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館 > 無盡武裝 > 第四十章 穿過敵營

第四十章 穿過敵營

readx();    接下的一整天,沈奕都在為對付巫妖王阿爾塞斯做準備。先前購買那些榮譽道具,沈奕將自己的榮譽值幾乎花了個精光,不過清剿魚人任務又讓他賺了四百點。

    這些陣營榮譽,沈奕照樣不含糊的全部花個精光,不過這一次,他不再是用來買那些寶物,而是全部用來購買法力恢復藥水。一個中瓶法力恢復藥水,可以恢復50點精神,需要四十點陣營榮譽,即使耗盡所有,沈奕也不過買了十一瓶。

    為此沈奕大感頭疼,卻也無奈。

    隔天一早,沈奕帶著溫柔,洪浪,胖子,潘多拉,還有蠻牛隊來到預定集結地點,龍牙隊和永恒之夜,還有金剛周宜羽兩人早已在這里等候。

    四支隊伍匯聚一堂,其中斷刃六人,蠻牛六人,龍牙七人,永恒之夜九人,再加潘多拉,總計二十九人,可算得是實力空前,陣容鼎盛。

    象這樣的陣容,用來消滅地球一個小國家,都已經是綽綽有余。

    當然,畢竟他們要對付的是已經身為魔神級別的巫妖王阿爾塞斯,怎么隆重其事都不過分。

    要知道這一次可不象當初打迪亞波羅,那個時候的迪亞波羅是個不完全體,不存在復活能力,這次可沒有白衣女孩幫他們作弊。

    當然,如今的他們也已不是在暗黑世界中的水準,無論敵我,雙方實力都獲得了極大飛躍。

    也正因此,本次戰斗的重點與次打迪亞波羅已是完全不同。

    當初與迪亞波羅的一戰,沈奕他們只求能殺死迪亞波羅,可以說無所不為,各種手段層出不窮,所有壓箱底的本錢都拿了出來。結果為了一個迪亞波羅而導致傷亡慘重,神圣庇護所,數瓶高等血液全部消耗一空,甚至連神魂都用掉,這種付出其實是冒險者們絕對不能接受的。

    某種意義,沈奕賺的還不如他虧得多。

    大家打b是為了賺錢,象這樣強行為之,就算是成功了也沒什么意義,本質并不值得效仿。

    事實魔神盡管強大,但在都市絕大多數與魔神的戰斗中,都是以冒險者勝利而告終,而且死亡代價通常都不超過參與人數的百分之十,這已經是冒險者能夠接受的風險限。

    再往,誰也不能確定死的是不是就是自己。

    因此這一次的戰斗,就必須回到正路,以減少傷亡,降低消耗為前提。

    沈奕曾經在四難度見過云海隊周浩與魔神的戰斗,那一次他們兩個隊伍,以十四個人合力,消滅了一名魔神,自身無損。

    沈奕他們到底是三難度,質量比不過,就只能在數量彌補。

    這刻沈奕看看大家:“既然都已經到齊了,那我也不說什么廢話,咱們這次要對付的是魔神級別的存在,哪怕只是新晉魔神,也不是輕易可以對付的,大家都已經做好準備了嗎?”

    “當然,只要你的資料沒錯就行。”老孟依然是那一副陰測測的口氣,聽他說話,就好象身邊有九天寒風吹過,不知道的還以為這小子對沈奕有什么敵意呢,其實他說話就是這個味。

    “資料的信息來源絕對可靠,不過不代表我們可以疏忽大意。阿爾塞斯雖然是新晉魔神,但也有四顆神魂,這意味著我們至少要消滅他五次……”

    與魔神的戰斗,最讓人頭疼的就是他們可以不停地復活,幾乎是殺不死的存在。別以為能殺一次就能殺兩次,有些事情真不是那么簡單。

    如果不是當初和云海隊周浩有過交流,沈奕也不會想到,原來與魔神之間的戰斗是可以如此殘酷,并如此折磨人的。

    對四難度的冒險者來說,第一次殺死魔神從來不是什么難事,大家各類絕活齊,輪流轟擊,哪怕它有十萬生命,也被轟干了。

    問題是隨著魔神的無盡復活,一些魔神甚至變得更強大,冒險者們的精神力卻開始枯竭起來。

    沒錯,精神力,這個曾經對冒險者來說并不算太過麻煩的問題,在對付魔神的戰斗中,卻成了他們最大的瓶頸。

    在以往,一場戰斗往往只要十分鐘就能解決,精神力從來不是制約大家的要素。但是對付魔神,哪怕殺一次,至少也要十到二十分鐘。

    隨著魔神的一次次復活,一場戰斗打幾個小時簡直是太正常了。冒險者的體力或許還能支撐這樣高強度的消耗,但是精神力卻已不堪使用,結果就是到了中后期,大家往往都沒了足夠精神可以釋放技能,只能一拳一腳地和b硬拼,喝藥硬頂,其結果可想而知。

