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館 > 無盡武裝 > 第九十五章 惡魔本相

第九十五章 惡魔本相

readx();    與前兩次晉升不同,這一次進入狂暴形態,薩格拉斯并不是因為被逼無奈,而是為了快速殺死對手。

    憤怒的火焰讓他失去了和沈奕游戲的心態,這一刻澎湃的力量盡情釋放著,薩格拉斯高聲吼道:“感受我憤怒的火焰吧,爬蟲!”

    深淵戰戟不停舞動著,帶出一股股強力漩流,橫卷四面八方。

    他此時力量1300,狂暴后還有額外的百分之四十傷害加成,攻擊威勢猛不可擋,可以說一舉手一投足都帶著搖山憾岳的力量,分裂攻擊在這狂暴力量的作用下可以說得到了最大發揮,一眾士兵包括威震天在內駭然發現在薩格拉斯的如潮攻勢下,自己連站都站不穩。

    這不是薩格拉斯的技能,而是他恐怖力量的真實體現,這狂野之力就象是平原颶風,所有生命都如小草般脆弱。

    但是小草雖弱,卻根深蒂固。

    下一刻沈奕手一搖,四道光影同時沖向天空,赫然正是得自清虛道人的四張劍符。

    “四絕誅殺陣!”

    四道劍符已在天空中織出無盡電光向著薩格拉斯落下。

    這是來自青陽老祖的強力劍陣,就算是薩格拉斯也不能硬承。他沒想到沈奕竟然還有這一手,咆哮著沖天而起,戰戟正面掃向那四道劍光,同時放聲吼道:“連青陽那個老東西都不是我的對手,這四張劍符又算什么,給我碎!”

    戰戟迎空劈下,正砸一張劍符上,砰地一聲,那劍符竟然碎裂,薩格拉斯自己身上也多出了數道血淋淋的傷痕。薩格拉斯卻仿佛無感覺一般,已對著另一張劍符再度砸下。

    他一擊就破滅一張強大劍符,威風凜凜若高山大岳,拋棄敵對立場來看,也當真算得上一位不可一世的大人物。

    作為對這位大人物的敬仰,沈奕很是抓準時機地在薩格拉斯破壞四絕誅殺陣的同時,和九戰神威震天他們一起對著薩格拉斯狂轟濫炸,傾瀉所有的攻擊火力。

    進入狂暴形態后的薩格拉斯,雖然攻擊力驚人恐怖,但是在防御方面卻再不象霸體形態時那樣給力,而且魔鬼之軀的效果剛過,這會兒也暫時無法使用,只能硬承著受下沈奕他們的兩輪強攻。

    在他看來這不過是小菜一碟,沒想到就在這時,沈奕手中靈魂之槍突然消失,代之出現的是一門碩大無比的艦炮。

    “這是……”薩格拉斯也楞了一下,砍向第三道劍符的戰戟稍稍緩了一下。

    沈奕已笑道:“送你的禮物,爆裂射擊!”

    轟!

    艦炮驟然放出一團碩大光亮,直指薩格拉斯,狂野的能量在那一刻讓薩格拉斯也感受到巨大威脅。

    “不!”他只來得及叫了一聲,就被一擊炸飛,堅如鋼壁的胸口竟然被沈奕一炮開了一個大洞,露出里面的內臟,無數彈片嵌入其中。

    “啊!”薩格拉斯仰天咆哮出聲。

    這一下對他的傷害是打到現在為止最大的一次。

    艦炮本身就是攻擊威力巨大的武器,攻擊傷害以千為單位,沈奕剛才更是使用了新買的技能爆裂射擊,攻擊目標后造成額外的爆裂效果,威力巨大。

    這是規則力量下的技能組合,也是沈奕特別留來對付薩格拉斯的殺手锏之一。

    至于那四張劍符,從一開始它們存在的意義就不是傷害而是吸引薩格拉斯的注意力。

    這刻一擊得手,其他人更是瘋狂地對著薩格拉斯痛毆,戰神們固然刀來劍往,威震天和大黃蜂的攻擊更加兇猛,簡直是要把所有的炮火都傾瀉在他身上。

    “混蛋!”薩格拉斯凄聲狂叫起來,怒意如狂,這次是真真正正把他打疼了,打傷了,打痛了!

