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館 > 社稷圖 > 第六百四十七章 死生茫茫

第六百四十七章 死生茫茫


  神隱逸撤手欲退已遲,慌亂之下,大刀一時又抽不回,急忙雙手放開大刀,抬掌就迎向裴仲殊砸來金槍!
  沒想到時已至此,裴仲殊仍爆發出驚人神力,神隱逸滿帶功力的雙掌,一時竟接不住金槍,瞬間就被裴仲殊一槍壓得單足跪地,膝蓋瞬間震破,血染冰雪。
  神隱逸剛想震地一退,裴仲殊左掌一引,大刀旋轉之下,瞬間首尾轉置,又是左手持刀,一刀斬向跪地的神隱逸脖子,只嚇得尋不得巨箭的逼陽南森冷汗直冒,慌忙喝了魏將一同去救。
  逼命時刻,神隱逸傷勢雖重,亦爆發出驚天威勢,奮力一起,竟在裴仲殊金槍壓力下騰身半起,雙腳連揚,瞬息避過裴仲殊左手斬來的大刀,終于免了傷亡。
  裴仲殊一斬不中,瞬間放開大刀落地,改為雙手持槍,死命壓向抬腳不住后退的神隱逸,二人功力連撞,又是天崩地裂,數息就去向白雪遠山。
  逼陽南森剛喝了魏將一同追去,傷勢較輕的畢方剛與白澤去扶了傲因起身,魏軍后方突然大亂,喊殺之聲又起,竟是計策衍與慕容延昭來到!
  此時,膽戰心驚的蕭子申剛縱身騰過被大戰波及已非常殘破的中間峽道,眼看著滿身鮮血的裴仲殊手持金槍與神隱逸轟天絕地而走,霎時大吼道:“裴二哥!”轉身持劍就急追向裴仲殊。
  裴仲殊傷創滿身,六識大減,又一心只專注在神隱逸身上,更沒想到、也不希望再有誰來,一時如何聽得見蕭子申的呼喊,仍持槍連逼神隱逸而走,欲一舉鏟除他!
  被扶起的傲因見蕭子申持劍縱向裴仲殊去,逼陽南森既率將去救神隱逸,又命將領去指揮魏軍阻擋計策衍二人,已忽略了蕭子申,只有少數魏軍去攔截蕭子申,就對傷勢較輕的畢方道:“去阻止那小子,神隱逸也好,裴仲殊也罷,死誰都好,全死更好!”
  蕭子申剛持劍連殺攔截魏軍,喝道:“滾開!”領令的畢方已思無劍法連展連戰蕭子申,使拼命的蕭子申一時也無法脫身,只瘋狂一般殺向畢方與魏軍。
  蕭子申被阻,計策衍、慕容延昭被攔,只剩了逼陽南森率將不住追向裴仲殊、神隱逸的身影,以及纏戰不得脫身的神隱逸與裴仲殊。
  神隱逸終究沒有脫開裴仲殊持槍一擊的身影,就在裴仲殊哈哈大笑聲中,儒勁、金槍之威撼動天地,與神隱逸最終一決,招勁入雪竄山連炸崩塌,遠山雪頂頃刻夷為平地,只炸起漫天冰水與雪花,迷蒙眾人視線!
  遲了遲了,終歸遲了!
  蕭子申霎時目眥盡裂,只仰天悲吼道:“不!”竟不管不顧,以身撞劍,隨后一掌震開畢方,帶起血雨狂沖向炸毀雪山之處。
  逼陽南森與魏將扶住濺血拋飛而起的神隱逸后,雪山驚變漸止,卻已不見了裴仲殊的身影!
  蕭子申只如瘋狂一般在冰水土石中四處翻找著裴仲殊,卻沒有半點收獲。蕭子申絕望之下,只持劍不住呼喊著:“裴二哥!裴二哥!”已哭倒在已毀雪頂的邊沿,淚水模糊雙眼,竟不知自己正跪在陡峭山谷之上!
  蕭子申想起臨別前裴仲殊之言:“蕭兄弟,你與眾人率軍先回去,備好酒等我!待我爭取到足夠時間后,立馬就追尋你們去大津關!”沒想到竟成了訣別之語!
  想起裴仲殊的超群絕世、豪氣云天,想起二人一路伴隨相處的點點滴滴,蕭子申如何不痛入骨髓!
  計策衍與慕容延昭逐漸闖過魏軍的阻攔靠來時,遠遠就聽見了蕭子申的悲嚎之聲,計策衍瞬間一個踉蹌。
  若不是慕容延昭一邊持刀連殺,一邊扶住計策衍,悲傷過度的計策衍一旦軟倒,定會死在魏兵魏將手里。
  隨著蕭子申的哭聲,不明情況的計策衍認定裴仲殊已身亡,亦悲哭道:“仲殊,孩子……大師兄、二師兄,計策衍對不起你們,對不起經天緯地,對不起儒門!拓跋文紹、神隱逸,殺我經天緯地英杰,老夫發誓,此仇此恨,必要你們血債血償!”
  慕容延昭與計策衍雖遇陰陽童子,一來計策衍并未注意到傲因三人,二來只見過畫像的計策衍也不大識得傲因三人。
  所以,計策衍只把裴仲殊出事算在了拓跋文紹與神隱逸頭上,只認為是拓跋文紹之令,神隱逸出手,才有只心恨拓跋文紹、神隱逸之語!
  裴仲殊在計策衍的眼前出事,以前的他不好意思再回經天緯地,自今而后,怕更不知如何回去了!
  蕭子申大悲過后,才想起現在不是悲的時候,以裴仲殊的修為,這天下的高手,除非是陰陽童子、須彌尊者那個層次的絕代高手出手殺他,否則怕難有全身而退的。
  何況蕭子申剛才還見了不穩的傲因與血拋不知生死的神隱逸,隨即臉寒若霜,連淚水也不過問,只持劍猛的起身,抬眼就望向神隱逸等人方向。
  逼陽南森眾人一直專注救治重創生死一線的神隱逸,尚來不及顧及蕭子申。而傲因見大局已定,裴仲殊已亡,又見計策衍與慕容延昭殺來,他不知計策衍二人早是深創之身,現在己方三人有兩人重傷,忙就喝止了欲追去而同樣被裴仲殊一擊大傷的畢方,只小心翼翼的戒備起來,隨時準備退走。
  蕭子申見神隱逸在逼陽南森等人拼命輸功下已緩緩的醒了過來,隨即大道風行一展,抬腳一縱,瞬間悄無聲息的持劍往神隱逸等人處去。
  逼陽南森等人雖沒注意到蕭子申,傲因三人見了只冷笑并不提醒,但遠處的魏軍同樣見了,忙呼喊通知逼陽南森等將領。
  蕭子申見已偷襲不了神隱逸等人,頓時不再收斂,道神識劍瞬間發動,只不住連攻逼陽南森等外圍擋在神隱逸之前之人,隨后持劍就猛攻了過去。
  計策衍見滿身鮮血的蕭子申又一人莽撞的殺向逼陽南森等高手,霎時心下一顫,急對扶住他的慕容延昭道:“延昭,快,快,子申不能再出事!”
  慕容延昭當然知道蕭子申已不能再出事,計策衍話剛出口的同時,早忍創持刀一斬,閻摩刀法瞬間擊破魏軍的最后薄弱防線,已被計策衍帶著狂縱向逼陽南森等人處。
3d组三走势图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