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館 > 無盡武裝 > 第三十三章 最后的底牌

第三十三章 最后的底牌

readx();    半個小時后,沈奕看到陳云濤和楊升回來。

    沈奕對陳云濤打了個招呼:“氣色不錯,看來你的麻煩已經解決了?”

    陳云濤傲然回答:“天底下本來就沒什么解決不了的麻煩,只看你是否足夠努力。”

    溫柔險些笑出聲,實在忍不住,只能用內部語對沈奕道:“天哪,現在我開始明白,原來人生哲理這種東西真得很不值錢,再蠢的蠢貨都能冒出兩句來。”

    “你說什么?”陳云濤沒聽懂她的話。

    沈奕立刻接口:“我們家鄉的土話,意思是她很佩服你。對了,這么說你們和南區的冒險者交火了?”

    “殺了他們三個……他們有三十個人。”陳云濤傲然回答。

    沈奕眼中露出“你很厲害”的驚訝之色,這種表情讓陳云濤看了非常舒服。他喜歡別人用這種不可思議的眼神看他,仿佛看某個高高在的大人物,一臉的崇拜與景仰。

    按照標準流程,他老人家只要虎軀再震那么幾震,沈奕就該納頭跪拜了。

    不過可惜沈奕顯然有些“不路”,既沒有跪拜也沒有繼續追問他的光輝事跡,只是道:“那么……恭喜你了。”

    陳云濤眉頭一皺:“沈奕,我建議你再重新考慮一下我次的提議。”

    “我會的,不過我最近有點忙,等我忙完之后好嗎?”沈奕回答。

    陳云濤顯然對他這樣的敷衍之詞不滿。

    似是看出了陳云濤的想法,沈奕笑道:“你看今天我一直都在陪溫柔逛街,什么事都沒干,浪費了整整一個午。任務世界可不是度假盛地,所以今天下午我必須好好的做幾個任務,我的榮譽值到現在還少得可憐。”

    溫柔沒好氣的看了他一眼,想這話他到也沒說錯,只不過一個午他都在偷窺和算計,榮譽值也不是沒賺到,而是全花光了。

    這個混蛋,永遠的騙死人不償命,你竟然還無法指責他撒謊。

    聽到沈奕這么說,陳云濤的臉色總算好看了一些:“什么任務?也許我們可以幫忙。”

    “哦?”沈奕笑了:“好啊,有個清除魚人的任務,比較麻煩,有人肯幫忙,我最樂意不過。”

    無盡殺戮任務的展開條件主要是以陣營發展建設任務的進度為基礎,并不代表就沒有其他任務可做。沈奕現在所說的,正是一個從早期一直被遺留到現在的任務,由于難度較大,回報也不算太高,一直沒什么人完成。

    其實這個任務的回報也不算低,完成后可以獲得四百點陣營榮譽。問題它是單人任務,只有接任務的冒險者才能獲得榮譽值,而這個任務本身難度又相對較大,至少需要四五個人合力,因此只適合團隊冒險者來做。

    偏偏斷刃和蠻牛都有自己的主要目標,其他人更是被沈奕指使著為他跑來跑去,因此這幾天一直就沒人接這個任務。今天陳云濤竟然冒了出來,沈奕毫不客氣地把對方拉做苦力。

    這刻聽到沈奕這么說,楊升皺眉:“這個任務有點麻煩,我們自己也還有事……”

    雖然他們現在第二環任務已經完成,而第三環任務攻占海加爾城堡的時間還未到,中間有大量時間。但是深淵魔王被人搶走后,誰能保證火焰領主又不被人搶走?

