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館 > 娘子要翻天啊 > 192 上我家試試?

192 上我家試試?

“這位公子”,羅小喬一看兩人鬧得很僵,忍不住上前打斷了一下。
  
  “你是誰?”
  
  周朝暉戒備的退了一步,自打生病后,他極討厭別人瞧他的臉,每次看到別人見他時躲躲閃閃的目光,都讓他心里更加憤怒,但他又忍不住去往人前走動。這種矛盾的心理,連他自己都很難說清楚,到底是為了什么。
  
  那位沈蒼術,是個好人,是唯一一個敢接下他病癥的大夫。
  
  他本懷著期待和憧憬的心情,等著自己痊愈的那天。
  
  但是,治療了三個月。三個月,他盼星星盼月亮的盼,沈蒼術告訴他,只能維持這樣了。
  
  周朝暉崩潰了,他打斷了沈蒼術的手臂,還把王家的醫館也砸了。
  
  他周家多得是銀子,要賠嗎?隨便要!要多少給多少。
  
  王錦喬本想教訓他一頓,但被沈蒼術攔住了……
  
  “小喬,你別管”,王錦喬往前走了一步,護在她面前。
  
  “好啊,你們是一伙兒的。怎么?看不過去,來找本少爺麻煩?”周朝暉恨恨的說道。
  
  “公子別誤會”,羅小喬笑瞇瞇看著他:“這位公子,可是因為治病的事兒?”
  
  “管你什么事兒?躲一邊去”,周朝暉很不耐煩的揮了揮手。
  
  “是這樣的公子,我觀你頜下這肉瘤?”她還沒等說完,周朝暉就惡聲惡氣的打斷了她:“住嘴!你給我滾!”
  
  羅小喬白了他一眼,心中腹誹,要不是為了王錦喬,誰愛搭理你。
  
  “周公子,是這樣的”,羅小喬說:“你這肉瘤,如果不是惡性的,或許我家的大夫可以試試。”
  
  “哼,你家?”周朝暉滿臉的諷刺:“別說你家,全大楚的大夫都不敢說這話!”
  
  “你別不信啊”,羅小喬接著說:“反正你這也沒辦法了,不如死馬當做活馬醫,上我家醫館試試啊?”
  
  “小喬,你別惹禍上身,周家不好惹!你別好心被人賴上!”王錦喬忍不住提醒她。
  
  “要你多嘴!”周朝暉啐了他一口,轉而又看向羅小喬。
  
  “小丫頭,如果你治不好我呢?”
  
  “治不好,那就是你的命嘍!”
  
  羅小喬也毫不客氣:“我可不欠你的,醫者治病,治好了是他的本分,治不好就是你的命,如果你愿意,可以來我家試試。”
  
  “呵”,周朝暉諷刺的一笑:“覺得我就非治不可是嗎?”
  
  “不不,這位公子,你可以不來,我家不差你這一個病人,今日只是覺得我們有緣,我家大夫治病方法不一樣,如果檢查可以的話,說不定能幫你切下來這個肉瘤。”
  
  “當真?”周朝暉眼睛閃出了一絲希望,年紀輕輕,誰想頂著這個丑陋的東西一輩子。
  
  “行不行的,得大夫看過才能定”,羅小喬頓了一下,接著說道。
  
  “另外需要跟您提前打招呼的是,我家大夫,是沈蒼術的師弟沈苡仁,你可以斟酌一下。”
  
  說到沈蒼術的名字,周朝暉的眼神明顯恍惚了一下。
  
  他一點也不諱疾忌醫,他渴望有人能接他的病例,可是沒有。沈蒼術是他最后的希望,現在人也不見了。
  
  他這么折騰,一來是心中失望想要發泄,二來也希望沈大夫被他逼迫之下,能夠再想想辦法,是不是還能有治愈他的希望。
  
  “哼,讓他過來我府上”,周朝暉說完就丟了一錠金錠過來。
  
  羅小喬接過來掂了掂,又還了回去。
  
  “你什么意思?”周朝暉問。
  
  “我家大夫不出診,您可以跟我去羅家村”,羅小喬說。
  
  “這是什么規矩?”周朝暉不解,“你是讓我上門求診?”
  
  “周公子別誤會,我家大夫治病方法不同以往,需要很多專門的工具,而很多工具不方便攜帶,故而我家大夫不出診”,羅小喬解釋了一下。
  
  “我今日倒要看看,你到底有什么底氣?三槐,你去跟老爺說一聲,我帶著四槐他們去羅家村了”,周朝暉說完,就走出了酒樓。
  
  “羅姑娘,你等等,我也過去看看”,王錦喬說著話,也帶著人出來了。
  
  羅小妮從隔壁大山叔家出來,看到一行人浩浩蕩蕩的過來,頓時有些傻眼:“小喬,不是讓你給我看著包子鋪嗎?你這咋回事兒啊?”
  
  “沒事兒姐,你忙去吧,我找沈大夫”,羅小喬說完,就帶著人往西走。
  
  為了給沈苡仁更好的研究環境,羅小喬仿照現代醫院的構造,專門給他建了個醫館,一應設備俱全。
  
  這會兒沈苡仁正在給徒弟們講課呢。
  
  “小喬姐,你來了?”還是沈銀竹眼睛尖,蹦蹦跳跳就過來了。
  
  “來了,給你們帶來個病人”,羅小喬一邊說,一邊往里走。
  
  沈苡仁一抬頭,看到周朝暉,眼睛都瞪圓了:“哎呀,這個病生的好啊,好啊”
  
  周朝暉看他兩眼冒光的樣子,忍不住往后縮了縮,他有些后悔了。
  
  沈苡仁不由分說,上來就抓住了周朝暉的手臂,拉到椅子邊坐下,也不待人說話,就在手腕上搭上了兩指,閉眸號脈。
  
  大約半柱香的功夫,沈苡仁睜開了眼睛:“毒藥攻邪,五谷為養,五谷為助,五畜為益,五菜為充,我師兄是這么開的藥吧?”
  
  “沒錯”,周朝暉這一會功夫已經平靜了下來,他心情很復雜,既期待,又害怕再次失望。
  
  “那個方子,只能維持。你這個肉瘤,不會對你的身體造成什么額外的負擔,你可以考慮繼續用藥”,沈苡仁慢慢的說道。
  
  “大夫,沒……沒辦法去除嗎?”周朝暉艱難的問道,問完后,他的眼睛也不敢看向沈苡仁,他怕看到對方同情的視線。
  
  “可以去掉”,沈苡仁的話,如同一絲曙光,頓時讓周朝暉站立了起來,他有些木木的,覺得頭暈眼花:“您……您說的是真的?真的可以去掉?”
  
  “可以,但是會疼”,沈苡仁說,“以前沒人敢給你切吧?因為切了可能會大出血,可能會感染,可能會有性命之憂”。
  
  “是”,周朝暉眼睛低垂了下去。
  
  “我可以。”沈苡仁盯著他,“你敢嗎?”
  
  “這……”周朝暉有些猶豫,這個大夫看起來有些魔怔啊。
  
  “周公子可以回去考慮考慮,什么時候想好了,什么時候過來即可”。
  
  羅小喬笑呵呵的打斷了他們,這沈大夫太迫切的需要病人,別把人都給嚇跑了。
  
  況且,她還得讓人簽手術確認單呢,得盡職免責不是,別回頭出了事故,出力不討好。
  
  
3d组三走势图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