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館 > 無盡武裝 > 第二十二章 謊言

第二十二章 謊言

readx();    ?“他們分開了!”

    第一輛林肯領航員上,負責開車的白人男子說了一句。.~

    天窗打開,海格力斯已坐回車內:“分成四組……這是針對我們這邊的情況來的。”

    “那怎么辦?我們也分嗎?”克勞迪亞問。

    海格力斯沒有回答,卻回頭問道:“他們把發射塔炸了,凱奇,能解決這個問題嗎?”

    “有點麻煩,不過我能解決。但要是他們再把洛杉磯其他的信號發射塔也都炸掉的話,我就沒辦法了。”

    “這么說我們不能再給他們時間逍遙了。”海格力斯回望正面:“我們分開追擊,一隊一組,二隊一組,游dàng者一組。現在進行人手調換,格瓦華特,你去一隊,梅麗爾,你去二隊,克勞迪亞你去游dàng者隊。”

    “不,我留在這兒哪都不去。”克勞迪亞叫了起來。

    海格力斯出奇的沒有堅持:“既然這樣我去。”

    “海格力斯!”克勞迪亞瞪著海格力斯看,xiōng脯劇烈起伏了幾下,終于叫道:“好我去,不過我不想看到那個叫無雪的死人臉,格瓦華特,你和我換一下!”

    “沒問題!”那黑人男子格瓦華特無所謂地聳了聳肩。

    由于團隊集結令需要本隊成員發動才能運用,所以四組必須交叉換人。不過游dàng者們并非一個團隊,也沒有團隊集結令,所以他們是不需要派人過來的,只有煉獄三支隊伍派人到他們那邊去。

    這樣一來,就成了灰燼戰車9人,一隊5人,二隊5人,游dàng者隊13人,四路追擊的局面。

    海格力斯追擊的是沈奕,一隊追擊的是金剛洪浪他們,二隊追擊溫柔,游dàng者隊追擊周宜羽。

    這是一種簡單的分布,并沒有必要布置太多花招,因為每個人都知道,無論他們走到哪里,最終都會聚在一起。

    但是對沈奕而言,情況多少有些不一樣。

    因為他們選擇的聚集目標其實只有一處,就是游dàng者隊——要想策反就必須和游dàng者接觸,要想最大化消耗對方的團隊集結令,也必須走游dàng者這條線。

    所以這一次傳送,將會由周宜羽發起。

    不過周宜羽現在有點麻煩。

    他快要被追上了。

    越野車本來是給召喚士兵和終結者用的,爬坡涉水能力雖強,但是平地速度一般也就是200左右的時速。

    別看黑sè閃電是240的時速,那是因為它加裝防御鋼板導致太重,一旦取下后輕松就突破300公里,再使用火箭推進器可以達到400以上的時速。

    越野車卻沒有這功能,周宜羽車技雖好,卻也做不到突破車體自身極限,偏偏他們現在已經出了市區,正在荒野上狂奔,附近也沒什么可供他發揮的環境,竟是被對方三輛車漸漸追了上來。

    “媽的,他們快追上我了!”

    “再堅持一下!”沈奕沉聲回答。

    既然要逼對方用出團隊集結令,自然要四組分得越遠越好,以確保對方無法用集結令以外的方法趕回戰場。

    “明白!”

    可惜他明白歸明白,后方的距離卻是越拉越近。

    沖在最前方的蘭博堅尼甚至已經進入攻擊范圍,一名冒險者突然從車上站起來,對著周宜羽駕駛的方向遙遙一招,大地開始變得松軟,越野車速度陡降。

    “你以為這樣對我就有用了嗎?”周宜羽放聲狂吼起來,他順手一拍越野車,車身已然飛起,竟然在空中劃出一道弧線,向著公路方向飛去。

    砰!

    天空一道炸雷打下,劈向越野車,眼看車子已無處可躲,突然間越野車在空中一個急停,正是周宜羽用金屬控制強行剎住,那道雷電擦著車身劈下,車子已翻轉著落向前方,瘋狂飚馳,轉眼沖上公路。

    就在這時,法拉利上一名冒險者突然站起,對著公路上正并行的兩輛大卡車一招,那兩輛卡車同時向著周宜羽的越野車夾去,任司機怎么打方向盤都無用。

    眼看兩輛卡車就要把越野車撞成夾心餡餅,周宜羽猛的一打方向盤:“起!”