    這個時候,楊升實在不愿意多事,盡管他對沈奕有所懷疑,卻不可能因為一個懷疑就耽誤正事。

    按他的想法,接下來的時間他們就要守在火焰領主旁邊,以確保計劃不再受到影響。

    但是陳云濤卻說:“沒關系的。”

    “那就太感謝了。”

    “不客氣,既然我邀請兩位,怎么也要拿出些誠意來。”

    “那好。”沈奕看看時間說:“一個小時后,我們在石堡門口見。”

    “那就這么說定了。”

    陳云濤和楊升轉身離去。

    看著他們離去的背影,沈奕的笑意越發濃厚。

    “瞧,我都說過我們不需要去迎合他們,他們自己就會湊來的。”

    溫柔狂翻白眼。

    ——————————————

    自大并非愚蠢,但是自大會使人盲目。

    因自大而盲目的人往往會因為輕信自己而變得類似于愚蠢。

    于是盡管因果關系不同,結局卻往往相同。

    下午四人來到魚人領地寂靜之湖。

    清澈的湖水邊,矗立著一座座結構簡陋的小屋,形成了一個群落,那便是魚人一族的所在了。

    沈奕指了一下遠處魚人小屋說:“魚人的數量大約在三百左右,其中三分之二是普通魚人戰士,不足為慮,就是數量較多比較麻煩。還有三分之一是精英魚人戰士,實力不差,戰力大約在初難度冒險者中游左右,此外還有少量魚人祭祀,有二難度低級水準,數量估計不少于十個,最后就是魚人王,小b,實力應該相當于三難度冒險者中等水準。”

    “聽起來不過如此。”陳云濤活動了一下手腕。

    沈奕繼續道:“值得注意的是,這些魚人是生活在水中的種族,一旦戰斗不利,他們會向水中逃逸。當他們在水中戰斗時,戰斗力會提升百分之三十左右,速度也會大大提升。除非我們有專家級的水性專精,不然最好避免和它們在水中戰斗。所以我的建議是它們引出來,分批解決。”

    “哪需要這么麻煩。”陳云濤把嘴一撇:“照我的意思,強攻就可以了。”

    沈奕眉頭一皺:“那只會提升風險與難度。”

    “那又怎么樣?”陳云濤反問:“永遠只走近路,固然可以讓你降低風險,卻也永遠無法創造奇跡。”

    沈奕立刻反唇相譏:“你說的沒錯,不過奇跡總是建立在大量失敗的基礎的,而在都市,失敗就意味著死亡。除非你有兩條命,否則你失敗不起。”

    陳云濤哈哈一笑:“也許我真有兩條命,甚至還會有更多,所以我才是那個能夠創造奇跡的人。和你不同,我輸的起!”

    說著陳云濤半月刀一抽,已大步向前走去。

    湖邊兩名魚人守衛看到有人類向這邊走來,立刻舉著魚叉嗚呀嗚呀地大叫著撲來。

    陳云濤人如幻影般沖,在兩名魚人守衛的夾擊完成之前,已從兩名守衛的身邊擦過,同時右手半月刀反向橫掠,正砍在一名魚人守衛的脖子。不過這魚人守衛全身都有厚密的鱗片包住,這一刀下去,將那魚人守衛的鱗片砍飛,卻沒能將它的脖子直接砍斷。

    那魚人守衛大怒,回身反刺。

    陳云濤已輕巧躲過,左手抓著遞來的魚叉,擋住另一名魚人守衛的攻擊,隨手又是一刀,竟然又砍中了那魚人守衛先前被劈中的頸部。

    這一下血泉長涌,那魚人守衛痛苦高呼,陳云濤第三刀已從被破除防御的魚人守衛頸后兇狠刺入,直接將那魚人守衛的頸椎絞斷,一顆頭顱已沖天飛起。

    沈奕看得清楚,這一過程中陳云濤沒有使用任何技能,僅是憑借自身戰力與普通攻擊,就三刀絞殺一名魚人守衛。盡管只是普通守衛,卻也可見陳云濤出手的狠辣。

    殺死這名魚人守衛,陳云濤還向沈奕送來一個挑釁式的眼神。

    沈奕嘿嘿一笑:“不錯啊。”

    溫柔悶哼:“有什么好得意的。”

    說著沖去,長鞭一絞,圈住剩下那名魚人守衛的脖子,一把將其扯了過來,左手力量之刃揮動出一片璀璨光影,掠過那魚人守衛后,那魚人守衛晃了下身體,猛然全身飚射出十數道血泉,整個身體竟已四分五裂。

    只是一次接觸,溫柔已在瞬間劈砍出不知多少刀,將這魚人徹底支解。

    陳云濤眼中現出興奮與好勝的表情:“干得不錯,咱們比比誰殺得多?”

