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館 > 無盡武裝 > 第四章 追擊

第四章 追擊

readx();    呼啦啦,隨著那少年的沖出,一陣陣玻璃碎裂聲傳來,數十名北區冒險者紛紛從樓內竄出。

    “見鬼!”沈奕罵了一句,他可不打算逞英雄,一對數十,收起電腦就跑。以他現在的敏捷,全力奔跑下,二難度已沒什么冒險者能追得上他。

    只是他雖想走,客卻要留。

    那少年剛一竄出,就是一記飛腿踢在一根電線桿上,折斷的電線桿直撞沈奕。

    沈奕反腿出腳,將那電線桿踢飛,自己也被這電線桿阻了一下。

    就是這一下,又是兩名冒險者沖了出來,其中一人尚未落地,對著沈奕已是一箭射去,箭鋒上冰芒閃爍,赫然是支冰凍箭,充分說明了對方的經驗豐富,不求殺敵,先減其速。

    另外一人則干脆懸停空中,對著沈奕雙臂一展,一道粗大雷電轟隆隆劈向沈奕。

    沈奕右手腕一翻,射月槍在手,對著來箭就是一槍,子彈呼嘯著迎向那支冰凍箭,竟然在半途上將它截了下來。

    同時沈奕一個后空翻向后急跳,那道雷電險之又險地劈在他腳下,沈奕已扭頭向前沖去。

    此時亞歷克斯也沖了出來,對著遠處地面一招:“起!”

    一道土墻轟隆隆從地底升起,擋住前路。

    沈奕也不停留,直沖到石墻下,踏墻躍起,試圖翻過石墻。

    亞歷克斯雙手一合:“抓!”

    石墻上方陡然伸出一條石塊巨臂,兇狠抓向沈奕。

    眼看就要抓中對方,沈奕的身體突然一蜷,縮成一個球般躲過這一抓,飛縱而去,反而利用那石墻擋住了后方的冒險者以及接踵而來的四個遠程技能。

    只聽一連串撞擊聲響起,那石墻瞬間被轟得四分五裂。

    隨后是一聲尖銳的呼嘯響起。

    沈奕立刻聽出是火箭彈的聲音。

    沈奕就地一滾,一發火箭彈已經擦著他的頭皮飛出,正打在前方空地上,翻騰而起的氣浪將沈奕也震的飛起。

    就在他飛騰的同時,又是一梭子呼嘯的子彈對著他狂射而至。

    沈奕一轉身,魔槍紅蓮已然在手。

    對著后方空地開槍,轟,一片兇猛火焰燃燒而起。

    隨后沈奕翻騰著落下,紅蓮收起,已換成了魔槍冰獄,對著遠處又是一槍,大片的冰霜瞬間彌漫整片街區。

    接連兩槍,形成冰霜與火焰的隔離區阻滯對手,沈奕再不戀戰。

    他正要離去,卻見那少年已然追近,對著沈奕一揚手,打出三道白色光芒。

    這三道白光打的位置極巧,并不是追著沈奕打,而是打在他前方三十米處。如果沈奕繼續沖前,就會自己撞上去。

    他被迫停了一下,那少年已經落地,猛的一踏地面,踩出一個深深的足印,人已如箭般射了出去。

    這一下突然加速絕對屬于某種技能,瞬間撲至,眼看就要抓住沈奕,沈奕突然凌空躍起,飛爪一甩,勾住遠處大樓,沈奕的身體再不下落,而是直接朝著大樓方向飛去,正躲過了這兇悍一擊。

    那少年眼看著沈奕從自己頭頂飛起,突然拿出一支吹管對著空中一吹,一支吹箭也追著沈奕沒入夜色。

    沈奕的身形已消失不見。

    數十道人影飄飛著落于少年身邊,望著沒入遠處黑暗中的人,一個個都臉色變得極為難看。

    數十人聯手沒能留下對方,讓大家都覺得顏面無光。

    盡管說起來對方有先行優勢,但就是剛才那短短的接觸,對手還是展現出了強大的速度,應變,以及時機把握能力。

    亞歷克斯面色鐵青:“混蛋……讓他跑了!”

    少年卻不吭聲,只是走了幾步,俯身去看著地面。

    他從地上拈起一點血珠,回頭看看亞歷克斯:“他受了傷……我能……找到他。”

    亞歷克斯眼中兇芒大盛:“找到他,殺了他!”

    轉身離去。

    看看亞歷克斯離去的背影,少年將蘸著血的手指放到鼻下,仔細嗅聞了一下。然后他大步向著暗處走去。

    ————————————————

    砰!

    沈奕重重落在路面上,半跪的膝蓋直接砸進水泥地面上兩寸多深。

    然后他緩緩站起,隨手將插在腰上的吹箭拔出。

    箭尖上帶著一點幽藍,顯然是淬了毒的。

    毒性很猛,不僅直接侵蝕生命,更會產生強烈的眩暈效果,即便是以冒險者的體質,對這種毒也會感到棘手。

    取出用黑蚯蚓的解毒珠制作的解毒藥劑給自己服下,沈奕隨手把那支淬了毒的吹箭收入紋章,然后邊走邊對著團隊頻道問:

    “金剛,你們那邊怎么樣了?”

