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館 > 無盡武裝 > 第五章 巫妖

第五章 巫妖

readx();    “你叫施木木?”沈奕看向眼前的姑娘。

    由于系統遮蔽的緣故,對方的臉始終有一層霧氣籠罩使他無法看清,但他能依稀感覺到這是一個年紀并不大的年輕姑娘。

    聽到沈奕這么說,姑娘微微怔了一下,看著沈奕的眼神漸漸有了警惕:“你認識我?”

    “不,第一次見面。”沈奕回答。

    “你的反應可不象第一次見面。”

    “只是以前聽朋說起過而已。”沈奕一笑。

    “哦?能告訴我是誰嗎?”施木木問。

    沈奕猶豫了一下,搖搖頭:“算了,沒那個必要。”

    將卷軸買下來,沈奕給了四萬五千點,然后轉身離開。

    不是不想說,而是不知道該怎么說。有關艾薇的事情,有許多涉及到都市機密,根本不允許他透露,而他也無法解釋為什么艾薇最后會死于非命,更不愿解釋這種自進入都市以來最大的失敗。

    至于說艾薇死前囑咐幫她照顧這個姐姐。以前他們在二難度沒法照顧,現在進公寓區了,身邊卻處處危機。真要去照顧她只怕反而害了她,到不如做個豪客,然后就此擦肩而過。

    沒想到他要走,對方卻不讓他走。

    施木木悠悠嘆息了一聲:“你是沈奕對嗎?”

    沈奕一怔,回頭看向對方。

    姑娘已經解開了籠罩面的那層遮蔽霧氣,現出一張白皙文靜的臉蛋。

    “你……”沈奕吃驚地看她。

    施木木面色平靜:“我已經知道艾薇的事了……再說都市里能出手這么大方又愿意對我大方的陌生人,大概也只有你了。”

    只略沉思了一下,沈奕就明白過來:“你遇到了老孟還是常家兄弟?又或者龍牙隊四個?”

    “都有。”施木木回答:“你不知道嗎?老孟和常家兄弟入了龍牙隊,現在老孟是龍牙隊的隊長,個世界我才和他們一起并肩作戰過,這張卷軸就是我次任務的回報之一。”

    沈奕張了張嘴,什么都說不出來。

    沒想到當初暗黑世界活下來的七個人竟然會走到一起。不過說起來也正常,戰場本就是最好的組隊試煉場。在一場任務**同經歷生死磨難的冒險者,很容易建立感情,并且無論是勇敢,忠誠,智慧,力量都已在任務中得到答案,當初沈奕和洪浪他們不就是如此嗎?在相互滿意的情況下組建隊伍,沆瀣一氣,本就比公司式招收成員的方式要貼近現實。

    畢竟對冒險者來說,忠誠,勇敢與值得信任,都遠遠比強大的個人力量更重要。

    既然施木木已經知道了有關艾薇的事,沈奕也樂得省些唇舌。

    “艾薇的靈魂現在還在靈魂之石里,想看看嗎?”他問。

    施木木一楞。

    沈奕已取出靈魂之石遞到施木木眼前,石中那女孩微閉雙眼,安靜地沉睡著,仿佛一個恬靜的睡美人。

    施木木癡癡看著,終于嘆了口氣:“他們沒有告訴我這個。”

    “他們不知道。”

    “謝謝你還給留給艾薇一絲生的希望。”

    “那是我該做的,很抱歉之前沒告訴你……我只是不知道該怎么跟你說。”

    “我能理解。”施木木展顏一笑:“有些事過去了,就讓它過去。”

    “是啊。”沈奕笑笑。

    兩個人站著說了一會兒話,沈奕將他們和艾薇一起并肩戰斗的事情一一告訴施木木,沈奕盡量揀好聽的說,說她性格柔和,讓大家都很喜歡,周宜羽拼了命地追求她,也說到艾薇的能力帶給大家的無盡好處。

    當說到她臨終前的囑托時,施木木幽怨地瞪了沈奕一眼,似是在埋怨沈奕一直沒來找自己,不過想想也實在沒什么好找的,她也不是對方某個死去戰的生活艱難的家中老人,大家都要在生死線拼搏,太過傷秋悲月沒有好處,因此就理解了沈奕。

    閑聊了一陣,沈奕看看時間不多,對施木木道:“抱歉我得走了。”

    “很急?”

    “……是的。”

    施木木想了想,取出一張紙條在面寫了幾個字遞給沈奕:“這是老孟他們在三區的住址,他們對你一直很欽佩,我想如果你有什么麻煩需要找他們幫忙的話,應該不會拒絕的。”

    冒險者在都市中除了訓練外,大多是吃飯享受,日子過得還算悠閑,真正有急事的很少,因此施木木很輕易就能猜到沈奕可能有什么麻煩臨身。

    沈奕笑著接過:“我正想問你要來著……謝了,你真是個聰明姑娘。”

