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館 > 無盡武裝 > 第四十三章 青陽宮

第四十三章 青陽宮

readx();    玉磯山,青陽宮。

    “唉,這日子過得還真他媽無聊。”躺在一塊青板石上,洪浪發出無奈的嘆息。

    他兩眼呆直地看著天空,端起葫蘆里的酒一口灌下去,然后又拿著手中的雞腿狠狠啃了一口。

    “見性師弟,你又在這里偷懶了!”一個略帶稚嫩的聲音在身后響起。

    洪浪回頭看去,只見一個身穿道袍,年齡大約十六七歲的小道童正生氣地看著自己。

    看到小道童,洪浪裂嘴一笑:“是明月小師兄啊,觀里安排的活兒都干完了,在這歇一會兒,別那么認真,道士喝酒吃肉又不算啥。”

    道士的清規戒律沒和尚多,講究個清凈自然,喝點酒吃點肉不算啥事。

    不過酒肉乃是腥膻之物,即便不犯戒律,在道觀也不提倡多食。

    當然對洪浪來說,所謂的不提倡就和鼓勵沒啥區別了。

    小道童哼了一聲:“莫怪我沒提醒你,你且把酒肉放下,觀主要見你,若惹了觀主不高興,說不得就把你逐出宮去。”

    說著自己先走了。

    “觀主要見我?”洪浪楞了楞,他抬頭想了想,低聲自語:“難道大任務這就要來了嗎?”

    自從上次碰到太乙真人后,斷刃隊的整個計劃都做了一次大調整。

    調整的目標主要是確保行動自由權。

    沈奕通過轉職軍火商的方式繼續留在中心城,非但確保原利益不變,甚至額外增加了收益。

    溫柔則是通過營救公主卡梅拉,與獅心王國達成條件,獲得自由行動權。

    到了仙俠大陸這邊,事情就變得有些麻煩了。

    金剛他們找不到什么適合營救的目標,又因為之前連續完成除妖任務被官府盯上,想要擺脫征召已變得極難,所以唯一的辦法就是進入玉磯山青陽宮。

    如果說紫金山玉清宮是世俗中勢力最大的道觀,那么玉磯山青陽宮就是道教中的圣地——這就好比現實中少林寺和大悲寺的區別,前者雖然聲名顯赫,但要說真正的和尚,還得看后者。

    因此盡管青陽宮的人數可能只有玉清宮的十分之一,但是青陽宮的地位卻極為超然,即便是天鹿王朝對這里也只有恭敬,不敢有無禮之處。

    由于東方特有的神秘文化,仙俠大陸在設計時沿襲了封神榜的特點,即真正的高人大多隱居深山。

    當天鹿王朝對外作戰時,往往就會以禮聘方式請各地高人出手。基本上就是封神榜中那套“此獠厲害,待我去請師傅來收了它”的套路。

    而玉磯山青陽宮,在仙俠大陸就是相當于截教碧游宮的存在,按照原游戲風格,當戰事不利時,太乙真人就會一次次的往青陽宮飛,上演“道友請留步”的戲碼。

    這里原本是斷刃隊計劃中的一個應變備份,一旦出現不可掌握之劇情,那么青陽宮路線就是一個回避方法,沒想到還真派上了作用。

    對于金剛洪浪他們來說,加入青陽宮最大的好處就是:就算天鹿王朝要拉他們去打仗,以青陽宮門下弟子的身份,也可以獲得一個自由行動的權力,可比去當什么將軍強多了。而完成任務,也可以從青陽宮中獲得足夠的好處——作為道教圣地,這里的仙家功法同樣不少。

