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館 > 無盡武裝 > 第三十六章 真正的收服任務

第三十六章 真正的收服任務

readx();    火種剛一落入威震天手中,參加本次任務的所有冒險者的血腥紋章同時響起:“警報!警報!威震天獲得火種源,主線任務失敗進入倒計時,一百八十秒內無法搶回火種,全體冒險者以失敗論處!”

    這一下不用沈奕和楚升通知,所有人也都知道大壩那邊出事了,一個個紛紛詢問到底發生了什么事。!。

    夜魔轉身向威震天沖去,對著他打出一拳:“威震天,你不守信譽!”

    威震天殘破的左臂一橫,擋住夜魔的攻擊,同時狂囂道:“無知小輩,連打倒我的實力都沒有,又有什么資格做我的主人!”

    夜魔哼了一聲:“你根本沒給我們機會,怎么知道我們沒有這個實力?”

    溫柔眉頭皺起,這個時候,夜魔怎么還有心思說這種話。

    威震天已哈哈狂笑起來:“狂妄小輩,既然你這么說,那就給你們一次機會!”

    隨著他這話出口,指揮大廳中所有人的血腥紋章竟然再度響起:

    “隱藏任務威震天的挑戰開啟:接受威震天的挑戰,并在一對一的戰斗中擊敗他,任何其他人參與攻擊,都將會削弱評價。任務失敗無懲罰。”

    “由于當前威震天屬于重殘體,你擁有如下選擇:”

    “一:擊敗重殘體威震天,獲得進入下一階段隱藏任務的資格。第二階段任務失敗,每人扣除一萬點,放棄任務可獲得對應獎勵。”

    “二:擊敗中殘體威震天,獲得進入下一階段隱藏任務的資格,第二階段任務失敗,每人扣除一萬點,放棄任務可獲得對應獎勵2。選擇此項,威震天狀態恢復至正常水平的一半。”

    “三:擊敗輕殘體威震天,獲得進入下一階段隱藏任務的資格,第二階段任務失敗,每人扣除一萬點,放棄任務可獲得對應獎勵3。選擇此項,威震天狀態恢復至正常水平的百分之七十五。”

    “四:擊敗完全體威震天,你將直接收服威震天成為自己的手下,忠誠度百分之三十,最大忠誠度六十,永久具有叛變可能。”

    原來這才是真正的收服威震天任務!

    要想把威震天這樣的存在收為手下,首先就得展示出比他更強大的實力,否則象威震天這樣的人怎么可能會投靠。而以三難度冒險者的實力,要想一對一打敗一個比四難度冒險者還要強大的b,幾乎就是天方夜譚。所以唯一的辦法,就只能是選擇中殘或重殘體的威震天,在擊敗他后,獲得下一個隱藏任務,通過相對較容易的任務疊加,來達到收服威震天的目的。而下一個隱藏任務,不出意外的話,到真有可能是全滅汽車人。但不管你是用哪種方法完成這個高難度任務,你所能得到也不過是一個永遠具備背叛可能的威震天。

    這還不算,這個隱藏任務的觸發條件,竟然還是在主線任務面臨失敗可能的條件下觸發的——只有在威震天面對勝利得意忘形時,他才會說出真心話,放出挑戰宣言。

    由此可見這個任務是多么難了——天瀾隊要么不接受,全力攻擊威震天,那就等于失去收服威震天的機會。可要是接受了,就相當于放棄主線任務。隱藏任務失敗是沒有懲罰的,主線任務失敗,那懲罰可就大了。

    難怪收服威震天這樣的家伙,只存在于理論的可能,卻從無人做到過。

    這刻眼看著隱藏任務終于來了,主線失敗倒計時卻已開始,所有冒險者幾乎都要瘋掉了。

    沒想到這個時候夜魔反而狂笑起來:“任務終于來了!動手!”

    喊出動手的同時,夜魔先拿出一張卷軸拍在自己身:轉化卷軸,使用后所有近戰技能與普通攻擊都擁有遠戰能力,威力效果不變,有效時間三分鐘。

    與當初金剛得到的那塊可以將近戰技能轉為遠程技能的轉化令牌不同,這是一張一次性卷軸,只能保持三分鐘有效期,但是轉化的能力卻是全部。

    使用過這張卷軸后,夜魔隨即打出一拳:“大日天魔拳!”

