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館 > 無盡武裝 > 第一百零六章 海加爾防御戰 3

第一百零六章 海加爾防御戰 3

readx();    {}第十輪進攻果然是大批的邪惡漫步者襲來

    由于早有準備,所有冒險者們紛紛將各自技能對著這些兇狠狂暴的野獸砸去,這一次他們再不節約任何精神力——浪費技能總比精神被吸光好得多。

    天空中因此布滿了能量光焰帶來的mí離光彩,原本充斥著血與火的場景在這刻變得絢爛奪目,仿佛大制作影片中最為震撼壯觀的場景。

    宙斯寄體的tx終結者則將這一幕幕景象錄下——吸取云海隊的經驗,斷刃隊也開始對一些大規模戰斗進行記錄,用以回歸后的研究,設計,分析利弊。

    當然,若是拍電影的話,沒準也能用上。

    獸族士兵再度成為抗衡燃燒軍團的主力,沐浴在生與死之間的獸族勇士們,用他們的生命與鮮血,譜寫出了一首鐵血男兒的豪情戰歌。

    當那兩名邪惡漫步者統領出現時,沈奕叫了一聲:“讓我來!”

    跳下城墻,射月已對著那兩名統領開去,射月,散花槍,重炮,紛紛打出,接著開啟鏡像分身,同時左手吸血鬼之觸狠狠刺入身邊一只邪惡漫步者體內,血瀑發動。

    即便如此,他的精神力依然有剩余,他以前用技能,惟恐精神力消耗太快,因此事事必須算計好著用,現在卻開始嫌自己精神力消耗得太慢了。

    待到沖近那兩名統領身邊時,兩名統領同時對沈奕舉手,兩道法力燃燒打到他身上,登時將沈奕剩下的精神力燃燒一空。不過他有清醒指環守護,到是不會昏mí,人已如影沖至,吸血鬼之觸反liáo,已刺向其中一名統領。

    這一擊來勢洶洶,刺中那統領的同時,致命一擊的傷害加倍效果發動,那統領飛起,沈奕已曲臂撞向另一個統領,羽化龍蛇功再度發動,身影在瞬間快到極至,將兩名統領全部纏住。

    “快掉干掉這些雜兵,我纏不了他們太久!”沈奕已經喝道。

    如果只有兩個統領,沈奕還能對付,問題是這兩個統領身邊還有大量的邪惡漫步者,沒有了技能可以使用的沈奕就難以支撐了。

    “我來!”薇娜已沖了出去:“飄dàng在無盡虛空中的雷之精靈啊,響應我的呼喚……閃雷地獄!”

    無數雷光亮起,升騰出一片天地雷霆,這個女人終于再度發動她最終極的群體技能閃雷地獄。

    大片雷電光柱兇猛落下,劈砸在邪惡漫步者身上,整個戰場立時變成一片閃電煉獄。

    大批的邪惡漫步者不要命的前沖,那一瞬間薇娜成了所有漫步者共同攻擊的焦點。盡管永恒之夜的成員與胖子等人拼命為薇娜使用治療技能,卻架不住這些漫步者數量眾多,攻擊一bō接著一bō。

    若是薇娜有生命條,那么所看到的景象必然會是一截一截地往下掉,又一截一截的往回升,并形成拉鋸戰。

    然后在這樣的拉鋸戰中,進攻方永遠是占據優勢的一方。

    僅是十數秒時間,所有擁有治療技能的人都已經對薇娜做完他們能做的事。永恒之夜的一名成員更是叫道:“老大快退!技能沒了,精神力也耗空了!”

    轟!

    又是一bō攻擊洶涌而至!

    薇娜硬承了這一bō攻擊,這下攻擊極重,薇娜被迫放棄閃雷地獄向著空中墜落,而下方無數邪惡漫步者已經在等待薇娜,似要將她撕成碎片。薇娜已掏出一瓶用陣營榮譽兌換的法力藥水喝下:“神圣護盾!”

