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館 > 無盡武裝 > 第五十一章 洛杉磯之戰 3

第五十一章 洛杉磯之戰 3

readx();    梅麗爾的臉色變得一片雪白。

    不過她還是冷哼出聲:“你可以試試,你看我是否會畏懼。你這骯臟,惡心,下流的混蛋!”

    周宜羽一看她眼中堅定的神情,立刻明白這一招是嚇不倒她的了。

    他無奈搖頭,回身對眾人叫道:“她鐵了心了。”

    “媽的!”洪浪也怒了:“真以為靠你一個就能翻盤嗎?逼急了老子,你再多治療技能也沒用。”

    他突然后退半步,取出一瓶銳化液往霸者之斧一澆,然后棄邪惡將軍不顧,向著與赫拉交戰的兩名分身中的一個撲去,就在沖到那分身身邊的同時,已發動血腥狂熱與巖石強化。

    攻擊力在瞬間飚升至六百加的極限,戰斧已對著那分身劈頭蓋臉的砍去。

    在銳化液無視防御的作用下,那邪惡將軍分身立受重創,不過這家伙反應也快,及時后撤想要避開洪浪鋒芒,洪浪哪肯給他這機會,他突然手一揚,世界樹飛出,那世界樹剛一出現,便對著那分身搖動樹枝,技能根須纏繞發動。

    根須纏繞,這正是世界樹出生時便自帶的控制技能。這一刻根須纏繞的用出,立那邪惡將軍分身被固定原地,洪浪已對著這分身全力狂砍,在他身后那邪惡將軍對著洪浪連刺數劍,洪浪卻只是吼了一聲:“生命共享!”

    所有傷害立時由洪浪與世界樹共同承擔。

    梅麗爾已又是一個治療技能放出,但是她的治療卻終究沒有洪浪的攻擊來得猛烈,這一刻全力爆發的洪浪威勢赫赫,在對著那分身連斬數斧后,突然如旋風般暴跳起來,霸者之斧重重揮下:“殺!”

    斧刃一團閃光亮起,那是霸者之斧百分之二十致命一擊的效果發動,隨著這一斧劈下,那將軍分身的頭顱已應身飛起。

    洪浪已向著另一個分身目標發起攻擊,他的身形在撲擊同時加速,赫然已發動了殺戮之王血統變身能力,而且一發動就是最強的殺戮之血。

    在殺戮之血的作用下,洪浪此時的普通攻擊已飚升至八百多接近九百的地步,傷害之高甚至連海格力斯都有所不如。

    那第二分身被他一擊重創,梅麗爾又是一個恢復技能用出,這女人的各種輔助技能也當真多,在洪浪使用了血統變身后,梅麗爾對著那分身一招手:“庇護!”

    光明使者血統技能庇護:使一個目標立即恢復百分百生命,且在接下來三分鐘之內無法被傷害或施加不良效果,但也無法造成傷害。該效果只能由受術者自己主動解除或持續時間結束。每次任務世界可使用兩次。

    那分身竟然就這樣被梅麗爾給救了下來。

    但是下一刻洪浪已對著阿鎧面對的那第三分身打出一道極光:“虛空之刃!”

    那分身被洪浪一擊打中,尚未來得及有所反應,下一刻洪浪已經直接瞬移至第三分身后方,對著那分身就是一斧劈下。

    他這刻集中爆發自己的所有攻擊力,威勢之強可以說無人能擋,就連速度都獲得極大程度加成,戰斗天賦更是受到殺戮之王的影響,頭腦在瞬間變得清晰無比。

    就在梅麗爾又要釋放治療技能的剎那,洪浪左手突然抓住那分身往地下一摜。正好梅麗爾這一次使用的是類似于死亡纏繞這樣的追擊性恢復能力,這一下摜正好讓梅麗爾的技能放了個空,同時洪浪的戰斧已對著那分身的腦袋狠狠劈下。

    撲!

    那分身的腦袋如開瓢的西瓜般粉碎。

    “嗷!”洪浪已仰天大吼起來,這吼聲狂妄,囂張,充滿霸氣。

    然后他對著沖來的邪惡將軍本體就是一拳,硬生生將他打回到赫拉身邊,對阿鎧與赫拉喝道:“你們兩個纏住他!”

    在交代過這話的同時,洪浪已向著與莊羽交戰的第四分身撲去。

    “光明圣體!提里奧之贊譽!”梅麗爾已連續使用兩個技能。

    光明使者終極變身光明圣體:化身光明使者,生命提高1500,自身防御提高百分之七十五,所有恢復類技能精神力消耗減半,消耗血統持續時間可加速恢復類技能的冷卻時間,時間比例根據技能等級二至二十不等即消耗1秒血統持續時間,可為一個d級技能縮短20秒冷卻時間,或為一個雙級技能縮短2秒冷卻時間。血統持續時間十分鐘。

    提里奧之贊譽:立即治療目標500生命值,并生成一個傷害吸收盾,單次吸收傷害不超過100點,最大可吸收傷害1000點。

    梅麗爾之前對邪惡將軍本體已用過一次提里奧之贊譽,這刻眼看那第四分身也要在洪浪的攻擊下被干掉,竟是不惜動用自身最后的血統力量也要保住。

    “沒用的!”洪浪已經高吼出聲,霸者之斧再度劈下。

    他的攻擊提升得實在是太高,那分身剛剛被梅麗爾一個恢復技能拉回的生命已被洪浪一擊又打回原形。不過這家伙的反應也快,急速后撤的同時竟然還對著洪浪打出了一個減速技能,使得洪浪身軀一慢。

    眼看這家伙就要跑掉,洪浪左手突然伸長:“給我回來!”

