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館 > 九天 > 第三百零六章 妖邪之靈

第三百零六章 妖邪之靈

小說網..org,最快更新九天最新章節!
  
  “什么鬼?”
  
  三人里面,最懵的便是紅袍惡鬼了。
  
  它剛剛也只是靈念稍稍接觸了一下那道宮而已,便莫名其妙的被吸引了進來,連個中間過程都沒有,直接出現在這里了,心里的詫異可想而知,這究竟是什么鬼地方?
  
  下意識的,他飛快的在道宮之中掃了一眼,心頭的疑惑更甚,那個拿了根腰帶站在椅子上,一副要上吊模樣的傻子是誰?身上的氣機給人的感覺好詭異,居然讓自己感受到了一種極為親近的感覺,只是氣機精純到了極點,身為鬼神,他從未見過氣機這般純凈的靈物!
  
  那個小鬼也進來了,只是看起來他的表情怎么顯得有些輕松,還有些兇狠?
  
  咱可是鬼神啊……
  
  “哈哈,管你們什么玄虛,今天都必將成為本座……”
  
  聽到了那傻乎乎的靈體說出了什么補品之類的話,紅袍惡鬼頓時大怒,直覺得有種被冒犯的感覺,于是他忽然間狂笑起來,周身陡然爆發出了無盡的血氣,像是一片血海浮動,瞬間便充斥了整座道宮,血氣猙獰變化,猶如一只一只的惡魔,向著方貴與小魔師沖去。
  
  “揍他!”
  
  但也就在這時,氣剛喘允了的方貴忽然咬牙大叫了起來,第一個沖了過來。
  
  “就憑你們這點本事,也想……”
  
  紅袍惡鬼大笑,望著方貴那單薄的身子滿面都是戲謔。
  
  心念一動,便有數道血氣化作尖利的長槍向著方貴身子戮了過去,呼嘯鋒銳,眼看著就要將方貴直接洞穿,不過也就在這時,他下面的話忽然說不出來了,因為他分明看到,那幾道血色長槍戮到了方貴身前,居然被某種詭異的力量所壓制,直接折反了回來。
  
  倒是方貴,趁機一步沖到了自己身前,抬手就是一拳砸了過來。
  
  “嘭!”
  
  紅袍惡鬼直接被砸到了對面的墻上,慢慢滑了下來。
  
  “哈哈哈,在這道宮里,誰能打得過他啊?”
  
  小魔師樂得哈哈大笑,看著不自量力的紅袍惡鬼,感覺像是看著個傻子。
  
  “找死,找死,爾等低劣血脈,焉敢……”
  
  紅袍惡鬼大驚復大怒,幾乎不敢相信這個結果,怒吼著血氣再漲,再次撲將過來。
  
  “敢你大爺!”
  
  方貴大怒著又是一拳砸了過來:“居然想算計我?”
  
  這時候他心里當真是有些心有余悸,誰能想到啊,這鬼神居然真的這么陰險,當時已經把他打的連塊整肉都看不見了,結果這廝居然都還沒有死,如果當時的它沒想著奪舍,只想著悄悄溜回尊府,如果它當時選擇奪舍的不是自己,如果自己沒有這一座道宮……
  
  ……任何一種可能,對自己和師姐他們來說,都是覆頂之災!
  
  這么一想,方貴心里當真是又驚又懼了。
  
  如今那驚懼,全化作了怒氣,于是他更加怒氣沖沖,一腔怒火全撒在了紅袍惡鬼身上。
  
  一拳接著一拳,把個紅袍惡鬼打的嗷嗷直叫,心里的驚怒無法形容,他也不知多少次屢施反擊,但他平時引以為傲的血氣紅袍,在這時候居然不起作用,就好像這道宮里面有某種神秘的力量,壓制住了他的靈力,因此他像是手無束縛雞之力了,只能挨打……
  
  紅袍惡鬼想要反擊,被方貴揪著脖領子摁在墻上打。
  
  紅袍惡鬼想要飛身逃竄,被方貴一把扯著紅袍拽了回來繼續打。
  
  紅袍惡鬼抱頭縮成一團,減少挨打的面積,結果方貴抻開了他的腿,騎在他身上打。
  
  ……
  
  ……
  
  “這是什么鬼地方?”
  
  “這是怎么一回事?”
  
  “這小子又他媽是誰?”
  
  那一拳一拳的挺可愛了下來,紅袍惡鬼終于還是怕了,內心里的驚恐難以壓制的升騰了起來,面對著兇狠無比的方貴,他甚至產生出了一種懼意,他感覺自己再這么被打下去,有可能連自身的靈性都要被他硬生生的給打散了,偏偏被方貴騎在了身上,逃又逃不掉。
  
  “欺人……你欺人太甚……”
  
  于是紅袍惡鬼絕望之計,終于狠下了心,忽然之間周身血氣一展,身周的血氣忽然間大盛,彌漫到了半空之中,也遮住了方貴的雙眼,而血氣之中,則有一道黑光竄了出來。
  
  那黑光與血氣脫離,得了自由,立時急急的向著道宮大門飛了過去,如喪家之犬。
  
  但是……
  
  “咚!”
  
  黑光撞在了道宮大門上,那大門卻文絲不動,黑光倒被反彈得跌了回來。
  
  “哈哈哈哈……傻子,那門是逃不出去的!”
  
  旁邊的小魔師立刻又指著那黑光大笑了起來,樂不可支!
  
