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館 > 無盡武裝 > 第二十七章 危機

第二十七章 危機

readx();    爆炸一起,電梯中立刻竄出三道人影。

    冒險者到底不是普通人,不是隨便一顆炸彈就能搞定的。

    他們剛從破口中飛出,就沿著電梯通道飛快地爬了上來,一個個身手靈活如猿猴一般,自由攀緣在這片通道上。

    沈奕向下看了一眼,低聲問:“能堅持住嗎?”

    “還好。”瑟琳娜低聲回答。

    通道里沒有陽光,瑟琳娜終于感覺好了許多。

    “抓住纜繩!”沈奕將瑟琳娜往上一送,讓她抓住鋼纜,自己揮匕切開綁住瑟琳娜的繩索,順勢向下墜落。

    “沈奕!”瑟琳娜驚呼。

    沈奕已從空中飛身撲下,同時頭上腳下地對著下方開槍。

    子彈瘋狂地打在沖得最近的小矮個身上,震得他身軀亂顫,他大叫一聲,手中已擎起一塊盾牌擋住自己。

    “穿甲彈!”

    那冰冷語聲響起的同時,小矮個陡然覺得肋下一痛,三發穿甲彈已繞過盾牌,直入胸膛,那小矮個立受重創。

    他心中大驚,正想閃躲,沈奕已高速逼近。他收槍,右手抓住盾牌,左手吸血鬼之觸直刺對方咽喉。

    這一下攻擊又急又快,小矮個登時斃命。

    在他尸體落下的瞬間,技能掠奪發動,沈奕順手把盾牌搶走,借力飛起,仿佛無視重力般在通道上跑了幾步,飛腿踢在另一個爬上來的冒險者臉上,將他也踢了下去。

    電梯里一共三個人,此時另外一人也已出手,一道電光急射沈奕。

    魔神戰甲迪亞波羅的意志開啟,沈奕硬頂著對方的進攻落下,抓住那人一起向下墜落。

    人在空中,沈奕兩指急插對方雙眼。

    那冒險者反應到也迅速,把頭一低,兩指插在了他額頭上,那冒險者順勢一頭撞向沈奕的臉,同時那冒險者抬膝頂向沈奕下體要害,出手又狠又毒。

    但是沈奕速度更快,他后仰避讓,同時反膝相迎,擋住這要命的一擊。右手兩指沒能插到對方眼睛,干脆向前一伸,抓住那冒險者的頭發猛的向外一扯,登時將那人的頭皮都扯下一大塊來。

    那人嗷的怒吼起來,右手陡然閃爍出一片強烈光芒,對著沈奕就是一掌印去,這一下打在沈奕胸口,即便以沈奕現在的防御也還是被震的吐了一大口血。

    不過下一刻,沈奕的吸血鬼之觸也插進了那冒險者的胸膛。

    兩人同受重創,一起順著洞口跌回電梯。

    剛一落地,先前落下的冒險者以及撲了過來,嘴里還喊著:“干掉他!”

    由于之前幾次和沈奕過手,沈奕從不戀戰,都是利用種種形勢逼退,逃離對手,或者制造一對一的機會。因此在北區冒險者的潛意識里,已經形成了這個家伙狡猾如狐但個人實力有限的概念。

    這刻以二對一,他們信心大漲。

    沈奕嘴角抿出一絲笑容:“不太容易哦。”

    雙拳擊出,正打在其中一人身上,羽化龍蛇功特效發動,那人身體一麻,沈奕已閃電般欺身而上,如長江大河般展開自己快速連綿的攻擊。

    在這狹窄密封的空間里,由于騰挪空間有限,無法閃躲,許多技能無法發揮,作戰技巧與屬性的作用大幅度增加。

    大家拼力量,拼敏捷,拼防御,也拼格斗實力。

    而無論哪個方面,這兩人都差了沈奕一大截。

    此時他的實力全面展現,整個人仿佛化身為一只猛虎,雙手左右開弓,重拳打在對方身上,就象黑客帝國中史密斯狂毆墨菲斯一般,揮舞的手臂化作幻影,打的對方毫無還手之力,以近乎蹂躪的姿態狂虐對手。

    待到一輪瘋狂打擊過后,沈奕突然收手,做了一個尼奧的經典造型,凝立不動。

    那兩名冒險者搖晃著身體倒下。

    就在這時,空中突然響起一個聲音:“沈奕!”