    這一拳打在威震天身,竟然將這個巨大的鋼鐵機器打的向后一仰,與此同時,李娜莉突然對著火種一指:“移形換位!”

    只見威震天手中火種一閃,竟然消失后出現在李娜莉手中,代之而起的,是威震天手中抓著的一個紅色布娃娃,對著威震天格格笑個不停,卻不攻擊。李娜莉一得手,立刻將火種拋給左剃,左剃接過火種,大嘴張開竟如蛇般將自己整個臉都撕裂,將火種往口中一拋,竟將火種咽了下去。

    血腥紋章的倒計時隨之終止,那些已經要抓狂的冒險者終于松了口氣,不過一個個也都知道大壩必然出事,再顧不狙殺落單霸天虎,紛紛向著胡佛水壩而去。

    “我的火種!”威震天完全沒想到對方竟還有這一手,右手重拳向著左剃砸去,試圖將火種搶回,就在這一拳打出的同時,房梁卻突然沖過來一頭撞向威震天,同時手中已拋出一張銀光閃閃的銀絲巨網。

    威震天這一拳正打在房梁身,只一拳便震斷了房梁四根肋骨,直接將他震飛半空,只是這家伙一個自愈,人剛落地就已復原。那銀絲巨網卻也落在威震天身,這網也不知是用什么制的,威震天發力一掙,竟然沒能將它掙斷,反而越收越緊。

    夜魔則一拉蒙眼帶,雙目中再度放出兇猛火焰,直撲威震天。他這兇魔之焰溫度極高,有著融金銷鐵的特性,同樣是機器人的克星,只是能維持的時間不長,但是用來打擊被困在銀網中的威震天也足已對他造成極大傷害。反到是那銀色巨網卻絲毫不受影響。

    威震天被火焰燒的瘋狂連囂,左臂重炮再度伸出:“你們以為這樣就夠了嗎?”

    對著夜魔就是一炮。

    然而就在他開炮的同時,李娜莉已經沖了過來,又拋出一個布娃娃,正擋在夜魔身前。這一炮將那布娃娃轟成粉碎,卻對夜魔沒造成半點傷害,這家伙重新拉眼帶,左右雙拳各劃了一個半圓同時向外推出:“十字轟天拳!”

    在轟出這一拳后,夜魔手中已出現兩把帶著森森魔氣的血色長刀,對著威震天遙遙一指:“暴風攻擊!獠牙之擊!血祭之刃!”

    劈出這三刀后,血色長刀的光芒竟然暗了些下去。

    三道凄厲刀風劈在威震天身,竟然在他身砍出三道燦爛火花,尤其第三記刀光,幾乎將威震天半個身體披開,痛的威震天仰天怒吼,他受到銀色巨網的作用,再加雙腿被斷,一時間行動不便,對這遠程敵人毫無辦法,不過好在他還有強大的遠程火力。右臂激光能量炮迅速轉動,對準夜魔:“給我去死!”

    就在他開炮的瞬間,夜魔身邊一個鬼魅虛影突然出現,正是趙兵。

    他抓住夜魔的身體往后一拉,兩個人竟在能量柱襲擊前同時消失,再度出現竟已在威震天的另一方向,夜魔的雙刀依然一刻不停的向著威震天砍去。

    至于旁邊幽,房梁,刀鋒和李娜莉四人則各捧一把電磁射線槍,同時看住威震天和大黃蜂卻不出手,左剃則死死盯住溫柔。

    看到左剃吞下火種,溫柔立刻意識到,火種在未被摧毀并成為獎勵前肯定是不可以放進紋章空間的,否則沒必要讓左剃把他吞下去。

    但既然這樣,為什么之前他們卻一直把火種放在刀鋒手中?