    他放聲狂嘯著,雙手猛地一抬:“毀天滅地!”

    毀天滅地:迪亞波羅技能的升級版,使用后在五百米方圓內生成無數石柱攻擊目標,傷害力420點,并在其后爆炸,每根石柱爆炸后額外產生600點傷害。

    狂暴形態下的薩格拉斯,新生的三個技能全部都是群體強攻的大招,每一個都有秒殺冒險者的能力。這刻盛怒之下,薩格拉斯全力施為,一根根石柱已從地底竄起。

    與此同時,沈奕也叫道:“升空!”

    九戰神,威震天,大黃蜂等一起向著空中躍去。

    薩格拉斯卻是哈哈大笑:“沒用的,起!”

    他雙手再托,那無數石柱竟如拔苗助長般向著空中猛地竄去,直追空中機甲。威震天大黃蜂還好些,他們能在空中飛,戰神卻無此功能,升到高處力竭,已無力再升,石柱一根接一根撞上戰神,薩格拉斯雙臂環張:“爆!”

    轟轟轟一連串的爆炸聲響起,九臺戰神已全部被炸得機甲破裂。

    能量罩連接在群體攻擊下變得全無意義,龐大的身體更是讓一些戰神機甲同時受到多根石柱爆裂的沖擊。

    九名戰士同時飛出,薩格拉斯刷地飛起一片戟芒,掃向九名士兵。

    “靈兒!”沈奕大叫。

    一片圣芒亮起,已罩住那九名士兵,正是五氣朝元將九人救下。

    “退出去!”沈奕已叫到,同時又召出九臺戰神。

    九人同時后退,薩格拉斯卻已飛追而來:“別想走,燃燒迫害,厄運之路!”

    連續兩個技能放出,薩格拉斯先是一個燃燒迫害打出去,好在后面出來的士兵普遍比之前的士兵強力,大多都是精英,總算沒被燃燒迫害打暈,但是厄運之路下,薩格拉斯已突然出現在其中一名士兵身邊,對著他一戟砸去。

    以他此刻的力量,當真是碰誰誰死。

    眼看那士兵要倒霉,斜刺里突然沖出一人,血色長矛迎空一挑,正是米歇爾。他全身斗氣纏繞,這刻力量對撞下,被薩格拉斯無盡雄渾之力一擊戰飛。

    但他卻是不死,只是在空中翻滾了一下,隨后就聽希律律一聲長嘶,一匹獨角獸已出現在米歇爾身下,對著薩格拉斯一頭沖下。

    “咦?”薩格拉斯已被一名召喚士兵都能擋下自己一擊而震驚了,但是下一刻真正讓他震驚的事發生。

    血之戰矛迎空刺下,竟然沒入薩格拉斯的胸膛,與此同時,那獨角獸的獨角已犀利刺入薩格拉斯小腹部,轟的一下,血之戰矛已爆發出一團斗氣閃光,炸得薩格拉斯也是全身一顫。

    一擊得手,米歇爾飛退,他知道自己實力,能給薩格拉斯這兩下已可知足。

    “混蛋!”薩格拉斯震怒。

    他竟然被一個小兵打傷了!

    被一個爬蟲召喚的螻蟻打傷了!

    這是對他尊嚴最大的褻瀆!

    他一定要殺了那個混蛋!

    靈魂儀式!

