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館 > 無盡武裝 > 第五十七章 戰況

第五十七章 戰況

readx();    戰爭還在如火如荼地進行著。

    在攻下薩爾瓦后,亞倫特的大軍便越過邊境,正式挺進獅心王國內部。

    看到亞倫特進展伸速,天鹿王朝也急了。

    他們終于派了出了天鹿王朝最強悍的千人殺陣,在薩爾瓦失險的第二天,攻破圣西荷斯。

    戰火終于燒到了神魔大陸本土,獅心王國的戰士們借著他們對地形的熟悉和國民的反抗意識,依然在與亞倫特軍隊做著殊死戰斗。

    不過正如沈奕所言,英勇代替不了懸殊的兵力差距,反到是讓成千上萬的勇士死于戰場。

    用空間換時間,分割包圍,各個擊破這類戰略戰術完全不存在于三個國家的概念中。

    不是說他們笨到自己想不出來,設計師無法限定npc們的智商,但是可以限定npc的歷史。

    智慧是建立在歷史與知識基礎上的運用,沒有足夠豐富燦爛的戰爭史,只有血搏血的死亡錘煉,使得這個國家注定缺少戰術運用的環境,只有對強大力量的無盡追求與渴望。

    別說是那些將軍們,就算是沈奕在這樣的背景基礎上,在對歷史無法向自己提供任何可供借鑒與思考的基礎上,也無法想到那些千百年來無數先人用血淚總結出的戰爭經驗。

    簡單的說法,就是這個世界沒有孫子,沒有孫臏,沒有任何一個稱得上號的戰爭名家,導致后繼者的指揮才能也變得有限。

    這與智商無關,只和見識有關。

    也因此,在沈奕的眼里,這場戰爭看起來更象是一場街頭打架的鬧劇。

    在薩爾瓦攻破的第三天,亞倫特與獅心王國在秋日平原發生了一場大決戰。

    決戰雙方總計投入五十萬人,其中亞倫特方面投入二十八萬,獅心王國近乎是全國動員,才在亞倫特一線動員出二十二萬人。

    雙方展開了一場殊死大對決,最終獅心王國敗北,被迫后退——他們總算還懂得后撤。

    英勇的皇家衛隊用自己的生命擋住了進擊的軍隊,使得獅心王過最終逃出了十萬人。

    而在另一線,天鹿王朝一度長驅直入,后發先至,在一天內進入到獅心王國腹部。

    他們與亞倫特的一支先頭部隊不期而遇,為了爭奪一座小鎮,差點自己打了起來。

    好在大家總算還懂得克制,暫時沒惹出大亂子。

    這讓沈奕感到有些可惜——他沒打算在自己回歸前看到獅心王國。

    所以他授意周宜羽帶著第二兵團立刻南下,進兵凱旋城。

    凱旋城是獅心王國最為繁華的幾座大城之一,號稱神魔大陸上的一顆明珠。

    這顆明珠本來是在天鹿王朝的進攻路線上,照理亞倫特有那么多可攻打的城市,沒必要和非和天鹿搶。

    但是周宜羽卻是搶先一步趕到,在天鹿王朝主力軍隊趕到前,第二軍團真正發揮了他們流氓暴徒的本色,將整座城市洗劫一空,然后一把火將城市燒了個精光。

    這一行為令天鹿王朝震怒不已,大將鄭應龍親自率領一支部隊追擊第二軍團,結果碰上亞倫特的一支先遣隊。

    暴怒讓這位將軍失去了理智,就將這支部隊直接滅了。

    接下來的事情可以想象,兩邊都很憤怒,雖然大的戰爭尚未爆發,小的沖突卻已開始接連不斷的發生。

    三方都是殺得人頭滾滾,獅心王國固然是節節敗退,亞倫特與天鹿再想挺進卻已不再容易。

    沈奕就是在坐看好戲中度過了這接下來的數天時光。

    當然他也沒閑著,能接的任務照樣接,能做的生意照樣做,不過各項計劃的提前完成,使得剩下的時間也進入了一個相對平緩期。

    于是每天沈奕就這么看看電視,搞搞破壞。

    當獅心王國吃緊時,沈奕就給亞倫特和天鹿搞搞破壞,偶而也讓溫柔帶著部隊奇兵突出一把,撈點功勛;當獅心王國贏了幾場后,周宜羽也會帶著第二軍團適時地出現在最需要出現的地方,給予敵人一些打擊。