    想到這她突然明白了,脫口叫道:“原來你們是故意把火種給他的,你們早就知道開啟隱藏任務的先決條件……”

    說到這,溫柔心中突然一凜。

    天瀾隊根本不是沒有發現隱藏任務的問題,恰恰相反,他們知道的遠比自己想象得還要多。

    正因此,他們才演了這一出戲。

    這出戲的唯一目的,就是讓隱藏任務真真正正的出現,然后天瀾隊才拿出他們的殺手锏。

    那銀色巨網,轉化卷軸,以及早已計劃好的作戰方式——由夜魔負責攻擊,其他所有人負責保護夜魔。

    這一切的一切都是威震天準備的。

    不光光是這樣,他們甚至在一開始就知道這個任務有漏洞。

    根據隱藏任務的指令,打敗威震天必須由一人負責,其他人任何參與攻擊都將削弱評價,然而這個指令卻存在著一個明顯的不合理之處,那就是其他人不可以參與攻擊,卻可以參與防守。

    于是一個精心安排的計劃就這么產生了。

    先是假裝當,接著是待敵出擊,等到隱藏任務出現再搶回火種,最后便是一場真正意義的挑戰賽。

    聽到溫柔的說話,左剃冷哼一聲:“沒錯,我們早就知道這一切,不然你真以為,我們會在沒有任何把握的情況下這么干嗎?只是我們也沒想到……”

    盡管天瀾隊計劃得很好,但是他們也沒想到執行中還是出現了一個意外,那就是南山的死。

    天瀾隊完全沒有料到在這場戲中,溫柔竟然能以一人之力擊殺南山。

    南山的死亡對天瀾隊不啻為一個沉重打擊,他對挑戰威震天的戰斗更是有著決定性的意義——他是治療師,也是召喚師,他是確保夜魔持久戰斗能力的根本,必要時甚至可以讓召喚士兵來替死。

    南山一死,許多保護手段再也用不,夜魔現在只能依靠李娜莉的替身娃娃,趙冰的定點瞬移以及房梁的身體來防守,缺乏有效的恢復手段和替死手段。

    而威震天還有六千點裝甲值,銀色巨網雖然束縛了他的行動力,卻束縛不了他的遠程打擊力,使得夜魔的戰斗其實也極為艱難,心中對溫柔可以說是恨得要死卻又沒有辦法,同時也更加后悔,早知道就不抓溫柔了。

    俘虜溫柔原本是天瀾隊的一個后備計劃,因為他們對威震天的了解,只限于隱藏任務的初步挖掘,其后第二階段的隱藏任務是什么,他們也不知道,更無從應對,因此迫切需要同盟團隊的幫助。誰會想到這女人不但軟硬不吃,還實力強橫,竟然在受了詛咒的情況下還于眾人聯手中殺死南山。

    后備計劃尚未用,卻先坑了自己一把。

    這刻天瀾隊吸取教訓,全神盯住溫柔與大黃蜂,再不給他們任何機會,夜魔則發了狂般的對著威震天狂轟濫炸,誓要以一己之力打敗威震天。

    眼看著自己三分鐘變身時間將至,夜魔突然叫道:“幽,準備提升為第二階段!”

    所謂第二階段,就是對隱藏任務正式做出選擇,到底是與重殘體還是輕殘體又或者是什么樣的威震天決斗。在此之前,天瀾隊沒有人做出選擇。

    之所以如此是因為這個選擇也有一個漏洞,就是不必非要在第一時間做出,完全可以先打后選擇,而你先前所打掉的裝甲值,同樣是被列為有效攻擊的,不會被有效回復。當然如果你在做出選擇前就將威震天徹底擊倒,那么系統就會默認為你選擇了殺死重殘體的威震天,也就是做出了第一選擇。

    按照夜魔他們的計劃,就是先打一場,看看對付最后六千點裝甲值的威震天需要多少代價,還有多少余力,然后再選擇第二還是第三階段。

    南山的死,使得夜魔單挑輕殘威震天已基本沒有可能,但是第二階段中殘體,依然還有希望,因此夜魔才會下達這個命令。

    之所以讓幽來做選擇,是因為這同樣是規則的一個漏洞,根據指令,威震天會全力追殺那個決定和他單挑的人,但是最終能收服他的卻依然只會是對他造成最大傷害的人。

    因此聽到夜魔的說話,幽吃了一驚:“天蠶網最多再支撐兩分鐘威震天就會脫困,我們真得還要打到第二階段嗎?”

    此時夜魔手中雙刀光芒此時已徹底轉暗,他將長刀一拋:“刀鋒!”

    刀鋒沖過來接住夜魔的刀,竟然往自己身體里一插,那兩把血色長刀嗡的振響起來,同時光芒再度高漲。夜魔則一拳又一拳的繼續向著威震天吼去,迎著對方的咆哮與重炮大聲回答道:“必須保住第二階段成功!南山的死你和娜莉都有不可推卸的責任,你們要做出承擔!我需要李娜莉的替身娃娃做掩護,所以就只能由你來吸引火力了。你有魅魔血統,威震天沒那么容易殺死你!”