    加入青陽宮當然不是件容易的事,但是對洪浪他們來說卻沒什么困難。

    與玉清宮一樣,青陽宮也有一個二/逼承諾,就是只要有誰能通過青陽宮的守宮大陣天璇七星陣,誰就能拜入青陽宮門下。

    洪浪他們就是這樣成了青陽宮下的一名外門弟子,不過由于施木木是女人,而青陽宮不收女觀,因此安排了施木木在附近的一座寺廟掛單暫住。

    就這樣,四個人都出了家,洪浪混了個道號叫見性,金剛則是見心,園丁則是見知。

    三個賤人。

    青陽宮的規矩其實很簡單,道教本就規矩不多,青陽宮更是講究師法天地,清凈自然。

    因此除了必要功課,凡事并不約束,不過弟子要想從青陽宮學到高深術法,就必須為門派做各種貢獻。

    作為新晉弟子,洪浪他們當然只能先從一些最簡單最基本的普通雜活開始。

    因此這幾天金剛洪浪他們也沒閑著,照樣每天下山斬妖除魔,只不過現階段的斬妖除魔暫時還沒法從青陽宮那里拿好處,此外他們也不可能去太遠的地方,也就無法選擇有價值的目標。

    當然,隨著時間的推移,一些大任務就會慢慢放到洪浪他們手中。

    不過到底是什么任務,洪浪他們也不清楚——到底只是一個替補方案,洪浪他們當初也沒花太多心思在上面。

    這刻聽到觀主要見自己,洪浪也不敢耽擱,扶了扶頭上道冠,然后整理了一下道袍,向乾極主殿走去。

    與玉清宮不同,青陽宮并不屬于三清一脈,青陽宮的開派祖師據說是天地初生時一縷青陽化形,自悟天地大道,與三清屬于同一時代的人物,反正就是牛/逼烘烘,三清也管不著的那一類。由于這一脈只有青陽宮這支嫡系,因此祖師雖然比三清低級些,但是青陽宮作為嫡傳,地位卻比玉清宮高得多。

    當然,這一切都是沈奕他們根據現有都市體系瞎搞的——由于三清真經涉及規則,不允許在任務世界中出現,偏偏三清在道教中又至高無上,為了利益最大化,斷刃隊從現有的三十三天體系中挑選出一個符合他們利益的代表青陽真人,并通過故事修篆使其一脈成為無雙世界中最強的一支勢力。

    正因此,青陽宮的主殿不是三清殿而是乾極殿,青陽宮觀主清虛真人每日就在這里講道。

    穿過混元殿,再繞過養神廳,洪浪來到乾極殿,發現金剛和園丁已經在那兒等著了。

    上首坐著一個白眉長須的老道,手拿拂塵,正是清虛真人。

    關閉

    洪浪連忙上前見禮:“見過真人!”

    那老道一揮拂塵:“坐吧。”

    洪浪這才規規矩矩地坐下。

    他可不敢放肆。

    這清虛真人在設計里,可是和通天教主一般的超魔神人物,而且實力更強,法寶眾多,屬于隱藏類終級**oss級別,真實實力比三十三天的一些神靈還要強,是隨時可以到天上找神仙喝茶的人物。

    按照沈奕當初的設計,就是:如果碰上煉獄教派又打不過,就想辦法通過完成任務把這老家伙請出來,給煉獄教派狠狠一擊。

    如今沒有煉獄教派,請他出馬是沒必要了,所以就改成為他服務,聽其使喚,撈取好處了。

    看看金剛洪浪他們三人,老道終于道:“見心,見性,見知,當日你三人闖過璇璣七星陣,我迫于教規不得不收你三人入門。然我觀你等心性,殺伐之氣頗重,恐非善類……”

    三人一起心中大罵,你他娘才非善類呢,臉上則掛著誠惶誠恐的樣子。

    老道繼續道:“故此為你三人取號見心,見性與見知,并以繁雜瑣事要求你等,本想磨礪爾等三年再說……”

    三年……尼瑪三個月都是沒可能的好不好?

    繼續腹誹。

    “奈何天逢大亂,戰事將起,卻是爾等的時運到了。”老道悠悠嘆了口氣。

    他拿出一個玉符:“這是昨日太乙真人傳于我的書信,陛下已祭天請愿,獲上天降旨,可請天下仙家助戰,青陽宮也在邀請之列。我本不欲插手塵間俗事,但我觀爾等雖入宮三日,卻依然四處清剿妖孽,又逢這天地巨變之機入我門下,想來也是天意了。既如此……”

    老道手一揚,那片玉符已飛入金剛手中:“你三人便令我飭令,下山助戰去吧,憑此玉符,自有厚待。”

    果然還是要去打仗嗎?

