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館 > 無盡武裝 > 第四十八章 藍龍 下

第四十八章 藍龍 下

readx();    如果有誰以為面對一條不使用強力攻擊的藍龍,他就可以很輕松地撐過兩個小時,那他就大錯特錯了。

    龍無論在東方還是西方傳說中,都是強大的存在,這種強大在被具現后,已經成為荒野中最恐怖的生命。

    沈奕的精神探察顯示,這條藍龍的力量200,防御150,生命四萬,除攻擊外,雖然比起鉆石圣龍是遠遠不如,卻比迪亞波羅還要強上一些。

    藍龍在龍族中屬于比較偏重技能的一種,在龍之息與龍之佑方面相對強大,冰霜凍焰雖然威力一般,但強在冷卻時間超短,短時間內或許看不出多大效果,但是隨著這條龍一會兒一個冰霜凍焰,帶來的麻煩明顯增加。

    持續三十秒的冰霜傷害累積傷害高達一千點,盡管有足夠的技能來恢復,但是人們很快發現他們的技能冷卻時間遠遠比不上這條龍的龍息噴吐時間。

    往往大家一輪技能用過后,還沒完成冷卻,這條龍已經又是一團冰霜凍焰吐了過來。如果沒能及時用炮灰士兵替自己擋災,那么不好意思,一個大瓶恢復藥水是保不住了。

    因此只是打了二十分鐘,金剛等幾個就開始叫苦了。

    洪浪率先叫道:“我操,這龍的吐息也太變態了?一會兒一個,這他媽跟放屁似的,有完沒完啊!”

    他一開口,事情壞了。

    那條藍龍一聽洪浪這么說,放聲怒吼:“你在說什么?!你竟然把偉大的龍之吐息比喻成那種骯臟下流的行為,這是對龍的侮辱,你必須為此付出代價!”

    它說著猛地一甩龍頭,已對著洪浪噴出一片寒流。

    極地冰潮:對目標噴吐一片冰霜寒流,造成3*50范圍內的大片冰凍效果,受攻擊目標敏捷降低百分之四十,生命降低四十點,持續時間四十秒,并以每秒削弱百分之一和一點傷害的速度自動回復。

    本能力屬于龍之息技能,與冰霜凍焰共享冷卻時間。

    與別的龍不同,藍龍的龍之息能力有兩種,一種是快速冷卻的單體能力,一種則是大范圍高傷害的群體能力。

    好在極地冰潮是直線攻擊,范圍有限,大家又是分開上陣,這一下噴吐其實只罩住了洪浪與金剛兩人,其他人到沒受什么傷害。

    不過百分之四十的減速效果卻是相當要命。

    對于冒險者來說,敏捷意味著兩種含義,一種是速度,一種是反應,單純的速度降低還好些,如沈奕在規避時的小范圍移動,對速度要求就很低。

    反應降低就麻煩多了,它直接影響冒險者的規避能力。

    極地冰潮最要命的就是它降低的是敏捷屬性,相當于敏捷下降低百分之四十,這一下洪浪只覺得自己全身都僵硬起來,不但步履維艱,甚至連大腦反應都隨之減緩——雖然他本來大腦運轉速度就不快。

    眼看著這藍龍轟的沖上來,巨大的龍爪對著洪浪就是一巴掌拍去,將他扇飛,洪浪人在空中哇呀呀亂叫:“我操,不是說兩個小時以后才玩真的嗎?”

    “嗥!”那藍龍已晃著脖子咆哮道:“你們激怒我了,凡人,我要讓你們見識見識到龍的威嚴!”

    說著它已再度向洪浪沖去。

    洪浪一屁股坐在地上,眼看那藍龍撲至,急忙一個翻滾,這一次他總算險而又險的躲了過去,巨大的龍爪擦著他的身體落下,擊中地面,掀起一股巨大氣浪,將洪浪震得再度飛起。

    洪浪邊飛邊喊:“幫忙啊!”

    沈奕翻了翻白眼:“自己惹的麻煩自己解決。”

    金剛本來還想和洪浪夾擊藍龍,一看這架勢干脆停手:“早說過你不會說話就別開口的,害得老子陪你遭殃!”

    那藍龍已繼續追來,洪浪嚇得屁滾尿流,一個跟頭翻到亡靈軍團隊伍中,抓起一個亡靈士兵往藍龍扔去。

    那藍龍揮起龍爪一拍,將那骷髏戰士踩在腳底,已對著洪浪張開大口咬去。

    “你他娘的,還盯著老子不放了!”洪浪也怒了:“不就是說你喘氣象放屁嘛,至于這么生氣么?你丫的怒點也太低了!”

