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館 > 無盡武裝 > 第七十六章 鎖妖塔 10

第七十六章 鎖妖塔 10

readx();    有些事情終究是不能想得太美的,煉蠱師的確可以把自己煉的蠱贈送,但是沒有培養,也無法真正發揮它的威力。當初那獸王的千線蠱,想必也是花了不少心血。

    不過不管怎么說,有總好過沒有,就是自己不想要,帶出去也可以轉讓啊。冒險者們永遠不會放棄任何利益,所以屠倩倩的說法別說沒得到任何人的支持,就連她自己也覺得那是不可能的。

    此時第五層的妖怪已基本被殺光,眼看著妖怪們將要復活,大家不再停留,匆匆離去。這個時候大家依然是談笑風聲,鎖妖塔的妖怪雖強,但是以大家的實力還沒放在心上。只是可惜僅靠李逍遙他們自己已無力對抗,導致收益減少罷了。

    不過沈奕卻隱然有種危機感浮上心頭,只是他一時還搞不清這危機到底來自何方,只能暫時壓在心底。

    為此他還特別問了白衣女孩,是不是拜月教和天使圣戰已經進入鎖妖塔試圖偷襲他們,又或者這鎖妖塔中還隱藏著別的什么危機。

    但得到的答案卻是這些都不存在。

    四個小時后,沈奕找到了第五張頁。

    再過兩個小時,冒險者隊伍找到了通往第六層的入口。

    剛進入第六層,就是一大群妖怪沖了上來,數量比之前更多,實力也更強了幾分。尤其是這群妖怪竟然已經有了組織能力,不僅成群結隊,甚至還有智商,懂得一些人類陣法與組合運用。好在妖怪的陣法主要以發揮團隊戰斗力為主,本身是沒有什么特殊加成的。

    盡管如此,在冒險者看來這些妖怪依然無法對他們形成威脅。

    洪浪此時已擺脫了虛弱狀態,率先揮斧迎上,放聲吼道:“來你們這群兔崽子,嘗嘗爺大斧的厲害!”

    霸者之斧揮出一片絢爛光影,已將一只沖上來的小妖大卸八塊。

    緊接著衛弛柏,蘇恩,石魁杰等一干強力武士也紛紛上前沖殺,盡管鎖妖塔第六層中的妖怪已經相當于三難度級別的怪物,但炮灰就是炮灰,他們三難度實力時都沒把這些怪物放在心上,又何況更強的現在。

    第六層戰場上因此掀起一片腥風血雨,十三名冒險者,四個劇情人物,聯合出手,各種技能功法頻繁施出,形成一片絢麗的殺戮畫面。

    惟有沈奕站在最后方,遠遠地放著槍,眉頭緊鎖,槍口的火光雖然璀璨,卻沒有動用任何技能。

    “怎么了?”溫柔注意到沈奕的情緒不太對。

    “沒什么,就是感覺有些不太對勁。這里好歹是第六層,我以為應該比較難對付才是。”沈奕道。

    這刻天空中一只金眼鷹妖,可能是個小boss級的存在,眼看人類難纏,終于不奈,化出原形,變成一只老鷹向空中飛去,兩只大翅迎空一展,呼起一片荒狂颶風,席卷眾人。同時一只沙蝎妖也卷起漫天狂沙,打的人眼都爭不開。

    然而它們能力雖不錯,對冒險者的威脅終歸有限,如那漫天風沙,冒險者們甚至人手一副墨鏡就把問題解決了。“那也得看對誰,別忘了難度是固定的,冒險者卻是不同的。”溫柔傲然一笑道。

    盡管這只是斷刃隊初此參加任務,但是他們的實力在四難度卻已可算傲視群雄,或許還有少數冒險者,如孤傲還比他們略勝一些,但相信差距也不會太大。以他們的實力對抗還不是最難關卡的第六層,輕松一些不是應該很平常的事嗎?

    然而沈奕卻回答:“問題是我們現在表現出來的實力并不比其他人更強。”

    溫柔愕然。

    這到是,無論是大家的血統力量,還是斷刃隊的各種召喚軍團,這刻都尚未有動用,在僅靠普通方式戰斗的情況下,兩支隊伍依然輕松頂住了這上千妖怪的進攻,的確顯得這鎖妖塔不過如此了。

    就在這時,一只妖怪沖過來對著洪浪咬了一口,洪浪大怒,一把抓住那妖怪將它踩在地下,一斧子砍去它的腦袋,同時怒吼道:“你妹的,都被砍死了又活過來,你他娘還生生不息了!”