    一道金sè能量罩已將薇娜整個罩住,正是圣騎士最強大的守護技能神圣護盾。

    這就是薇娜為什么一定要獲得圣騎士傳承的主要原因——只有擁有神圣護盾,薇娜才能肆無忌憚的隨意使用她的殺招。

    神圣護盾之所以逆天,正是因為它的這種組合效果。

    圣騎士由于缺乏強力攻擊技能,因此神圣護盾的威力難以體現,只有在擁有更多技能的冒險者身上,神圣護盾的價值才能得以發揮。

    從這方面來說,神圣護盾不需要任何加強,其本身帶來的強大組合效果以足以讓大家趨之若婺。

    若非如此,永恒之夜也不可能心甘情愿的為沈奕賣命。

    盡管閃雷地獄沒能克盡全功,但是帶給那些邪惡漫步者的殺傷依然巨大。隨著大量士兵的傷亡,這一bō進攻的兇猛勢頭終于被阻住。

    沈奕壓力大減,一些冒險者更是干脆沖過來冒著被抽空精神昏mí的危險幫他對付統領。

    一個家伙極倒霉的被統領的法力燃燒擊中,當場昏mí過去。好在其他人手腳快,把他搶了回來,沒讓他死在戰場上。

    最終兩名統領還是在沈奕,大黃蜂和赫拉的聯手下被殺掉。

    這兩名統領沒給出什么裝備,不過到都給出了神殿祭品,這趟回歸,神殿祭祀方面絕對能提升一大步,一個諸天使者的稱號已經注定。

    這一級別即便是對四難度的冒險者而言,也不是輕易就可獲得的,擁有兩個難度世界積累的沈奕卻在進入四難度之前,就已有了這份成就,光是這點就夠一大批人眼紅的了。.

    解決掉第十輪的進攻后,都市再度給出了六小時休息時間,同時獸族也付出了三百余戰士死亡的代價。

    來自燃燒軍團的攻擊越來越強,而守衛的兵力卻在戰斗中持續消耗者,越來越弱,這或許就是真實與游戲最大的不同。

    對于冒險者們來說,前十輪的攻擊雖然難纏,卻還遠遠未到難以抵御的時刻。不過從第十一輪開始,冒險者們面臨的處境將會越來越艱難。

    好在大家早已有了心理準備,這次的可選任務,從一開始大家就沒打算守到最后。惟有獸族的四位英雄,對前景還充滿著希望——他們并不知道來自燃燒軍團的攻擊到最后將會有多可怕,更不知道他們千辛萬苦追求來的勝利,注定了只是一場鏡花水月。

    正因此,他們行走在戰士之間,給戰士們打氣,向他們許諾美好未來,而落在沈奕等人的眼中,卻注定只是一種悲哀。

    對此即便是沈奕也無可奈何。

    也許戰死在沙場上,對他們來說反而是種解脫?

    沈奕悠悠想道。

    老實說,他絕不希望看到卡爾洛斯面對燃燒軍團的瘋狂進攻節節敗退時的絕望與悲哀神情。

    對一位英雄和一位部落首領而言,這只怕是比殺了他還痛苦的事!

    然而有些事,注定如此,即便沈奕也無法改變。

    他只能強行收斂心神,不再去想這些,并在朦朧中漸漸睡去。

    六個小時很快過去。

    天已大亮。

    從海加爾防御戰開始到現在,時間已過去了25個小時。

    其他三族早已退卻,再不可能參加這場戰爭。高大的海加爾山上,惟有獸族依然在苦撐著,準備迎接新一輪的攻擊。

    新的攻擊很快來到,這一次的每輪持續時間是三小時。

    隨著地獄之門噴吐出又一bō能量狂潮,第十一輪攻擊正式出現。

    這次的進攻方是攻城傀儡。

    與游戲不同,攻城傀儡是名副其實的攻城兵種。它們體形高大,高約十余米,伸臂就可觸及城頭。

    遠遠望去就象一個個鋼鐵巨人,獸族戰士與冒險者站在它們身前,就象是新生嬰兒與成年人的對比。

    這些攻城傀儡的攻擊也因此簡單粗暴——它們沒有什么特殊能力,但是依靠揮舞巨大鐵拳就能將破壞城墻,攻擊士兵。

    對付這些攻城傀儡最好的辦法就是用投石車去砸。由于身形過于魁梧,移動速度較慢,這些攻城傀儡簡直就是投石車最好的活靶子。

    此外由于戰場面積有限,兩千名攻城傀儡無法同時矗立戰場,即便是地獄之門也只能將它們分批投送下來,這就給了大家分批對付的機會。

    海加爾城堡防御戰再度展現出一幕氣勢恢弘的大戰場面。

    對面是大批的鋼鐵巨人向城堡走來,遠看就象是一片森林在緩慢移動,沉重的腳步落下,連山峰都為之震顫。

    城堡內則是漫天的石雨狂落,仿佛下雹子般劈劈啪啪打在那些巨人身上,石塊附帶的特殊效果使得地面都為之燃燒,于是整個戰場由此形成一片火海,乍看起來就象是金剛的十方煉獄。

