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館 > 無盡武裝 > 第六十六章 蜀山 6

第六十六章 蜀山 6

readx();    鎖妖塔前,衛弛柏三人還在和蜀山弟子苦戰不休。

    劍氣縱橫里,三人已漸漸顯露出吃不住的跡象。

    僅以三十六名三代弟子就能把三人逼成這樣,只能說仙劍世界果然是個非同一般的世界。

    荒原勇士固然是看得緊張無比,沈奕卻是看得興奮無比。

    此時宙斯正在一邊拍攝劍陣的作戰畫面,一邊回放劍陣先前的戰斗——他這也是欺負人家不懂科技。

    從慢鏡頭分析,這個蜀山劍陣果然門道不少,不過不是什么狗屁的暗合天數,北斗七星之類的東西。

    那東西也就是唬唬人,真正的陣法,其實用意只有一個,就是組織——通過組織發揮出人數眾多的作用。

    就象我們已知道的道理一樣,在多人戰斗中,由于位置關系,一個人通常最多也就是受到七八個人的圍攻。象那種街頭群架,十多人打一人,往往就是擠成一團,五六個包成一圈在打,外面的人插不下手,只能把腳往里踹,嘴里喊著:“踢死你。”

    因此在大集群作戰中,戰力的增加總是隨著人數的增加而呈同比下降。

    一支十人小隊或許能發揮出一加一大于二的效果,一支百人隊,能發揮出自身實力就已不錯。

    到了千人部隊還能發揮八百戰力的就已是精兵,上到萬人,十萬人規模,往往連一半甚至三分之一的戰斗力都發揮不出。

    而所謂的陣法,其實就是通過排列組合,調整陣容,盡可能的發揮出數量優勢。此時,將軍們追求的從來不是一加一大于二,而是讓每一個一盡可能等于一。

    到了血腥都市的世界,陣法的意義又被增加了一重,就是特殊加成。

    眼前的這個蜀山劍陣,就是同時符合以上兩點的劍陣。

    如果仔細看他們的腳下,就會發現在他們的腳下始終都在微微閃爍著紅黃藍三種色澤的光芒,這三種顏色并非一成不變的,而是隨著對方腳下步伐在不停的變幻。從其變換看,顯然紅色代表進攻,黃色代表防御,惟有藍色不知道代表什么。

    三十六名蜀山弟子分成三組,輪流向目標發起沖擊,使得攻勢一浪高過一浪,不會出現任何停頓,逼得三人連連閃避招架,連還手的機會都沒有。

    這刻衛弛柏久戰不下,終于大喝一聲使出了他的冰霜火焰拳,一團冰霜火焰在人群中驟然炸開,同時葉紀光也放出龍卷旋風箭,一股烈焰旋風呼嘯卷起,席卷周邊。屠倩倩更是打出催動地面,無數地刺從地底升起,扎向那些蜀山弟子。雖然威力沒有金剛的毀天滅地那么大,聲勢卻也同樣迫人。

    這三人同時打出群傷技能,其實已經是開始冒著不小心殺死蜀山弟子的風險了,只是他們也是被逼無奈,不如此,實在難以抗衡這些蜀山弟子凌厲攻勢。

    然而就在他們打出群戰技能的同時,那三十六名蜀山弟子突然同時發一聲喊,所有人的劍尖同時生出一點光亮,所有的光點瞬時連接在一起,竟然形成一片籠罩所有人的無形氣罩。

    一連三個群打技能打在這片氣罩上,只震蕩出一片彩光,卻沒能傷到眾人分毫。反到是六名蜀山弟子已經率先出擊,直指衛弛柏三人。

    葉紀光對著其中一人就是一劍,沒想到那蜀山弟子只是信手一揮,一道氣勁竟已將這一箭輕松擋下。

    葉紀光失聲驚叫:“這是什么鬼玩意?”

    他們先前被獨孤劍圣言語逼迫,不敢用出強力技能,但是現在他們終于知道,就算他們想殺人,也沒那么好殺。

    反到是沈奕眼前一亮:“宙斯,重放剛才的鏡頭!”