    薩格拉斯的身影驟然消失。

    “米歇爾快閃!”沈奕狂叫道。

    但是加持了靈魂儀式下的薩格拉斯何等高速,下一刻已直接出現在米歇爾身邊,對著他一拳擊去。

    這一擊凝聚了他所有力量,有狂暴形態的加成,更有靈魂儀式的加成,可以說三千點以下生命任由其秒。

    即便是有斗氣守護的米歇爾也被這一擊打得轟然飛出,直接飛離界外。

    薩格拉斯看都不看已向下一人沖去,他不認為還有哪個士兵能在自己這一拳下活命。

    然而下一刻,米歇爾卻是長吐出一口鮮血,發出痛苦的叫聲。

    “怎么可能?”薩格拉斯也震驚了。

    “混蛋,你必須死!”薩格拉斯猛然揚手,一道戟光飛出界外,直追米歇爾。

    “薩格拉斯你無恥!”沈奕大驚,他沒想到薩格拉斯竟然會對已經出界的米歇爾出手。

    就在這時,旁邊飛沖過來一名士兵擋在米歇爾身前,那戟光打在那士兵身上,一擊將那士兵震飛出去。

    “費西!”米歇爾叫了起來,費西從空中跌落,同時薩格拉斯自己也吐出一口血。

    自殘!

    他沒想到自己對界外士兵的攻擊也會引來反噬效果。

    盛怒之下,又是一戟劈出,幾名靠邊界較近的普通士兵竟是被他一擊殺死好幾個。

    “薩格拉斯,他們已經退離戰場了!”沈奕怒了。

    “我沒出去就行,規矩里可沒說不能對界外的人攻擊,他們站的太近,礙眼!”薩格拉斯哈哈大笑,又是一道戟芒飚出,好在這時大家都已有了準備,紛紛退避。

    “混蛋!”沈奕也恨得牙癢癢。

    就在這時,趙靈兒突然叫道:“警戒線到了!”

    這話一出,沈奕猛抬頭,眼中已放出如潮戰意。

    “終于到了嗎?”他喃喃低語了一句,全身氣勢陡然爆發。

    下一刻,他已對著薩格拉斯狂沖而去,在這奔跑過程中,他全身鱗甲冒起,正是圣龍血統發動。

    從之前的戰斗到現在,沈奕一直都沒有動用圣龍血統,直到這刻他終于發動。

    看到沈奕沖上,薩格拉斯隨手一揮,戰戟打出。

    沒想到沈奕躲都不躲,竟是硬受了這一下,在沖近薩格拉斯的同時,猩紅之刃已對著薩格拉斯迎頭砍下,薩格拉斯偏了下頭,猩紅之刃已砍在他的肩膀上,沈奕左手急伸,已按向薩格拉斯胸口:“裂殘爪!”

    薩格拉斯只覺得胸口一陣巨痛,只見沈奕五個手指幾乎都沒入了自己身體里,這一下龍爪形態下的裂殘爪,比起之前威力更是大了兩倍。

    薩格拉斯大怒,一抓抓向沈奕,沒想到沈奕竟不閃避,又是一劍劈下。

    這段時間薩格拉斯已經習慣了這群人彼進我退的打法,可以說,只要不是從背后攻擊,他們簡直就不會靠近你。

    因此當沈奕襲來時,他本能的以為沈奕會一沾即退,為了殺死沈奕,故而抓而不擊,沒想到沈奕竟然不退,任由他把自己抓在手里,反而趁機連攻了他幾下。

    這一來薩格拉斯到是楞了楞,隨即反應過來,感情這貨是準備和自己拼命了,不怒反喜,深淵戰戟對著沈奕狠狠刺下。

    沈奕卻是嘿嘿一笑:“你真以為老子不會反擊的嗎?”

    他左手一翻,一顆丹藥拍進口中,身上又是一道金光炸現,赫然正是金鐘丹的效果。

    操!

    薩格拉斯立知不好,又是無敵磕藥流!

    那一刻他一下子明白了沈奕的計劃,明白了剛才趙靈兒那句話的意思。

    所謂的警戒線,一定是在指薩格拉斯的生命值!

