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館 > 棄天行道 > 第七十二章 隨軍

第七十二章 隨軍


  “宣蒼靈衛上殿。”
  棄心中奇怪:究竟何事,定要我到這金殿之上說明?
  “小民叩見皇帝陛下!陛下千秋萬歲!”棄行禮。
  “誒,蒼靈衛平身、平身。你乃是朕敕封的大臣,怎么還稱自己為草民?”皇帝親自走下丹陛將棄扶起,“來來來,見過上將軍。”
  順著皇帝手勢,棄仰頭一看,金殿之側立著一名黑乎乎玄甲將軍,身量高大,面相兇惡。
  遂行了過去:“拜見上將軍!”
  蹇橫低頭看棄,不過一名眼眸幽深黝黑健壯男子,并無什么特異之處,略回了一禮。
  “龍方來犯,上將軍不日即奔赴前線,眼下正在國中征募驍勇之士。聽聞蒼靈衛當日孤身救回公主,激賞不已,欲邀蒼靈衛同赴沙場,一同衛護我蒼蘼百萬黎民,共建不朽功勛,不知蒼靈衛意下如何?”
  這便是小宮女口中那將軍?單看這形貌,確實難與揚靈匹配。還有,他們叫我過來竟是要我去與龍方交戰,豈非將我無端端又扔入這些廟堂爭端?棄心中念頭亂閃,并不情愿,故而遲遲不語。
  “蒼靈衛可知此戰因何而起?”見他猶豫,蹇橫發問,聲如銅鐃。
  “棄有所耳聞。”
  “公主早已許下婚約,龍方卻故意遣使求婚,還當庭羞辱公主,此戰不僅關涉到我蒼蘼國威,更關涉到公主名節。蒼靈衛既知此事,緣何還在猶豫?”蹇橫再問。
  “是啊,是啊。靈兒數次三番央我要上戰場,皆被我拒絕。若蒼靈衛能替公主一戰,公主必定歡欣鼓舞,我蒼蘼必定軍心大振!”皇帝亦在一旁鼓動。
  揚靈竟想親自上陣?棄眼前突然又閃過那雙盈盈淚眼,心中泛起莫名酸楚。
  “食人祿,忠人事!蒼靈衛既許下承諾,愿意護衛公主,便當視公主名節如一己死生,豈可罔顧?況我蒼蘼與龍方驚天一戰,無論勝負,必將載入史冊,彪炳千秋,乃是男兒成就功業的絕好時機,你莫非打算白白錯過?”
  蹇橫見棄猶在沉吟,竟焦躁起來:“你如此瞻前顧后,扭扭捏捏,究竟去也不去?”
  這蹇橫面目可憎、出語咄咄逼人,說的話卻有幾分道理。
  棄生平最恨被人誤解,尤其是被當做小人猜度!
  當他最后說到“瞻前顧后,扭扭捏捏”之時,好似竟已將自己視為那忘恩負義貪生怕死之徒,心頭火起,大喝一聲:“去便去,有甚大不了?!”
  “好!”皇帝一拍手,看了蹇橫一眼,“我早說過蒼靈衛乃是深明大義之人!”
  “明日辰時來我軍中報到,晚了軍法處置!”蹇橫向皇帝行了一禮,徑自下殿去了。
  “蒼靈衛,此事目下無須叫公主知道,屆時朕自會同她說起。”皇帝來至棄的身邊,小聲提醒了一句。
  //
  安西殿中。
  “公主殿下,家母突然急病,奴婢想告假回家看看。”夕張滿面愁云跪在公主面前。
  這夕張行事乖張,倒是個有孝心的孩子。莫非真如棄哥哥所說,她并非想象中那么不堪?揚靈不覺又抬眼打量了她一番。
  “你來這宮中也有段時日了,既是母親生病,原應該回去看看的。”
  夕張看來神色委頓,眼角還有淚痕,不似說謊。
  “來,”揚靈將手一招,“這里有些零碎物件,你隨便挑些回家作為禮物吧。”
  夕張一看,揚靈腳下一口箱子,內里皆是珠玉瑪瑙,卻是皇后送來的聘禮。
  “公主殿下,這我怎么能要?”
