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館 > 無盡武裝 > 第十二章 強者風范

第十二章 強者風范

readx();    “放下我!放我下來!”琥珀死命拍打著身體下的胖子。

    該死的混蛋,他此時已經把琥珀改抗為背,或許是跑得太快的緣故,一路不停的顛簸,她的胸就在這顛簸中不停地撞向胖子的背。

    死胖子竟然還發出愜意的呻吟聲……

    他一定是故意的!

    他一定是故意的!

    琥珀幾乎要氣瘋了。

    盡管她已經知道胖子是為了救他們而故意劫持自己,但是好歹你找個好點的理由啊!

    為什么非說要強奸自己?

    還有,為什么劫持的就一定是我?難道你就不能劫持別人嗎?

    杜芷云那個小白臉你為什么不去劫持?

    你說你要強奸他,本姑娘也愿意去救人的啊!

    她越想越生氣,技能是不會再放出來打人了,拳頭卻還是劈啪劈啪的落在胖子身上,只是胖子全不在意,打了半天反到是她自己有些手疼。

    她終于明白這胖子別的本事或許沒有,這挨打的本事可能遠超她想象之外。

    跑了好一段路,胖子終于停下,將琥珀放了下來。

    他看看琥珀,傻傻一笑:“那個……剛才情急,沒辦法……呵呵。”

    琥珀瞪著眼看他。

    胖子沒理由的又開始心虛起來。

    他想了想,對著琥珀鞠了一躬:“對……對不起啊。”

    心里一陣憋悶:這他媽叫什么事?老子救了你們,還得對你說對不起?

    沒想到琥珀呆呆地看著他,突然間眼眶一陣濕潤。

    這可把胖子弄傻了眼。

    這是干什么呢?

    “喂,喂,你別哭啊!”胖子嚇壞了:“我知道是我不好,沒經你同意,就背著你跑。可是……可是那是禁錮之子啊……好好,我承認是我錯了,要不你再打我幾拳消消氣?”

    琥珀的眼淚止住,終于沒掉下來。

    胖子一看有門,喜道:“打我啊,打我啊!”

    琥珀撅嘴,擰過頭不看他:“你這人皮粗肉厚,我打不動。”

    這樣啊……

    也是,就自己目前這防御,琥珀要弄傷自己有點難。

    胖子撓撓頭皮,想了想,很認真道:“那要不這樣,咱開光環。”

    琥珀怔然看向胖子,她那話只是隨口一說,沒想到死胖子卻認真起來。

    胖子見她沒有滿意表情,以為她還不滿意,急了:“劍可不能借了,會死人的。”

    琥珀再忍不住,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這一笑情緒放松,原本憋在眼眶中的淚水也跟著一起流出,一時間又哭又笑,看得胖子徹底傻住,不知這女人發什么瘋,一時間怎么想也想不通……

    片刻后,唐舟和杜芷云終于追了上來。

    又過了一會,塔盾也喘著氣趕到。

    幾個人互相看了看,終于一起嘆了口氣。

    唐舟對胖子苦笑:“不好意思啊,誤會了你。多虧有你,不然剛才我們就危險了。”

    胖子繼續傻傻地笑:“沒事。”

    杜芷云卻沒好氣道:“羅大哥,我說你就別裝了。”

    胖子一楞:“我裝什么?”

    “裝什么?”杜芷云從鼻子里哼冷氣:“扮豬吃老虎啊。明明是個強人,偏要冒充只會輔助,有意思嗎?”