    擁有團隊頻道可以聯系,又在雙方陣營中都有高級人物,這樣的間諜執行任務無疑是最輕松的。

    三個國家就這樣彼此殺來殺去,作為幕后操縱黑手,沈奕頗感有趣。

    當然,也不是只有他才能這么干。

    其他的冒險者似乎也發現了這其中的奧妙,他們中也有自己朋友在敵對勢力中,于是也開始了相互間的緊密配合。

    不過這趟進入任務的除了斷刃隊外,還有蠻牛,龍牙,永恒和m7四個隊伍,給予其他冒險者的空間著實不大,再加上斷刃隊名聲顯赫,冒險者們也不敢去冒犯,因此更多的時候是跟在斷刃隊后面行動,斷刃隊怎么干,他們怎么干,斷刃吃肉,他們也跟著喝湯。

    這同樣也是沈奕默許的——凡事別逼的太絕,給人一點喝湯的機會,總比把人趕跑,逼的對方和自己作對要強。

    因此大家就這么默契地配合著,象操縱牽線木偶般操縱著戰局。

    攻破薩爾瓦的第十天,天鹿王朝與亞倫特在死寂曠野一帶終于發生了一次大規模戰斗。

    多日沖突積聚的怨氣在這刻正式爆發。

    在這場戰斗中,天鹿王朝動用了他們的一個千人殺陣,亞倫特也派出了兩個精銳軍團,雙方殺得血流成河。

    亞倫特的明日之星阿爾弗雷德將軍親率部隊強沖敵陣,在付出了六十余臺戰神巨像被摧毀的代價后,終于突破敵陣,將對方的千人殺陣撕開。亞倫特方面發出了勝利的歡呼,反到是沈奕在看到這一幕后一拍額頭:“這個蠢貨,你是怎么成為明日之星的?老子好象沒把你設計的這么弱智啊?”

    天鹿王朝的十絕誅殺陣最大的特點就是可以根據人數不斷變化,最小可以是十人陣,最大可以十萬百萬人成陣。

    付出那么大代價撕開十絕誅殺陣,只不過是讓對方陣形由一個統一的千人陣變成數個小型百人陣,反到是負責鑿穿的隊伍,將因此陷入敵方軍陣中,遭遇夾擊。

    “對付這種十絕誅殺陣的最好辦法是利用強力遠程手段對基層核心士官進行狙殺啊,沒有了連接中樞,這個陣就廢掉大半了,以你們的遠程又不是做不到!”沈奕頓首嘆息,仿佛怒其不爭哀其不幸的國家忠臣。

    果然天鹿王朝的反擊很快來到,負責鑿穿的亞倫特軍隊發現他們雖然成功鑿穿了敵陣,卻并未能讓敵人混亂,反而是自己陷入了被四面合圍的絕境中。

    好在這個時候何如真也犯了個大錯誤。

    他竟然沒有安排足夠的部隊去抵御亞倫特另一個軍團的攻擊,而是集中力量想要消滅阿爾弗雷德。

    然而阿爾弗雷德的抵抗能力遠超過他的估計,阿爾弗雷德的拼死抵抗為他贏得了寶貴時間,第十二軍團成功突破天鹿防線,硬生生把天鹿王朝已經吃到嘴里的肥肉又給搶了回去。

    “果然這是一場弱智對弱智的較量嗎?還是旁觀者總是清?”

    到了這一步,沈奕已經沒心思看下去了。

    他嘆息著要關掉屏幕,就好象觀眾通過換臺來表示自己對劇情的極度不滿。

    不過……等等……

    沈奕突然楞了楞。

    他回頭看向屏幕,戰場上廝殺依舊,看起來轟轟烈烈地還瞞熱鬧的。

    不過沈奕總覺得好象少了點什么。

    “有點不對……”沈奕摸了摸下巴。

    他看了好一會兒,終于發現問題出在哪兒了。

    他沒有看見阿特金斯。

    作為第十二軍團的總指揮官,阿特金斯在哪兒?為什么他沒有出現在這場戰爭中?

