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館 > 無盡武裝 > 第八章 打工

第八章 打工

readx();    這個時候,其他冒險者也已經看過任務,紛紛相互打量起來。

    由于臨時性自選陣營的緣故,這一次的冒險者來歷相當混亂,基本上四個區都有,沈奕在人堆中發現了兩個熟人。

    一個是葉紀光,另一個赫然是邪帝。

    當邪帝看到沈奕時,臉色明顯變得難看無比,顯然也沒想到自己竟然會和沈奕同一陣營。

    說來也冤,這已經是他在四難度的最后一次任務,原本已經做好進入任務的準備,沒想到沈奕卻用任務指令牌把任務改了。

    看到e5371這個編號,邪帝當時是嚇了一跳的,偏偏這又是他最后一天參加任務,已經無法拖延,為了安全起見,他就臨時轉道去了西區,打算從那里參加任務。

    沒想到這一次又是四區任務,他竟是避不開,非但如此,更是直接選到了與沈奕同一陣營,這刻看著沈奕,心中狂冒苦水。

    沈奕卻只是笑笑,沒理邪帝,只是對葉紀光打了個招呼:“你怎么也來了?魁杰他們來了嗎?”

    他進的早,沒看見葉紀光進入。

    葉紀光搖搖頭:“這次就我一個,本來沒打算來的,但是突然看到你用任務指令牌,嚇了一跳,上面就派我過來看看情況了。”

    動用任務指令牌就是這點不好,都市會把消息傳給所有人,甚至連使用者都會透漏。對于熟悉沈奕的人來說,e5371這個編號著實不陌生。

    消息聯盟與斷刃隊關系不錯,看到沈奕動用任務指令牌,自然是無論如何要湊湊熱鬧,所以就把前不久剛幫過沈奕的葉紀光派了過來,到也不算巧合。

    這刻葉紀光更是直接道:“這好象是個新出的世界,你怎么會突然指定它?”

    他和沈奕交情可以,因此也就直接開口問了。

    沈奕笑答:“前幾天出資料的時候看了一下,發現里面有好幾個職業正好與我們斷刃隊比較接近,應該有利于我們在里面發展,所以就指定了這個世界。”

    作為一款游戲,無雙世界一共有九個職業,分別為槍手,機械師,影刺,狂戰士,圣騎士,拳斗士,游俠,道士以及牧師。其中前六個就是為斷刃隊自己量身定做的,后三個不過是用來湊數,避免人家看得太明白。

    這刻沈奕倒果為因,理由倒也恰當,不知內情的人只會以為斷刃隊運氣逆天,一個任務世界竟然有六個職業與斷刃隊職業相近,有大量技能可以學習,卻不知這完全是斷刃隊一手操縱的結果。

    沈奕不告訴葉紀光實情是因為他畢竟是消息聯盟的人,這種工作和記者沒什么兩樣,就是靠大嘴巴過日子的,相信最高議會不會喜歡這種事傳出去,當然,一些必要的幫助和不重要的消息到是可以給他。

    所以在說過這話后,沈奕道:“既然來了,就一起行動吧。正好蠻牛隊還少一名遠程弓手,你可以彌補這個空缺。”

    葉紀光大奇:“你不一起嗎?”

    沈奕搖搖頭:“我和宜羽楚升行動,你知道的,人太多對任務執行不利。”

    游戲類的任務往往都具有分散性,人多固然有安全上的保障,卻會造成效率上的低下。

    這次行動,斷刃隊和四個盟友隊就是分成七組各自進行,斷刃隊分三組,其他四隊各一組,小任務時各自解決,大任務時聯合行動,這種分進合擊式的行動,正適合當前的局面。

    讓葉紀光跟著蠻牛隊,可以讓他跟著蠻牛隊沾光,也能提升蠻牛隊自身的實力。

    “那好吧。”看到沈奕態度堅決,葉紀光也只能答應。

    “放心吧,跟著我們不會讓你吃虧的,要不是沈老大發話,我們都不愿帶你。”郭發龍是個自來熟,這刻已摟住葉紀光哈哈大笑道,他紋章里放著沈奕給他的資料,底氣大漲,說起話來也是豪情萬丈,這刻更是拉葉紀光直接就往遠處走了。

    廣場上聚集的冒險者開始零零散散的走開,也有人試圖和沈奕搭伙,但看到沈奕堅決的樣子,知道他不會答應,只能訕訕走開。

    不遠處的邪帝更是早早離去,他是一分鐘都不想在這里多待。

    看到大家都走光,沈奕也將召喚士兵召了出來。

    “所有精英士兵留下,其他人自由行動。”隨著沈奕一聲令下,所有士兵紛紛離開。

    “自由行動?這是什么意思,我以為你應該有所安排。”楚升問。

    “賺血腥點。”沈奕回答。

    “賺血腥點不應該是通過激發任務獲得嗎?”楚升大感驚訝。

    在血腥都市的世界中,殺死任何怪物幾乎都不會得到血腥點獎勵。血腥點獎勵的來源通常只有一個,就是完成任務。

    自由模式是都市發布的自由度最高的任務,冒險者們可以做任何自己想做的事。但這種自由的背后還對應著一個麻煩,就是沒有相關任務,也就沒有血腥點獎勵。

    血腥都市給了他們賺血腥點的任務要求,卻沒有給他們獲得血腥點的途徑,唯一的辦法就是冒險者必須自己主動去尋找各種隱藏任務。

    關閉

    某種程度上,冒險者們就是玩家,必須通過與npc的接觸來激發各種任務。

    有所不同的是,任務世界里的npc,可比游戲中的npc多得多,你就是一個個問過去,也未必能找到多少任務。

    這正是這個任務最困難的地方,卻也是對沈奕他們來說最簡單的地方,僅此一項目,就可以讓他們節省無數時間,所以楚升才會這么問。

    對這個問題,沈奕不緊不慢的回答:“這個世界與別處不同的地方就在于,除了那些隱藏任務外,其實還有一種方法可以得到血腥點。”

    “什么?”