    沈奕抬頭一看,只見瑟琳娜已經抓不住纜繩,竟從空中掉了下來。

    他連忙一蹬電梯壁,從洞內穿出,在電梯頂狠踩一腳,人向空中竄去,正接住墜落的瑟琳娜,飛爪一揚,將兩人吊在空中,下墜之勢立止。

    瑟琳娜雙手摟住沈奕,怔怔地望著沈奕。

    那一刻她看著沈奕,目光充滿迷離。

    終于,她埋首沈奕的胸膛,傾聽著他的心跳,那一刻她覺得有這個男人在身邊,自己再不用擔心什么。

    或許是先前陽光照射帶來的傷害太重的緣故,這刻她心情放松,精神松懈,人也便跟著昏昏睡去……

    ——————————————————

    瑟琳娜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正身處在一個密閉的空間里。

    空間很昏暗,看不到一絲陽光,只能依稀感到這里地方很小,空氣的流通也很糟糕,距離她的頭部不遠似乎就是頂壁。

    瑟琳娜嘗試著坐起來,剛動了一下,就被一只大手壓住無法動彈。

    “別動!”

    是沈奕。

    瑟琳娜微微偏了下頭,這才發現沈奕正和她躺在一起,右臂則擱在她的胸口。

    這個姿勢很曖昧,讓她的臉微微一紅。

    沈奕已湊近她耳邊輕聲說:“他們在到處搜查,不要發出聲音。”

    瑟琳娜心中一緊。

    那幫家伙還真是不死心啊。

    她低聲問:“我們現在在哪?”

    “電梯下面。”沈奕回答。

    瑟琳娜心中一驚。

    電梯?

    她看向沈奕,黑暗中,惟有她的一雙眼睛依然閃亮。

    “沒錯。”沈奕一笑。

    原來沈奕在殺死那三名冒險者的過程中,發現電梯并沒有墜入到通道的最底部。

    不知道是爆炸又或者是其他什么原因導致,通道底更~新最部竟然有一塊石頭擋住了電梯,使它沒有完全接觸地面,從而在電梯和底部間產生了一些縫隙。

    于是沈奕干脆找來一些鋼筋,從底下固定住這下墜的電梯,然后帶著瑟琳娜躲到了電梯下面。

    電梯里的尸體早已被北區的人拖走,誰也沒有想到,他們拼命尋找的那兩個人,最近時距離他們只有一塊鐵板之隔。

    而以他們中任何一人的實力,要打穿這鐵板不過是一拳之力。

    就這樣,北區的冒險者瘋狂的搜尋著整幢大樓,沈奕和瑟琳娜躲過了一波又一波搜尋的冒險者。

    必須承認,這是非常冒險的行為。

    沈奕從來都不是所謂的“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信奉者。

    置之于死地而后生不屬于他的風格,在他看來,把自己藏身在最危險的地方,其成功與否很大程度上寄托于對方的無能。

    一旦對方沒上當,又或者出現某個小小的意外,都會導致這種匿藏成為笑柄,這種失敗后產生的后果,人們通常給它一個稱呼“自投羅網”。

    只是這次沈奕實在是別無選擇。

    追蹤他的不是普通人,而是和他一樣有著非凡能力,近乎可以上天入地的冒險者。只要是他沈奕能去的地方,這些冒險者就沒有不能去的。他們的搜尋速度之快,行動效率之高,作戰意志之堅定,執行任務之堅決,都遠超過普通警察。