    先前一輪狂跑,唐舟和杜芷云都被胖子遠遠拋在后面,這兩個人可都是敏捷特長的冒險者,一個敏捷38,一個敏捷36,卻死活追不上背著一個人的胖子,令兩人立時明白,死胖子的敏捷屬性,只怕至少在65以上,否則不可能這么快。

    由于屬性點過40就提價的緣故,因此很少有單一屬性大幅度過40后,其他屬性未到40的冒險者,也就是說,胖子的其他屬性只怕也不會低于40點。

    考慮到先前狼王和琥珀的攻擊都沒能把死胖子怎么樣,更是證實了這點。

    因此這刻大家看他的眼神都有些變了。

    不過不是那種看到強者的敬畏,而是看到無聊者的鄙視。

    扮豬吃老虎這種事,在血腥都市從來都不值得敬畏。因為它本身并不符合人性,正如我們所知道的,一個人有本事,就要拿出來,如此別人才會敬你畏你。

    天底下只有沒錢的裝有錢的,不見有錢的演乞丐。

    有本事而裝沒本事,一般只存在兩種情況。一種是純心找事還要自命正義,其實是圖謀對方財貨。比如上一次沈奕他們在螞蟻丘陵的作為。另一種則是純屬閑得蛋疼,無聊逗人玩。這類人在掙扎求存的血腥都市極為少見,就算有,多半也是被逼瘋了的變態。

    因此對胖子的扮豬行為,大家是切齒痛恨。

    不過這其實是冤枉了死胖子。

    與其說他扮豬,到不如說他天性就沒強人覺悟。

    在斷刃隊的時候,他被隊友們使喚慣了,也沒覺得有什么不對。碰到了這個臨時小隊,也沒想過要大展神威。

    對他而言,所謂的無能表現,不過是本能的偷懶——戰斗這種累死累活的事,有什么好?能少干就少干些。再說你如何強的防御,刀子砍在肉上,該疼還得疼。

    既然能者多勞,他自然就樂得做無能者。

    何況他本身也沒什么攻擊技能,真上去打,表現未必就比別人好多少。

    他這種人,天性懶散,從來是不逼不成才。臨時小隊不逼他,他自然拿不出什么本事,直到禁錮之子的出現,才露了一手,這逃命的本事恰恰是他最擅長也最愛干的事,結果反到引的大家因此又高看他。

    對此胖子也深感無語,他很想說其實我真沒多大本事,也就是是屬性比你們高點,但現在看大家看他的眼神都充滿異樣,分明有種趕鴨子上架的意思,這推辭o的話就有些說不出口。

    死胖子從來沒指望過虎軀一震的故事出場,但現在看來,他自己不想震,有人卻搖著他的身體非要他震上幾震了。

    果然,塔盾上前一步,用崇敬的眼神看著胖子:“羅大哥,不好意思先前對你態度不周。這次多虧了你,我們才能活下來。不過聽說禁錮之子一旦盯上目標,就不會放棄,一定會追殺下來。你說接下來我們該怎么辦?”

    這廝腦筋簡單,結果成了第一個震虎軀的。

    胖子果然肥軀一震。

    靠,你問我?我他媽到哪知道我該怎么辦?

    他看看唐舟,再看看杜芷云。

    杜芷云道:“老兄,都到這一步了,你再裝就沒意思了?”

    唐舟更是道:“羅兄弟真人不露相,不過我也算看出來了,這個臨時隊長我是不適合的,我愿意讓位,就由你擔當。你怎么說,我們接下來就怎么做。”

    擔當你妹啊!

    胖子開始哆嗦。

    他看向琥珀,死女人轉過頭不理他。

    這女人也不知什么毛病,竟然眼淚又刷刷流下來了。

    她哭什么呢?

    胖子一陣暈眩。

    他想不通自己其實也沒干什么,不就是及時發現了禁錮之子的來到,然后帶著大家成功逃跑嗎?

    怎么就成了強者了呢?

    真正的高人難道不應該象沈奕那樣,在撤退中計劃好反擊,在停下后完成好準備,在接下來的戰斗成功殺死對手,大獲全勝嗎?

    恩……好象這幾點自己哪點都沒做到。

    可我怎么就成了強者了呢?

    這強者的名號來得也太容易了?

    胖子繼續哆嗦了幾下。

    塔盾急了:“老大咱就別玩了行不?禁錮之子隨時可能追上來的。”

    琥珀更是推了一把胖子:“你有什么辦法就快說啊!”

    胖子脫口道:“等我一會兒!”

    說著蹭蹭跑了出去,同時還叫道:“誰都別跟過來!”