    “小視龍族尊嚴者,死!”藍龍放聲咆哮。

    它猛一低頭,對著湖水張口一吸,湖水沖出湖面,在陽光照射下映照成一片五彩斑斕的光景,飛向藍龍口中。

    然后它龍首一甩,那無盡湖水已如漫天冰雨向著洪浪等所有人落去。

    喚雨:召喚冰雨攻擊,對百米方圓內所有目標造成20點每秒的持續傷害,附帶百分之二十的冰凍減速效果,持續時間一分鐘。如果周邊有水源,使用水源施展喚雨,傷害力翻倍。本能力屬龍之威技能。

    這一下這條藍龍是徹底發威了,一個接一個技能使用出來,氣得金剛等人跳腳大罵:“看你的好事,死浪球。”

    “操,我怎么知道這家伙越罵越生氣。”洪浪無比委屈。

    溫柔翻翻白眼:“廢話,誰都是越罵越生氣。”

    洪浪郁悶:“那為什么你們天天罵我我就不生氣?”

    沈奕無奈道:“很顯然,它沒有你那么好的修養。”

    洪浪大喜:“你是在夸我嗎?”

    沈奕認真回答:“絕對不是!”

    說話歸說話,大家手底下的動作可不慢。

    就在這條藍龍放出冰雨的同時,所有人已一起向后方撤退。

    同時沈奕也對著那條藍龍連連開槍,他如今射月在經過符文加持后,射速已大大加快,雖然面對藍龍防御還不能造成什么影響,但是龍之幻影的幾率卻因此大大提升。

    這刻在他連續的開槍射擊過程中,沈奕竟是極好運的連續觸發了兩次龍之幻影,只見兩條虛幻的龍影呼嘯著出現,正打在那藍龍身上,竟然震得那藍龍身軀一顫。

    雖然這兩下攻擊造成的傷害有限,但這卻是藍龍到目前為止,受到傷害最嚴重的一次,在之前的所有攻擊,包括溫柔的鞭擊,幾乎都是不破防的,只能造成一點傷害。

    “嗷!”那藍龍憤怒叫囂起來:“你竟然敢傷害我,偉大的亞歷克斯·庫爾森!”

    沈奕不屑冷笑:“切,還真是個自大慣了的家伙,你大概是守在這山谷里見多了為了泉水不敢和你爭斗的人類,所以以為每個人都得象個乖寶寶一樣,任你打不敢還手?”

    那藍龍一滯,沈奕這話到是說對了。

    敢來幽泉山谷盜取泉水的冒險者,基本上都是打聽清楚了這里的情況才敢進入,也正因此,由于不敢殺死對方,攻擊沒有意義,所以也幾乎沒人向藍龍出手,偶爾攻擊一兩下,也都是不痛不癢吸引一下仇恨,主要精力還是放在躲避攻擊上。

    時間長了,就連這條藍龍自己都養成了習慣,認為不會有什么冒險者敢對他真正出手。

    沒想到沈奕卻悍然打破慣例,完全不在乎徹底激怒它的后果。

    “混蛋!”藍龍已放聲咆哮道:“觸怒龍之威嚴者,惟有一死!”

    “死你媽/逼!”沈奕反嘴罵了一句,這話罵得粗俗,聽得大家都目瞪口呆,沈奕已經說道:“所有人動手,不用對它客氣,這條龍就是賤,你越對它客氣,它就越是來勁,還真當自己是什么大人物,說都說不得了!”

    說著他左手一揚,吸血鬼之觸已迎著那藍龍的爪子遞上,他如今力量199,那藍龍200,雙方力量相差僅有1點,但是沈奕手里還有一把吸血鬼之觸,這下迎擊,吸血鬼之觸已狠狠扎進藍龍爪子里,痛得那藍龍仰天長呼,同時龍爪用力,已然將沈奕震飛。

    單以它的力量而言,它是做不到震飛沈奕的,但是雙方體形體重懸殊過大,雙方互擊抵消后的力量無法打飛藍龍,卻是可以將沈奕輕而易舉的推起。

    不過也只是推起,卻是造不成什么傷害的。

    隨著他這刻一聲令下,所有人一起對著這條藍龍發起攻擊。

    其實這么做很危險,雖然傳說中龍只在遇到危險時才會呼叫龍群,可傳說龍還在前兩個小時不會發動其他技能攻擊呢。

    龍是有智商的生命,不會默守成規,所以也千萬不要指望這只龍一定只會在危險時刻求救,沒準它發現自己打不過這群冒險者,早早就發出求救信號也說不定。

    這也正是大家不敢逼它過甚的原因。

    不過出于對沈奕的信任,大家還是毫無保留的展開攻擊。

    這刻沈奕似乎全然不顧一切,不僅發動所有人搶攻,更是大聲下令:“用最狠的招呼!”

    于是,雷神戰錘,光輝圣裁一起出動,就連蒂娜也被放了出來發動舍死一擊。

    這一下那條藍龍一下子被打掉好幾千生命,受創慘重,發出凄厲哀呼:“你們竟然敢……”

    “沒什么不敢的!”沈奕已放聲道:“有些人天生就是賤,不打就不知道老實。你以為有龍群震懾我們,我們就不敢殺你嗎?就讓你見識見識我們的厲害!”

    說著他突然叫道:“威震天!”