    “錢!”沈奕回答:“這里的錢和血腥點是可以雙向兌換的。”

    “靠,那還猶豫什么,我們去搶銀行得了……”話未說完,楚升已意識到問題:“不合法的錢不能用吧?”

    沈奕笑著點點頭:“不光是不合法的錢不能用,不合法的身份也不行。玩過網絡游戲吧?在游戲里殺人會紅名的。在這里也一樣,只要你干犯法的事,也會被通緝。”

    他指指手腕上的血腥紋章:“從現在起,這個血腥紋章就又多了一個功能,叫身份識別裝置,會自動對我們的身份進行記錄。不管我們做了什么事,都會被記錄下來。這種東西在三個大陸都存在,在科技大陸,信息會被記錄進中央電腦,在神魔大陸,信息會被記錄入魔網,在仙俠大陸,則有星羅萬象陣總理天下樞機要務。”

    “明白了,反正就是一句話,只要干壞事,我們就跑不掉,對吧?”楚升無奈道。

    “沒錯。”沈奕笑嘻嘻回答:“提醒你哦,在這世界被通緝可是很難混的,不要指望這里的守衛勢力會很弱,這里的守衛所用的武器,對冒險者可是有十倍的殺傷效果,只要有幾個守衛對著你一起開火……”

    沈奕做了個割喉的手勢:“直接秒殺!”

    楚升打了個哆嗦:“我靠!這不就是大刀守衛嗎?”

    “沒錯,所以這世界的守衛力量,我們是注定干不過的。”

    楚升徹底無語:“你這設計可真夠坑爹的,這要是不知道的冒險者……”

    他一想到某個冒險者不知死活招惹守衛的下場,立時脖子縮了縮。

    沈奕笑道:“對于不了解的人來說,是坑,對于了解的人來說,這是好事……知道嗎?我喜歡有秩序的世界,以前那種上來就是殺殺殺,太沒意思了。如果可以,我更喜歡在一個有秩序的世界里玩好這把游戲。何況根據都市公平原則,某方面的難度越高,某方面的回報就越豐厚。”

    楚升哼了一聲:“這才是你的目的吧?對了,那你的召喚士兵呢?他們沒有身份證明怎么辦?”

    “他們不需要,他們會以流浪者身份進入城市,申請一個臨時證明,在這城市打工。哦對了,忘了告訴你,科技大陸現在由一個叫亞倫特的帝國統治,中心城就是這個國家的首都。作為一個高科技國家,這里的人工薪水普遍還算可以,福利也不錯,每周只需要工作五天,每天工作六個小時,即使是一個普通工人,一個月的薪水也有相當于八千人民幣。如果肯加班,每天工作12小時,無休息日,那么一個月大概可以拿到兩萬五千塊……相當不錯的酬勞,吃喝上省一點,每個月能攢下兩萬塊。”

    “兩萬塊?那就是二百血腥點,有什么意思?”楚升撇撇嘴。

    “一個人是二百點,四百個人呢?”沈奕悠然回答。

    楚升立時怔住:“二四得八…………八……我靠,八萬點?”

    楚升一下子跳了起來。

    也就是說只靠這批召喚士兵,沈奕實際上已經完成了第一主線任務?

    操!

    “這還是保守估算。”沈奕點點頭:“工作也有薪水高低的區分,八千塊的薪水在這世界是低檔的。之所以以此計算,是因為大家都是初來,新人總是從最低收入起步的。但這世上總是免不了有一些天才,能做的比別人更好,總免不了有一些人,運氣會有那么點逆天,沒準就能在一個月里賺到別人一年的收入也說不準……”

    楚升已真正無語。

    沈奕這是徹底把自己兵多的優勢發揮到了淋漓盡致的地步。

    四百召喚士兵,讓他們作戰,能起到的作用只怕還比不上十個終結者,更比不上楚升的任何一臺變形金剛。

    可說到工作賺錢,再沒有比他們更合適的。

    最終這四百人能為沈奕帶來多少收益,一方面要看沈奕為他們創造的機會與提供的情報,一方面也要看他們自己。

    幸運的是召喚兵們在實力上或許不濟,在頭腦上卻從來不弱。總有一些人,為在這城市中大放異彩。

    實際上真要論人數,第二軍團的人更多。

    只不過這幫家伙品性敗壞,人品惡劣,讓他們打仗還好,讓他們老老實實打工幾乎不可能——誰家流氓惡棍打工還帶加班的?

    就算能逼著他們去工作,以這幫家伙花天酒地,好賭濫嫖的毛病,別說存兩萬塊錢出來了,能不欠一屁股賭債,不坐監獄就是人品爆發,所以這事終究是不能指望他們。

    這就是沈奕的布置,有些東西就算暴露出來,也是只有他能用,別人不能用。

    “好啦,別傻楞著了,好日子還在后頭呢。”周宜羽笑著一拍楚升:“走吧。”

    “去哪兒?”楚升問。

    “當然是帶你去接任務,召喚士兵是老大的,可沒你我什么事,咱們還得另外找任務去做。”周宜羽笑道著拉楚升走。

    楚升看沈奕留在那里不動,知道這混蛋肯定又要私活要干,氣得大叫:“喂,喂,說好一起的呢,不帶你老是吃獨食的!”

    “只是先獨立執行一些小任務而已,別擔心,我們會碰頭的。”沈奕笑著揮手。

    “那干嘛不讓我和你一起去?”

    “因為你太吵。”沈奕挖著耳朵回答。
3d组三走势图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