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館 > 無盡武裝 > 第九十章 鎮壓

第九十章 鎮壓

readx();    “不能對付鎮壓,就對付神兵嘛。”洪浪大大咧咧說:“只要把這貨的四把兵器搶了,他沒了強殺傷的武器,還能發什么威。”

    沈奕的掠奪,到的確是鎮獄明王神魂技的克星,只要把他的四兵器搶走,鎮獄明王自然就沒了威脅。

    因此這刻洪浪這么說,不少人都紛紛點頭同意。

    沈奕卻用奇怪的看了大家一眼:“你們認為我還能對他使用掠奪?”

    “這話什么意思?”大家紛紛不解。

    沈奕已遺憾搖頭:“我以為你們身為四難度的冒險者,已經有了足夠的,豐富的經驗可以面對問題了,怎么這一次,竟然還會犯這樣的錯誤?沒錯,我是有掠奪可以克制神兵,但是你們忘了我們的目的是什么嗎?是要吸引他多多使用神魂技啊!你們以為,被奪走四神兵后,他還會使用神魂技嗎?”

    大家同時啞然。

    是啊,如果鎮獄明王的四神兵被奪,他還怎么使用神魂技?

    沒有神魂技消耗,鎮獄明王七十次的復活能力足以成為大家躍不過去的天塹。

    沈奕如今已經知道,鎮獄明王的真實實力為生命三萬二,力量220,防御140。在使用了一氣化三清后,鎮獄明王的三個身體,每個都有當時本體一半的生命。同時力量降低為180,防御降至120,速度提升百分之二十,可以使用鎮獄明王的所有技能,但技能不可重疊使用。即當一個身體使用某一能力時,其他身體不可再用該能力。

    正因此,即便是三人聯手,四神器技能依然是分開運用。

    鎮獄明王的每個身體都是真身,只要不全部死亡,回歸一體時,本體生命為三體生剩余生命的翻倍,但最大不超過分身前生命值。

    換句話說,如果鎮獄明王以兩萬生命使用一氣化三清,則每個身體生命力一萬。如果每個身體被打剩到六千點,那么三清消失回歸一體,本體生命力依然是兩萬。

    此外天河的恢復效果為每秒十五點。

    這個恢復效果看起來一般,但是卻可以同時作用于三個身體,造成的實際恢復能力為每秒四十五點,相當于每分鐘2700點生命恢復,一旦合三為一,這生命力還得翻倍。

    也就是說,如果鎮獄明王不使用神魂技,光憑這一氣化三清和天河兩種能力,他就幾乎是個打不死的小強。

    這次他們能在二十多分鐘時間里殺死鎮獄明王,一方面是因為大家都使用了大威力技能,另一方面則是因為這家伙對他們的實力了解不夠,因此出手時還以攻擊為主。一旦他掛上幾次,發現自己注定不可能是這幫人的對手,只怕立刻會轉攻為守,以防御拖延為主,到時想要在16分鐘內殺他,幾乎就是天方夜譚。

    所以逼他使用神魂技,就成了爭取時間的唯一利器,這個時候,沈奕又怎么可能去奪他的武器。

    這刻沈奕一說,大家才反應過來,同時啞然。

    明明有克制對方的能力卻不能使用,這種感覺還真是憋屈。

    “這么說,我們還非得面對來自神器與鎮壓的聯合威脅了?”衛弛柏問。

    沈奕悠悠回答:“有些事,我們終究是逃不過去的。”

    “有什么辦法嗎?”

    “先不逼他使用神魂技,讓我先觀察一下,想想辦法再說。”

    衛弛柏嘆口氣:“也只能先這樣了。”

    此時鎮獄明王的神魂重凝已然完成。

    這一次他沒有再立刻追殺那些殺死了他的冒險者,反而小心翼翼地看著眾人:“吾必須承認,爾等并非普通凡人。但吾乃天上神仙,不死不滅,不老不朽,無論爾等如何猖狂,終無力逆天,否則必受天譴!”

    大家一起撇撇嘴,怪不得都市要搞神魂重生這套呢,用來裝/逼到的確不錯。

    這所謂的不死不滅,用來騙騙凡人也就可以了,用來騙他們,卻是白費。而李逍遙他們也早被打過招呼,知道這家伙掛七十次就沒戲,所以同樣不會上當。

    大家也不多話,上去就是斧棒刀劍一起招呼。

    那鎮獄明王眼看眾人完全無視他的存在,心中憤怒,吼了一聲,已是第一時間化成三人與眾人交戰。

    戰斗在這時才算真正意義上的展開,雙方都開始放手施為,惟有沈奕繼續保持他觀察者的姿態,冷眼旁觀。

    憑心而論,以荒原勇士和斷刃隊現有的實力,在整個四難度區都可以橫著走,再加上四名已經成長起來的劇情人物和威震天,大黃蜂,赫拉等不受神威影響的召喚存在,對付一個魔神還真不是什么問題。

    只是這貨的鎮壓當真討厭,用來追殺簡直是無往不利的神技。

    這刻他眼看不支,干脆放棄眾人,一個分身全力對著洪浪追殺起來。他痛恨洪浪揭他傷疤,追打洪浪那叫一個不手軟,龍泉劍揮舞起來虎虎生風,招招奪命。他雖沒有什么強力攻擊技能,但是前身曾為蜀山弟子的他,其實除了技能外,還練有各種蜀山功法,這些功法威力同樣非同小可,部分功法甚至同樣擁有較強的殺傷力。

    這刻他龍泉劍一擺,劍光直指洪浪咽喉,怒喝一聲:“為山九韌!”