    —————————————

    辭別施木木,沈奕去了趟西區,和薇娜見面。找到薇娜并不難,這段時間他們一直有接觸,就在半個月前,永恒之夜剛剛升到公寓區,還把地址給了沈奕。

    在聽過來意后,薇娜立刻把沈奕帶到一個房間里,兩個人在那里單獨相處了有足三個小時的時間,期間一度把某個暗戀薇娜的永恒之夜的隊員急得幾乎要砸門了,惟恐發生某些“工作之外的交流”——這不是無來由的妄加揣測,薇娜曾不止一次表示過對沈奕的好感,而沈奕看起來也實在不象是什么能夠坐懷不亂的君子。

    至于兩人間到底有沒有發生什么,老實說沒人知道,反正出來時薇娜眼中滿是幽怨。這種幽怨可以解釋為欲求不滿,也可以解釋為薇娜又一次沒能在交易中占到什么便宜。

    “那么……事情就這么說定了。”

    “先說好,如果有超出我份內之外的要求,你得另外再付籌碼。”

    “我會的,寶貝。”沈奕在她臉輕輕親了一下,算是禮節,也算是占個便宜,這小妞皮膚不錯,比一般的美國女人細膩多了,可能和她曾經的化妝品研究員身份有關。

    “這么急著走干什么,你完全可以多留一會兒。”薇娜充滿誘惑地說。

    “不了。”沈奕苦笑:“今天很忙,我還得再見幾個朋。”

    “又是美女?”

    “不,恰恰相反,這么長時間下來,我都要懷疑他還算不算是人。”沈奕笑著回答。

    離開西區,沈奕回到東區按施木木給的地址去見了老孟。

    盡管已經有了充足的心理準備,但是在見到老孟的那一刻,沈奕還是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氣。

    這哪里還有人的模樣?

    如今的老孟幾乎就是一個骷髏身蒙著一層皮。深凹的眼窩里,不再是人類的瞳孔,而是碧綠幽火在閃閃發亮。

    這樣的尊容若是丟進亡靈陣營中,那些亡靈不把他當成自己人都是沒天理了,光是這形象就能獲得亡靈陣營中那些英雄人物的好感與信任。

    或許也知道自己這形象太過嚇人的緣故,老孟長期黑布套頭,看起來就象是中世紀時的劊子手。

    對于沈奕的拜訪,老孟也有些吃驚。

    “你怎么會過來?”由于聲帶肌肉腐蝕的緣故,老孟的聲音變得沙啞而尖厲,就象是兩塊骨頭片相互磨蹭發出的噪音。

    “來見見老朋,怎么,不歡迎嗎?”

    “當然不會,不嫌棄的話就里面坐。”老孟呵呵笑著,請沈奕進門。

    進了門,沈奕才發現自己幾乎是進了一處亡靈墓地。房間中陰冷幽暗,充斥著迷離鬼氣。房間里沒有什么多余的家具,只有中央擺放著一個祭壇,面用碧磷刻畫著古怪的符紋記號,還有鮮血在面流淌。耳中隱隱傳來鬼嘶般的呼號,卻不知從何而來。

    沈奕的眉頭皺了皺:“見鬼,這里是你的住所,不是你的實驗場。”

    “有區別嗎?我已經轉成半巫妖之體,現在不需要睡眠。”

    “看來你這段時間進步匪淺啊,為什么是半巫妖?”沈奕實在找不到地方坐下,只能站著和老孟說話。至于說喝茶這種事,那就更別想了,這房子里根本沒廚房。沈奕很想問你是不是連食物都不用吃了,每天就是啃骨頭。但是想想這問題過于直接了些,也就沒問。

    老孟回答:“完全化的巫妖擁有永生不死的生命,不過卻有個致命弱點,就是命匣,而且命匣是無法放進血腥紋章的。你也知道我們冒險者可以沒有長處,卻不能有短處。所以我選擇了成為半巫妖體質,雖然沒有真正的巫妖那么強悍,但也去除了人類要害的弱點,而且沒有所謂的命匣缺陷。”

    “聽起來你對現在的狀況還挺滿意?”

    “嘿嘿嘿嘿……”老孟尖笑起來,這聲音聽得沈奕毛骨悚然:“哪有什么滿意不滿意的。如果可以,我當然會選擇人類的軀體,但是世事就是如此,要想有所得到就必須有所付出。這條路是我自己選擇的,我愿意為之承受,就是那么簡單。”

    說著,老孟看看沈奕:“好了,說說你的來意,你可不象是那種喜歡走街串門的人。”

    “我聽起來有這么功利嗎?”

    “比我說得還功利。”老孟不客氣道。

    沈奕苦笑:“好……那我就開門見山,有個任務非常適合你,有沒有興趣跟我合作?”

    “什么任務?”

    “魔獸爭霸,亡靈陣營大量隱藏任務。”

    老孟那碧綠磷火般的雙眼立時閃爍出光芒:“你有亡靈陣營隱藏任務的資料?”

    “非常多!”沈奕很肯定地回答。

    “從哪來的?”

    “這是機密。”

    老孟深吸了一口氣:“走,我們去常家兄弟的房間坐坐,那里才是待客談話的地方,你也順便見見老朋。”

    “樂意之至。”老實說這鬼地方沈奕連一分鐘都不想多待。
3d组三走势图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