    電腦上畫面重現,沈奕仔細看著那些劍陣弟子的劍芒,與腳下藍線竟是遙相輝映。

    沈奕立刻明白了,這就是那藍色光輝的作用,協調。

    通過協調運作所有人的能力,形成防護氣墻,真正的將由量變打成質變。

    這也正是最讓沈奕感到激動的。

    對于低端生命而言,陣法雖然可以發揮他們強大的攻擊能力,但是相對集中依然使他們懼怕群體攻擊技能。個體的脆弱又使得抗擊打能力嚴重不足,因此陣法的實用性對于冒險者來說依然不大。

    也正因此,沈奕在看到龍鱗衛的表現后并沒有太過在意。

    因為龍鱗衛同樣沒有解決這個問題。

    而與龍鱗衛不同,龍鱗衛由于是國家軍隊的關系,補人方便,因此更注重配合攻擊與殺戮目標,蜀山弟子則因為人數有限,死一個那就少一個,因此更注重輔助防御。

    劍陣這種東西,本身就是為強者準備的,因此蜀山劍陣在設計時,充分考慮了這一問題。表面上看,劍陣有紅黃藍三種加成,但實際上紅黃加成不是最重要的,那藍色加成才是最重要的。它同時起到了協調運作,生命共享以及聯合使用制造護體氣罩的能力。

    這無疑大幅度提升了生存能力,也使得劍陣才真正具備了威脅,有了存在的意義。

    在這種情況下,衛弛柏他們三人要想過這個劍陣可就不容易了。

    “逍遙,我聽說蜀山劍陣是從太清五雷妙法真經中脫胎演變而來的,是這樣嗎?”沈奕突然問。

    “不全是。”李逍遙也在緊張地看著衛弛柏等人的戰斗:“是從太清五雷妙法真經與玉清紫虛劍經兩相結合演繹而成。三清道經乃是我蜀山鎮觀之寶,演化天機,妙用無窮,相互組合更是能產生無盡強大仙術,乃是天下仙術之根本。”

    他說得一臉羨慕。

    他這說詞從仙劍世界的角度考慮,到也不能說夸張,不過要是從整個都市角度考慮就未必如此了。至于演化天機什么的,就更是胡扯了。沈奕是從來不信氣運一說的,因為氣運這種東西最是惡心,它很輕易就能把你所有的努力,全部歸結為運氣,仿佛天命你如何你就如何。

    若一切自有天命,人又何需努力?

    至于說可以努力改變氣運,那和努力改變自身又有何區別,豈不是脫褲子放屁多此一舉?

    但不管怎么說,這三清道經的確不凡是沒錯的了,只不過正因為它不凡,獲得的難度之大也可想而知。

    至少沈奕就沒聽說有哪個冒險者獲得過三清道經。

    好在他現在關心的也不是這個,因此直接問:“那么你知道太清五雷妙法中有哪一門法門可以讓一群人心神連接,進退如一的嗎?”

    太清五雷妙法主特效,玉清紫虛劍經主攻伐,那藍色光線想來也不會是從劍經上出來。

    李逍遙立刻回答:“這個我到是聽說過,聽說太清真經中的致虛守靜篇中,就有關于這部分的法門,可聯同道,化眾為一,夫物蕓蕓各物歸其根,歸根曰靜。其他我就不清楚了。”

    “這樣啊……明白了。”沈奕笑著點點頭。

    雖然李逍遙的回答簡單,但是沈奕還是聽出了些門道。

    這蜀山劍陣雖是眾人同心,其實還是有根腳的,只要找到那核心主持之人,將其擊敗,這個劍陣就破了一半,剩下的就好解決了。

    不過這蜀山劍陣可不象武俠片里表現得那樣,誰為核心會從一開始就告訴你,要想找到卻不容易。

    不過萬物既有其根,則根必為主,進退之間自有法度可循。

    就這么看或許是不太好找,用電腦慢鏡頭一邊又一邊的重放,卻總能發現蛛絲馬跡。

    這刻沈奕連看數遍,終于發現這群人每一次陣法變化,其實都有一人先行,其余人隨后。只是他們彼此連接的速度太快,輕易不會發現差異。

    “就是他了。”沈奕卻是長笑起來,然后他大聲道:“弛柏,攻擊那個黑須道人,他是陣中核心!”

    “哪個黑須,這里有好幾個留胡子的!”衛弛柏沒好氣罵道。

    沈奕嘆了口氣:“就是那個馬臉!”

    這話一出,所有人同時震驚,獨孤劍圣更是不可思議地看向沈奕。

    他怎么也沒想到就這么一會兒功夫,沈奕竟然已看怕他劍陣虛實,找出關鍵。

    那一刻他瞪著沈奕,半響說了一句:“天南賢弟還真是收了個了不得的女婿呢。”

    旁邊酒劍仙也呵呵笑了起來:“能有此觀察,此番鎖妖塔之行,師兄當可放心許多,或許,他真能幫我們找回那失落的半部道經呢。”

    “哼!”獨孤劍圣卻是哼了一聲不言語。

    此時衛弛柏已是全力向那黑須馬臉老道搶攻。

    那三十六名弟子的聯合防御雖強,卻主要是用來對付群體攻擊,對付單體強攻多少就差了些。

    而且那老道是指揮中樞,他這刻受襲,直接導致整個劍陣運轉出現一絲滯澀。

    衛馳柏這群冒險者是何等人物,立刻感受到這其中差別,衛弛柏更是興奮叫道:“沈奕你他娘真是狗眼無雙!紀光,弄他!”