    尚未趕到城墻前,攻城傀儡便死傷慘重。一個又一個鋼鐵巨人在流星般的火石錘砸下碎裂,轟塌,倒于地面。后方的攻城傀儡則全無感覺地踩著前方巨人的殘骸繼續前行。

    當戰場上倒下數以百計的鋼鐵碎塊時,一批攻城傀儡終于趕到城墻下。

    它們揮動巨臂,轟的一拳砸在城頭上,石塊紛飛,就連一些獸族的士兵也在這巨力錘砸下慘呼著飛起。

    隨著一記記重拳的砸落,城墻受到了嚴重摧殘,幾臺攻城傀儡更是直接到了城門位置,揚起大腳向著城門踢去。

    轟!

    轟!

    每一腳都仿佛踢在冒險者們的心臟上。

    “出擊!”沈奕大聲喊道:“守住城墻!”

    五十多名冒險者同時出擊,迎著這些攻城傀儡殺去。

    “我得說,這些家伙看上去真象霸天虎!”大黃蜂對著正在踢城門的一臺攻城傀儡就是一發重炮,在將那個家伙的腦袋轟掉后,跳下城頭,抓住另一臺攻城傀儡將它遠遠扔了出去。

    那攻城傀儡尚未落地,就被一支長矛刺穿,狠狠扎在地上。

    正是赫拉。

    她跳到大黃蜂身邊,沒好氣道:“你想說霸天虎的壞話嗎?那你最好別忘了我可也是個霸天虎!還有,它們不配做霸天虎,它們甚至沒有智慧!”

    “你的智慧看上去也不高。”大黃蜂打趣道。

    “閉嘴,不然小心我撕爛你的嘴!”

    大黃蜂縮了縮脖子:“你沒必要這么兇,女人,別忘了我們已經不在自己的世界了。現在真正的變形金剛只有你和我了,我們應該相親相愛!”

    旁邊楚升沖了過來,一錘砸在一臺攻城傀儡的膝蓋上:“大黃蜂,你這么說把我的鐵牛當成什么了?難道他就不是變形金剛嗎?”

    大黃蜂聳了聳肩:“好,但我猜赫拉絕不會看中他。”

    “我也不會看中你!”赫拉尖叫著跳起,長矛舞動出一片幻影,將一臺沖至身邊的攻城傀儡挑飛。

    “真遺憾。”沈奕跳到大黃蜂肩上,輕笑道:“其實我覺得你們兩個tǐng配對的。”

    “我可降服不了這樣的女人。”大黃蜂郁悶道。

    “別這么說,只要是女人就有她溫柔的一面,何況你不覺得辣妹子也tǐng有味的嗎?要知道越是辣妹子,在chuáng上就越有味道。相信我大黃蜂,溫柔就是最好的證明……”

    啪,輪回鞭揮來,正抽中沈奕。

    不遠處溫柔冷冷收鞭:“不好意思,純屬失手。”

    沈奕臉上火辣辣的痛:“下次記得提醒我,她耳朵很靈。”

    大黃蜂又是一發重炮發出,巨大的反作用力險些將沈奕摔下去:“我記住了。”

    戰斗依然在以jī烈而昂揚的姿態進行著,戰場上風云四起,到處都是轟鳴的炮火聲,喊殺聲以及各種破空風響。五光十sè的戰斗畫面看的人眼mí離,海加爾城堡的上空,升騰出一片又一片的火焰,仿佛世間所有的殘酷,血腥,暴烈與仇恨都注定了要在這幾天內,在這片土地上,集體釋放!