    又是一個經典的車身側立,兩輪前行,硬生生的從兩輛卡車中間穿了過去,同時周宜羽右手一揮,一輛卡車已然飛起,向著最前方的蘭博堅尼撞去。

    蘭博堅尼的駕駛員可沒周宜羽這種車技,眼看著躲不過去,車上的幾名冒險者同時出手,在那卡車撞上之前,無數氣流轟然迎上,直接將重型卡車打成無數碎片。**

    然而剛干掉這輛卡車,眾人卻看到在爆起的煙霧中,第二輛重卡已然飛來,正砸在那蘭博堅尼上,登時將一輛數百萬的跑車砸成粉碎,余勢不減,又撞中第二輛法拉利,第三輛路虎神行者2代到是總算躲了過去。

    車上的冒險者同時飛起,只見周宜羽一個漂移變向,倒退著開車,同時對那群冒險者伸出中指:“跟老子比賽車,你們差遠了!”

    “混蛋!”一群冒險者同時罵了起來。

    就在這時,一聲冷笑突然響起,一道人影突然沖出,白衣勝雪,飄逸如仙,在空中直接飛向周宜羽,速度奇快,在距離周宜羽還有三百米距離時突然劈出一劍,只見劍光如電,已對著越野車狠狠斬落。

    周宜羽大驚,急忙一個空中側翻,劍光已順著車身斬下,在公路上劈出一道長達百米的巨大裂縫。

    這一劍若劈中車身,越野車絕對完蛋。

    “**,這么猛!”周宜羽嚇了一跳,他已經看出對方這一劍不是什么技能,而是隨手劈出。

    隨手一劍都能有若大威勢,可見先前對方根本沒有用心,否則只怕早把他留下了。現在出手,多半還是他的囂張把人家jī怒了。

    下一刻那白衣如雪的男子腳踏虛空,漫步而來的同時發出清朗之聲:“能接我三劍,今天我就不出手,第二劍!”

    又是一道犀利劍光,此時他距離周宜羽又近了幾分,周宜羽再想躲避已是極難。他干脆雙手張開,一個合抱:“擋!”

    刷刷刷!

    一連三輛車已飛起擋在自己的越野車前,劍光如奔雷,竟然一口氣劈開三輛車,余威猶在,已劈中越野車。

    “固!”周宜羽發瘋般嚎叫起來,右手往車蓋上一按,全力幫車身擋下這一劍。

    轟!

    越野車被劈的飛起,在空中連轉幾個跟斗,重重落下,整個車蓋已被劈飛,周宜羽的金屬控制到底不是強度加持,只能有限增加車身防御。好在這一劍被連番削弱后,總算沒傷及要害,只是外殼幾乎被全部劈飛,擋風玻璃完全碎裂,整個車頂消失不見,越野車已是一絲不/掛地,luǒ/lù著在公路上奔駛。

    “第三劍!”那白衣人再度飛向周宜羽,又是一劍劈出。

    這一次周宜羽身邊甚至沒多少車可以供他擋災了。

    “混蛋!”周宜羽也急了,在將一輛大巴車橫在自己身前,將所有力量全部貫注車身:“擋!一定要給我擋住啊!”

    越野車上已冒出一團燦爛光芒。

    與此同時,周宜羽耳邊突然響起一片天籟般的聲音。

    劍光如雪,輕松切開大巴,砍向越野車。

    原本這一劍應當可以將越野車直接扯碎,然而令人驚奇的一幕隨之出現。

    劍光劈斬在越野車上,車身無恙,反而是周宜羽本人哇的吐出一大口鮮血。

    “咦?”白衣男子微愕,周宜羽卻揚起頭笑了笑:“劍氣縱橫三萬里……原來你就是無雪,厲害,厲害,果然不愧是三難度中少有的可以和海格力斯比肩的人物。你這三劍就是怒濤三重斬?果然一劍更比一劍兇,不是技能勝似技能,他娘的夠狠!”

    他說這話時,車速已是漸慢。

    無雪在空中連踏數步,每一步都踏出數十米,直接落在車身,與周宜羽只有半米之遙。

    “這又是什么步法?凌bō微步?”周宜羽大奇,仿佛這一刻他面對的不是追殺他的人,而是一個朋友。

    “不,是云霄步。”叫無雪的白衣男子淡淡回答:“我結合神行步自創的一種功法,可以在短時間內踏空而行,小幅度跨越空間。你呢?你剛才是怎么擋下這一劍的?”

