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館 > 紅塵籬落 > 第七十一章 寒伯安出國考察

第七十一章 寒伯安出國考察

寒伯安打開車門,大長腿一跨,坐在駕駛室里,順手拿起一支雪茄,用手捋捋,天氣太熱,雪茄放在車上都快曬爆了。
  
  他在美國留學四年,對這里已經是輕車熟路了,而且寒家本來也有公司在這里,他既是來看看寒家的分公司,也是考察新的項目。
  
  這一次考察非常滿意,在心中已經有了一個大體的輪廓,每一個新生的事務都有一個孕育期、初生期、成長期、他們的這個事情沒有三至五年是下不來的,傳統的覆蓋網點需要大量的人力來進行管理,如果再加上像物流上運用的APP那樣的操作,可以及時進行溝通,也能讓管理處于新的水準。
  
  郝景文已經將他們的設想方案給了陳子昂,不知道陳子昂有何設想?
  
  也許是江俞軒的原因,他們愿意給陳子昂一個嘗試的機會,但是他們的創業是只許成功!
  
  寒家、郝家、江家設計的產業不一樣,但是他們幾家老人卻是很好的朋友,相對來說他們年輕的一輩也是好朋友。
  
  他將他們三個人聚在一起,沒有利用家族的資源,拓展了一個全新的業務,對他們來說就是一種全新的鍛煉,他們不想躺在家族的功勞簿上。
  
  他們更需要新鮮的血液來完成他們這一代人的使命。
  
  每個時代都有每個時代的特色,每個年齡段的人都會背負著不同的理念和使命,他們的這一代人是時代的寵兒,也是時代的締造者。
  
  國家強盛,百花齊開,只要你抓住機會,便能成就一番事業,寒伯安正是看中了這一點,才另辟捷徑。
  
  他拿著煙放在鼻子低下嗅了嗅,他已經有了很多年的吸煙歷史了,他很喜歡雪茄的味道,輕輕的打著火,深深的吸一口,滿足的靠著他的座駕。
  
  汽車的冷風里彌漫著雪茄的味道。
  
  安男此次也和他一起,不過安男卻是去了他們曾經上學的地方,他在學校附近給安男定了酒店后,他開著車跑了好幾個地方,和幾個汽車租賃服務巨頭聊了聊國外的現狀和需要改進的地方。
  
  “雖然全國都有這個行業,但是每個地區的消費水平不一樣,我們也會設置很多的消費等級,但是服務態度是不會改變的。”某一巨頭說。
  
  “我們的價值體現在服務上,價格一般不存在太多差異,因為會有統一的收費標準。”另一個巨頭說。
  
  他們口中都一致的強調服務,他們將來該如何做好服務呢?
  
  寒伯安掐滅了雪茄,發動汽車。
  
  他需要去體驗一下別人的服務態度。
  
  在他們目前的物流行業里,他們注重的是服務性和實效性,從某一點來說還是和國際接軌的。
  
  寒伯安將車開到安男住的酒店,他本來還想上去看看安男回來了沒有,但是想了一想還是轉身離開,他喜歡一鼓作氣的將事情做完。
  
  寒伯安打電話租了一輛車,司機穿得就和紳士一樣文質彬彬,他并沒有目的地想去,不如就隨性而走?
  
  穿過異國風情的街道,他不時的和司機聊著天,司機對著這個黃皮膚的人能夠說一口流利的本土話感覺很好奇,便一路走著一路聊著。
  
  每個行業的規則都不一樣,寒伯安也從司機的口中知道了一些規則,他心里在想:“去其糟粕,留其精華。”
  
  寒伯安回到酒店的時候,安男還沒有回來,外面的夕陽如火,他拿出相機,伸出手,拍了一張兩指捏著夕陽的照片,火紅色的太陽合著周圍的云彩,都被他捏在了手中。
  
  安男披著齊腰的如瀑布一樣柔軟的長發,踩著輕盈的腳步打開了房間的門。
  
  “歡迎回來。”寒伯安變戲法一樣拿出一支鮮艷生活的玫瑰花。
  
  “睿琪。”安男沒有接過寒伯安手中的玫瑰花,直接是撲過來,環上寒伯安的脖子。
  
  “我以為你還得一會回來。事情忙完了嗎?”安男溫柔的聲音像清泉流響。
  
  “差不多了。”寒伯安環著安男的溫軟一握,帶著安男坐在沙發上。
  
  安男容貌絕佳,性格溫軟,不但是學校里的校花還是學霸,他們已經畢業幾年了,這次回來是因為安男有個學術交流會,他也剛好來考察,所以就一起來了。
  
  安男什么都好,生活和工作上都很自立,就是和前女友一樣愛黏人,上次聽了父親的一席話之后,寒伯安恍然大悟。
  
  在和女孩子談戀愛期間,她黏著你,不愿意和你分開,那是她一種愛的表現,也可以說是一種隱形的占有欲,她希望你是她的,或者說她希望你心里一直都裝著她。
  
  如果結婚了,有孩子了,她的心思有可能被孩子分走,或者說她全部的心思都在孩子的身上,你想她黏你,她也未必有時間或者有精力去黏你。
  
  從那次談話之后,寒伯安改變了心態,他對安男很用心,雖然他不曾對安男說過一生一世一雙人的話,但是在心底,他已經將她當做要相守一生的人。
  
  “累嗎?”寒伯安拂去安男臉上的秀發,露出安男精致的小臉,丹鳳眼盛滿一潭碧波,天然的紅嘟嘟的櫻桃唇散發著成熟的魅力。
  
  “你呢?”安男反問。
  
  “我不累。”
  
  “我也不累。”
  
  “不累,我們吃一點?”寒伯安眼里的安男絕美的容顏。
  
  “現在嗎?”安男看著外面美麗的夕陽,寒伯安很帥不錯,可是外面的美景稍縱即逝,如果不去看會不會留下遺憾?
  
  “你看,夕陽照耀下的城市籠罩在金色的朦朧里。”
  
  “天涯海角,世界上任何美景都及不上你的美麗。”
  
  安男那盈盈秋水里盛滿火紅的夕陽還有寒伯那帥氣的小小的人兒,她的臉微微的紅了,寒伯安的情話是這個世界上最動人的旋律。
  
  安男展顏一笑:“伯安的情話,總是會人讓人甜到心底。”
  
  “吃飽了,你會發現整個世界都是甜的,包括我也包括你。”
  
  安男那一頭柔軟的秀發遮住了她羞紅的臉:“伯安,你就是我心中的太陽,無論何時都是光芒萬丈。”
  
  夕陽余暉下,一對璧人相攜而行,景色如此美好,豈能辜負當下,他們踏著余暉,金色撒在身上,漫天卷起甜的蜜,安男柔軟的小手放在寒伯安寬大的掌心,是的,整個世界都是甜的,包括他和她。
  
  玉人相攜,美景向往,寒伯安眼里只有安男,安男眼里也只有寒伯安,他們都是彼此眼里最美的風景。
  
  
3d组三走势图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