    當最后一臺攻城傀儡倒下時,戰場上已堆滿了機械殘骸。

    疲憊的獸族士兵們不得不繼續工作,打掃戰場,將大部分的殘骸扔下山去。當然也有收集一些殘骸堆積在城門處,用于作為臨時障礙,阻止敵人進攻。

    由于攻城傀儡的攻擊,海加爾城堡再度受到慘烈打擊。

    又是一臺地獄戰艦被摧毀,城墻破損越發嚴重,一些城墻甚至出現了缺口,雖然未徹底倒塌,但是卻于無形中降低了城墻高度。一些身手靈巧的敵人甚至可以從缺口中直接爬過去,強攻城堡內部。

    幸運的是至少在接下來的幾輪攻擊中,不會再出現能夠對城市造成巨大破壞的兵種。

    第十二輪進攻兵種是毀滅者。

    由于冰龍地位的提升,毀滅者在亡靈陣營中列為最強大的飛行兵,擁有強大的魔免能力,對技能傷害削弱百分之五十。此外還有無視防御的群體攻擊能力毀滅之球。

    值得慶幸的是,由于每次進攻都是單一兵種,缺乏補魔機會的毀滅者完全無法發揮毀滅之球的威力,到是在無形中被削弱了一大截。除了它們那強悍的魔免效果讓人頭疼外,其他到也沒什么。

    當然,由于是飛行兵種,這些家伙就和石像鬼一樣是直接從空中對著城堡發起攻擊的。

    如果說絞肉車,攻城傀儡的攻擊目標是城堡,那么飛行兵種的目標就永遠是士兵本身,偶爾也會對炮臺發起攻擊。

    在頂過毀滅者的進攻后,接下來的兩輪攻擊分別是憎惡和地獄三頭犬。

    前者是強大的地面重型作戰單位,生命力強悍且能同過吞食尸體補充自己,后者則是快速進攻兵種,并能同時攻擊多個地面單位。

    這兩個兵種雖然強大,但必須是在近戰接觸中才能發揮自己的威力。面對城墻,重步兵也好,輕步兵也罷,要想殺人都只能先扒城啃泥。

    結果就是造成的威脅反而沒有攻城傀儡強大。

    這到不是說它們弱,主要攻城傀儡的作用是破城,而憎惡和地獄三頭犬則是進入城堡,殺戮生命。

    前期目標未能完成,后續兵種自然也就沒了發揮余地。

    在連續tǐng過四輪之后,海加爾城堡再度迎來了他們五輪一次的考驗。

    這一次的進攻比以往又有所不同。

    “燃燒軍團的第十五輪進攻,將會派出血腥魔女。血腥魔女是地獄中極為少見的一種兵種,屬于魅魔一系,天賦能力就是魅huò。血腥魔女更是玩魅huò的專家,她們能夠直接對某個低權限單位進行魅huò,并使對方為自己服務。”

    這刻沈奕正在對冒險者們面受機宜。

    由于他一次次成功說中了進攻兵力以及應對方法,如今大家已經完全惟他馬首是瞻了。雖然大家也疑huò他怎么會了解的如此清楚,不過有些疑huò終究還是不問的好。

    反正只要能大家走得遠,大家是不會介意他用什么方法的。

    “魅huò?”薇娜驚呼:“那不是和溫柔的符咒一樣?”

    “有所不同。”沈奕回答:“血腥魔女的魅huò只對男xìng產生效果,而且是低權限目標,此外在她們的魅huò目標死亡前,她們不可以進行第二次魅huò。”

    “原來是這樣,這么說如果獸族有士兵被魅huò了,最好的辦法不是殺死它,而是困住它?”

    “沒錯,否則只會給血腥魔女再次魅huò的機會。另外,魅huò對冒險者也有一定做用。”

    “對冒險者也有用?”這可把大家嚇了一跳。

    象符咒這類精神控制能力,對冒險者一般都是無效的,一個冒險者可以因為自愿而為另一個冒險者服務,卻永遠不會因為技能或契約成為奴仆。

    沈奕說魅huò對冒險者也有用,實在是讓大家吃驚不小。

    沈奕笑道:“別緊張,只是緩解殺機,不是精神控制。不過也不要小看緩解殺機,當血腥魔女對你們使用魅huò時,你會覺得對方是全天下最美的女人,溫柔,大方,可愛……哪怕你明知她是來殺你的,你都有種不忍下手的感覺。大家應該明白,在戰場上,一絲小小的猶豫,都可能導致致命殺機。”