    劍尖已點出一片繁華光亮,淹沒洪浪的視野。

    “我的媽媽呀!”洪浪嚇得怪叫一聲,扭頭就跑。

    那持龍泉劍的鎮獄明王已嘿嘿笑了一聲:“鎮壓!”

    洪浪立時被鎮于當場,龍泉劍已刺入他背部肩頭,炸現一點血花。

    鎮獄明王已收劍再刺:“萬劍戮心!”

    又是千萬劍光向著洪浪背部刺去。

    這是龍泉劍的自帶技能,與散花槍一樣,可以放出大量劍光同時殺傷多個敵人,也可以對付單體目標,對方防御力越低,殺傷力越強,好在洪浪沒使用血腥狂熱,否則這一劍就能把他秒殺。

    盡管這一次鎮獄明王沒有使用神魂技,萬劍戮心沒有之前那么大,但是打在洪浪身上,還是震他吐血飛起,氣得他破口大罵:“我日啊,你算是找上你爺爺我了是不是?”

    鎮獄明王哼了一聲,已是再刺一劍。

    好在旁邊溫柔及時沖過來,裁決之刃擋下這記攻擊,反劈鎮獄明王,逼得他一個退閃躲開。他因前身是蜀山弟子的緣故,這戰斗技巧其實也非常高明,閃避身法與人類更無二致,更因分身帶來的速度提升而變得靈活無比。

    借著溫柔纏住對方之機,洪浪終于等到鎮壓消失,這才連滾帶爬的脫離鎮壓掌控,沖出范圍區域。

    只是他這邊剛逃過去,另一邊拿著鎮獄斧的鎮獄明王又沖了過來,對著洪浪又是一個鎮壓。

    洪浪再次被定住,眼睜睜地看著鎮獄斧呼嘯而至,只能欲哭無淚的罵了一句:“我日啊!”

    三個鎮獄明王都能使用鎮壓,但冷卻時間卻是獨立計算,這就意味著如果他要鎖定某人,可以鎮壓一個接一個的上。

    雖然他沒有強力攻擊技能,但是象這樣連番鎮壓,連番追殺,卻比任何強力大招都更可怕。

    轟!

    卻是蘇恩替洪浪再度擋過一劫,旁邊伽利略已再度沖了過來,雙人聯手封擋,硬生生地幫洪浪再次撐過這一段難熬時間。

    當洪浪再度跑出去時,只見那持降魔杵的鎮獄明王又沖了過來。

    洪浪嘆了口氣:“我就知道你會上,擦你妹的,想來就來!”

    他干脆不逃了,往那里一站,大有面對強/暴無力反抗就閉目享受的慷慨壯烈。

    果然降魔杵向著洪浪頭頂劈頭蓋臉的砸來,同時李逍遙衛弛柏等人也紛紛撲身營救,戰斗因此演變成鎮獄明王追殺洪浪,所有人拼死相救的格局。

    眼看李逍遙衛弛柏等人擋在身前,那降魔杵明王突然怪笑一聲,降魔杵橫空一揮,三倍力量驟然前擊,猛地砸向李逍遙。

    他竟然在這刻突然轉換攻擊目標,李逍遙大吃一驚,好在他經歷這段時間的戰斗,反應也算迅捷,急忙回劍格擋,降魔杵已重重砸在長劍上,李逍遙無法完全抵消這一杵攻擊,長劍回撞打在自己胸口,登時吐血飛出,鎮獄明王已追殺而上,降魔杵再度砸下。

    李逍遙急忙一個就地翻滾想要逃開,卻只覺得身體一僵,他面色大變:“縛龍樁!”

    正是縛龍樁的束縛作用。

    鎮壓只是讓敵人無法向外逃逸,縛龍樁才是真正的困敵定身之器。

    雖然在沒升級為神器時,它只能困縛單人,但是用來單個追殺已然足夠。

    同時那持降魔杵的明王已哼了一聲,所有人想要去救李逍遙的人竟然身體同時僵抓。

    又是鎮壓!

    只不過這次卻不是對著洪浪或李逍遙使用,而是直接對除李逍遙外的全體使用。

    作為一個鎮壓技,它不僅可以對單人使用,同時也可以對群體使用。

    只不過對單人使用可以使其不動,而對群體使用,則只能使群體不可脫離自身范圍二十米,不能完全限制其活動能力。

    這一下鎮壓,把所有人都限制在了那降魔明王的身邊,另外兩個鎮獄明王已于此時發了聲吼:“云霄步!”

    他們腳踏風云,竟同時沖破封鎖,瞬間沖至李逍遙身邊,持武器砸向李逍遙。

    眼看這一擊打下,李逍遙必死無疑,李逍遙的身軀在那刻突然一閃而逝,轟隆隆一片光芒落于空處,竟無一命中。

    正是沈奕教他的疾風步!