  “我……我要殺了你們……”
  
  那一道黑光惱羞成怒,知道難以從此地逃出,便也立時起了拼命之念,靈識一展間,很確定方貴那邊是不敢招惹的,于是他便忽然間方向一轉,直向著小魔師沖了過去……
  
  既然逃不掉,便只能先把這個傻傻的家伙制住再說,好歹手里先有點倚仗。
  
  “來得好……”
  
  但他沒想到,眼見得它氣勢洶洶的沖了過來,那小魔師卻忽然面露驚喜之色,猛然間張大了嘴巴,那一道黑光,便如同進入了漩渦,又像是主動投進去的,直接便被他一口給吞了。
  
  “我……”
  
  最后那紅袍惡鬼的神念猛得綻了開來,但卻戛然而止,留下無窮余蘊……
  
  而小魔師則猛得閉上了嘴巴,然后兩只手捂住,像是生怕他再逃了出來,只見他肚子已經猛然鼓大了起來,好像還能看到肚皮表面時有凹凸痕跡出現,過了半晌才漸漸停了,小魔師這才放開捂著嘴的手,小心的打了個嗝,撫摸著自己的肚皮,表情很是欣喜。
  
  “我讓你奪舍我……”“
  
  “我讓你吃人……”
  
  “我讓你吃了老宗主……”
  
  “……”
  
  “……”
  
  而在這時,方貴還正揪著那一片血氣,奮力的打個不停,一腔怒火都發泄了出來,只是那之前還妖異變化的血氣,在這時候卻像是變成了死物,已然服服帖帖,一動不動了。
  
  “喂喂喂,別打啦……”
  
  小魔師急忙過去阻止,笑道:“那個不是他,真正的他,已經被我吞掉啦……”
  
  “吃了?”
  
  方貴也感覺自己下手的這片血意似乎怎么打也沒反應,氣喘咻咻的轉過了頭來,立時一眼便留意到了那個小魔師高高鼓起的肚子,瞠目結舌道:“啥時候吃的?”
  
  “就在你打他那件衣服的時候啊……”
  
  小魔師滿面笑容的點了點頭,道:“了不起,了不起,我之前還想著讓你找點上佳的養神丹什么的就可以了,不過那些丹藥,我也不知道有沒有用處,沒想到你直接給我帶來了這么一個強大的靈物,吃了他這一個,我估計十天半個月里是不會餓啦,靈識都升了一階……”
  
  “你……你怎么把它給吃了的?”
  
  方貴聽得,整個人都懵了。
  
  小魔師也懵了一下,傻傻道:“這不是你特意給我帶過來補身子的嗎?”
  
  “我不在跟你說這個……”
  
  方貴腦子都有些混亂了,搖了搖頭,道:“我是問,你怎么能直接吃了他的?”
  
  心里真是有些不明白,那可是紅袍惡鬼啊,安州尊府供奉的四大鬼神之一,那得是何等樣恐怖的存在啊,依著郭清師姐的話說,這廝的實力,起碼也是可以比肩元嬰的吧?
  
  哪怕是把他坑進了道宮之中,方貴對他也是萬分忌憚的,結果居然被小魔師給吃了?
  
  他哪里來的這么大本事?
  
  “吃了他有什么難的?”
  
  倒是小魔師聽了方貴的話,不以為然的撇了撇嘴,道:“它也不過是個被邪氣污染了的靈體而已,走上歪路啦,這樣的靈體,修出來的實力越高,本身便越脆弱,若是在外面碰到了他,他有修為加持,我估計要讓讓他,但在這里,反正吃了它一點也不難……”
  
  “它也和你一樣是靈體?”
  
  方貴一時被小魔師說的有些糊涂,一邊是尊府供奉的鬼神,一邊是棋宮操縱的魔胎,怎么最后反倒成了一家人?而且這小魔師自己一點本事也沒有,居然有點看不起鬼神的意思?
  
  “很明顯可以感覺得出來嘛!”
  
  小魔師挺著大肚子坐回了自己的玉案前,一手扶著腰,一手挖著鼻孔,道:“我以前的記憶剩的不多啦,也不知道它是怎么回事,反正跟我不一樣,不知道為啥,我一看到他,就覺得很討厭,好像他是殘缺的,而我是完整的,他是骯臟的,而我是高貴的……”
  
  方貴看著他一邊挖鼻孔一邊往背后蒲團上抹的樣子,眉頭都皺了起來:“你哪里高貴啦?”
  
  “反正就是那個意思啦……”
  
  小魔師大咧咧的擺了擺手,忍不住又打了個幸福的飽嗝。
  
  那樣子實在把方貴惡心到了,強行移開了自己的視線,看向了地上那一團血氣,只見那團血氣飄浮在半空之中,仿佛是血液,但卻不會落地,也不會沾在任何地方,只是在空中靜靜的流動著,倒像是一件紅袍的模樣,心里頓時明白,紅袍惡鬼之名,就是這么來的?
  
  “這東西又是什么?”
  
  方貴仔細看了幾眼那件血袍,感覺到了一種可怖的氣息,似乎有某種邪惡而歹毒的力量涌動在那件血袍里面,只是目光在上面看得時間久了些,腦海里便像是響起了慘叫聲。
  
  “是它的衣服啊……”
  
  小魔師看了一眼,便有些鄙視的笑道:“也是他的法力,他平時也修煉的,又吞噬邪氣,煉化血氣,還會抽集天地之間的邪念惡念,還有他平時平吞的殘魂惡靈什么的,揉雜在一起便成了這么個玩意兒,你拿著玩去吧,這東西我可不敢碰,一碰就被污染啦……”
  
  想了想,又道:“你要是真想對我好,就再去找幾只來讓我吃……”
3d组三走势图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