    只不過有了老道這重關系,洪浪他們就再不是普通的士兵將軍,而是世外高人,享受客卿待遇了。

    金剛已捧著玉符回答:“真人有令,豈敢不從。”

    “可是真人,我們才剛來青陽宮,還什么都沒學到,怎么就要走了啊?就憑我們這點微末本事,能派多少作用?”洪浪一臉的裝傻充楞。

    不過這偽裝可騙不了清虛老道,老道輕笑:“爾等不就是想要些好處嗎?也罷,也罷,便給你們些就是。”

    說著老道手一揮,大殿中已出現一派字幕。

    上面寫著林林總總,一大堆可用于兌換的功法道具,有:

    玉還丹:使用后生命精神全恢復,所有技能恢復冷卻,兌換需貢獻3點。

    金鐘丹:使用后可獲得無敵護罩,持續七秒,最大使用次數三,兌換需貢獻9點。

    風雷陣旗:可用于布置仙雷罡風陣,兌換需貢獻9點。

    制符術:學習后可使用材料制作各類符紙,功法共七級,每級可制作對應等級的符紙,兌換需貢獻20點。

    施符術:學習后可使用各種符紙對敵,功法共七級,每級可使用對應等級的符紙,非道士職業僅可提升至三級,兌換需貢獻20點。

    云霄心法:可高速飛行的功法,兌換需貢獻30點。

    無極劍法:增強劍類攻擊的劍法,兌換需貢獻40點。

    璇璣七星陣法:可布置守護大陣,兌換需貢獻60點。

    九天星羅陣法:可由最少九名,最多七百二十九人組成的強力軍陣,兌換需貢獻90點。

    除此之外還有各種符紙,每一點貢獻可兌換十張一級符紙或五張二級符紙或一張三級符紙。

    這才是洪浪他們所需要的。

    只要完成任務,就能獲得對應貢獻。

    而這次奉命下山去戰斗,具體貢獻就需要看他們的戰績了,現在所得,其實不過是預支的一部分。

    果然,老道已經說了:“此番下山,每人可先得35點貢獻,再加上爾等之前所為,總計可得40點貢獻。你等憑貢獻領取所需吧。”

    老道的意思很明確,這35點貢獻是預支的,可不是白送給你們的,只不過你們可以先拿好處再作戰,但以后還得扣回來,到是那5點貢獻,說起來才算是老道附贈的,畢竟干點雜活可拿不到5000血腥點的工資。

    而在貢獻兌換的下方,還有貢獻的獲得方式,無非就是殺死什么級別的敵人,獲得什么級別的功勞,就可以得到對應的多少貢獻。

    洪浪已恬著臉湊上來:“這樣啊……那真人,我們可不可以把自己的貢獻加在一起用啊?”

    老道笑道:“自然是可以的。”

    “那我們要這個!”金剛的手指已落在了一樣獎勵上。

    正是九天星羅陣法。

    選了九天星羅陣后,還剩下三十點貢獻,金剛他們讓園丁選了施符術,又購買了十個貢獻點的符紙,這也算是他們給園丁的額外收益。

    發完獎勵,老道悠悠嘆了口氣:“天發殺機,移星易宿;地發殺機,龍蛇起陸;人發殺機,天地反復……唉,這天地將有劇變,將會如何,就是連我也看不清了,爾等好自為之吧。”

    揮揮手,讓三人離開。

    “得,這下終于完事了,又可以大干一場了。”一路下山,洪浪只覺得渾身舒坦。

    這幾天可把他憋壞了。

    “還是和計劃有些差異啊。”金剛到是不太滿意。

    出戰的時間提前,導致還有幾個計劃中的妖魔未來得及清剿,如果錯過實在可惜。

    “動作快點兒,也許還能趕回些時間。”園丁回答:“實在不行,讓沈奕大哥用光傳送。”

    “不行就只能這樣了。”金剛道:“走吧,先把木木接出來再說,這幾天她待在廟里,估計也快憋瘋了。”

    “那是,廟里的主持一直在勸她出家呢,說什么她與我佛有緣。”園丁笑道。

    “他敢!”洪浪道袍一擺,瞪起牛眼:“死禿驢,竟然敢和貧道搶師太,我看他不是想混了!”
3d组三走势图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