夠了嗎?”

    漫天鞭影驟然升起,揮動出條條絲縷般的光輝,仿佛千絲萬線,將它纏繞。與此同時,溫柔身軀急閃,在空中化成一條幻影,直射骷髏。

    “冰之爆裂!”

    砰!

    隨著力量之刃兇猛下劈,正砍在那骷髏的胸骨上。

    砰砰砰砰!

    一連四根胸骨被溫柔一刀斬斷。

    那骷髏頓時飛起,反手一爪拍在溫柔身上,將她打飛,再度前沖。

    這一次,它是真的要跑了。

    撲!

    溫柔自己也吐出一大口血,身體晃了幾晃,險些坐在地上。

    金剛沖過來扶住溫柔:“你怎么樣?”

    溫柔艱難地搖搖頭:“我沒事,只是剛才運用異能過度,過會就好了……這家伙是個高級不死,殺了它一定會有收獲,別讓它跑了!”

    “放心!”金剛與洪浪同時向前沖去。

    高塔上。

    沈奕冷眼看著這一切。

    “那具骷髏有古怪。”旁邊潘多拉的聲音突然響起。

    “恩,它在有意把他們引向陷阱。”沈奕淡然回答。

    “那你不提醒他們?”

    “我不可能永遠做他們的保姆,他們必須學會自己面對這一切。別擔心,我知道那陷阱是什么,那對他們構不成生命威脅,卻可以給他們一個適當的教訓。”

    “那是你的隊員,不是我的,我可沒什么好擔心的。”

    就在這時,沈奕的掌中電腦突然發出滴滴的警報聲。

    “警告:目標開始移動,正在接近中,正在接近中!”

    畫面上,上校和貓女赫然已開始向著灰燼之都移動。

    沈奕眉頭一皺:“還真是個會湊熱鬧的家伙。”
3d组三走势图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