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館 > 無盡武裝 > 第五十七章 保護神

第五十七章 保護神

readx();    即使是白癡也能看出這三支艦隊來自何方。

    龍盟,煉獄教派還有喋血軍團!

    這刻萬象宮所有的冒險者都是顏色大變。

    拔達逢怒視沈奕:“是你把他們叫來的?你和史馬克簽訂了協議,不能對我們下手,就通過他們?還有那些放棄戰斗的人,你也想通過他們來消滅……”

    “不。”沈奕輕輕搖頭:“他們不是我叫來的,我只是知道他們會來。”

    他走向大廳的中央,站在這群人面前,眼神冰冷而又略帶不屑。

    他說:

    “這并不奇怪,趁火打劫是一個成熟組織的優良品性,要是連這都做不到,他們也不配當老大了。史馬克死了,迦樓羅也死了,萬象宮群龍無首,偏偏之前你們還得罪過這么多人。于公于私,三大勢力都有向你們出手的理由……是的,我只是提前猜到了他們會這么做。”

    “我不僅知道他們會來,還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么。”

    “在我走后,三大勢力將會很快對這個聯合基地發起攻擊。攻擊不會是致命性的,但依然會對你們造成巨大的傷害。”

    “這個時候會有一位比較有威望的冒險者站出來,充作和事佬。”

    “他會先指責是萬象宮無禮挑釁煉獄教派等三大勢力,然后要求你們放下武器立刻投降。”

    “當然你們不會接受這樣的條件,所以接下來三大勢力會發出聯合聲明,你們必須為此次戰爭導致的一切損失全權負責……簡單的說法就是戰敗賠款。”

    “如果你們拒絕,那么命運就是毀滅。”

    “當他們拿到足夠的好處時,他們會收手,但他們不會徹底罷手,而是借此機會對整個萬象宮甚至整個南區施壓。當然,為了避免過于激烈的反抗,他們也會有意識的培植一些南區和萬象宮內部的人作為他們的代言人……基督教是個不錯的選擇,他們在南區被打壓太久了。”

    “至于你們,作為萬象宮的最核心分子,你們注定不會有起來的機會,無論你們付出多少賠償。”

    “所以在接下來的很長一段時間內,萬象宮都將崛起無望,而其他三大組織則將通過吸你們的血來肥自己。”

    “這就是接下來會發生的一切!”

    安宰亨,德欽蘇巴等人聽得面面相覷,如墜冰窟。

    這是史馬克當初的肆意挑釁的報應!

    一群絕望而無助的冒險者互相看著,一時再不知如何是好。

    反到是安宰亨嘿嘿冷笑起來:“我明白了,原來這才是你的陰謀。那么接下來,就是你來出面幫我們擺平這一切,然后從我們這里收取好處吧?”

    所有人同時領悟。

    很顯然沈奕告訴他們這些,就是想借機撈好處了,老實說現在也只有沈奕可以幫他們解決這天大危機了。

    不管是私人交情也好,個人實力也罷,沈奕都有能力化解三區的聯合進攻。

    沈奕攤手:“你情我愿的事,別說的好象我落井下石似的,如果你們不愿意,可以拒絕我的幫助,現在就回去,我保證我不會加入他們攻打你們。”

    薩爾瓦多已直接道:“你想要多少好處?”

    沈奕冷笑:“你們認為多少錢能值得我為你們和三大區敵對,并把自己的所有戰艦都賠進去?”

    這個問題立時把大家滯住。

    沈奕已坐了回去,不屑地看他們一眼:“我覺得你們首先需要做的就是端正你們的態度。現在在你們的眼里,我還在為錢而勒索你們,而忽略了我已經是你們唯一的救命稻草。這種心態非常糟糕,會讓我們在接下來的相處中產生很多問題。所以如果有誰繼續帶著這樣的心態來和我談話,那我只能表示遺憾,并拒絕對他提供任何形式的幫助了。”

    眾人互相看看,終于還是安宰亨問道:“那么,尊敬的沈奕大人,您需要什么樣的理由,才愿意幫我們?”