    一直在看好戲的威震天哼了一聲,不過還是變成魔神槍飛入沈奕手中,到不是他想聽沈奕的話,而是他對沈奕為什么突然如此大膽感到好奇。

    沈奕抓住魔神槍對準那藍龍就是兩槍。

    這兩槍威力巨大,打得藍龍痛聲咆哮。

    沈奕已冷然說道:“你會呼叫龍群,這沒錯,可是你最好也明白另一件事,那就是其實我們有在龍群大舉到來之前就殺死你的實力。識相的,就好好在這里安分守己地等著,等我們取過泉水后,到明天早上自然會離開。可如果你不識相……拿不到泉水,我也不介意多條龍尸!”

    那條藍龍明顯哆嗦了一下。

    很顯然沈奕手中的魔神槍已經證明了他不是在信口開河,他的確有著在龍群趕到之前就先干掉它的實力。

    與任務世界中的藍龍不同,這條藍龍可是沒有神魂復活能力的。

    荒野中的魔神,歷來以高回復,多數量而著稱,神魂卻是只有少數真正高等的魔神級存在才會擁有。

    所以它要是死了,那就是真正死了,荒野中將再不存在藍龍亞歷克斯·庫爾森大人。

    所以在沈奕的威脅下,這條藍龍竟然停止了攻擊,只是狠狠盯住對方。

    它說:“如果你敢殺死我,只要你再踏入這片區域,所有的龍族都會對你進行不死不休的追殺。”

    沈奕聳了聳肩:“正如你所說的,前提是踏入這片區域,大不了我以后都不要這泉水了還不行嗎?你想和我賭嗎?用你的命賭我的泉水?”

    “是我們的泉水!”藍龍憤怒咆哮。

    “無所謂,重點是如果你想賭,那我很樂意和你開這個盤。你的賭注是你的命,而我的賭注則是幾瓶泉水。”

    “那對我不公平!”這條藍龍不滿叫囂道。

    “的確如此。”沈奕笑了:“但顯然你沒得選擇。”

    “……”藍龍徹底低下了它高傲的頭:“你們到底想怎樣?”

    “簡單,我們罷手,你也別再攻擊我們,我們只要取滿泉水,到明天龍群飛來時就自動離開,這樣一來,你好我好大家好,不是很好嗎?”

    “這樣啊……”那條藍龍用爪子摸了摸下巴,終于點點頭說:“也不是不可以考慮。”

    說著它竟然就這樣退了回去,來到山谷的一角蜷起,閉目大睡起來,似是再不愿管這些人類。

    這話一出,所有人都傻掉。

    洪浪呆滯道:“這就算完了?”

    “看起來是完了。”沈奕扔出魔神槍,威震天變回人形,神情嚴肅道:“你說過,這場戰斗必須靠自己硬打,不能靠忽悠來解決問題!”

    “我沒忽悠它。”沈奕正色回答:“我是在威脅它,這有本質上的區別!”

    “可你說過,荒野的問題只能通過戰斗來解決。”

    “威脅本身就是建立在戰斗的基礎上的,只要你表現出足夠強大的實力……還記得我說過的話嗎?有時候外交手段不一定是要在力量弱小時使用,力量強大時也可以使用,只是更直接一些,但同樣有效。必須慶幸這是一頭擁有智商的龍,對它這樣高傲的存在,一般的討價還價沒什么用處,最簡單也最有效的辦法就是狠狠的揍它一頓,讓它知道知道你的厲害,那么……它就會老實了!”

    洪浪呆呆問:“那你為什么早點不這么做?”

    沈奕沒好氣地回答:“因為這樣做的結果很危險,這種做法的成功是建立在對方的勇氣基礎上,而不是我們是否努力的基礎上。如果我們遇到的是一條骨氣稍微硬那么一點的龍,那么也許現在我們碰的已經是烏壓壓的龍群向我們飛過來了。所以不到萬不得已我絕不愿意使用這種手段,而就是因為你這張烏鴉嘴,才逼得我不得不和它攤牌,并隨時準備承擔失敗的后果,現在你明白了?”

    洪浪傻傻點頭:“是,我明白了。”

    “很好!”沈奕飛起一腳,把洪浪踹進湖里。

    然后他看看大家:“誰還有疑問。”

    老孟聳了聳肩:“我沒問題了,不過我就是覺得之前準備好苦戰24小時,結果形勢卻一下子變成這樣,我是說……我有點不太習慣,落差大了些,尤其是和我上次相比。”

    “如果你覺得收獲來得太容易,顯不出它的價值,你可以去找它單挑一場。”沈奕指指那條藍龍道。

    老孟立刻改口:“九死一生換回來的十萬塊,驚喜程度絕對比不上從地上拾到的十萬快。”

    “說得沒錯。”沈奕笑道。

    “那我們現在怎么辦?”溫柔看了看時間:“距離明天造成還有23個小時。”

    沈奕道:“搜!這島上有什么好東西都別客氣,能拿的全拿走!”

    “……”眾人一起流汗,果然沈奕是絕不放過任何一點發財的機會的。

    至于那條龍……沒人在乎它的想法。

    當一個人可以為生命放棄職責時,那么再多放棄一些也沒什么關系的了。

    生命的道德滑坡總是處于加速度狀態。
3d组三走势图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