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館 > 無盡武裝 > 第六十九章 單挑 上

第六十九章 單挑 上

readx();    洛杉磯郊外戰場。&&

    看到沈奕他們突然消失,胖子和周宜羽同時一呆。

    還是周宜羽先反應過來:“是煉獄黃泉,媽的,海格力斯把他們拉到黃泉煉獄去了!”

    對這種情況,胖子等人到也不是沒有準備,不過他們不知道海格力斯還有地獄戰旗的存在,實在想不通僅靠一個煉獄黃泉,海格力斯憑什么敢和這么多人打。

    不過這也不是重點。

    重點是你媽逼的你拉走這么多人,那我們這邊怎么辦?

    格瓦華特還在。

    基普利科夫還在。

    梅麗爾還在。

    甚至連那兩只霸王龍也都還在。

    胖子和周宜羽的臉立刻垮了下來,一起罵道:“靠啊!”

    格瓦華特已哈哈大笑起來:“你們不是挺囂張的嗎?現在繼續囂張啊!”

    說著就要對胖子沖去,胖子一揚手叫道:“等等!我有話要說!”

    格瓦華特停住:“臨死前還有什么要說的?”

    胖子看看格瓦華特,突然露出諂媚的笑:“不如我們講和?”

    格瓦華特一呆,隨即臉已現出濃重殺氣:“混帳小子!”

    “這么說是不行了?就不考慮考慮?”胖子有些畏縮地看看格瓦華特,然后又看看周宜羽,兩人眼神一個交換,已做出決定,突然同時發一聲喊:“跑啊!”

    一起向著兩處方向跑去。

    只是他們想走,兩人又怎么會讓他們走。

    基普利科夫大吼一聲,恐懼嚎叫發動,兩人身體立時僵直。

    格瓦華特則對地一拳:“起!”

    前方地面已掀起一大塊地皮,竟然向兩人反卷而來,將他們掀回格瓦華特身邊。

    胖子嚇得大叫:“喂,喂,不講和也不用這么快就動手。我們完全可以坐下來聊聊,談談人生,談談理想啊,何必這么打打殺殺的呢,大家都是文明人,冤家宜解不宜結啊……”

    格瓦華特已揚手打出一擊,正中胖子背部,痛得胖子齜牙咧嘴,重重摔在地,格瓦華特右手一指胖子和周宜羽:“干掉他們!”

    他這命令是對那兩只霸王龍下的,然而卻沒有得到意料中的反應。

    格瓦華特一楞,回頭看去,只見那兩只霸王龍正躬在梅麗爾身邊。它們遠本就是教派交給梅麗爾的寵物,只不過被海格力斯以作戰不力為理由收了過去,但是和梅麗爾的感情卻依舊存在。

    它們不攻擊,很顯然是受了梅麗爾的指使。

    “梅麗爾,你!”格瓦華特怒視梅麗爾。

    梅麗爾臉色蒼白:“不要打了,好不好?”

    “梅麗爾你敢背叛!”基普利科夫已大吼著一拳擊來,梅麗爾也不閃避,這一拳正打中梅麗爾胸口,轟轟轟一連數拳打得梅麗爾飛起。

    “梅麗爾!”周宜羽看得大為心痛。

    沖去抱住基普利科夫,阻住他痛下殺手。

    只是他現在機甲被毀,正是實力最弱的時刻,哪里是基普利科夫的對手,被基普利科夫轉身一個屈肘狠狠砸中脖子處,痛得周宜羽往地下一趴,基普利科夫已又是一個膝撞打在周宜羽臉。

    他正要在給周宜羽致命一擊,胖子卻從斜刺里沖過來,一把抱住基普利科夫,在地滾了幾圈,同時叫道:“你快帶梅麗爾走,我纏住他們兩個!”

    “你個混蛋在說什么呢!”周宜羽也怒了,反手給了沖來的格瓦華特一拳,自己也被格瓦華特打得一個趔趄倒地:“你看老子想丟下同伴自己逃命的人嗎?這女人是老子的,要救也是老子來救!”

    胖子回頭看了梅麗爾一眼,只見這女人就那樣呆呆站著,也不給自己恢復生命,也不給任何人提供幫助,知道她是不想介入戰事。她不介入,胖子他們就沒有任何贏面,這刻他被基普利科夫狂毆一拳,吐了口血慘笑道:“這下完了。”

    格瓦華特已舉起手中大劍厲嘯道:“你們……所有人,都得死!還有你,梅麗爾,等著回去接受神圣懲罰!”