    他終于開始使用尊稱了。

    沈奕臉上現出一絲笑容:“這才對嘛。三大區為什么會在這個時候進攻?說白了,不還是因為萬象宮現在群龍無首?人啊,都是組織性動物,沒了首領,就會亂成一團,實力也會大大下降,可一旦有人把他們重新凝聚在一起,想必三大區聯合也不會愿意承受重大損失強攻萬象宮吧?”

    眾人聽得呆愕,安宰亨已指著沈奕顫顫悠悠道:“你……你想做萬象宮老大?”

    沈奕連忙揮手:“不,不,不,我怎么說都是東區的人,怎么合適做南區老大呢?我們中國人都是愛好和平的,從不侵略他國……不過萬象宮現在的情勢有些復雜,我認為,萬象宮需要一個強力的依靠。”

    “強力的依靠?”

    “對啊。”沈奕點頭:“就象日本依靠美國,韓國也依靠美國一樣,美國人不是在你們各個國家都有軍事基地嗎?當然,在血腥都市,美國人不再是老大了,那么誰的拳頭硬,誰就為弱的一方提供保護嘛。反正你們南區有許多國家以前就是這樣,在這里繼續老習慣,不也挺好?”

    他看看大家:“萬象宮需要一個保護者,而斷刃隊愿意做萬象宮的保護神,你們覺得怎么樣?”

    所有人同時倒抽一口冷氣。

    感情沈奕要的不是錢,而是整個萬象宮啊!

    讓斷刃隊當萬象宮的保護神,換個說法就是萬象宮成為斷刃隊的提線傀儡,要提供資源,要聽候命令,必要時還得提供人力,兵力,給斷刃隊當炮灰。

    尊嚴是別想有了,該付出的也是一分不少。

    而且不是一次性的,而是長期的,至少在斷刃隊存在這世界的時間里,萬象宮將惟斷刃隊之命是從!

    他是不當老大,因為當老大也沒有當幕后黑手好啊。

    該盡的義務不用盡,該拿的好處卻一分不少!

    這個該死的,黑心的,喪盡天良的混蛋!

    安宰亨咬著牙瞪沈奕:“如果是這樣……那和我們投降三大區有什么區別?”

    “很大的區別。”沈奕回答:“第一接受保護總比被正式侵略,簽定城下之盟要有尊嚴些,付出也少些。第二我的人他們人少。供奉六尊菩薩,總比供奉六百尊菩薩要好得多,不是嗎?”

    “那你們這六尊菩薩又憑什么讓六百尊屈服?”

    “如果我輸了,你們也是來得及再改換門庭的。”沈奕懶洋洋回答。

    ——————————————戰爭永遠只是手段,只有借助于政治手腕才能把戰爭帶來的成果轉化為實實在在的利益。

    盡管千不愿萬不愿,萬象宮還是不得不屈服。

    當然,接受斷刃隊的保護,就必然要給斷刃隊“供奉”,至于這供奉怎么個獻法,這屬于細節問題,沈奕把談判權交給了瑟琳娜和溫柔,這兩個女人在這方面都是好手,可以慢慢和他們談。

    當然,在塵埃落定前,沈奕得先幫萬象宮把眼前的危機解決嘍。

    這時候主宰號已經向三大區艦隊發出了通訊請求。

    請求發出去好半天,才得到回復。

    屏幕上直接出現三副畫面,赫然正是煉獄教派克利夫,梅麗爾和愛娃,龍盟葉東升,衛天航和華天睿,以及喋血軍團卡利夫,大祭祀布羅德本特以及阿修羅——這個小子竟然也進五難度了。

    還是和以前一樣,整天板著個死人臉,看誰都是殺氣騰騰,戰意如狂。

    看到三方一起出現,沈奕笑了,對著眾人打了個招呼:“嘿,大家好啊,今天可真熱鬧,怎么有興趣跑到南首星來了?發個通訊請求都要半天才回復,不會之前在開會琢磨怎么解決我這個麻煩吧?”