    許多在魔神之戰中失敗的冒險者,敗就敗在了缺乏后繼戰力。

    沈奕大致做了一個估算,如果在場的所有冒險者把自己的精神力全部耗光,差不多正好夠殺死一個生命在三萬左右的魔神。

    但是接下來,隨著目標的第一次復活,三十名冒險者就會陷入無技能可用的狀態。

    正因此,沈奕才會準備了大量恢復精神力的藥水,同時也讓薇娜和老孟他們準備。即便如此,這些精神力恢復藥水由于數量有限,還是不足以支撐一場耗時漫長的大規模戰斗。

    “……所以,在與阿爾塞斯的戰斗中,我們絕對不能在一開始就把精神都耗光,必須進行有效結合,并且盡可能的將戰斗時間延長,我的計劃是用三個小時的時間來解決這場戰斗。”

    意志達到一百,精神力每分鐘恢復一點。

    三個小時,基本足夠高意志的冒險者在戰斗中恢復兩輪精神,這對于后期戰斗極為重要。

    薇娜立刻道:“但是這樣一來,阿爾塞斯也就有了更多的發揮余地。時間越長,他對我們造成的攻擊傷害就越高,我們需要的恢復治療也就越多。”

    精神力之所以不夠用,不僅僅是因為要用來殺傷敵人,更重要的是救治自己。以每個冒險者七十點精神,每十點精神造成三百傷害計算,三十名冒險者照理可以造成相當于六萬點的傷害,之所以說是正好能夠殺死一個三萬左右生命力的魔神,就是因為有相當數量的技能要用在輔助,防御和治療。

    但是隨著時間的延長,阿爾塞斯的攻擊次數必然隨之增加,這樣一來,大家的精神力是有恢復時間了,可是輔助消耗也隨之大幅度增加。

    沈奕回答:“所以我們需要大量的可以幫我們吸收傷害的炮灰。”

    說著他看看老孟,又看看潘多拉。

    老孟嘿嘿一笑:“八百名比次更加精銳的亡靈戰士,只要你能把霜之哀傷給我弄到,它們隨你怎么用。”

    潘多拉的臉色則微微一變。

    她終于明白沈奕為什么要把她帶過來了。

    實際當她得知他們是要去殺巫妖王的那一刻,她是真得被嚇了一大跳。照理這種事關重大的行動,怎么都不可能讓她一個不被信任的外人來參與,但是隨著沈奕解說戰術,潘多拉終于意識到自己的作用。

    她的惡魔之門可以源源不斷地召喚惡魔助手,正是用來做炮灰吸引傷害的最好技能。

    在沈奕的計劃里,老孟的亡靈戰士,潘多拉的惡魔之門,永恒之夜的獸群召喚,自己的t50終結者,甚至必要時連空降兵和變形金剛在內,全部都要用來作為吸引火力的炮灰。

    這個計劃基本已經是沈奕所能想到的最安全的計劃。與次不惜一切也要殺死迪亞波羅不同,這一次他的所有想法都是建立在降低傷亡的基礎。

    沒辦法,這次參加行動的都是自己人,既然找不到替死鬼,就只能用召喚生命替代了。

    “基本計劃就是這樣,二十九個人分成三組,帶著炮灰輪流陣,所有人都必須保持精神力至少剩余三分之一的狀態。擁有醫療輔助能力的冒險者,不得使用任何技能對付阿爾塞斯,集中精力保護自己人。所有可以恢復精神力的道具,都給輔助冒險者使用。我們盡量以普通攻擊方式對付,不求殺敵,先求自保,哪怕是磨,也要把阿爾塞斯給磨死……哦對了,盡量不要使用群傷技能,不光是浪費,還有可能誤傷自己人。”

    由于本次任務是四區爭霸模式,所以其他區域的冒險者被都市自動判定為敵對勢力。沈奕他們私底下可以沆瀣一氣,規則卻是不承認,導致一旦使用群傷技能,就必然會誤傷他人,哪怕是同處一隊的金剛他們也不例外。

    “知道了,還有什么要提醒的嗎?”薇娜看著沈奕問,一雙明亮的大眼睛忽閃出奇特的光芒,讓溫柔看得極不舒服。

    想了想,沈奕回答:“……其實,對付阿爾塞斯,我到是新得了一個殺手锏,不過這殺手锏代價巨大,我輕易不愿意使用。如果真要到使用出來,我希望能得到補償。”