    這可有些不正常。

    他舉起血腥紋章,連接通話:“宜羽,你知道阿特金斯在哪兒嗎?”

    “他?我不清楚。我最近沒怎么和他在一起,我最近很忙,你知道的。”周宜羽的口氣中洋溢著忍禁不住的興奮。

    在成功兌換了剩下的幾個技能后,現在周宜羽全力以赴的目標就是搶到足夠的錢。盡管老實說斷刃隊現在的強化已經令人發指,隨便拎一個將軍出來可能都不是他的對手,但是人們對金錢的渴望與追求是毫無止境的。

    用洪浪的話說,他也很想過那種藥水買兩瓶,喝一瓶扔一瓶,神器一次兩件,用一件砸一件的日子。

    “是么,那你繼續吧。”沈奕關掉頻道。

    沒有再去多想,沈奕左右無聊,取出鍛造之錘開始砸裝備。

    這已經是他最近的必須功課。

    在幾天前,弗羅斯特他們和楚升一起,終于為他完成鍛造專精卷軸的收集,同時也羅列了一批零碎垃圾裝備——老頭天天就忙著做鑒定了。

    隨手拿起一把武器,鍛造之錘敲下,紋章提示:吸收傷害4點,可為指定武器增加3點近戰傷害加成。

    “沒用。”沈奕嘆了口氣,將鍛造之錘吸收的屬性取消。

    鍛造之錘能夠作用的武器也有數量限制,通常一把武器不能接受鍛造之錘超過七次的力量貫入,因此要想獲得最大幅度的屬性加成,就需要吸收幅度最大的幾次。

    這就有點象狗熊掰苞米了,畢竟放棄了的就沒法再拿回來。

    又拿起一把武器,沈奕再次砸下。

    這次的運氣不錯:吸收火屬性傷害4點,可為指定武器增加4點火元素傷害。

    “這個應該可以了。”沈奕自語,已取出靈魂之槍為其加上。

    “靈魂之槍受到鍛造之錘屬性加成,獲得提升。當靈魂之槍的攻擊在10發/秒以下時,子彈獲得4點冰元素傷害加成。每提升十發幅度,降低1點冰元素傷害,最低增加1點。”

    “在你使用過冰元素附加后,你無法再使用火元素附加。”

    不是太多,不過沒關系,沈奕手里還有足夠的垃圾武器,如果能夠連加七次,就相當于為每發子彈額外增加30點冰元素傷害。

    剩下的武器自然也不會浪費,在獲得了一次5點火元素附加后,沈奕將它放在了猩紅之刃上,雖然不是太多,不過元素傷害與防御無關的特性使它們即便傷害再低也能發揮作用。

    正在歡樂地砸武器的時候,電話突然響起。

    沈奕接過來,電話那頭傳來一個沙啞而厚重的聲音:“是沈奕先生嗎?”

    “是的,是我,你是……”

    “我叫伯納德·詹克斯。”

    —————————

    ps:最近幾章有些內容過渡性比較多,不想找什么理由,這其實是我在做的一次嘗試……無敵流嘗試。確切地說,我習慣了絕地反擊的寫法,但人生不是只有絕地反擊。在經歷了初期的艱難起步,中期的勇猛精進后,后期也該橫掃四方了。

    同樣也不是只有面臨生死大敵才能有好故事,橫掃四方也可以很好看,只是我還不擅長,我還在學習。

    自制世界一部,五難度一部,其實都是在朝這個方向進行揣摩和研究。也正因此,我寫得格外艱難,所以我不斷的從各個角度去嘗試,去發現,去尋找新的可以挖掘的東西。

    有成功的,也有失敗的。

    總體來說,我在這方面的能力還有很大欠缺,只能說發現了一些問題。

    這是幸運的……總得先發現問題才能解決問題。

    這方面就不多說了。

    簡而言之,我就是想告訴大家,我不是狀態不好,也不是什么別的原因,只是故事發展到這一步后,鑒于自身能力自然而然出現的一些情況。

    但不管怎樣,我在努力,如有失望,也只是暫時。
3d组三走势图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