    金剛回答:“還在開會,在選臨時老大。爭得很激烈,看起來這里的每個人都認為自己擁有領導天賦,同時也不懂什么叫謙讓。”

    “讓他們克制些,我這邊剛才也在選老大,一個想當老大的剛剛死掉,連眼珠都讓人給挖出來吃了。”

    金剛嚇了一跳:“什么人這么兇殘?”

    “一個少年,看起來最多十七歲的樣子,實力很強,剛才還射了我一箭。”

    說話間,沈奕已走出大樓陰影部分,他繞著這一帶走了一圈,竟然又重新回到了那酒店附近。

    “你被發現了?”溫柔有些吃驚。

    “恩,捅了馬蜂窩,全追出來了,還好我跑得快……可惜我本來想通過竊聽知道他們的任務內容,現在只能另想辦法。”

    沈奕頗有些苦惱地搓了搓太陽穴,如果不是那少年的警覺,只要對方的會議一開始,自己就能通過他們的對話知道關于他們的任務,現在只能根據自己的任務來推測對方的任務,但是這樣的推測有很大誤差。

    比如西區的任務是保護瑟琳娜,但是北區的任務卻未必是要殺掉瑟琳娜。要知道殺死與保護的難度明顯不同,倘若北區冒險者以自己人身份接近瑟琳娜,然后對她突下殺手,那西區縱有通天本事也保護不了。如果是這樣,那么這次的任務難易度未免太過不平等。雖然沈奕對都市規則還不清楚,但相對的公平原則必然也必須要存在,否則以挑選精英戰士為目的的任務執行就會變得沒有意義。

    因此這里面必然要有些別的什么東西,以保持一個微妙的平衡,這就需要沈奕盡快知道對方的任務內容,才能做出針對性安排。

    “既然已經被發現了,那就現在回來。”溫柔說。

    沈奕看了一下紋章:“沒必要了,還有三十分鐘,地鐵戰戰斗就會開始,劇情將全面展開,到時候我會直接過去,你們最好在那之前完成內部整合問題。”

    金剛回答:“正在商議是憑武力爭奪還是民主投票呢。”

    沈奕冷哼:“武力爭奪?虧他們想得出來。這樣,讓洪浪露兩手,斷了他們的心思,然后爭取民主投票。告訴薇娜,我們可以選她做領導者,條件是一千點一票。”

    “……”金剛為沈奕那無所不在的奸商稟賦所震驚。

    的確,由于斷刃隊身處西區,他們是不可能競爭什么領導者的,就算爭到了,大家也不會服他們。既然如此,到不如爭取把領導者位置讓出來的同時,得到對應的好處。選擇薇娜,自然是因為大家之前有過交情,再合作就會方便許多。

    片刻后,金剛回復:“五百點,薇娜給出的最高價。永恒之夜現在名氣不弱,看她那意思,沒我們支持也有很大把握。”

    “答應她,順便問問她對這次任務的完美獎勵有沒有興趣,告訴她我們可以幫她,不過得讓她出個好價錢。”

    “我會跟她談的。不過這女人現在比較自信,未必談的攏,我看得等她吃過些苦頭后才會和我們談這個問題了。”

    “那就告訴她,優勢是從起初開始積累的,她要是錯過太久,那就神仙都幫不了她。”

    “她會明白的。”

    終止談話,沈奕看了那遠處大樓一眼,確定不會再有什么收獲,正打算離開,心中警兆突起。

    這是他無數次生死歷險中培養出來的本能的對危險的直覺,那一刻他幾乎是不假思索地向前撲去,頭頂上方破空聲響起,一枚月牙飛刃已擦著他的頭皮飛過。

    一道黑色身影從暗處掠出,雙拳直砸沈奕后背,正是那黑人少年。

    沈奕頭也不回繼續前沖,后面的人影如跗骨之蛆咬在他身后,兩個人瞬間沖了出去。在沖刺的同時,沈奕右肘后擊,那少年出腕一托,卸了這一肘的力,反手抓他手肘向下一拽,竟是要卸了他這胳膊。沈奕的手臂如蛇般扭了一下,反而詭異的上揚,一掌印向少年,仿佛他不是向后出拳,而是在身前出拳。

    眼看這一掌就要打中對方,那少年的胸突然往內里凹陷了一下,這一掌竟然未能擊中,同時少年飛腿踢去。

    沈奕猛的向前沖出幾步,正踩在一堵墻壁上,竟然騰騰騰跑了上去,然后一個后空翻掠過后方少年的頭頂,雙拳同時對著那少年砸下。

    那少年頭一低,躲過這兩拳的同時,轉身出腿,正中落下的沈奕小腹,同時沈奕右手一個斜劈,也砍在了那少年的脛骨上。

    兩人同時哼了一聲,向后退去。

    此時,他們才終于面對面看到對方。
3d组三走势图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