    說著,沈奕向洪浪點點頭,洪浪取出麻痹戒指。

    看到這戒指,所有人眼中同時放光。

    誰也沒想到斷刃隊竟然在這時已經有了偽神器級別的道具,一個個都激動起來。

    沈奕已經淡淡道:“大家已經看到了,這東西一共只有五次使用機會,每使用一次都是巨大損耗,所以我有權要求,當戰事不利時,逼得我動用它的話,那么我斷刃隊有權得到一次獎勵品額外選擇權。”

    這話一出,大家向薇娜。

    老孟和蠻牛隊由于已經有了指定目標,因此額外選擇機會對他們影響不大,但是薇娜帶著永恒之夜過來,目的就是要分一把剩余的獎勵——反正只要是來自魔神的獎勵,都是好東西,她也不挑食。

    沈奕的額外選擇一件獎勵,對她而言無疑就會有所損失。

    說到消耗品,其實大家都有,也都會使用,照理是不應當額外計算的,但是象麻痹戒指這樣的消耗品,畢竟意義重大,沈奕也不得不將其拿出來單論。

    薇娜想了想,點頭道:“好,不過必須是在我同意之后才能使用……希望用不到這東西。”

    沈奕一笑:“當然,我只是希望大家理解,畢竟這也是我付出海量代價換來的。”

    洪浪在一旁嘟囔:“海量的垃圾。”

    沈奕不動聲色的后退半步,在洪浪腳踩了一腳,于是洪浪整張臉都疼變了形。

    接下來,大家將具體的戰術規劃商議妥當后,便一起向冰封王座進發。

    由于蠻牛隊和龍牙,永恒之夜他們在彼此間其實也是第一次認識,一路這三支隊伍反而走得更近些,彼此說說笑笑,主要還是為了增進了解,建立交情。多隊合作,最忌諱的就是各懷心思。這次攻打巫妖王事關重大,誰都不希望橫生枝節,因此多些了解總是好的。

    冰封王座距離灰谷并不遠,前往那里要穿過亡靈的大本營灰谷。這原本是對付巫妖王之前,必須經過的一個障礙,就象b也不是隨便誰都能輕松見到一樣。

    但是有了老孟這個內應在,這一難題輕松便得已解決。老孟從基地中兌換了一批亡靈斗篷,只要將這斗篷披在身,就能掩蓋身的生靈氣息,被誤認為是亡靈陣營的士兵。

    不過這東西只能騙騙智慧低下的普通亡靈士兵,對于智慧較高的隊長級別的士兵用處就不大了。好在老孟本身也沒打算騙過他們,他要做的就是帶領大家從基地的一條小路穿過灰谷,一直到達冰封王座。

    有了亡靈斗篷的幫助,沈奕他們果然順利通過基地外圍,進入內部。到了這里,大家的心情都變得緊張起來,小心翼翼再不敢亂說話。否則一旦被發現,大家就是身陷重圍。

    老實說如果老孟心懷不軌,這到是個害死大家的機會。

    進入基地,老孟指了指不遠處的一條小路道:“我們從那兒過去,那里沒有隊長級人物,以我們的速度,只要十分鐘就能穿過整個灰谷,到達冰封王座腳下。”

    “那就走,老實說這地方我一分鐘都不想多待。”楚升催促道:“真不知道在這鬼地方你們怎么待的下去的。”

    整個亡靈基地,看去就象是一個巨大的墳場,到處充斥著荒蕪氣息,無數幽魂亡靈在這里穿行,鬼氣森森,不時還有各種凄涼悲荒的聲音響起,置身此地,就仿佛置身恐怖片中的世界,不光場景嚇人,竟然還他媽有配樂。

    楚升的話很是引起大家的共鳴,慶幸自己沒選擇北區亡靈陣營,不然要在這種鬼地方生活十五天,每天與亡靈死尸混在一起,真正是不用人殺,自己就惡心死了。

    反到是老孟嘿嘿笑了幾聲,或許也只有他才能將此作為享受了。至于旁邊龍牙隊的其他幾人,一個個臉都露出無奈。

    黃天仰嘆息:“待久了就習慣了。”

    不管聽他的口氣,怎么看都不象已經習慣了的樣子。

    順著基地小路一直前行,眼看著快要離開灰谷。

    突然老孟手一揚,讓大家停下:“等等,我安排的斥候告訴我,前面有隊長。”

    “怎么回事?不是說這條路的隊長已經被調開了嗎?”弘胤問。

    羅升聳聳肩:“這事是我負責的,的確已經調開了,現在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讓我看看。”沈奕道。

    他取出水晶球,隨手一抹,前方景象已出現在水晶球中。與游戲不同,水晶球的窺視能力看起來更象魔戒中的使用方式。

    前方二百米外,一批亡靈戰士正在集結,這些戰士一個個騎著亡靈骨馬,赫然是在魔獸游戲中沒有見過的兵種。

    而在一眾亡靈騎兵前,更有一名身材特別高大的騎士,全身籠罩于黑色鐵甲下,從鐵甲縫中時不時的滲透出一些黑色幽冥氣息。他胯下騎著一匹全身長滿倒刺,腳下帶著火焰光環的骨馬,手中則高舉奇長無比的騎士長矛,看去威風凜凜,不可一世的樣子。

    老孟一看到畫面,便脫口而出:“見鬼,是伯克斯!”