    這妖怪之前被他殺死過一次,因為形象怪異,因此被洪浪記得。

    他這話一出,沈奕卻是身體一震:“生生不息?見鬼,我怎么把這個忘了!所有人注意,不要使用群戰技能,十分鐘內解決戰斗!”

    “什么?”屠倩倩憤怒叫道:“不使用群戰技能,十分鐘解決戰斗?你瘋了嗎?你當這些妖怪是豆腐,一碰就死的?”

    沈奕已經踏前一步道:“群攻技能無法對妖怪造成粉碎性傷害,它們會在很短的時間內就復活,那樣一來就會形成生死循環,我們將永遠殺不完這些妖怪,直到把我們活活累死!”

    大家聽得同時一驚。

    衛弛柏已叫道:“你說什么?”

    沈奕已一指遠處道:“洪浪說得沒錯,它們生生不息,就象是在游戲中殺怪一樣,不停地刷新,而我們卻不可能如游戲中不知疲憊!”

    怪物多,不可怕;怪物能死而復生,也不可怕;但是當足夠的怪物圍著你,不停的和你戰斗,死而復生,永不消亡時,情況就開始變得不尋常了。

    而尤其糟糕的,就是這些炮灰不怕群戰技能——群戰技能通常都不具備碎體裂肢的效果,偏偏尸體保存的越完好,妖怪復活的速度就越快。

    一個被群戰技能直接打光生命力而死,身上沒有任何直接傷勢的妖怪,可能只需要兩三分鐘就能復活。結果就是冒險者空自浪費了精神力,卻得不到片刻喘息。

    由于進入下層后就無法回到上層,這就使冒險者唯一能做的就是不斷往前沖,然而越往前,妖怪的實力就越強,數量就越多,壓力也就越大。

    簡直就是一個無解的死循環!

    之前的五層,由于妖怪的實力和冒險者們差距過大,本身也沒有形成集群,因此沒形成這個循環,而沈奕他們的注意力也都被三清真經和阿奴的妖蠱吸引了過去,因此沒在這方面想得太多。而以前的經驗也使他們認為下層只會存在更強大的怪物,卻沒想到現有的情況本身就可以形成一種無敵組合。

    等到第六層,妖怪數量與質量的進一步提升,終于開始形成循環的端倪,沈奕才意識到問題所在——他先前被分散的精力過多,這次還真是發現的晚了。

    這刻衛弛柏也明白了沈奕話里的意思,面色微變:“媽的,本來以為下層是有強**oss,沒想到卻是這么回事。”

    “我怕再往下,就連強**oss也會出現,別忘了還有天鬼王沒出來呢。”沈奕冷哼道:“怪不得這次任務沒有給出完成時間,因為當循環一旦開始出現,我們就再沒有控制節奏的資格。”

    溫柔也接口:“而且象這樣的狀況,當我們一路沖到第九層時,恐怕也已是精疲力盡,別說是面對八魔神了,就是一個魔神都可能全滅我們。而任務給我們的指向又是逃離鎖妖塔,這說明是有直接出口的……這是一個追殺逃生任務,無論多強的冒險者,只要陷入這種循環中,最終的下場就只能是逃。當然,續戰能力越強,逃生把握就越大,到也符合了都市對四難度冒險者提升方向的基準。”

    衛弛柏已是哼了一聲:“不過現在我們應該還有機會,至少這一層,循環不會出現。”

    說著他揚手一拳打出,一片冰霜已然凍結住天空中那只金眼鷹妖,那鷹妖被凍成一個大冰砣子從空中墜落,尚未及地,已被蘇恩沖上去一拳打成冰粉。

    衛弛柏說得沒錯,不管在怎樣的世界,實力依然是最重要的。實力越強,推遲循環的能力就越大。

    沈奕也點頭道:“沒錯!所有人不要再使用任何群戰能力,盡可能在最短時間內爆發所有戰力,碎尸!”