  “這你有什么不能要的?”揚靈從中間隨手抓起一把塞到她手里,“省得回家又說宮中如何無聊,公主如何無趣。”
  夕張笑了笑:“公主殿下,您還記著呢?夕張以后再不那樣說話了。”
  “去吧,母親什么時候好了,你什么時候再回來。”
  看著夕張遠去背影,揚靈竟有幾分深深的羨慕:“母親……真好!”
  //
  尚在卯時,棄已來至蹇橫帳中。
  “好!”蹇橫見他早早趕到,面有得色,“蒼靈衛與行軍布陣之事可熟悉?”
  “棄只做過幾年獵戶,并未入過行伍。”棄實言相告。
  蹇橫點點頭:“軍中不比別處,最重資歷,亦最講法度。蒼靈衛未入過行伍,無有資歷又不懂法度,雖有祿秩,但仍只能做一名普通士卒。”
  他話鋒一轉:“但你是代替公主出征,頭頂天家顏面,加之身手了得,便從伍長做起,若有功勞再行擢升。不知蒼靈衛意下如何?”
  棄早想得明白:既是替公主出征,我便要上陣殺敵,不能光做個幌子落人笑柄。但若要指揮千萬兵馬,在那生死存亡之地,我卻不能將他人性命當做兒戲。
  所以如若蹇橫要他做什么幕僚或是將領,他原是打算推脫的。
  這伍長卻不過五人之長,既可上陣殺敵,局面亦容易操控,棄盤算一下,應承下來。
  “老勺頭!”見他應承,蹇橫面露喜色,喝了一聲。
  一名頭發花白的老卒應聲而入。
  “這便是我與你說過的蒼靈衛,今日起,便由他擔任你們的伍長。”
  轉身向棄:“蒼靈衛,這乃是你伍中的老卒,先由他帶你熟悉熟悉軍中環境與你其他士卒。”
  老勺頭一拱手:“伍長,請。”
  棄隨他行出大帳來至一處,只見地上倒扣著兩口大鍋,兩條漢子正歪躺在那里聊天。
  老勺頭發一聲喊:“都起來了,起來了,伍長來了!列隊!”
  那兩人看了棄一眼,懶洋洋起身。
  “小鍋蓋呢?小鍋蓋哪去了?”老勺頭踹一腳身邊松垮垮站著的瘦高個。
  “我怎知道?方才說他內急,出恭去了吧……”瘦高個滿臉委屈,“努,這不來了?”
  只見一個小個子男孩提著褲子跑了過來,不過十二、三歲的樣子。
  “小鍋蓋?”棄喝一聲。
  “是!”小鍋蓋提著褲子回答。
  “你今年多大年紀?”
  “十六!”
  “我怎么看你不似十六?”
  “我個子生得小,可我力氣大。尿泡雖大無斤兩,秤砣雖小壓千斤!”小鍋蓋昂首大聲回答。
  眾人與棄皆笑了起來,氣氛瞬間沒有了方才的尷尬。
  “小鍋蓋可是死人堆里爬出來好些回了,”老勺頭嘆口氣,掃一眼身前兩名漢子,“伍長,你別看他們一副不成器的樣子,戰場上可是個頂個的好漢!哪個不是鬼門關前走過好幾回,連閻王爺都不敢收的人?”