    “伯克斯是誰?”沈奕看向老孟。

    老孟指了指畫面那為首的黑暗騎士:“就是這家伙,他是亡靈陣營的騎兵統領,是夢魘騎士,負責帶領一支黑暗騎兵隊伍,是塔維厄斯的副手,也是十名統領中最強大的一個,單對單,咱們中能贏過他的怕也只有洪浪了。”

    他這話一出,不少人同時發出不服氣的悶哼,尤其是蠻牛隊的楚升,迪安等人,這些家伙都是打慣了硬仗出身的,若論傲氣,未必比陳云濤低多少,只是表現沒那么囂張罷了。

    不過老孟下一句話讓所有人都閉了嘴,他說:“我說的是帶麻痹戒指的洪浪。”

    “這家伙會在這兒?”沈奕問。

    “不知道,不過看樣子他們在集結……見鬼,亡靈騎士集結起來做什么?”老孟很郁悶。

    “現在怎么辦?硬沖過去?”楚升問沈奕。

    “不行。”沈奕立刻搖頭。硬沖簡單,可后面就麻煩了。一旦讓塔維厄斯知道有一批人強行穿過灰谷直奔冰封王座,用他腐爛的腳趾頭去想也會知道他們是沖著誰去的。

    他若不是不立刻調集大軍回師援救冰封王座,那他這亡靈首領也不用再做了。

    對付一個巫妖王是一回事,對付一個巫妖王再加整個亡靈陣營可就是又一碼事了。

    “我們不能一直停在這里,越拖下去越危險。也許這些家伙就是沖著我們來的!”薇娜急道。她說這話時已經開始用懷疑的眼神看老孟。

    老孟冷哼一聲,卻不解釋,反到是常家兄弟等人對薇娜回以怒目,顯然對薇娜的懷疑極為不滿。

    “別著急。”沈奕還在盯著畫面看。畫面,大量的亡靈騎兵還在繼續集結,為首的夢魘騎士伯克斯,空洞的眼窩里,兩點碧芒微微閃爍。

    在他的身后,還站著幾個人。由于黑氣繚繞的緣故,這幾個人有些面目模糊,看不清楚,不過沈奕終于還是發現。

    “是冒險者!”他低呼。

    “冒險者?”老孟也吃了一驚。他順著沈奕手指所想,仔細辨認了半天,干癟的眼神終于看出端倪:“是布拉默姆他們。”

    沈奕問:“知道他們的情況嗎?”

    “北區的一支隊伍,因為不是一個區的,所以有些不對付。他們怎么會和伯克斯混在一起?”老孟深感迷惑。

    沈奕道:“也許是有什么任務要去執行。看他們現在的樣子是在集結,應該是要出發,可能馬就會離開。”

    “那最好不過。”大家松了口氣。

    就在這時,老孟突然身軀一顫:“糟了,后面也有隊長過來了,我們正在被包圍!”

    “媽的,我就知道這是個局!”楚升洪浪同時叫了起來,蠻牛隊的幾個粗野漢子更是一起取出武器對準老孟,嚇得老孟叫道:“和我無關!”

    沈奕沉聲喝道:“全部住手,真想把亡靈都引過來嗎?”

    “可是他們已經來了!”

    “那也要穩住!”沈奕怒道,他死死盯著水晶球看。

    “現在不沖,我怕我們沒機會沖出去了。”永恒之夜的杰克桑德羅也急道。

    “我相信老孟,他不會害我們。”沈奕鎮定道。

    聽到這話,老孟感激地看了沈奕一眼。

    前方的亡靈騎士還在陸續集結中,后面的亡靈隊伍卻已越來越近。所有人都開始緊張起來,氣氛一下子變得沉默而肅殺。

    “穩住!”沈奕依然自若,沒人注意到他的額頭也滲出了一絲汗水。

    就在后方亡靈隊伍距離他們越來越近,幾乎已近在咫尺的時刻,水晶球的伯克斯突然一舉長矛,所有的黑暗騎士同時出動,向著基地外沖去。

    “他們離開了!”老孟驚喜大叫。

    “走!”沈奕立刻叫道。

    所有人一起向外沖去。
3d组三走势图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