    說著他大劍已向周宜羽頭頂砍去。

    就在這時,格瓦華特耳邊突然響起冰冷的語聲:“你以為你能殺得了誰?”

    刷!

    一道雪亮刀光已刺入格瓦華特胸膛。

    格瓦華特不敢置信地看著自己胸前利刃,眼前不知何時,已多出一個伸出血色雙翼的女人。

    正是溫柔。

    她左手對著格瓦華特傷出一送:“鮮血殺戮!”

    這強大威猛的一擊格瓦華特再無法承受,哀號著飛出,溫柔猛一拔刀,將力量之刃從格瓦華特胸前抽出,飛出一腳將他踢飛。

    “我操!”胖子和周宜羽同時叫了起來:“你怎么才來啊!”

    他們不知道溫柔本來早就要到的,沒想到半路碰了美**隊。先是一枚導彈擊落她的f22,接著又是一大群直升機圍剿而來,逼得溫柔不得不使用血統變身一路狂殺才及時趕到。

    這刻聽到胖子和周宜羽的抱怨,溫柔一撩長發,輕飄飄回答:“路堵車。”

    然后她看向基普利科夫。

    ———————————

    九頭蛇許德拉,原本是希臘神話中的產物,因為性情兇殘最終被赫拉克勒斯殺死。

    在血腥都市,許德拉屬于地獄陣營序列,不過并不是在黃泉地獄,而是在更深的九幽地獄中。

    眼前的這只許德拉,并不是真正的許德拉,而只是它在層地獄的一個投影,類似于分身般的存在,實力僅為低等魔神。

    即便如此,正常情況下地獄戰旗也是不可能把魔神給吸引過來,出現這種情況的理由只有一個,就是天界神龍伊莫吉。

    這不僅僅因為陣營敵對的關系,更重要的是,如果能夠殺死鉆石圣龍,吞噬它的神魂,許德拉的實力就會提升一個臺階。

    魔神的神魂數量有底限而無限,每個魔神都是可以通過“修煉”來達到提升的。所謂的殺戮之王五顆神魂,鉆石圣龍二十顆神魂,都不過是它們成為魔神時的基礎數字,都可以通過修煉而晉升。之所以沈奕他們碰的都是基礎,完全是因為他們在三難度,都市不可能給他們提高難度,如果他們是在四難度,那么事情就不好說了。

    因此對許德拉而言,鉆石圣龍就是一個大補品。當然,如果是正常情況下碰到,九頭蛇對鉆石圣龍,能被圣龍打得找不北,別說現在只是一個投影,就是本體來了,圣龍也未必就怕。

    問題現在是在黃泉煉獄中,無窮無盡的惡魔單憑數量都能將圣龍淹沒,許德拉自然不會再畏懼對方。

    不過來湊熱鬧的顯然也不是只有許德拉,那手持鐮刀的尖角大惡魔也是其中一個麻煩家伙。

    大惡魔,來自英雄無敵世界的魔王。

    不過眼前的這個大惡魔顯然又有所不同,這顯然是一只和阿爾塞斯一樣,從魔王晉升為魔神的家伙。

    這刻它一雙血色雙目正冷冰冰地看著沈奕,看起來它對沈奕這位天堂之子更感興趣。

    擁有了神位的人,本身就相當于是天堂中的一員,或許在那鐮刀惡魔的眼中,沈奕就是一個天使,又或者是其他什么新品種。

    這刻一下出現兩個魔神,就連沈奕都感到一陣頭痛。

    下一刻那九頭蛇許德拉已仰天呼嘯出刺耳嘶吼,然后邁動巨足沖向伊莫吉。它似是已看出眼前這條圣龍和其他的圣龍有著明顯不同,實力大幅度削弱,正是揀便宜的時候,因此毫無畏懼的沖了來。

    “嗷!”伊莫吉發出一聲長囂,下一刻它的身體突然消散,化成神魂凝聚天空。竟是提前放棄了自己已經虛弱不堪的身體,重新凝聚新軀與敵戰斗。魔神與魔神之間的戰斗,是會對神魂產生威脅的,就象威震天能抓住一顆神魂一般,因此伊莫吉情愿放棄現有生命,也要以最佳狀態迎戰。如果能讓它反過來殺死許德拉,沒準還能從對方身汲取神魂力量,壯大和補充自己。

    天空中的神魂迅速凝聚,并很快形成全盛時期的圣龍,伊莫吉回頭看了沈奕一眼,冷冰冰的目光令人心頭發麻,然后它長嘯一聲向著那九頭蛇許德拉沖去,巨大的龍爪已對著許德拉迎空拍下,迎接它的是九個對天長嘯的蛇頭,瘋狂逆卷而。

    轟!