    再加上瑟琳娜又不能見光,這大大限制了他的行動能力,使他不得不立刻采取非常做法。

    幸運的是意外沒有出現,北區的冒險者幾乎將大樓翻了個底朝天,連通風管道都沒放過,卻就是沒找到沈奕。

    這刻聽沈奕說完經過,瑟琳娜也頗感吃驚。

    她正想說什么,沈奕忽然捂住她的嘴。

    一名冒險者從這里走過,向著四處看看,過了好一會才離開。

    隨著腳步聲漸漸遠去,瑟琳娜提著的心終于放下。

    她轉頭看看身邊的沈奕,突然心中有幾分感動——不管怎么說,他是在為了自己而舍死忘生。

    心中一陣感動,她輕聲道:“謝謝你。”

    “這是我應該做的。”沈奕隨口回答。

    他的本意是任務要自己保護瑟琳娜,不過聽在瑟琳娜口中,卻是對方已經將保護自己心愛的女人看成是一種使命。在這種情況下說謝謝,反而有些見外,有些生分了。

    這讓瑟琳娜有些臉紅。

    她和沈奕接觸的時間還短,還無法確定自己的感情。但不可否認,她到底是個女人,而只要是女人,總是渴望能得到男人的保護和照顧。

    尤其是在現在這種危急時刻,當一個男人挺身而出,救護自己時,感情的確很容易滋生萌芽。

    瑟琳娜的心中已經開始接受沈奕,腦海中不經意間會閃過一抹幻想——也許和這個男人在一起,真的是不錯的選擇?

    越是黑暗靜寂,不能輕易說話,瑟琳娜想得反而就越多,心思也便越發混亂。

    躺在粗糙的石子地面上很不舒服,瑟琳娜干脆將自己往沈奕身邊靠去,將自己的頭放在沈奕寬厚的胸脯上,枕著他的身體,感受他的體溫,傾聽他的心跳。

    那心跳聲有力而穩定,給予她無盡信心與溫暖。

    “我們會安全的,對嗎?他們找不到我們,就會自己離開。”瑟琳娜問。

    沒有得到期待中的回答。

    瑟琳娜楞了一下,她看向沈奕:“怎么不說話?”

    微微猶豫了一下,沈奕回答:“事實上,我很擔心他們還有一個選擇……”

    ——————————————

    亞歷克斯臉色鐵青。

    北區又死了三個冒險者。

    可是他們卻連那個家伙的影子都沒找到。

    負責外圍警戒的冒險者信誓旦旦地保證,沈奕絕對沒有離開大樓,可是內部搜索人員幾乎要把大樓翻過來,扒開來搜,也沒能找到對方。

    這讓他感覺糟糕極了。

    這個家伙竊聽會議,俘虜手下,搶走克萊恩,救走盧西安,帶走瑟琳娜……短短十多個小時,這個家伙已經給了他太多次難忘的教訓,并第三次從他的手中逃脫。

    這之前他所經歷的所有挫折加起來只怕都沒這十幾個小時經歷的多!

    這個家伙是他所見過的最為兇狠,狡猾,也最為大膽,心細的混蛋。

    亞歷克斯終于意識到,他碰上的是一顆硬釘子,一顆直插在你心臟上的硬釘子。

    必須干掉他!

    不然這次北區的任務將面臨極大的失敗風險。

    不惜一切代價也要干掉他!

    亞歷克斯心中再度吶喊起來。

    一名冒險者匆匆跑過來,對著亞歷克斯搖了搖頭,顯然還是沒有找到沈奕。

    時間已過去了兩個小時。

    天已大亮。

    亞歷克斯抬頭看看天空。

    那強烈的陽光讓他的眼微微瞇了起來。

    他緩緩說:“找不到……就不用再找了。”

    聽到亞歷克斯的說法,那冒險者微微一楞。

    他印象中,亞歷克斯可不是一個輕言放棄的人。

    亞歷克斯已轉身步出大樓。

    一邊走一邊說:“把大樓炸掉。”
3d组三走势图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