    “自創功法……”周宜羽mō了mō下巴。

    這到也不奇怪,能有自創技能,自然也能有自創功法,沈奕甚至還差點自創出了血統呢。

    這刻無雪問自己怎么擋過這一劍的,周宜羽想了想,干脆打開紋章展示功能,一個技能已出現在無雪眼前。

    “人機合體:自創技能,可以暫時xìng將自身生命與機械體相結合,形成生命疊加,也可以用于轉移傷害至指定目標。評估等級雙c級,升級等級暫無。”

    “自創技能?原來你剛才把我那一劍的傷害都轉移到你自己身上去了!”無雪恍然大悟:“沒聽說你有這能力啊。”

    周宜羽攤手:“被你逼出來的。”

    由于他特殊職業的緣故,本就被系統大幅度提升了自創技能的幾率,只是之前在都市里訓練的時候,周宜羽怎么都沒法完成自創,為此還抱怨過都市不止一次。但是剛才那一劍,周宜羽全力以赴只想保住車子,結果還真讓他完成了一個自創技能,繼溫柔的圓舞曲之后成為第二個自創能力。

    無雪這才明白是怎么回事,苦笑一下,搖了搖頭說:“你還真好運。”

    周宜羽嘻嘻一笑:“那你說的話還算不算數啊?”

    “當然。”無雪傲然揚頭:“今天我不會再對你們出手,不過這可不代表你就輕松了。”

    說著他指指后面,大批的冒險者已然追了上來。

    即便沒有了車,冒險者們真要發力狂奔,也不會比車慢多少,充其量就是體力消耗較大,難以持久罷了。

    周宜羽無所謂道:“本來就沒在乎過。”

    他和無雪交談,說白了還是為了顛覆大計。

    按照沈奕的要求,就是要盡量和這批半中立的冒險者們保持好關系,能套交情就套交情。

    而套交情的最好方法就是:對方是什么人,你也做什么人,也就是所謂的趣味相投,互相理解。

    因此無雪的風度如果說是天然的,周宜羽的風度就純屬是裝b的,完全是無雪表現什么風范,他也表現什么風范。

    否則換了別種情勢,要有人跳到他車上,他早穿上機甲捧著火神炮開干了,哪還會和你這么多廢話,來個交換信息,互相欣賞?

    那種古代武林高手的風格也只會在無雪這種人身上體現,在沈奕周宜羽這類人身上是見不到半點影子的。

    因此這刻在說過這話后,周宜羽又加了一句:“不就是以多對少嗎?早有心理準備了。再說要不是為了這個,他們何必搞那該死的無妄之災?”

    無雪一楞:“你說什么?”

    “咦?你不知道?這么說你也不知道我們陣營這邊這次只有我們斷刃隊在和你們對抗?”周宜羽假作驚訝。

    無雪心中一震:“只有你們斷刃隊?怪不得看不到其他冒險者。不過這是怎么回事?還有無妄之災又是什么?”

    周宜羽正要回答,后方冒險者已然追上。周宜羽笑道:“看來這個問題只能你自己問煉獄教派了,老子要打架,沒功夫和你說話了。”

    有些事,讓對方自己去查詢真相,其實比直接說出來好,這也是沈奕教他的。

    這刻周宜羽一拍車身,已將越野車收回紋章空間,無雪腳下一空,卻是緩緩從空中降落地面。

    沖在最前方的冒險者正是灰燼戰車的黑人漢子格瓦華特,他在急沖過來的同時怒吼道:“無雪,你在干什么?為什么不干掉那個家伙?”

    無雪冷哼:“我說過他能接我三劍,我今天就不出手的,你以為我是什么人,食言背信的小人?”

    格瓦華特大嘴一咧:“你們這些東方人就是無聊,不過沒有你,我也能干掉這混蛋。”

    他正要出手,無雪突然長劍一橫擋住他。

    格瓦華特一楞,頓時大怒:“無雪,你這是干什么?”

    “沒什么,就是在你出手前,想問你們一件事。”

    此時所有冒險者都已趕來,見無雪攔住格瓦華特,都有些不解。

    不過由于煉獄教派實力龐大的緣故,游dàng者們為確保自己的利益不被他人吞食,實際上已經形成自發組合,就象魔獸中小刀丁徐楊他們的組合一樣,無雪因為實力強大,因此也是這臨時組合中比較有威信的一個。

    他不攻擊,其他人也就跟著不出手。

    格瓦華特怒視無雪:“敵人就在眼前,有什么問題不能以后問?”

    無雪悠然回答:“問題是他又沒逃跑,你有什么好著急的?”

    周宜羽哈哈一笑。

    他干脆坐在地上。

    那意思你們先聊著,打架的事兒不急,我肯定不跑就是。

    格瓦華特深吸了一口氣:“你想問什么?”

    周宜羽沒用集結令,所以他也不急著用,不過團隊頻道卻已然打開,以確保海格力斯能聽到他們的說話。至于周宜羽,他壓根就沒關過頻道。

    無雪點點頭:“那好,你告訴我無妄之災是什么?”

    格瓦華特一怔,隨后轉頭怒視周宜羽,這讓周宜羽很不滿:“操,你能干老子還不能說?這他媽什么世道?別整出一副我出賣你的樣子好不好?”

