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館 > 過來,給我親一下 > 第8章 親十二下

第8章 親十二下

第十二章
  
  “林苒,你在發什么呆啊。”
  
  徐星星伸手在林苒眼前晃了晃,她回過神來,懵懵地啊了一聲,才注意到身旁的人不知何時已經出去。
  
  她收回目光,“怎么了?”
  
  徐星星看了下四周,確定沒人注意到他們,咬了下唇,壓低聲音問道:“林苒,你有沒有親過別的男生?臉或者是……嘴巴?”
  
  “怎、怎么可能!”林苒被她這話嚇呆了,好幾秒才反應過來,心里的小惡魔作祟,按捺不住問她,“你親過別的男生?”
  
  “尚未達成。”就差一點點。
  徐星星趴在林苒的課桌上,下巴磕著手背,恨恨道,“老娘的初吻要保留到十八歲以后,絕對不能便宜了那個王八蛋。”
  
  這姑娘,腦子里怎么都是這些亂七八糟的,林苒想說她兩句吧,又怕自己班主任附身,只輕聲道:“星星,我們都高二了,距離高考只有兩年時間。”
  
  “我知道。”徐星星有些煩悶,忍不住爆了粗,“媽的,沈念錫那個王八蛋,長那么好看干什么,到處拈花惹草——”
  
  陸修意從外頭進來,剛好聽到后半句,他提著袋零食,往桌上一扔,“喲,誰惹我同桌不高興了。”
  
  徐星星白他兩眼,擋在外頭,不讓他進去,陸修意忙拿出包薯片,恭恭敬敬地呈給她,“還請星姐笑納。”
  
  這時,窗外走過兩個人,一老師和一個男生。
  
  兩人正低頭談論著什么,走過這邊時,那男生抬起頭來,目光淡淡掃過林苒前方的兩人。
  
  徐星星并未察覺,撕開薯片,悠悠道:“小修子,給我們家苒苒也來一包。”
  
  “好嘞。”
  
  陸修意又甩了包在林苒的桌上,徐星星這才放行。
  
  林苒扯了下她衣服,“星星,剛才沈念錫從這走過去了……”
  
  徐星星總把這個名字掛在嘴巴,昨天還給她看了照片,所以她認識。
  
  薯片“咔嚓”一聲響,徐星星動作忽地頓住,兩三秒之后,又若無其事地往嘴里塞了兩三片。突然食之無味,扔下薯片,嗖的一下往外跑。
  
  林苒跟陸修意說了聲謝謝,剛把第一節課的課本拿出來,就感覺小腹一股暖流涌出來,稍微動一下,更甚。
  
  該不會是大姨媽提前了吧。
  林苒看了下墻頭掛著的鬧鐘,趕緊從書包里拿出衛生巾,用紙巾偷偷包住,小心翼翼地攥在手里,生怕被別人看見。
  
  她起身從后門出去,還有幾分鐘上課,跑得有些急,沈煜剛好進來,兩人碰了個正著。
  
  猝不及防,林苒腳下沒剎住,腦袋往他胸膛上撞了下,沈煜后退半步,悶哼一聲,握住她的手臂把人扶穩。
  
  他胸膛太硬,林苒鼻子又酸又痛,眼淚花都快冒出來了,沈煜瞧著她眼睛里的濕潤,眉骨一揚,“別哭啊,你撞上來,哥哥比你更疼。”
  
  程祺從他身后冒出來,瞧著兩人,咧嘴一笑:“喲,煜哥哪兒疼啊?”
  
  這話說得。
  沈煜也不由勾唇笑了起來,松開她,雙手插.進褲兜,微微彎腰,臉貼近,“哪兒疼,哥哥給你揉揉。”
  
  小腹墜感越發強烈,伴隨著絲絲疼痛,林苒擰起眉毛,瞪他兩眼,想從他身側過去,不料他又擋過來,她轉換方向,他又移步擋住她。
  
  “沈煜!”林苒氣極,想踹他一腳,又沒敢,索性轉身往前門走。
  
  步子剛邁出兩步,又被人拉回來,“我讓你我讓你。”
  
  林苒盯著他握住自己小臂的修長手指,“把手松開。”
  
  沈煜見她表情不大對,松了手,側身讓開,瞧著那加速奔跑的嬌小身影,心情突然有些煩悶。
  
  閑得么,逗她做什么。
  
  “阿煜,我發覺你最近特愛調戲人林妹妹,咋回事?春天還沒到呢,你就春心萌動啦?”程祺跑到林苒位置上一屁.股坐下,忍不住這么問了句。
  
  沈煜隨手撿了本書往他臉上砸,然后掏出手機,低頭打游戲。
  
  程祺把書給他放好,不怕死地又問了句,“真喜歡上了?”
  
  “放屁。”
  
  沈煜連眼皮都沒抬一下,骨節分明的手指在屏幕上輕快跳躍,約莫兩分鐘后,程祺聽到過關的聲音,低頭看了眼,“操!”
  
  這關他打了幾天都沒過,他這么兩下就搞定了,變態啊變態!
  
  沈煜把手機放兜里,懶散倚著墻,想起那張乖巧精致的小臉,突然冒了句:“你沒覺得她挺好玩兒。”
  
  我覺得她挺對你胃口。
  這話程祺只敢在心里說。
  
  林苒匆匆解決完,趕在老師來之前進了教室,這堂是班主任的課,又是數學,枯燥而乏味的公式攪得人頭暈。
  
  小腹痛感越來越強烈,身后空調涼風正對著,冷風陣陣,她有些受不住,把校服外套披在身上,手捂著肚子,強打起精神聽課。
  
  忽然,身后的冷風停了,她轉頭,就看見沈煜站在立式空調邊,手臂抬高,正調整著風的方向。
  
  青春期的男生,火氣旺,空調對著吹一整晚都不會覺得冷,后排一個男生見他把正對著自己的風口調了位置,壓低聲音道:“老大,你不熱啊?”
  
