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館 > 我的靈寵是天神 > 99、壽昌之印

99、壽昌之印


  看著眼前鶯鶯燕燕的春姨等三女,陳長安再一次感覺到玄月大陸原來也有些可愛。
  幾人雖說不上友好,聊起來,居然都是舊識。特別是春三十娘,走的地方多,見多識廣,口才又好,很快成了三女的中心。
  陳長安自己走到洞深處,放出小夭,遞給她一滴絳珠淚。等她療好傷,又取出燒火棍遞向她,“走吧,帶著小桃遠走高飛吧。找個無人的地方,過你自己想要的生活。只是小桃現在能為耗盡,短時間內可能醒不過來。代我照顧好小桃!”
  關于燒火棍,陳長安想了很多,這些日子,他屢屢陪自己赴險紓困,心中的感激自是不必多說。
  雖然搞不清,小桃與小夭到底是什么關系,但看二人之間這種情真意切的相互牽絆,定是非常親近。小桃能為耗盡,尚且不放心小夭,那就給他自由,讓他們一起生活去吧。
  小夭一把搶過燒火棍,緊緊地抱在懷里,又是嗅又是親,眼睛又滾豆般落了出來。
  淚珠兒掉在地上,不及化成桃花水母,就消散在空氣中,盤絲洞內的空氣變得更加清靈起來。
  陳長安靜靜地站著,等小夭發泄完,看著燒火棍,縱然萬般不舍,還是輕聲勸道:“走吧,走吧!”
  小夭擦把淚眼,兩眼無神地望著洞外,“走?天地雖大,我們又能去哪兒?這兒就是我們的家啊。生處不嫌地面苦,我們就是在這兒生出意識,在這兒長大……”
  小夭喃喃著,到最后聲音已是低不可聞。
  末了,她攥下拳頭,“陳長安,你能幫我殺了天衍那老賊嗎?”
  陳長安白了她一眼,得鍋上炕了不是?我知道天衍是哪個,再說了,我為什么要幫你?
  小夭見他不說話,上下打量著他,問道:“小桃為什么要認你作主人?”
  陳長安撓撓頭,說實在的他也不知道,于是老實地答道:“這個恐怕你要問小桃了。我只知道,燒火棍是白爺爺留給我的。后來,我去硯池學院上學,就帶了小桃一起。再后來,小桃就主動地認我為主了。”
  白爺爺,主動認主?
  小夭細細的柳葉眉蹙在一起,忽然驚叫道:“你說的白爺爺可是一頭白鹿?”
  “那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與白爺爺的家叫白鹿洞……”
  未等陳長安說完,小夭又驚呼起來,“是他,果然是他!陳長安,我跟你走!”
  陳長安納悶,為什么她一聽說白爺爺可能是頭白鹿,就要跟我走?按我的判斷,白爺爺應該是那寶玉才對。
  “你不要我?”小夭見陳長安沒有答應,忽然又發起脾氣來。
  “要,為什么不要!只是我不明白,你為什么突然改了主意?”陳長安飛快地答道。
  小夭的目光深邃起來,“說起來,那應該是十萬八千年前的事了吧?玄月大陸,群魔亂舞、妖族橫行。是人皇從天而降,用一枚‘壽昌之印’,鎮壓了一眾妖魔,建立了大陸上第一個人族帝國。”
  “后來,因人皇過于……,與那壽昌之印生了罅隙。壽昌之印一生氣,化為一頭白鹿,游走于天下,拯救了無數妖魔鬼怪。小桃就是那時跟白老人家走的。若不是他老人家,我與小桃焉有命在!”
  陳長安越聽越是驚奇,腦中忽然靈光閃現。壽昌之印?玄陽大陸大秦帝國始皇帝曾命李斯制作了一枚玉璽,上面刻的就是:受命于天,即壽永昌。后來秦失其鹿,天下逐之。
  看來,白爺爺就是那玉璽化的。只是顰兒又說他是寶玉,又是怎么回事呢?
  陳長安回憶著《石頭記》里關于賈寶玉的描述:平生最恨道德文章,最是心疼女兒,說什么男人是泥做的,女兒是水做的。還有,最愛偷吃胭脂!
  所有的事情串起來,陳長安確定了:白爺爺就是白鹿,就是那玉璽,就是寶玉。
  三年前,白爺爺去見證什么三清會,卻一去杳無音訊。
  陳長安猛地警醒,白爺爺有難!
  “大家準備出發!”陳長安大聲叫道。
  話一出口,他又有些后悔了。這是自己的事,這幾人雖然陰差陽錯地做了自己的靈寵,又豈能將自己的意志強加于身上!
  于是,又訕訕地解釋道:“啊,我有急事。想跟我一起走的,準備一下,要回道院了。”
  “小安子啊,你變壞了!裝什么裝,他們已經成了你的靈寵,已經與你休戚與共了,不跟你走,又能去哪兒?看不出,你小子倒是挺懂收買人心的。”老九適時地又插一刀。
  陳長安再撓撓頭,想想也是。這一要走,該做的準備太多了。
  看著幾女的歡呼雀躍,他意念問向蟻后甄德,“我要回道院了,咱們銀蚊飛鵠蟻族,怎么打算?你與白頭目他們商議下,一個時辰內做出決定,我好有個安排。”
  “您是我們的主人,您去哪里,我們就去哪里,全聽您的。”蟻后甄德很快做出了答復。
  這段時間,有了肉吃,眾蟻們吃得膘肥體壯,特別是現在新出生的兵蟻,竟然全部由銀紋變成了金紋,戰斗力更是飆升。再加上自己的命都是陳長安救回來的。所以,蟻后哪會有半點遲疑,當即答應了下來。
  “好,我陳長安絕對不會虧待你們的。”陳長安高興地道,他故意多此一問,不過是給蟻后一個尊重。
  其實,按他的心思,蟻族即便不想走,他也要強行擄走的。開什么玩笑,上哪兒去找如此強悍的保鏢。
  “主人,其實……其實我們是心甘情愿的,并不單純因為您是我們的主人。”
  蟻后本來想將棋盤山一個大秘密說出來的,話到了嘴邊,想起主人著急走,定有要緊事,所以臨時改了口,反正那個東西又跑不了,等有機會再來挖出它便是。
  陳長安看向小夭,“你呢?”
  小夭咬著嘴唇,沉思了半天,把燒火棍遞了過來,“小桃既然認了你為主人,你還是帶他走吧,我想,這應該也是他的心愿。至于我,哪兒也不去了,就在這兒看著家,等著小桃回來。”
  小夭說完,飛身出了盤絲洞,留下了一路未及盛開就消散的桃花水母。。
  呯!
  小夭出去得快,回來的更快!
3d组三走势图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