    三明王同時一愕,但是下一刻,其中一人已吼道:“天目之下,無所遁形!”

    眉心天眼開,已照出李逍遙的身形。

    鎮獄斧已橫空揮出一片凄厲光斬,勁劈李逍遙,李逍遙本能下蹲。

    眼看這一次他再躲不過去,遠處石魁杰突然手臂伸長,金屬化的手臂正擋在鎮獄斧前,替李逍遙挨下了這一擊,不過他自己手臂也被蕩開,打在李逍遙身上,竟是將李逍遙打飛出去。

    鎮獄斧擦著他的身體砍于地面,掀起驚人氣浪,卻是沒能傷到他分毫。

    “咦?”沈奕眼前突然一亮。

    此時李逍遙之危被解,洪浪卻已是再度遇到三明王追殺。

    那龍泉明王對著洪浪又是一個鎮壓,感情這時候他的技能冷卻時間已經過去。

    這氣得洪浪揮斧大叫:“我操,你們一個接一個,有完沒完啊!”

    那龍泉明王已哼了一聲:“吾奉天命,鎮壓萬妖,爾等宵小,在吾無窮威能之下,惟有束手就戮之果!”

    眼看他龍泉劍再斬,沈奕突然暴吼道:“金剛,踢他屁股!”

    什么?金剛一楞,不過他也算反應極快之人,正好此時洪浪一斧架住那龍泉明王的攻擊,自己手臂卻被降魔明王打了一杵,金剛忙沖過去,對著那龍泉明王的屁股就是一腳。

    龍泉明王大怒,回身一劍,嚇得金剛急退,沈奕已氣結無奈道:“不是踢他,是踢浪球!”

    溫柔已閃電般沖過來,對著洪浪屁股就是一腳,洪浪竟是被這一腳踢得滾了出去。

    洪浪大怒,正要破口大罵,突然意識到什么,脫口叫道:“我擺脫鎮壓了?”

    他本來被鎮壓所懾,無法移動,卻因為溫柔這一腳動了起來。

    再聯想剛才李逍遙被石魁杰一巴掌打飛,他自然意識到什么了,大喜叫道:“原來踢屁股可以擺脫鎮壓的!”

    “狗屁!”沈奕氣結道:“鎮壓不是固定技,外力可以擺脫!”

    有些固定技能,一旦使用后,就會將目標直接固定于地面,不但目標無法移動,就連外力都無法移動,比如世界樹的荊棘纏繞就是如此,金剛的桎梏卻不在此例。

    鎮壓也是一樣。

    它以神力施展,震懾目標心靈層面發揮作用,使目標無力,產生舉步維艱之感。如果仔細觀察的話,就會發現其實被鎮壓者還是有一定移動能力的,只是因為速度太慢,已經可以被忽略不計了。

    正因此,先前石魁杰那一巴掌才可以讓李逍遙脫離掌控,現在溫柔的一腳,也讓洪浪擺脫鎮壓。

    沈奕要找的就是這個——只有解決了鎮壓的問題,才能抗神魂技,否則引誘鎮獄明王使用神魂技就是找死行為。

    這刻聽到沈奕這么說,眾人也恍然大悟,洪浪摸摸腦袋:“那為什么非要踢我屁股?”

    沈奕沒好氣回答:“因為我喜歡看你滾來滾去的樣子。”

    話是這么說,真實答案卻是,滾動本身就是比打飛更好的解決方法,當人體滾動時,身體自然而然蜷縮一團,可以大幅度減少受攻擊面積,在被鎮壓者無力抵抗的情況下,這是最好的規避攻擊,脫離戰場的方式。

    也就是說,從現在開始,大家要盡量互相把自己人當球踢了。

    這刻當洪浪再度被鎮壓時,溫柔,金剛,周宜羽,衛弛柏還有石魁杰五人竟是同時沖過來,對著他屁股就是一腳。

    他們早想踢洪浪,如今逮到機會,竟是一擁而上,洪浪就象只保鈴球般轟隆隆滾出去,徑直撞到一根柱子上方才停下。

    再次證實了這方法管用,衛弛柏石魁杰幾個一起咧著嘴笑了。

    衛弛柏說道:“我喜歡這方法,老實說我早想踢這混蛋了。”

    洪浪卻是一點都不生氣地站起來,嘿嘿笑道:“我也喜歡這方法。”

    眼神卻已是向著溫柔,趙靈兒,林月如,阿奴那幾個姑娘身上瞟去。

    幾個女孩臉同時一紅,狠狠瞪了洪浪一眼,阿奴卻是一臉莫名,顯然還沒反應過來。

    惟有溫柔,孫瑩和屠倩倩,三人異口同聲:“浪球,不怕死你就來試試!”

    沈奕已輕輕咳了一聲:“這個問題不用擔心,你們幾個就交給我。”

    他取出飛爪,在眾人眼前亮了亮。

    所有色狼一起嘆息。

    這該殺千刀的沈奕!
3d组三走势图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