    之前的戰斗,沈奕一直在保留底牌作戰,只是用士兵消磨他,慢慢地消磨。對于擁有二十萬生命的薩格拉斯來說,要想干掉他,僅憑無敵磕藥流太難了,更別說之前洪浪已經消耗了不少。

    所以他要先磨,磨到薩格拉斯的生命降到一個底線標準后再拼。

    之前所有的戰斗,為的都是這個目的。

    這個標準應該就是五萬點,也就是薩格拉斯進入狂暴形態后增加的生命值。當他進入狂暴形態后,攻擊力飚增,防御卻比霸體形態時低,因此這個時候以攻對攻是最合適的。

    只不過沈奕也沒想到,薩格拉斯會卑鄙到用出天地吸吮這個能力,導致消磨的生命再度回復了有近兩萬點,因此在薩格拉斯進入狂暴形態后,只能繼續先撐著。

    結果就是狂暴形態下,一番苦戰導致沈奕又損失九臺機甲和多名士兵的生命,甚至連米歇爾都死了一次,好在他有一次免死機會。

    直到這刻在威震天大黃蜂他們的持續轟炸下,薩格拉斯的生命才重新降回到標準線,沈奕終于悍然發動強攻。

    這刻隨著沈奕頂著無敵強攻,威震天大黃蜂還有其他戰神全部沖向薩格拉斯砍殺,就算是薩格拉斯還有厄運之路可以瞬移,但在對方的糾纏式攻擊中,瞬移也顯得沒必要了。

    戰斗終于到了浴血死拼的地步!

    嗷!

    放聲狂叫中,薩格拉斯對空一抓,一個巨大光團已在他手心中成形:“終結儀式,你們都給我死在這里吧!”

    終結儀式,這高達四千點的恐怖傷害,還有持續五秒的百分之十傷害(現有生命),絕對是核彈級的恐怖殺傷。

    這個終結儀式選擇的時機也很好,正是沈奕無敵消失的時刻,在看過洪浪的表現后,薩格拉斯已確認,除了護身符和金鐘丹外,沈奕已經不可能有其他的無敵,畢竟洪浪當初也只用了四種無敵,其中金光符和祝福卷軸都只一份,而世界樹,沈奕是沒有的。

    看到這一幕,沈奕卻是毫不畏懼,對著那九戰神趙靈兒他們一指:“取消召喚!”

    已將九臺戰神趙靈兒他們收了回去。

    他之前一直沒用取消召喚,一來是因為距離關系,有時來不及。二來是因為在戰斗前已經設定好了固定順序,一旦取消召喚很容易導致順序紊亂,再召喚時可能將之前出過場的士兵召出。薩格拉斯畢竟不是一般的敵人,一個小錯誤都可能滿盤皆輸。

    不過這刻他的九戰神已打到只剩下這最后九臺,因此也就無所謂順序的事了,直接全部收回。

    不過他也只來得及做到這一步,就在他收回九戰神和趙靈兒的同時,沖天的大爆炸再度產生,氣浪幾乎是在一瞬間吞沒了沈奕威震天他們。

    “鉆石之軀!”沈奕高喊著發動鉆石之軀。

    洶涌的氣浪沖刷在沈奕身上,鉆石之軀發動的終究晚了些,只抵消了少許傷害,狂野的攻擊就象海浪般吞噬,將他拋的高高飛起。

    好在他此刻生命已是九千多,再有百分之三十六的減傷和護身符,到還不至于斃命,下一刻藥水已自動注入他體內,卑鄙醫療術也隨之發動,源源不斷的給沈奕注入新的生命。

    薩格拉斯已虎沖而來,深淵戰戟對著沈奕再度劈下。

    沈奕手一揚,九戰神和趙靈兒重新出現。

    沒想到薩格拉斯抓住一臺戰神竟不攻擊,猛地向外一拋:“給我出去!”

    那戰神已被他一下扔出界外。

    沈奕頓時色變。

    薩格拉斯果然還是有針對召喚的方法。

    既然不好殺,那就干脆驅逐!

    既然溫柔能用打出界外的方式贏金閃閃,他為什么不能用?