    “比就比!”溫柔不客氣地回道。

    陳云濤哈哈一笑,對沈奕叫道:“沈奕,你的女人很厲害,你也別讓我失望啊!”

    “那我是肯定不如你們的。”沈奕笑答。對于義務幫自己賺錢的人,沈奕一向不介意讓對方多出風頭。

    楊升悠然道:“沈老大太客氣了,我到是覺得沈老大的運籌帷幄,決勝千里,不戰而屈人之兵才叫厲害呢。”

    說著正要對陳云濤釋放輔助技能,陳云濤已叫道:“不要給我輔助,不然比賽不公平!”

    此時由于兩名魚人守衛被殺,魚人小屋中已沖出一批魚人戰士向著他們撲來。

    陳云濤和溫柔毫無畏懼的迎,沈奕和楊升則落在后方。

    沈奕一邊開槍點射那些魚人戰士,一邊笑對楊升說:“運籌帷幄,決勝千里,不戰而屈人之兵?我竟然有這么輝煌的杰作,我怎么不知道?”

    “也許是你不愿意讓人知道。”楊升同樣笑嘻嘻地回答。

    “也許是你楊老弟太高看我了。”

    “沒辦法,誰叫你太低調,有什么本事都不拿出來呢。”說著楊升猛然雙臂一振,大地之縛已然發出。

    此時正是一群魚人戰士密密麻麻集中,要對兩人發起全面攻擊的時候,楊升這一下大地之縛用得卻是正是時候。

    沈奕大笑道:“那看來我還真得拿出些本事來,免得老有人認為我藏拙了。”

    說著他右手槍對準那些被大地之縛固定住的魚人戰士打出一槍:“散花槍!”

    漫天彈雨傾瀉而出,射向那些魚人戰士,只見一道道血泉飚射而出,如血色噴泉般,夾雜著大量哀號與痛苦的呼叫。

    這一記散花槍至少擊中二十多名魚人戰士,每人身都中了十余發子彈,幾個倒霉的中彈較多更是當場死去。

    這一槍的時機拿捏同樣極佳,令楊升也詫異的看了沈奕一眼。

    前方陳云濤已大笑起來:“看我的,雷鳴極光陣!”

    天空中一道道驚雷迅猛劈下,將身周的魚人戰士劈得哀號連連,頃刻間化為飛灰。

    相比之下,散花槍雖然是群戰技能,但其實不是人越多越好,而是人越少越好,目標越少,受到的攻擊也就越多。而雷鳴極光陣則相反,是典型的目標越多越好。只要身處雷鳴極光陣范圍內,不管目標有多少人,都會受到雷電打擊,每個目標受到的攻擊傷害卻是固定的。

    由于魚人戰士蜂擁而來,數量眾多,因此這一下雷鳴極光陣消滅的魚人戰士數量遠遠多過沈奕。

    陳云濤更是不失得意的看向沈奕。

    沈奕也只是笑笑,隨手又是一記重炮打出。這技能同樣是小范圍性的群體傷害,不過威力更大,直接轟死幾名魚人后,又是幾個點射將重傷的魚人也一一擊斃。

    他的目光極準,每槍都找受過傷的魚人,而且專找要害,還都是普通魚人戰士,因此殺戮數量絲毫不慢。

    陳云濤卻不服氣,右手刀刺入一名精銳魚人戰士的胸膛:“內部爆裂!”

    同時左掌前遞,對準另一名沖過來的精銳魚人戰士遙遙一按:“大絕滅手!”

    兩個強力技能先后放出,兩名精銳魚人戰士竟然被他一擊轟殺。

    他再回頭看沈奕,只見沈奕舉槍遙指目標:“射月!”