    克利夫笑:“哪有,只是正好有時間,三區聯合演習,沒想到正好碰上了斷刃隊大敗萬象宮的一幕,真是恭喜啊,沈奕你是越來越拉風了,連戰艦都拉出了三十二艘,這場面夠壯觀。”

    “聯合演習?”沈奕大笑:“果然好說法,我喜歡。”

    葉東升已是微帶尷尬地咳了一聲:“只是研究一下配合而已,到是沈奕你,怎么打完了還不回去?離開自己基地這么長時間,就不擔心基地趁機被蟲族攻擊嗎?”

    沈奕笑咪咪道:“你們就等著我回去呢是吧?也對,都在場下等這么長時間了,盤算著也該出場了,怎么偏偏臺上那混蛋就是不下臺呢?真當自己是郭德綱,可以連續返場幾十次了?”

    葉東升和克利夫一起無言,還是卡利夫最痛快:“哪來那么多廢話,不是都商量好怎么做了嗎?沈奕,我就跟你直說吧,我們這次過來,就是要對付萬象宮的。你要是有興趣,也可以加入我們,得到的好處,有你一份,怎么樣?”

    卡利夫直接把話挑明,另外兩邊也不再虛言,只是一起看沈奕。

    在沈奕向他們發通訊請求后,他們就知道沈奕肯定已經發現他們來的目的,他們明明已經放慢了過來的速度,但沈奕硬是留在戰場不離開,顯然也就是在等他們。

    所以大家商議后,最終決定把沈奕也算進去,四方平分好處。

    但他們顯然想不到沈奕想要的更多。

    果然這刻卡利夫說過后,沈奕的臉已經沉了下來:“這可真奇怪了,地方是我打下來的,我憑什么和你們分啊?怎么,三大區聯合起來,是想從我斷刃隊搶食了?”

    克利夫連忙道:“沈奕,你已經承諾過不對放棄戰斗的冒險者下手。梵天隊和凈土隊的好處是你的,我們不會動,但是其他基地就這么放過,太過可惜,我們有個計劃,可以最大化所有人的收益……”

    “我也有個計劃,可以最大化我的收益,不用戰爭也能解決問題,所以就不勞三大區插手了。”沈奕打斷道。

    他指指身后,那里一排南區冒險者站在那里:“我現在是他們的保護者,南首星所有的一切,由我負責。向這里攻擊,就等于向我攻擊。”

    這話一說,三方人臉色同時大變。

    衛天航臉色一沉:“沈奕,你想一個人吃獨食?”

    “拜托,那本來就是我碗里的。”

    “胡說!”卡利夫已咆哮起來:“史馬克向我們發出威脅,老子忍他到現在,等的就是這時候,你這么做,讓我們怎么辦?”

    “史馬克已經死了,迦樓羅也死了,我殺了他們,幫你們出了氣,我就不從你們這里收好處了。”

    克利夫無奈:“沈奕,萬象宮和我們煉獄教派打了很久,我們煉獄教派有不少人死在他們手里。就算史馬克和迦樓羅死了,也不代表我們就能放過萬象宮,現在好不容易有了機會……”

    “這機會好象是我創造的?”

    葉東升已說道:“我們可以讓你得到更多。”

    不涉及內部分配,他就大方起來了。

    沈奕搖頭:“你們讓我得到更多?這話本身就說明許多問題。你們有什么資格讓我得到?應該是我想給你們多少才對吧?”

    那一直沒說話的大祭司布羅德本特氣極反笑:“果然是個囂張的年輕人,能夠在三區聯合下還這么說話。”

    沈奕不客氣地回答:“史馬克他們活著的時候,三大區都沒敢聯合起來向萬象宮下手,現在反到敢向殺死史馬克的人叫囂,到底是誰膽氣過盛?”