    這一幕看得大家驚奇,胖子繼續道:“內急,先拉屎。”

    “……”

    看著沒人跟他,胖子鉆進一片灌木叢中,打開團隊頻道:

    “老大,有個事得要你幫忙……”

    ————————————

    十分鐘后。

    胖子從灌木叢里出來的時候,神清氣爽。

    他來到眾人眼前,看著大家希冀的眼神,先清了清嗓子,然后用前所未有的鄭重口吻道:“我知道大家都在想什么。”

    “沒錯,禁錮之子可以說是東二區最強大的一種存在。但是這種存在到底強大到什么地步,大家應該還不算太了解,我就先給大家講解一下。”

    “根據目前已知的關于禁錮之子的資料,這種家伙的生命力大約在八千左右。速度普通,但是攻擊力極高,傷害力大約不低于一百點。已知擁有能力1潛行,可以在短時間內潛行逼近對手,施展突然襲擊,潛行期間,自動與周圍色彩融為一體,難以察覺。先前我們遭遇的禁錮之子,其實就是通過潛行靠近我們,只不過我們及時躲開了,它的潛行結束,導致暴露行跡。”

    “2鬼觸,禁錮之子的部分身體可以通過地底進行延伸,從地下發起突然攻擊,也可以直接在地表發起攻擊,相當于擁有遠程作戰能力。”

    “3草木之輝,在草木盛開的地方,可以吸取草木之精,大幅度提升自身生命力的恢復速度。考慮到它鬼觸的能力,所以盡可能不要在植被茂盛的地方與它打。類似于沙漠,城市廢墟這類地方,才是最適合的決戰之地。”

    “4索魂攻擊,也就是傳說中一擊必殺的能力。具體情況不詳。”

    “5傳說禁錮之子是自然精靈與大地精靈誕生的禁忌之子,同時擁有大地與植物的雙重力量,因此可以使用一些雙元素的技能,具體不詳。不過最要命的是,這個家伙擁有極高的智商,遠比一般的兇獸聰明許多。當它發現打不過對手時,它會選擇逃跑,它的潛行不僅適合于作戰,也適合于逃逸。而且他擁有異常靈敏的感知能力,除適用于追蹤外,一般的埋伏或襲擊也很難瞞的過它。”

    “以上,就是我所掌握的關于禁錮之子的全部實力。我可以很負責任的告訴大家,從我們已知的禁錮之子的實力看,在荒野,我們幾乎沒有任何可能打敗這個家伙。不過請注意,我說的是不可能打敗它,不是不能殺死它。”

    “有什么區別嗎?”塔盾不解。

    胖子所說的禁錮之子的實力的確把他嚇住了,事實上也嚇住了一批人。

    不過好在他們看到胖子此時一臉成竹在胸的樣子,沒來由的又來了底氣。

    這家伙是個強者,也許他真有辦法呢?

    所有人都這么想。

    這也算是人們的一個慣性思維:能夠扮豬的老虎一定是非常強大的老虎。就象人們總以為不太愛說話的人,也一定不會撒謊。

    錯誤的思維習慣,再加上人們在危險處境下,總是會本能的抓住一切救命稻草。

    于是不管胖子愿不愿意,他都必須是,也只能是那個能夠帶領大家走出困境的人。

    胖子繼續裝:

    “區別就是打敗它需要我們依靠自己的力量去做到。殺死它,則是可以不擇手段去做到,包括借用并不屬于我們的力量。”

    “我知道大家很迷惑,其實說出來很簡單。要想殺死禁錮之子,我們首先要拖,我們不能將這場對決當成是一次戰斗來打,而是要把這當成是一場戰爭來面對。”

    死胖子說得有板有眼,聽得大家都目瞪口呆。

    胖子很滿意這表現,直到這刻他才終于意識到,被人當成高手來崇拜的感覺當真不錯。

    這毫無疑問大大鼓舞了他的精神,他說:“所謂當成戰爭來打,就是不爭一時一地的得失。在戰爭的初期,要盡可能消耗對手的實力。”