    “明白!”冒險者們一起大吼,同時對著那些阻路的妖怪打出自己最狂野的攻擊,惟有屠倩倩哀聲嘆氣,她是群戰法師,在這如潮妖海中,卻沒有了自己用武之地,簡直是再憋屈不過。

    同時沈奕也召出了終結者軍團,命令它們對那些已經死去的妖怪進行碎尸。不過妖怪們是因妖氣而重凝,死后碎尸,對其復活時間造成的影響并不大,沈奕只能說是能拖一點是一點。

    接著沈奕問阿奴:“阿奴,你的安息蠱還有多少?”

    阿奴脆生生回答:“還有五十只。”

    “就剩五十只了?”沈奕瞪眼:“那你前面用那么多干什么?為什么不用在后面更厲害的妖怪身上?”

    “因為沒想那么多嘛。”阿奴摸摸頭,吐了吐舌頭回答。

    沈奕被她氣得無語,指指她:“現在開始別再用安息蠱,如果可以,盡量再煉制一些。”

    “誒!”阿奴到是很聽話的點頭。

    沈奕嘆了口氣,妖怪循環不息的另一個后果就是時間也一下子變得緊了起來,象這樣子阿奴能不能為大家煉上一輪蠱種都是問題,果然許多事都只是理想豐滿。

    然后他看看四周,道:“還在有妖怪趕過來,可能是聽到這邊動靜了,我們不能久留,得趕快離開這兒。”

    衛弛柏沒好氣道:“我也想離開啊,問題是往哪里走?”

    沈奕振臂一揮,人已向著空中飛去。

    阿奴第一次看到沈奕飛,驚訝的拍手叫:“哇,沈奕哥哥會飛也!”

    沈奕哪有功夫理她這個,已運足目力向四方看去。

    超視距作用下,四野環境盡收眼底。

    然后他放聲叫道:“四面都有大量妖怪,西邊略少,我們準備從那里突圍!”

    “那我們現在就走!”衛弛柏叫道。以冒險者的順利,現在強行沖殺出去還是沒問題的。

    但是沈奕已斷喝道:“不行!必須全部殺光再離開!”

    “為什么?”衛弛柏不明白。

    “那些妖怪貪吃人肉,又不畏死,絕不會放過我們。一旦讓它們追著我們打,就會造成更大動靜,引來更多妖怪圍追堵截,使戰斗一直持續下去。我們必須想辦法擺脫這些家伙,才能找到僻靜地點休息!”

    “休息?你還想休息?”衛弛柏大吃一驚。

    沈奕已冷冷道:“溫柔說得沒錯,如果我們一路殺到第九層,累也累死了,根本無力對抗八大魔神,所以必須盡可能減少沖刺距離和時間。如果第六層都得不到休息,那第七第八層就更別想了。”

    “我可沒打算對抗八個魔神!”衛弛柏不滿吼道。

    “你忘了你欠我七塊女媧石了?”

    衛弛柏一楞,這才想起他們之間還有賭約。

    問題是那時候他沒想到這賭約竟然還包括了必須擊殺七神龍。

    “你妹,沈奕,你他媽吃定我了是不是?我告訴你,老子就是毀約也不送死!”

    “沒人讓你送死,如果我告訴你我有把握擊殺七神龍和鎮獄明王呢?”

    衛弛柏的眼睛瞇了起來:“你憑什么打敗八個魔神?”

    “就憑我有足夠的實力。我有威震天,還有不死鳥!”

    說著胖子已向衛弛柏他們展現了自己的血統能力。

    大量的不死鳥召喚看得衛弛柏等人也心中一驚。

    這你妹是把魔神當狗召的嗎?

    沈奕已從空中降下,對衛弛柏道:“如果你覺得這些還不夠,那么你覺得她怎么樣?”

    衛弛柏順著沈奕手指方向看去,發現他指的赫然是阿奴。

    “她?”衛弛柏一呆:“她能有多大幫助?”

    “你忘了她對洪浪用的那種五毒絕情散了?”沈奕問道。

    衛弛柏先是一驚,隨后明白過來:“百分之五十的力量發揮度降低?”

    “沒錯!”沈奕正色點頭。

    相比五毒絕情散的損傷生命,那百分之五十的力量發揮度下降才更為沈奕所看重。

    哪怕鎮獄明王是**oss可以部分免疫,哪怕只產生一半效果,相信威震天也能夠收拾它了。以威震天的脾氣,和他現在被鎮獄明王生虐的情況,相信不用沈奕鼓勵,他也會拼了命地干這家伙。

    而冒險者們則可以在不死鳥的幫助下,全力先滅七神龍。
3d组三走势图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