    幽神色一黯,點頭道:“知道了。”

    她的魅魔血統雖然也可以飛,但卻沒有溫柔那么靈活。夜魔做這個決定,顯然還是在惱恨她救援南山不力的事,否則按原來計劃,應該是由房梁做火力吸引者。

    這時夜魔已叫道:“給我用延時珠和卷軸!”

    幽急忙取出一顆延時珠對著夜魔用掉,夜魔的血統變身再度延長了三分鐘時間。同時幽又取出一張重置卷軸和一張力量卷軸先后向著夜魔拍去。

    所謂重置卷軸,就是將夜魔所有已經使用過的技能全部冷卻重置,同樣是一次性消耗品。

    為了收服威震天,天瀾隊和當初的斷刃隊一樣,可以說將所有家底都拿了出來。

    這刻用過重置卷軸,夜魔又是一記大日天魔拳擊出,威震天連受重創,眼看著只剩一千點裝甲值,再支撐不住夜魔的瘋狂攻擊,就在這時,異變陡生。

    血腥紋章那無情的提示音又響了起來:“編號e1129做出選擇,擊敗完全體之威震天,戰斗期間他人不得插手,否則將扣除冒險者表現。威震天獲得臨時性能力:激活。”

    隨著這聲提示音的響起,威震天已放聲咆哮起來:“你們這幫混蛋,真得以為我會那么容易被你們擊敗嗎?讓你們見識一下宇宙大帝賜予我的力量……”

    隨后只見威震天雙臂高高舉起,大廳中風嘯聲起,無數機器設備同時飛向威震天,并在空中支解成一個個零件,飛入威震天的身體,成為他身體的一部分,就連一臺終結者都沒被他放過,也被瞬間拆解融入,斷刃隊莫名其妙的就損失了一臺終結者機器人,而且是永遠無法修復的。

    威震天先前被重傷的鋼鐵之軀則開始以令人瞠目結舌的速度飛速恢復,直至重新成為那個威風凜凜不可一世的威震天!

    這時再看他的裝甲值,已經變成了2000025000。

    這就是都市剛剛賦予威震天的新能力激活,當然,在威震天的記憶中,這一能力是宇宙中的強大生命宇宙大帝對他的恩賜,一生也只能使用一次,而現在他終于使用了出來。

    這一下變化突如其來,夜魔的攻勢也微微一僵:“怎么會這樣?”

    兩萬點裝甲的威震天,開什么玩笑?夜魔要打的是那個一萬兩千五百點的威震天,也就是那個只應該恢復到七千五百點的威震天才對!

    這一變化幾乎要讓天瀾隊瘋掉了,幽更是失聲大叫起來:“天啊!溫柔你到底干了什么!你難道以為你能一對一打敗這個家伙嗎?”

    沒想到溫柔卻回答:“不是我干的,你以為我會想不到按下選擇鍵是什么結果嗎?我還沒打算自殺!”

    “那是誰?”所有人同時喝問。

    “是我。”不遠處,一個虛弱無力的聲音突然響起。

    愕然回首,只見區揚正哈哈大笑著:“譚威,你這混蛋以為可以這么輕松的利用我們嗎?你想用我們蠻牛隊給你當馬前卒,幫你去無敵三難度,我呸!你他媽想得美!你不是想要更高進度嗎?老子給你一個最高進度,就看你抓不抓得住了,哈哈哈哈!”

    “王八蛋!”夜魔譚威這次是徹底怒了。

    他萬萬沒想到自己先是被溫柔給坑了一把,在全力注意了溫柔之后,竟然又被那個已經重傷的區揚也坑了一把。

    這一下威震天的實力大幅度回復,要想殺死他可就太難太難了。

    面對自己的救命恩人,威震天卻是無比豪爽的對區揚說了一句:“是你在向我發起挑戰嗎,小子?那么我成全你!”

    右臂能量巨炮一指,對準區揚。

    面對這恐怖巨炮,區揚躺在那里只微微一笑,溫柔已面色大變:“不,不要啊!”

    轟!

    一道巨大的能量光柱已直掠而來,將區揚整個吞噬。
3d组三走势图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