    “你對此不會沒有準備?”楚升滿懷希望地問。

    沈奕點點頭:“魔免藥水可以豁免魅huò。”

    大家松了口氣,又集體嘆了口氣。

    魔免藥水雖然不是無敵藥水,卻也不是人人都可以買到的,那需要至少隊長級別才行。至于象克利夫他們這些半途轉陣營來幫忙的,就更別說買魔免藥水了,連瓶補魔藥水,獸族陣營都不會賣給他們。

    好在沈奕事先到是準備了一批——他的陣營榮譽足夠多,又早有準備。

    這刻他拿出魔免藥水道:“上百瓶魔免藥水,消耗的陣營榮譽不用我多說,想來大家也不會讓我一個人出。可惜的是陣營榮譽不能**,所以我只能換別的方式。我看這樣,十五點積分一瓶,大家說怎么樣?我不要點數,因為積分決定成就,這次任務,完美表現我斷刃隊拿定了,想來大家不會和我爭?”

    說斷刃隊要完美表現,不過是一個借口。

    這世界已經被白衣女孩糟蹋的不成樣子了,回歸后八成是要被回收的。不過沒關系,能騙過大家就行。冒險者們也知道斷刃隊本次任務的杰出表現,早就放棄了對完美評價的爭取,誰也不會去爭已經明顯不屬于自己的東西,因此沈奕的這個借口絲毫不會引起抵觸。

    反到是十五點積分,換成普通血腥點也就是三百點,真心不貴,畢竟一瓶恢復藥水都不止這個價呢,沈奕這價錢已經是相當優惠了,可以說虧本大甩賣。

    大家因此對他好感大增,紛紛表示同意,有的要一瓶,有的要兩瓶,轉眼間沈奕賣出去上百瓶魔免藥水,收獲了近兩千點積分。

    令人驚訝的是,就在賣出魔免藥水之后,沈奕竟然又拿出一批藥水,正是他們在進入世界之前,花費巨資在都市制作的大量恢復xìng藥水。

    拿出這批藥水,沈奕道:“這次進來,因為事先就考慮到了防守海加爾城堡的需要,因此我斷刃隊準備了許多恢復藥劑。雖然說大家有不少人都有恢復技能,但是恢復技能需要冷卻時間,藥劑依然是我們必需的輔助品。戰斗打到現在,相信有不少人藥也不多了?我知道你們可以用積分換特殊點數,然后從都市中購買。不過我有個更好的主意,與其把積分折半價購買都市藥水,為什么不從我這里購買呢?”

    沈奕看了看大家,緩聲道:“按標準價,我給大家打八折,怎么樣?”

    話到此時,沈奕的目的終于顯lù。

    之前在都市準備了數百瓶的藥劑,就是為了從其他冒險者手中換取積分。

    對沈奕而言,把特殊點數用于購買都市普通藥品,無疑是巨大的浪費。既然大家不知道特殊點數的真正用途,那就讓斷刃隊來盡可能的收購。

    由于沈奕之前的“慷慨”,冒險者們對沈奕的說話已是深信不疑。

    當然,總有少數人例外。

    比如克利夫,輕微搖頭笑而不語。

    以戴恩家族的信息能力,他自然是知道特殊點數的作用的。沈奕玩的小花招瞞不過他,反而提醒克利夫自己也可以這么做。可惜他之前對本次任務了解不足,沒有象沈奕那樣做足準備,這能夠出售的藥水終究有限了。

    楚升則mō著下巴沉思——如今他對沈奕已是太了解了。

    如果這個家伙要做慈善,那一定是因為慈善本身是個暴利行業。既然他想要積分,那么這積分就一定有它未知的存在意義,無論如何都不能賣給他!

    薇娜和老孟則是猶豫不決。

    他們對沈奕有所了解,卻又了解不夠,既不相信沈奕的“好心腸”,又不愿放過可以廉價購買藥水的機會,一時間心中míhuò,竟不知該如何是好。

    思前想后,最終決定讓沈奕以七折的價格向他們出售藥水。

    不同的人,不同的信息,做出的決斷最終也有所不同。

    —————————

    ps:黃梅雨季,大家懂的。不僅狀態不佳,連人都死睡。或者正因為嗜睡,所以才總是狀態不佳。不過至少今天,這字數可以算兩更的了。t!。
3d组三走势图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