    一發子彈飛離槍膛,在空中劃出一條詭異弧線,穿透一個又一個魚人士兵的身體,一直飛到極遠處消失不見。

    槍手本就是群戰專家,最適合對付的就是法師類職業和數量眾多的雜兵,依靠的是距離與高頻率的攻擊次數打擊對手。相比之下,陳云濤更適合對付如b類的強力對手,因此他要和沈奕比殺敵速度與數量,那無疑是以短擊長。

    除了雷鳴極光陣,他再沒有一個群戰技能,因此只能看著沈奕一槍接一槍的點射那些魚人,卻是干著急沒辦法。

    他的半月刀威力也相當大,但問題是他身在局中,沈奕卻置身局外。每當他重傷一名魚人戰士時,沈奕的子彈就會恰恰到好處的飛過來,一槍結果那魚人的性命,于是一個殺戮指標就算到手。

    盡管這指標都市不會給出任何獎勵,但是陳云濤卻極為在意。他之所以愿意過來幫沈奕完成這個任務,除了有拉攏沈奕的心思外,也有在溫柔眼前大展身手的意思。在他看來,最好的結局就是憑借強悍實力同時折服沈奕與溫柔,然后沈奕自甘形恢,震懾于自己的王霸之氣,將老婆拱手讓出,從此小弟與美色兼收,隊伍共后宮齊飛。

    當然若“某人”實在不識相,那就只能在小弟和女人之間選一個。到底選哪個,陳云濤暫時自己也沒想好。因為陳云濤總覺得身為要做大事的人,絕對不能流連于美色——所以應當考慮先收小弟,日后再謀求弟媳。

    但情況顯然出乎他的意料之外,沈奕口頭不爭,手底下爭得兇狠,而且是極不給面子的從他手底下硬搶,這下就讓他有些火了。

    只是他也知道這個時候發火是不合時宜的,雖是搶了自己的怪,卻到底沒實質好處,殊無爭執必要,因此心中憤怒,竟是從紋章中取出一個黑色大鐵球,面還有按紐。

    楊升一看這東西,嚇得臉色都變了:“云濤不要啊!”

    陳云濤已按下按紐,將鐵球扔了出去,同時拉住溫柔急退:“退開!”

    那鐵球扔到魚人戰士之中,只聽轟的一聲劇烈炸響,平地竟掀起一小團蘑菇云,強力的沖擊波席卷四方,一下將陳云濤,溫柔等四人全部卷起拋開,瞬間推出百米遠。

    地面在強烈爆炸下發出呻吟般的顫抖,巨大的轟鳴聲更是震得人耳欲聾。

    待到風暴過后,一切重歸平靜,只見遠方地面已出現了深十余米的超級大坑,所有的魚人戰士已全部消失不見,就連遠處的魚人小屋都被震塌無數座。

    小屋邊還有少數僥幸生存的魚人戰士,包括了幾名魚人祭祀和魚人王,這刻一起呆呆地看著這恐怖爆炸,突然一起發聲喊,向著小湖深處游去。

    這一炸算是徹底把這些魚人的膽都炸碎了。

    溫柔吃驚地看著這場景:“這是什么東西?威力這么大?”

    旁邊楊升卻沖了過來,一把揪住陳云濤的脖子厲聲大罵:“你他媽瘋了?這是小型戰術核彈啊!就這么一顆,還是好不容易才弄來的,你就這么把它用掉了!這是我們的殺手锏啊!你他媽白癡啊,浪費在這種地方!”

    陳云濤臉色悻悻,顯然也知道自己一時意氣下有些做過火了,不過口頭還是不示弱:“怕什么?咱們能賺到第一顆,就能賺到第二顆。”

    “問題是不值!”楊升幾乎要哭了。

    面對南區冒險者時,都沒舍得把這東西丟出來,沒想到在這種地方卻因為無意義的爭強斗勝而使用掉。

    溫柔與沈奕對望一眼,沈奕悄悄做出一個k的手勢。

    他本來只是希望能把陳云濤的底牌盡可能逼出來,沒想到陳云濤卻把核彈都丟出來了,難怪說人在氣頭,什么事都干得出來。

    不過話說回來,這貨的氣點也未免太低了些?
3d组三走势图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