  “來來來,也請伍長同大家說幾句。”眾人眼光一下子皆落在了棄的身上。
  這事情來得突然,棄打小還從未這般當著這許多人講過話,心中難免有一絲慌亂,深吸了口氣,卻不知如何開口。
  “來,給伍長鼓鼓勁!”老勺頭察覺到棄有些異樣,帶頭鼓起掌來。
  他這邊掌聲方起,隊伍中卻忽然傳來“哎喲”一聲。眾人一看,小鍋蓋的褲子竟掉到了膝蓋,正忙不迭往上扯。
  原來方才同棄說話,他一直沒來得及系好褲子,便用雙手提著。老勺頭一聲“鼓掌”,他竟將這事忘了,雙手一抬,褲子竟“唰”掉了下來。
  “哈哈……”眾人又大笑起來。
  “你看看,看看,哪有十六?還壓千斤呢?”那瘦高個一臉壞笑,小鍋蓋羞得滿臉通紅。
  這一來,棄反倒放松了不少。
  “好了,聽伍長講話。”老勺頭示意大家安靜。
  “我是棄,自小沒有爹娘。”棄一開口,眾人立時安靜了下來,“陰差陽錯來至蒼蘼,今日又成了你們的伍長。”
  “我在這世上唯一的親人便是死于別人的兵刃之下,所以我痛恨殺戮。但我今天依然來到這里,與你們同赴疆場,乃是因為我心中有我愿去守護之物。我想眾位兄弟定是與我一樣,心中皆有愿去守護之物!”
  棄看一眼眾人,心中已漸漸平靜。
  “我雖未入過行伍,但自幼行獵,長大游歷,鬼門關前也來來回回走過數回。沙場之上,刀兵無情,人卻不能無情。棄愿與眾位兄弟同袍同澤,并肩而立,輕生死,共進退。蒼旻后土,可為見證!”
  棄這一番話,雖有些短促,卻皆是肺腑之言,說得豪氣干云擲地有聲,那歪斜斜站著的漢子竟都慢慢挺直了腰桿。
  “同袍同澤,并肩而立,輕生死,共進退!”小鍋蓋隨著棄的話音又喊了一遍。
  “同袍同澤,并肩而立,輕生死,共進退!”眾人將這話語又齊齊喊了數遍,到最后,已滿是慷慨神色。
  “這鍋是用來作甚?”棄對地上那兩口大鍋有些好奇,轉身問老勺頭。
  “伍長,這便是我們在戰場上要使的家伙,一如那弓手手中弓箭,槍手手中長槍。”
  “我們使鍋?”棄更奇怪了。
  老勺頭笑了:“我們乃是火頭軍,生火做飯自然離不開這鍋。”
  “啊?”棄這才明白,心中突然有些失落,“火頭軍?”
  看見他的神色,老勺頭問:“伍長,莫非方才將軍并未與你說明?”
  棄點點頭,老勺頭卻笑了笑。
  “伍長,你休要小看了我們這群這生火做飯的。滿十三!”老勺頭一聲喊。
  “是!”方才站在瘦高個旁邊那個有幾分憨傻的后生站了出來。
  “耍一趟你的‘砍瓜切菜刀’!”
  “好嘞!”
  一聽說滿十三要耍刀,竟有好些看熱鬧的圍了過來。
  只見滿十三往場中一站,上衣一甩,露出渾身腱子肉,竟好似突然變了個人。他手臂緩緩抬起,“噌”手中突然多了一柄寬刀,竟是平日所用的菜刀。他只在空中一旋,帶起一圈藍汪汪刀光。緊接著,刺、揮、劈、帶、斬,一招一式,虎虎生風,開闔起落、法度謹嚴。
  他的動作越來越快,竟看不清身形。
  “老勺頭,”滿十三突然凌空飛起,半空中,刀光瞬即將他包裹起來。
  “來了!”老勺頭手中拿了一物,往刀光中一扔。竟是一個南瓜!
  “嘭”只一瞬,那瓜便炸裂開來,化作了漫天金黃“瓜雨”,灑了眾人一頭一身。
  “好!”棄不禁擊掌贊嘆起來。
  本書首發來自,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3d组三走势图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