    之前不用,是因為他不屑于用,他想用屠殺而不是驅逐的方式。

    但當他發現要殺死對方并不是那么容易,反到是自己被逼到有點窮途末路的味道時,他自然就會使用。

    飛速撲擊下,一臺又一臺戰神被薩格拉斯扔出去,臨扔的時候還不忘補上一下戟芒,哪怕打不死也要造成破壞。

    好在他的主目標是沈奕,在驅逐了擋路者后依然直撲沈奕。

    而另一邊,威震天還好些,大黃蜂卻是一擊之下已經站不起來了,要不是百分之十的生命減傷對機器人無效,光是這就可能把耗死。

    威震天更是抓住大黃蜂直接把他出界外:“記住我救了你的命,汽車人。”

    “我不會謝你的。”大黃蜂躺在地上直哼哼。

    眨眼之間,斗場上只剩下了沈奕趙靈兒和威震天三人。

    薩格拉斯一戟掃向沈奕,對著趙靈兒遙擊一拳狂妄笑道:“你也給我出去吧!”

    “你想得美!”趙靈兒不客氣地回答,就在薩格拉斯一擊轟出的同時,趙靈兒已迎空飛去,背后一個碩大的戰神影象出現,手持黑色戰刀,對著薩格拉斯威猛砍下。

    “這是……”薩格拉斯楞了一楞,那戰刀已劃過他的身體在他身上劃出一個大口子。

    “啊!”薩格拉斯高叫著飛退,猛地躍起,一戟砸向那空中戰神。

    戰刀與戰戟相撞,趙靈兒背后的戰神影象突然閃動了一下,竟有破散趨勢,趙靈兒本人更是面色一白,哇的吐出一大口血。

    照理這戰神只消耗她精神力,不消耗她生命,但是在薩格拉斯的威猛攻擊下,竟然對她生命也造成了影響。

    戰神雖猛,卻終究也不過是天堂戰神,地位未必就比薩格拉斯高,真打起來,同樣不是薩格拉斯的對手。

    果然這刻薩格拉斯已咆哮著連續砸下十數戟,與那空中戰神乒乒乓乓相撞,薩格拉斯固然是連中數刀,那戰神也被打得影象不斷破裂又重組,而每一次刀戟相撞,對趙靈兒本體都是一種巨大傷害。

    “吼!”終于,在薩格拉斯狂暴的一擊下,那戰神影象被他打的徹底破裂,再無法復合,趙靈兒從空中直墜而落,好在威震天及時沖過來接住。

    薩格拉斯已是放聲狂笑:“小小天神,也配和我打?你們還有什么招數?”

    “那么這個呢?”不遠處沈奕已站了起來,手中又是一門艦炮對準薩格拉斯。

    薩格拉斯頓時色變:“哦,不!”

    轟!

    又是強力一擊,將薩格拉斯重重擊飛出去,這一下威力強猛,將薩格拉斯半個身子都打出界外。

    “你輸了!”所有人一起大叫。

    “放屁!老子沒有出界!”薩格拉斯狂吼。

    在沈奕一次又一次的打擊下,薩格拉斯徹底暴走了。

    “你們必須死!”他仰天大呼,天地吸吮再度發動。

    隨著時間的推移,他的二形態技能也終于恢復,這刻首先使用的就是天地吸吮。

    “就知道你會來這一手。”沈奕擦了把汗。

    無恥的事做了第一次,第二次自然也就沒什么壓力了。

    然而令他也沒想到的更無恥的事發生了。

    就在天地吸吮發動的同時,薩格拉斯將深淵戰戟往地上一插,突然對著遠處一招:“回來吧,黑暗沸騰者,魔鬼之軀!”

    遠處的黑暗沸騰者驟然飛起,沖向薩格拉斯,同時薩格拉斯的身上也再度現出魔鬼之軀那恐怖的鬼頭形象,發了狠的薩格拉斯已決定不惜背信也要憑借自己強悍的防御和無堅不催的攻擊徹底碾壓這只爬蟲。

    當虛偽的面具扯下時,惡魔的本相在這刻也徹底暴露!
3d组三走势图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