    布羅德本特臉上血氣一現:“你找死!”

    他和沈奕沒什么交情,對沈奕吃獨食的做法殊無好感,因此毫不掩飾殺意怒火。

    還是卡利夫阻住他,搖了搖頭。

    沈奕說的沒錯。

    史馬克活著的時候,三區都沒敢聯合下手,現在有沈奕幫萬象宮,真要打起來,后果只會更嚴重。

    戰爭可不是戰斗,大規模戰爭一旦打起來,付出的資源就是天文數字,單是看沈奕摧毀性碾壓梵天凈土兩隊,都付出了幾十近百萬點。

    這要成百艦隊大混戰,真是幾千萬都不夠砸的,就算能贏,到時候撈的好處都未必能填零頭。

    也正是因為這樣,三區才一直忍著萬象宮,等待時機。

    沒想到時機來了,卻又被沈奕破壞了。

    這個事他們只能忍,史馬克那樣挑釁他們,他們都能忍,沈奕也不過實話實說,又有什么不能忍的?

    再者沈奕之前和他們的交情也不錯,他們不想和沈奕正式翻臉,畢竟將來擊殺高級蟲族,還要斷刃隊的合作呢。

    最后就是萬象宮也的確不是他們打下來的,他們的行為才叫搶好處,沈奕不過是在保護自己的利益罷了——盡管他利用了來自三區聯合的威脅。

    于情,于理,于實力,于利益,他們和沈奕都不能打,不想打,更不該打!

    當然,該爭取的還是要爭取,三區既然來了,也著實不想空跑這一趟。

    葉東升已對克利夫做了個眼色。

    想了想,克利夫道:“沈奕,你剛剛得罪了星際聯盟……”

    他話里的意思很明顯,你剛得罪星際聯盟,沒必要再和三大區作對,這時候放手,適當賣好,反而能得到三大區的幫助。

    這也是他們之前認定沈奕不會和他們翻臉的理由。

    沈奕卻搖頭:“你弄錯了一件事,不是我得罪了他們,而是我揍了他們。”

    “……”

    還是華天睿接口:“星際聯盟那邊不會放手的。”

    “既然這樣,那就等看過風向再做決定吧,這不正是你們擅長的嗎?”沈奕悠悠一句,再度把大家堵了回去。

    這個時候,克利夫反到有些迷惑了。

    他對沈奕算是比較了解的人。

    他很清楚這個人雖然惟利是圖,但絕不是為了蠅頭小利而不顧大局的人。

    這個時間堅持不讓步,帶給克利夫的感覺只有一個,就是……他有絕對的把握不怕星際聯盟。

    可這也正是克利夫想不明白的地方。

    他憑什么不怕星際聯盟?

    難道他真以為自己可以不靠三大區就抗衡星際聯盟?

    想到這,克利夫越發不解了。

    這個疑問同樣產生于葉東升和卡利夫等人之間。

    三方互相看看,終于還是克利夫說:“沈奕,你為什么要這么幫萬象宮?”

    “這個啊。”沈奕仰天打了個哈哈:“你想聽哪種解釋?”

    “你有幾種?”

    “……呵呵,好幾種。最正義的答案,為了人類抗蟲大義,我們應該放下仇恨,不能再產生更多死傷了。最無恥的答案,相比當一個組織的老大,你不覺得讓整個組織仰你鼻息存在更有成就感些嗎?最現實的答案,我才得罪了星際聯盟,總得想辦法緩和一下,做點他們喜歡的事。”

    “我覺得最無恥的答案才是你最想的。”

    “那只能說明你還不了解我,在不損傷自身利益的情況下,我其實還是很愿意做個好人,減少殺戮的。”

    “那你這意思就是我們現在白來一趟?”克利夫終于克制不住了。

    “我可以請你們吃飯,就當竄門了。”
3d组三走势图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