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館 > 賢妻威武 > 第三百四十五章 順路

第三百四十五章 順路

害臊歸害臊,規矩還是要的,再說四喜對這些八卦也不太有興趣,板著臉道:“那你也不能將門敞開就去看熱鬧,萬一要是家里糟了賊怎么辦?林家家規擅自離崗罰視情節嚴重處罰,輕者罰一個月到半年的月錢,我看就此事你自己去跟許管家請罪去。”
  
  白翠一聽要罰月錢,臉上的笑容頓時就垮下來了,急聲道:“四喜姑娘,別介,我這是頭一回,看在咱們認識這么多年的交情上,你就饒了我吧。”
  
  “這是怎么了?”
  
  外面有男子高聲說話的聲音。
  
  四喜抬頭,他身上穿了靚藍色團花杭綢袍還是自己親手做的,頓時又驚又喜。
  
  白翠卻嚇了一跳,這可不是位好說話主,急忙讓出道來:“夜管事回來了。”
  
  夜鷹盡量表現的神色輕松,可臉上的疲憊卻是遮不住,連眼皮都沒朝她抬,便踱步走了進來,對著四喜道:“可是出了什么事?”
  
  四喜頷首點了點頭,“一些小事罷了。”
  
  “大小姐在不在府里。”
  
  “大小姐去了西市查帳,估計得酉時才能回來。”四喜見他一臉疲憊,不免多問一句:“夜管事怕是還沒吃午飯吧,要不先進去吃點熱湯熱菜墊墊肚子,再去回稟也不遲。”
  
  夜鷹眼神柔和,對她笑了道:“好,有勞四喜姑娘。”
  
  說完,自顧朝著前院走去。
  
  四喜也沒耽擱,直接奔去廚房。
  
  白翠背對著撇了撇嘴。
  
  此時正值夕陽西下,赤色云霞像火燒般鋪在天的盡頭,把半邊的書房都染成紅色。
  
  京城那邊的紅杏樓也走上了正軌,生意還不錯,林梅正在籌謀再開一家分店。這些天忙著調動人手的安排,倒將調查“湯婆子”的事放在一邊。
  
  夜鷹突然回來,讓她憶起還有這樣一件事。
  
  “……確實是孫家人所為,只是她是蕭大人的內室,老奴不敢擅自決斷,怕引起蕭家人的注意。”
  
  林梅已經知道是誰了,沒想到兜兜轉轉,竟然要以這樣的方式與蕭家人有了牽連,或許這就是孽緣吧。
  
  兩人中間隔著一個長桌,桌上擺著一套茶具,林梅親自泡了一壺茶,邊笑邊斟:“坐下來說吧,這是石家送來的新茶,你也嘗嘗味道。”
  
  夜鷹就坐,接過茶喝了口,面色舒展:“那孫氏在蕭家日子也不太好過,蕭家老夫人為了抱孫,做主抬了二房妾氏,孫氏氣得病倒,也是因為這樣,才有機會出蕭家的大門。向六的事確實是孫氏旁邊的湯婆子指派人干的,我本想直接將人給擄走,可又怕驚動蕭家的人。”
  
  林梅點頭,又皺眉:“蕭家本與我家還有些淵源,若無意外,我也不想得罪蕭家。現在看了,倒是要放一放了。”
  
  如果只是兩人之間的恩怨那還真是小事,可現在中間夾著一個蕭家,不管蕭家人如何看待孫氏,畢竟是蕭家人,林山又初入朝堂,多一事不如少事,不過向六的仇就算在孫氏娘家人的頭上吧。
  
  “你可聽說過閩南的項家?”
  
  話題一轉,夜鷹早又習慣,主子問什么答什么,聽她突然對項家感興趣,忙道:“項家是以海運起家,主要返運東西到大食。”
  
  “項家要拉石家用茶葉入伙,石家派人來我的意見,我倒覺得機會不錯,可對項家卻不熟悉,又有拿不準。你可知道閩南除了項家之外,還有那些競爭對比?關系又如何?”
  
  這可不是夜鷹熟悉的范疇,他認真想了想,道:“早些年,閩南除了項家,最有名的卻是房家和池家,房家又與京里秦家是姻親,池家是齊王二舅母的娘家,所以這兩家在閩南勢力也是最大的,還有黎家和郁家也都不錯,項家也不錯,但也只能排到前五。”
  
  林梅聞言,沉思片刻,看來還得好好去打聽一番也才,海運這買賣雖說不錯,可風險也是及大的,一不小心,整條船也許都回不回來了。
  
  “你說池家是齊王二舅母的娘家,那這池家與齊王關系應該并不好吧?”
  
  不然齊王前些年也不會那么缺銀子!
  
  夜鷹也沒否認,直道:“池家當家人野心很大,認為齊王上位機率很小,后來直接與前太子,也就是當今圣上搭上了線,還將嫡次女送入宮,宮里的欣貴人便出自池家。現在欣貴人又產下麟兒,池家……只怕野心更大。”
  
  林梅眉頭緊鎖,倒沒想到閩南形勢這么復雜,心生退意,朝著他點了點頭。
  
  兩人又說到蕭家的事,她還記得當年蕭啟明突然求娶的事,誰知道一晃多年過去,他事業倒是順風順水,只是這后宅也不怎么樣。
  
  可兩家因為孫氏弄成這樣,也不是林梅要想的,思量再三,道:“過幾日,我要去趟京里,到時候你陪著我走一趟吧,先禮后兵,蕭家那邊還是提前打聲招呼的好,讓蕭大人去約束孫氏,至于向六的仇,就算到孫氏娘家人的頭上吧。”
  
  這個時候,也沒必要非要斗得你死我活,孫家如今如同一盤散沙,只要輕輕一吹,孫家必倒無疑,不過向六的一條命,孫家也得出一條才行,也算一命抵一命吧。
  
  “聽佟大才說,孫家二房老爺是個斯文敗類,整天酒肉林池,我想若是他死了,也算是替天行道了吧。這事交給你做得吧,干凈點,別留下把柄。”
  
  夜鷹嗯了一聲,就像是平常派他去打聽情況一樣稀松平常。
  
  “那項家那邊還需要我去再打聽打聽嗎?”
  
  燙手的山芋,林梅從來不敢接,笑道:“算了,錢是掙不完的,咱們搶了孫家的買賣,就已經鬧出這么多事,項家那邊勁敵更多,咱們沒必要去冒險。”
  
  正說著正事,此時,四喜喜笑顏開的進屋回稟:“大小姐,劉將軍來了,正在院里候著。”
  
  林梅身體一僵。
  
  她想到了她與他的婚事。
  
  他不是來催婚的吧!
  
  夜鷹知趣的起身,向著四喜頷首點頭,退了下去。
  
  林梅心解已解,倒也沒有之間的恐懼,道:“請他進來吧。”
  
  隨著門簾的晃動,劉大武一身藏藍色的便服,也遮不住通身的戾氣,一看就非普通人。
  
  林梅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抬頭時面上已帶淺淺的笑,起身迎道:“不是說大軍已經抵達天水,你這樣貿然跑來,可是出了何事?”
  
  劉大武看她的時候兩眼發光,亮晶晶的,透著讓人一眼就能看明白的歡喜。笑道:“我就順路過來看看。”
  
  順路?天水離洛陽快馬加鞭也要三四天的路程,林梅在心里想著,頓時變得安穩了幾分。
  
  
3d组三走势图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