  沈煜沒吭聲,回了座位,林苒本想跟他道聲謝,見他趴在桌上睡起了覺,便作罷。
  
  一堂課,老師講的知識點不少,林苒卻沒幾處聽得懂,突然有種挫敗感,別的學科還好,尤其是數學,她沒想到,自己會這么差勁。
  
  林苒還在盯著筆記發呆,老師突然想起換座位的事情,走下來,目光掃過正在悶頭睡大覺的沈煜,嘴角居然還帶著一絲笑意。
  
  果然,成績好的學生在老師眼里就是寶,林苒現在已經把自己歸為差生一類,當然,她在努力向上爬,就是速度有點慢。
  
  “林苒,你就跟沈煜坐怎么樣?你剛轉來,有些學科還不太跟得上,有什么不懂的,也可以問問他。”
  
  林苒不由看向那人,少年側臉正好對著她這邊,冷薄嘴唇微抿,鼻梁英挺,睫毛如一把小扇子般,在眼瞼處落下一道剪影。
  
  林苒發現自己有輕微的顏控,僅僅幾秒,她就找到兩個不跟沈煜同桌的理由。
  
  一、他自己說的,要保持距離。
  二、這人就是妖孽,老讓她分心,要離他遠點,要扛住誘惑,要好好學習天天向上。
  
  “老師,跟沈煜一起坐挺好的。”
  
  趴在桌上的少年唇角為不可察地揚了起來,還未到達一個弧度,林苒軟糯的聲音再次傳來,“但是,我有點近視。”
  
  “這樣啊。”向薇看了下班里的座位,問道,“第三排怎么樣?能看清嗎?”
  
  林苒摸了摸鼻子,“能的,老師。”
  
  “何思奇,你跟林苒換一下。”
  
  第三組第三排戴眼鏡的男生悲慘地嚎叫一聲,“啊,老師,阿煜肯定不想跟我坐。”
  
  他轉向林苒,挑了挑眉,笑道:“新同學,這樣,我把眼鏡借你,你繼續跟阿煜坐怎么樣?”
  
  徐星星拍桌子表達不滿,“啊啊啊啊啊,我不想跟苒妹天各一方!”
  
  “別皮,趕緊換,一會兒該上課了。”向薇說完,又叮囑林苒近視要及時配眼鏡,才出了教室。
  
  肚子緩過一陣,沒之前那么痛了,她一邊收拾東西一邊承受徐星星哀怨的眼神。
  
  林苒背起書包,沒忍住笑了起來,揉揉她的臉,“好了,除了上課時間,我們都待在一起。”
  
  徐星星把她的手拿下來,嘴巴還嘟著,佯裝生氣,“哪有都,就下課那十來分鐘。”
  
  “你還說呢,是誰經常一下課就往樓上高三二班跑?”
  
  徐星星自知理虧,吐了吐舌頭,幫她搬東西。
  
  學生時代的友誼就是這樣單純,只要合得來,不需要太長時間,就能彼此交心,好到難舍難分。
  
  就這樣,林苒坐到了第三組第三排,同桌是一個女生,帶著白色邊框眼鏡,看起來很文靜,她主動自我介紹:“我叫孫婉麗,終于有個女同桌啦,以后還請多多指教。”
  
  林苒笑了笑,輕聲道:“我叫林苒,以后互相指教,一起進步。”
  
  孫婉麗嗯了聲,放下筆,不由道:“你的名字好好聽啊,不像我的,特別大眾。”
  
  她的名字是小姨給她取的,苒,即草,有草木茂盛之意,這大概也是小姨對她的期望吧。
  
  “我覺得我的名字很像我爸媽那個年代的人哎,一點都不特別。”
  
  “怎么會。”林苒歪著腦袋念了兩遍,“婉麗婉麗,溫婉美麗。”
  
  孫婉麗被她說得有點不好意思,這個同桌真是又漂亮又好相處,她看了眼第四組某個位置,壓低聲音道:“林苒,你一來,把我們班花都給比下去了。”
  
  林苒一時不知該怎么接這話,恰巧上課鈴聲響了起來,話題就此打住。
  
  何思奇把課本放到桌上,“阿煜,老師安排的,我也沒辦法,誰讓你那個同桌近視。”
  
  沈煜沒理他,低頭發短信。
  
  “容姨,林苒近視?”
  
  他把手機放桌板上,瞇了幾分鐘,手機震動,拿起來看。
  
  “沒有啊,她視力很好,怎么了?”
  
  “沒事。”
  
  沈煜看了眼第三組某個嬌小身影,兩指揉著眉心,越發不爽,用力搓了下頭發,沒忍住,低聲罵了句。
  操!
  
  何思奇見老大這樣,不住地往旁邊躲,跟程祺打著啞語:什么情況啊這?
  
  程祺無聲說:雄性荷爾蒙躁動,老大也有那幾天,你就忍忍吧。
  
  何思奇立即明白過來,別有深意地點了下頭,下一瞬,屁.股就被踹了一腳,“去,把空調風向調過來。”
  
  這么怕熱,看來躁動得挺厲害。
  
  
3d组三走势图走势图