    竟然一把抓住那分身的手臂,又將他抓了回來。

    不過那分身到也狡詐兇狠,竟反手一劍將自己胳膊斬斷,再度退開,同時梅麗爾這邊已又是一連兩個治療技能加了去。

    神圣灌注:為目標恢復150點生命,并造成每秒十點持續回復效果,持續30秒。該效果可疊加,冷卻時間十秒。

    “嚎!”洪浪已再度打出虛空之刃,瞬移到第四分身后方,對著那分身繼續追擊。

    這兩人一攻一保,那分身在兩人夾擊下,生命如坐了過山車般下下,時時刻刻都處在生死線中卻就是不死。

    不過治療與攻擊拼消耗,那是注定拼不過的。別說是洪浪現在強勢高攻,就算是一般的冒險者攻擊,梅麗爾也不可能拼得過對手。

    治療技能終究只是一種輔助技能,是用來保護自身,不是用來和敵人硬抗對拼的。

    但現在梅麗爾卻已經不顧一切,因為這是她現在唯一能做的事——周宜羽正在對著她大肆下其手。他終究沒象胖子說的那樣猥瑣,但是這能占便宜的事他是絕不會放過的。

    對于梅麗爾而言,全力保護邪惡將軍等存在,其實已成為她支撐自己堅持下去的最大支柱。如果沒有這個目標,她或許已經承受不住周宜羽的騷擾而匆匆敗退。

    她不能走,她還要和斷刃隊對抗到底,她要盡自己的全力,這已成了她心中唯一的信念。正因為這信念是如此的固執,以至于她已完全無法思考,更不可能考慮稍稍注意一下節奏,用別的方法拖過洪浪的強勢期,然后再發威。

    她已做不到理性思維,更不可能什么都不做的任由周宜羽褻瀆自己。

    所以她只能抗!

    終于,前方傳來一聲痛苦的嘶嚎,那邪惡將軍的第四分身終究沒能頂住洪浪的可怕攻擊,就這樣在哀號聲中死去。

    此時戰場已經只剩下一個邪惡將軍本體和一個尚處在庇佑狀態的分身,而洪浪的血統變身剩余時間也已然不多,他這刻一氣連殺兩個,對著梅麗爾叫道:“老子就不信你的技能放不完,精神用不盡!”

    說著再度跳起,這一次霸者之斧是直追邪惡將軍本體而去了。

    由于死去兩名分身,另一名分身又處在庇佑狀態下未參與攻擊,因此這刻赫拉,莊羽,阿鎧正一起攻擊邪惡將軍。

    那邪惡將軍雖然強大,但隨著敵手增多,也無法取得勝勢。

    當洪浪向著邪惡將軍劈去時,那邪惡將軍突然寶劍一揮,一道火焰光芒從劍身升起,腳下綻放出一道巨大光圈向著四面延展,同時光圈中已出現一只只蜥蜴騎兵向著眾人撲去。

    “我操,你還有這手!”洪**了一聲,突然霸者之斧一橫:“旋風陣!”

    一股旋風斧光已橫掃全場,那幾只蜥蜴騎兵剛出現就被洪浪如龍卷風般撕成粉碎,洪浪已高高跳起,對著邪惡將軍劈下,那將軍揮劍擋住,不過在洪浪巨大力量的沖擊下還是悶哼著跌退數步,此時梅麗爾已對著邪惡將軍使用出她最后能用的治療技,同時洪浪也欺身前,左手對著邪惡將軍一抓:“絕滅之爪!”

    隨著他這一爪抓下,邪惡將軍的左臂瞬間粉碎,同時洪浪的血統變身也終于到了時間,不過他絲毫不在乎,因為梅麗爾現在也已經沒什么能用的保護技能了。

    當雙方血統與技能在這刻對耗至盡時,獲得優勢的無疑就是斷刃隊這方。

    看到這一幕,周宜羽悠悠嘆了口氣:“你的確讓我們增加了許多消耗,但是終究對大局沒什么影響,你這又何必呢。”

    梅麗爾臉色蒼白:“如果你想表現得正氣一些,至少先把你的臟手從我胸前拿開再說。”

    周宜羽訕訕收回手,他聳聳肩:“k,k,我向你道歉。不過現在邪惡將軍已經完蛋了,我說你是不是也可以回去復命了。”

    “我到覺得這才只是剛剛開始。”梅麗爾一揚脖子回答,她的目光落向了遠處還在追殺沈奕溫柔不停的布拉基。

    “哦,見鬼!”周宜羽無奈地一拍眉頭。

    哪怕是已經用過了血統變身,梅麗爾的輔助技能依然可以給布拉基帶來強大幫助。

    這種幫助效果更甚于那些分身或邪惡將軍本身,如果梅麗爾的輔助給分身帶來的幫助是1,給邪惡將軍帶來的幫助是5,那么給布拉基帶來的幫助就可能是20,甚至100。

    這刻梅麗爾已抱起雙臂,開始靜靜地等待。

    她在等待斷刃隊殺死邪惡將軍,也在等待自身技能冷卻時間與精神力的回復。

    對她而言,斷刃隊現在付出的這點代價,依然太小,太小……
3d组三走势图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