    格瓦華特微一歪頭,傾聽片刻后回答:“一種特殊道具,可以讓對方陣營只進入我們允許進入的冒險者。這次任務,我們只讓斷刃隊進入,這樣一來,我們可以很輕松的完成任務。不過大家請放心,我們不會因此向你們提出更多的利益條件,這次服務,就當是我煉獄教派免費贈送的。”

    周宜羽瞪大眼睛,謊言能撒到這種地步,也算是一種水準,照他這么說,感情大家還得謝煉獄教派的“慷慨無sī”,毫無疑問這是海格力斯授意的。

    不過可惜,他不知道還有三個冒險者也進來了,如果他們出現,海格力斯的謊言就會被戳穿。當然這個謊言也未必不能圓,只要說這道具功能不足,無法完全限定什么的。反正是他編出來的東西,他想怎么扯都行。

    但是從這個謊言本身看,有一件事到已可證實,就是海格力斯的確不知道他們來了多少人,否則絕不會這么說。

    知道這點就夠了。

    按照沈奕的計劃,無妄之災的秘密暫時不會捅出去,畢竟那可能會造成不測后果。所以他們現在要做的只是讓大家知道無妄之災的存在,以及目前東區陣營只有斷刃隊這個事實,同時也讓灰燼戰車以為他們知道的也只到這一步。

    至于接下來怎么發展,還要看游dàng者和灰燼戰車自己的表現。

    這刻聽到這回答,無雪微微皺起了眉頭:“有這種道具?為什么我從沒聽說過?”

    格瓦華特不屑一笑:“難道你還能知道都市所有的技能裝備和道具嗎?就連家族和教派也不敢說這些資料已經搜齊,別忘了都市可是一直在補充新的能力,新的道具!”

    無雪回頭看看周宜羽,雖然周宜羽什么都沒說,但他臉上鄙夷的表情卻無疑在告訴無雪,這是徹頭徹尾的謊言。

    想了想,無雪又問:“道具的名字,具體功能,等級限定,在哪里可以得到?”

    格瓦華特大眼一瞪:“這種秘密也能告訴你嗎?”

    “名字總可以說?”

    “就叫無妄之災!”

    “那是在荒野還是在任務世界給出的,這應該可以回答?”

    “……荒野。”

    “哪個難度可以說?”

    “……五難度。這是家族的將軍親自在五難度荒野狩獵得到的,為了追殺斷刃給了我們,你還有什么問題?”

    “胡說!”無雪眼中已現出殺氣,他已經大聲吼道:“海格力斯,你不用再騙我了!你知道我的老師是什么人,龍盟的人更不是好騙的!你以為你說五難度,我就不知道那里的情況嗎?將軍……哼,將軍們都在星際世界中苦戰呢,有幾個有閑暇去逛荒野的?”

    格瓦華特繼續傳聲:“正因為將軍們很少去荒野,所以即使將軍們自己對五難度荒野的熟悉程度也不高。無雪,將軍們偶爾出來狩獵一次,得到某個你們不知道的收獲這很正常?難不成得了好處還要向你打報告?現在告訴你已經很客氣了,你又何必咄咄逼人?要知道現在的敵人是斷刃隊,在敵人面前相互置疑,你不覺得這是他們的yīn謀詭計嗎?用你們中國人的話說,這就叫親者痛,仇者快!”

    “媽的!”周宜羽搖頭嘆息,盡管本來就沒打算戳破唾棄者的事,他還是對海格力斯的迅速反應由衷佩服——能在這么短的時間里編出這樣一個謊言本就不是容易的事。

    到是沈奕呵呵笑了起來:“不錯的謊言,不過可惜,謊言就是謊言,它的本質就是不存在,就是虛假。戳穿它永遠比保護它要難得多。而當謊言被戳穿,真相浮出水面的時候,往往就會拔出蘿卜帶出泥,出現更多的真相,比如為什么要在這件事上撒謊,是不是還有別的什么不可告人的原因……不用著急,猜忌的種子已經種下,我們有足夠的時間期待它發芽。”

    果然無雪在聽過這話后,稍微思索了片刻,點頭道:“既然這樣,那你們動手。”

    說著他向后退去。

    但是每個人都知道,無雪心中已經泛起了疑慮——周宜羽絕不是隨隨便便說出無妄之災這個詞的,而格瓦華特的表現也證實了海格力斯對這個問題的重視。

    能夠讓海格力斯重視的問題……這就夠了!

    格瓦華特望向周宜羽,撇嘴冷笑:“還不把你的人叫來。”

    下一刻,斷刃隊六人全體出現。t!。
3d组三走势图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