    “怎么消耗?”唐舟問。

    “正如我們所知道的,禁錮之子的本性殘忍噬殺,它不僅對冒險者有著狂熱的追殺情緒,就是對這片土地上的其他生物,也同樣殘忍無情。但是荒野兇獸,并不是可以任禁錮之子肆意縱橫的地方,總有一些兇獸,是它無法對付,或者殺死了也要付出極大代價的……”

    胖子一板一眼的說道,其口氣,用詞,已變得越發智慧而充滿自信,話語更是充滿了感染力。

    他開始明白為什么沈奕一定要他背熟了臺詞后再出來和大家說。

    激情而富有感染力的演講,有時更甚于演講內容本身!

    突如其來的轉變,聽得眾人有些呆滯,琥珀目不轉睛地看著胖子,在胖子那“激情四射”的演講中,胖子那原本臃腫的身體消失不見,代之而起的是才華橫溢的戰略制訂與清晰的分析頭腦。

    演說還在繼續。

    針對禁錮之子的優劣勢,胖子滔滔不絕:“利用荒野兇獸來對付禁錮之子,有兩個好處。除消耗禁錮之子的實力外,還有一個額外好處,就是我們可以利用禁錮之子對當地兇獸造成的傷害,來趁機獵殺那些重傷逃逸的兇獸,或者已經被禁錮之子擊散的獸群,從而大大豐富我們的收獲,卻又不必付出過多的犧牲,更不必去面對我們無法挑戰的強大存在,可以說是一舉兩得。”

    “然而這一計劃也有著它無可避免的缺陷存在。在長期的被禁錮之子追殺過程中,我們必須小心的通過每一個我們所選定的兇獸營地。要盡可能的不驚動當地兇獸,同時又要盡可能讓禁錮之子與其發生沖突。這需要我們在路線的選定與速度的把握上,有著相當精準的判斷力。”

    “不過這還不是最困難的。真正困難的地方在于:禁錮之子本身是不需要休息的,而我們人類無論多強大,必須的補充與休息都是無可避免的。盡管禁錮之子從來不是以速度著稱的兇獸,但是它那永無休止的體力有效的彌補了這一缺陷。曾經有許多冒險者,就是在長途逃亡中不堪疲憊,而在睡夢中被禁錮之子割下腦袋。”

    “因此在這場長期戰爭中,我們要做好艱苦的迎戰準備。我們不但要保持時刻的高速移動,同時還要盡量壓縮自己的睡眠與休息時間。為了生存,為了反擊,我們不得不將自己的作息進行調整,從現在開始,每過兩個小時,立刻睡眠一小時,同時保留一人作為警戒。”

    “此外,為了確保我們能借助禁錮之子的進攻削弱目標兇獸的實力,我們必須不停的兜圈子,這意味著我們要跑的路線,遠比禁錮之子長得多。因此這需要我們有更高的速度,更充沛的體力。同時為了體力效果的加劇,我們還需要盡可能的縮短戰斗時間,減少戰斗損耗。要做到這兩點,我們必須在一開始的時候就計劃好可以借用的兇獸目標,并通過它們身上的收獲,來彌補我們的需要。”

    “這就需要我們制訂一條復雜而詳細的逃亡路線圖。在這條路線圖上,我們要有計劃有目的的利用禁錮之子,將一切可能與不可能算計在內,從而確保自身安全,并在最后關頭……消滅禁錮之子。”

    “按照我的計劃,這一天,將會在十五天后到來。也就是說,我們將經歷一次有生以來最為艱苦的,歷時長達至少十五天的逃亡反擊生涯。”

    “目標是光明的,前路是艱難的,何去何從,將由你們自己選擇!”

    這一這番抑揚頓挫的說話之后,胖子用了一句高亢的語調做出最后的總結,終于講完了他所有的計劃,雙手同時還出一個高亢有力的姿勢,以加強信念。

    眼前是一片鴉雀無聲。

    所有人都直著眼看他。

    看著大家都不說話,胖子突然沒來由的心虛了。

    忍不住縮了下脖子問:“我……我說錯什么了嗎?”

    終于還是露了原形。
3d组三走势图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