    “明白!”葉紀光已長笑著彎弓搭箭。說到強沖硬打,他不及衛弛柏,說到群體攻擊,他也比不上屠倩倩,但是這人群之中鎖定目標發動攻擊,卻正是他這游俠獨有特長。

    這刻一支銀色小箭搭上弓弦,葉紀光兩指一扣:“銀翼獵擊!”

    隨著他一聲呼嘯,那銀色小箭離弦勁飛。

    空中數十名蜀山弟子紛紛攔截,那銀色小箭竟然在空中飛出一道銀色雙翼,若鳥兒般上下翻飛,躲過了眾弟子攔截,已狠狠扎向老道胸前。

    那老道面色微變,手中劍猛然下劈,同時斷喝:“落雨劍!”

    這落雨劍是蜀山劍法中的一門,是一種少有的防守劍術,據說練到極致時,于雨夜舞劍而不會有片雨沾身。

    當然這是夸張了,反正古人好吹,不是洞察天機,就是削鐵如泥,反正什么都能吹出個道道來……你媽現代兵器也做不到削鐵如泥。

    但不管怎么說其防守能力還是相當強的。

    但是這一劍劈出同時,那銀色小箭卻是閃都不閃打在老道的劍身上,迸出一道銀色氣勁直指老道胸口,竟是無視他那護身氣罩,直接穿過老道身體,在那老道身上射出一股血泉。

    老道狂吐鮮血飛起,屠倩倩已是迎空一按,一只大手向著老道拍去,登時將老道拍飛。

    她這一擊到不是為了殺死對方,而是為了將老道趕離劍陣。

    與此同時,衛弛柏已再度發動他當初冰凍神獸的無盡凜冬。老道沒了劍陣守護,登時被冰封在內。

    實際上這一連串攻擊,就是將老道這個核心與整個劍陣做了一個短暫隔離。

    隨著這刻老道被隔離,三十六人少了一人,劍陣中的藍色光芒陡然一按,沈奕眼前一亮,叫到:“倩倩,用飛沙走石!”

    他喊得匆忙,連屠字都省了,屠倩倩已發動飛沙走石技能,無數沙石飛向眾弟子。

    原本那老道若在,還能馭使劍氣平復這一切,如今卻是做不到了。

    衛弛柏已大吼再度打出一片冰霜勁風,同時屠倩倩也發出一片熾熱火浪,登時將一眾弟子打得狼狽不堪,葉紀光更是大吼著一箭接一箭的射出。

    這些蜀山弟子雖然實力不若,但是面對四難度級別的冒險者終究還是差了太多,失去了劍陣帶來的整體如一能力后,簡直就是被對方一個一個蹂躪,結果是只在片刻間,就被三人將劍陣摧毀得七零八落。

    他們原本是只要闖過劍陣即可,這次卻是直接把蜀山劍陣都給拆了。

    衛弛柏等人施施然走過那段路程,站在了塔下。

    沈奕看向獨孤劍圣,微微一笑,帶著征詢的口氣問了聲:“前輩?”

    獨孤劍圣長嘆一口氣:“罷了,罷了,既已被你看破,這余下的……也自不用再比了。”

    “我操!”衛弛柏葉紀光兩人一起罵了起來,感情這趟闖光就他們幾個賣了回苦力。

    沈奕則微微一笑,對著獨孤劍圣恭敬道:“多謝前輩容讓,既如此,那小子便去了。請前輩放心,若小子能在那鎖妖塔中獲得半部真經,定將其原數奉還。”

    獨孤劍圣微微一楞,看向自己師弟。

    酒劍仙嘿嘿一笑:“我可沒告訴他,我只是告訴了我臭小子徒弟,而那臭小子又嘴快……不過有些人啊,天生就是聽弦歌而知雅意,那也是沒辦法的啦。”

    獨孤劍圣哼了一聲,不再看自己這個師弟,只是破天荒對著沈奕也拱了拱手:“少俠若能帶回半部真經,本門藏愿向少俠開放三日。”

    “多謝掌門。”

    “一路走好!”
3d组三走势图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