    一股巨大風暴已在兩個魔神之間的沖撞中沖天而起。

    這是沈奕他們第一次看到魔神與魔神之間戰斗,相比冒險者與魔神的戰斗,前者顯得更加暴烈,直接,血腥,野蠻和瘋狂。

    沒有戰術,沒有規避,沒有花招,惟有勇猛的沖擊,以力對力的硬悍,此時此刻,伊莫吉才真正展現出它身為圣龍的強大。

    如果圣龍能說話,它或許會說:“情愿象這樣和一只野豬戰斗,也不想面對那樣一群狡猾的老鼠!”

    九頭蛇許德拉,就是這樣一只野豬。

    它厲聲嘶囂著,瘋狂舞動九個巨大蛇頭,不時地吐出毒液,火焰,冰霜,每一次攻擊都會給伊莫吉帶來巨大痛苦,卻也會讓自己承受更大的傷害。

    一場以血搏血,以命搏命的較量。

    如果真以實力論,九頭蛇自然不是伊莫吉的對手,可惜它不是只有一個。

    下一刻,更多的地獄惡魔已經蜂擁而,這一次伊莫吉再不象之前那樣輕松了。

    “金剛,魔神變身!”沈奕叫了起來。

    “明白!”金剛大聲回應著,一瓶血統重啟藥劑已被他打入體內。他之前血統技能已全部用光,這刻在血統藥劑的作用下,又重新恢復使用,手就是十方煉獄。

    他顧忌海格力斯的控火之術,因此不敢對海格力斯用寒冰囚籠。沒有了寒冰囚籠,海格力斯只能控火不能滅火,再加這火是金剛放的,不會對斷刃隊造成傷害,因此海格力斯也沒辦法。

    這刻一把火放出,將伊莫吉,許德拉還有大量的地獄惡魔一起籠罩入內。然而這些惡魔卻是全然不畏生死,前仆后繼的沖向伊莫吉。

    對它們來說,天界神龍同樣是大補之物,一旦運氣好吞噬下一顆神魂,甚至有機會讓自己晉升為魔神,之前那大惡魔就是這么晉升來的。

    不過這種瘋狂的結果只是使得金剛的十方煉獄殺死更多敵人,可惜它們不是任務目標,否則單是點數都能長到令人羨慕。

    一群召喚士兵更是同時轉向朝著那些惡魔射擊,他們隸屬于沈奕,因此他們的攻擊就相當于沈奕的攻擊,能使死去的惡魔給出祭品,就連沈奕也對著遠處連連開槍。

    但是下一刻,半空中一道半月光芒閃過,赫然正是那大惡魔對著沈奕又是一刀劈下。

    沈奕就地翻滾著躲避,對著那大惡魔連開幾槍,那大惡魔卻又是一個瞬移輕松躲過,再出現時竟已在沈奕身后,鐮刀隨手一揮,已劃過沈奕背后。

    撲!

    沈奕吐出一大口鮮血前撲,猛回頭對準那大惡魔:“圣光彈!”

    數發圣光彈打在那大惡魔身,痛得那大惡魔長聲呼嘯。

    “你的對手是我,沈奕!”海格力斯卻在此時一拳揮開洪浪,與那大惡魔左右夾攻沈奕。

    “金剛隔離海格力斯!”沈奕一邊退避一邊叫道。

    “可他能控制十方煉獄!”金剛叫道。

    “別擔心,我保證他不會那么做!”沈奕已大手回應。

    金剛一楞,他不明白沈奕為什么這么說,但是下一刻,他還是對著海格力斯放出了寒冰囚籠。

    就在金剛放出寒冰囚籠的剎那,沈奕突然迎著海格力斯沖了去,吸血鬼之觸一揮,擋住裁決之刃,抱住他就地一滾。

    與此同時。

    轟!

    一個巨大的冰封囚籠已將兩人同時困于籠中。

    “沈奕!”金剛震驚狂呼。

    沈奕冷冷看著海格力斯:“這是你夢寐以求的機會,對嗎……你和我,一對一決戰!”

    “的確如此。”海格力斯臉終于現出笑容。
3d组三走势图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