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館 > 道爺不好惹 > 第89章我來是想讓你一起走

第89章我來是想讓你一起走

    自始至終表情都沒有太大變化的梁平平在看見王長生走到自己身邊之后,第一感覺就是瞠目結舌,你很難想象眾多表情都摻雜在一張臉上,那會是怎樣的一番光景,梁平平此時就是如此,瞠目結舌過后就是驚訝,不可置信,最后就是擔憂,因為從人群中走過來的王長生站在了他的身旁,結果意味的是什么太明顯不過了。
      “你怎么會在這里?”梁平平吃驚過后干巴巴的問道。
      王長生點頭道:“我一直都在的,本來我想攔著你來的,但后來一想要是不讓你了結了心愿,你沒準會連我也一起埋怨上,再一個是我覺得也未必能夠攔得住你,你看你那一門心思鉆牛角尖的樣,九頭牛都拽不回來,我就只好等到現在過來了”
      “那你現在過來要干什么?”
      王長生轉過了頭,看著面前黑壓壓的一片人,輕聲說道:“我一直都記得在嶺南時你請我吃的第一頓飯,喝的第一杯酒,因為你是我下山以后交的第一個朋友,我來是要和你一起出去。”
      王長生的最后一句話不是煽情,是說給三師兄扶九聽的,他當然知曉如果自己不出現在梁平平身邊的話,就不說龍虎山了,扶九都不會讓他走出這里,畢竟九爺也是好面子的人。
      但自己出來了,扶九的立場和角度立馬就得要發生轉變了,雖然不一定會明著支持他什么。
      扶九的心里一陣什么馬馬奔騰而過,他確實沒想到自家的小七怎么會突然冒出來還會和這個搞事情的有關系,但他表現的很從容和淡定,僅僅是皺了下眉頭而已,也沒有吭聲。
      梁平平有些為難的說道:“我們一起走,有點難吧?”
      王長生看著常山岳說道:“你殺的不過是個龍虎山的弟子,得罪的也是他們,和別人有什么關系?莫非你還以為他們會對我倆群起而攻之么,替天行道么?別開玩笑了,這個年頭沒人會多管閑事的”
      梁平平笑了,點頭說道:“你說的好像是有道理。”
      看似梁平平當眾殺人這個事似乎很難處理,畢竟對面站著那么多的人呢,但王長生一句話就道出了真諦,那里的人雖然多但只有龍虎山的人會難為他,還有的就是本地的地主,但此時扶九的立場已經在暗中發生了轉變,就只剩下龍虎山的幾個了。
      王長生和梁平平兩個,也就不足為懼了。
      “這回還想不想留在這里慷慨赴死了?”王長生反問了一句。
      “能走得出去當然最好了……”梁平平感慨著說道,殉情什么的這種事對他是不存在的,能活著當然最好,他之前抱著的最壞的打算,就是自己手刃韓良玉以后一命償一命。
      常山岳看著兩人如此蔑視的對白,臉色陰的可怕,他直視著王長生的眼睛,說道:“你又是誰?”王
      長生的臉特別生,不光是常山岳,這里的任何人都不認識他,多數人都認為他可能是某個門派的弟子,但有的人卻認為,一個小弟子哪里會有這么大的膽子,敢獨自來扛來自于龍虎山的壓力?
      王長生搖頭說道:“我是誰,說了你也未必知道,你只需要明白我是他的朋友就行 ,還有我想說一句的是,你們龍虎山的弟子殺了他老婆,他回過頭來報復,這是很公平的一件事,所以這件事不分對錯,只看結果,我想跟他一起走。”
      常山岳冷笑著說道:“你以為就憑你們兩個?”
      王長生很認真的說道:“如果這個世界上的戰爭都是用人多和人少來衡量的話,那可能世上就永遠都沒有戰爭了,就像你剛才說的那樣,道理和實力成正比,誰有實力誰講道理,我有所以我行。”
      常山岳指著他,完全無法理解的說道:“以你們兩個對我們整個龍虎山?”
      龍虎山此次來人不算太多,只有五六個罷了,但這五六個人是能代表整座龍虎山的,因為來的是龍虎山掌教常言常天師和大弟子常山岳,不算已經死了的韓良玉,還有三人也是常言的弟子,用一句話來概括那就是龍虎山的精銳差不多都在這里了。
      王長生的眼神略過了常山岳,看著站在人群最前面的龍虎山掌教說道:“打不一定能打得過,但我們若是想逃的話,機會還是有的,就是不知道你們是打算一擁而上還是車輪戰呢?”
      “這家伙太雞賊了,一句話把常天師給頂到墻角去了”人群后面忽然響起一句突兀的聲音,不少雙眼睛都望了過去,馬長云尷尬的撓了撓鼻子干笑了幾聲,茅山掌門呵斥道:“一邊站著去把嘴閉上,老實的看著得了,你當常天師是什么人,會以大欺小么,說的什么混蛋話”
      扶九和其他的人頓時無語,茅山派兩父子的一唱一和,真就把龍虎山掌教常言常天師給頂住了,這么多人看著呢常天師自然不可能不要臉的自己也沖上去,掌教是要有掌教的驕傲的。
      那就只剩下常山岳和另外三名弟子了,四對二的情況下,勝負還真不好說,盡管常山岳被稱為正統四大道門里這一代年輕人中天賦最佳的那幾個之一,但明顯對面的兩個也不是軟柿子。
      古龍先生有句話說的很對,他說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茅山,龍虎和正一還有天師教同屬四大道門,表面上看都是奉三清為祖師,看起來也是一團和氣的,但真有打壓對方的機會,哪一家都不會放過的,因為把你踩下去了,別人才會站得更高,吃得更多。
      “身為這里的地主,我總歸得要說兩句吧?”扶九忽然開口了,他指著地上韓良玉的尸體說道:“你們看,好好的一個集會,最后硬是搞成了流血沖突事件,死了的這個人事后要是被警方追究,你們說我這個地主得怎么給官方交代?我么雖然能抽身,不至于受到什么影響,但肯定會有些麻煩的,各位我不讓你們適可而止,畢竟得有仇報仇有怨報怨,對不?”
      常山岳冷著臉問道:“九爺,那你是什么意思?總不至于讓我們就這么算了吧?”
      扶九背著手,淡淡的說道:“打打殺殺的也可以,換個地方吧,出了我這個門,哪怕你們就是把人腦袋打成狗腦袋,就算再死幾個都跟我沒關系,但是現在就到此為止,別給我上眼藥了,再搞下去我都沒面子了。”
      龍虎山掌教點頭說道:“出了門,外面更寬敞”
      “那萬一他們不出去呢?”人群里馬長云的聲音又幽幽的響了起來,扶九忍不住的扭頭看了過去,他確實就是這個意思,他不會在明面上護著王長生,可小七要是死皮賴臉的不出去,他完全可以用一句來者是客我也不能攆人這種話來搪塞一下,給王長生點準備的時間,龍虎山那里也就不足為懼了。
      但是,馬長云的嘴實在太欠了,這回不光是龍虎山了,扶九都想上去抽他一把。
  
3d组三走势图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